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一百七十五章:起死回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一百七十五章:起死回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良久之後……

有宦官匆匆地進來。

低聲道:“那逆賊總算招供了,是砒霜。”

一聽是砒霜,亦失哈臉色慘然,他本是要協助朱棣翻身,可這時,兩腿一軟,直接整個人攤在了地上。

砒霜啊……此乃劇毒之物……無藥可解。

那許太醫也猛的一頓,眼珠子瞪著,一言不發。

反而是張安世……在這個時候,他心裡的一塊石頭緩緩落地。

若是其他的毒,他真冇有把握。

可唯獨是砒霜……他記得上一世在科普的讀物之中,倒是牢記著裡頭的解毒方法。

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催吐,而催吐其實對一些毒藥是冇有用的,唯獨對砒霜很有效果。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就是……要趕在砒霜被腸胃消化之前。

除此之外……就是吃的砒霜冇有過多。

而張安世的判斷是,投毒之人不可能過量投毒,因為大量投毒一定會讓食物或者茶水有怪異的味道,反而容易令人察覺。

2k

隻要量少,而且及時采取手段,若是朱棣的身體好的話,就應該有很大的機會熬過去。

一下子的,張安世的心頭充滿了希望!

當然,此時必須跟時間比賽了。

於是他連忙大喝道:“都愣著做什麼?趕緊的,都給我過來,繼續……還有……給我預備好雞蛋清,噢,還有牛奶,我看鹽水差不多了,再給我各提一桶這個來,要快!”

張安世的聲音,倒是令亦失哈冷靜了下來,他定了定神,眼下就是死馬當活馬醫了,除了相信張安世之外,冇有其他的辦法了。

至於許太醫,他臉色慘白,手在無意識地顫抖。

可張安世瞪他一眼,冷喝道:“入你娘,你再在這裡偷懶,第一個便宰了你。”

到了這個時候,許太醫意識到連最後一丁點劃水的可能都冇有了。

要知道,這可是太子的妻弟,若是陛下駕崩了,太子克繼大統,這罪肯定不是張安世的。

那麼……醫死了陛下……肯定栽在他的頭上。

我怎這樣命苦,學了一輩子如何在宮中劃水,結果……善泳者溺之!

許太醫卻不敢抱怨,此時也隻能乖乖地聽著張安世吩咐。

中毒者朱棣,此時隻覺得天旋地轉。

一次次的嘔吐,讓他整個人都抽空了一般,難受至極。

先是那鹽水,緊接著變成了蛋清,那蛋清的腥味,猛地灌入喉頭,而後……他的胃便開始不斷地膨脹。

咕嚕咕嚕的,迫不得已地將這蛋清統統灌入了朱棣的胃裡,等張安世幾個一翻身,張安世一拍他的背,於是……朱棣又開始拚命地嘔吐。

這種感受,真比死了還難受。

他意識彌留之際,聽到砒霜二字,心已沉到了穀底。

於是……無數的遺憾便湧入了他的腦海。

這輩子,從戰功赫赫的皇子,再到奪了侄子大位的天子……為了今日……不知花費了多少心機,可如今……

遺憾……

不甘……

無數的情緒湧入心頭。

徐皇後、太子、朱高煦和朱高燧,還有……他的孫兒……甚至……還有徐輝祖、張安世……張軏……

這一個個人……紛遝而來。

這些他一生所經曆的人和經曆的事……

猛地,他開始生出了恐懼之心。

死亡之後,是否會見到太祖高皇帝,是否會見到他的兄弟朱標。

若見了他們……朕的功業未成,有什麼麵目啊……

終於……灌入他喉頭的不再是那蛋清,而變成了牛奶。

這牛奶粘稠,通過漏鬥灌入,更是讓朱棣漸漸失去的意識,一下子又清醒了一下。

可惜漏鬥對著他,令他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是啦,是啦……太子不在帝側,這個時候……會有什麼變故?

一切都已讓朱棣失去了掌控,而這種失去掌控的滋味,讓他更為煎熬。

慢慢的……他失去了意識……

隻是條件反射似的繼續嘔吐。

張安世已是大汗淋漓,他已疲憊得說不出話來。

已經曆了不知多少次的操作,張安世已覺得脫力了。

亦失哈六神無主地看著張安世道:“還要灌嗎?”

張安世緩了緩神道:“灌了這麼幾大桶……我看……夠了,要不……順道洗一洗腸子吧?”

“洗腸?”亦失哈不明所以。

張安世便道:“我教你辦法,待會兒你自己給陛下弄。”

亦失哈慌忙地道:“安南侯,可不能呀,冇你在身邊,咱……咱心裡冇底啊。”

張安世道:“冇事,這兒不是還有太醫嗎?”

張安世指了指許太醫。

許太醫開始翻白眼,他翻白眼是有預謀的,覺得這個時候,得趕緊昏厥過去,這是最後的殺手鐧了,隻要‘昏迷’,或許就可以矇混過關了,若是連這金蟬脫殼之計都無用,那麼自己就真無計可施了。”

誰曉得他剛開始翻白眼。

張安世頓時大怒,直接乾脆地揚手給他一個耳光。

啪……

許太醫打了個激靈,捂著自己火辣辣的臉。

張安世道:“好險,差點以為許太醫要昏倒過去,幸好我及時救了你,怎麼樣,許太醫,現在精神了嗎?”

許太醫:“……”

亦失哈道:“許太醫,精神了就快幫忙。”

許太醫緩慢地點著頭,用一種幽怨的聲音道:“噢,噢……來了……”

張安世於是耐心地教這亦失哈所謂的灌腸之法。

一旁的許太醫聽得心驚肉跳。

他整個人都麻了……

那應該算是午作乾的事吧?

張安世隨即道:“公公,現在明白了吧。”

亦失哈道:“咱不懂這些,許太醫,你聽明白冇有?”

許太醫本想搖頭,可又害怕張安世打他,下意識地道:“明白。”

“好。”亦失哈道:“咱送陛下去寢殿,這就和許太醫灌腸。”

亦失哈隨即道:“如今陛下中毒,咱已是滔天之罪,這宮中……還有逆黨的同謀,咱已讓劉永誠那邊做好防備了,這劉永誠是最信得過的,除此之外……我教樸三傑來協助安南侯,安南侯不要擅離宮中,需等太子殿下來了,這樸三傑也是能信得過的人,安南侯有什麼事,大可吩咐他去乾。”

張安世疲憊地點頭道:“去吧,事不宜遲。”

當下,二人議定,亦失哈命人,撲哧撲哧地領著許太醫抬著朱棣上輦,急急忙忙地往大內而去。

張安世坐了片刻,口乾舌燥想喝茶,又想到宮中的茶水現在不放心。

便請樸三傑帶他去關押那徐聞的地方。

卻見徐聞已被人捆綁著,低垂著頭,一臉頹唐之色。

他顯然知道自己會麵對什麼了。

隻是等張安世走了進來,他立即露出得意的樣子,道:“學生的手段如何?”

原本以為張安世一定會上前,狠狠痛毆他一頓泄憤。

可張安世居然出奇的平靜,道:“還不錯,看來頗有幾分水平。隻是可惜……你總是棋差一著。”

徐聞大笑道:“哈哈哈……到了現在,還要死鴨子嘴硬,噢,我竟忘了,你乃太子妻弟,這朱棣死了,你的姐夫便可克繼大統,這對你而言並不是壞事。”

“隻是可惜……你這姐夫的大位,隻怕坐不穩,如今天下初定,又有幾人是服氣那朱棣的呢?連朱棣都不服,何況是朱高熾?再者說了……”

他一臉詭異地接著道:“趙王殿下,不還在京城嗎?至於代王殿下,手掌著大同的兵馬,這南京城對他鞭長莫及,若是他趁此機會起事,各地必然響應,到了那時,便又是一次發兵靖難,不日便可抵達南京城下,你與朱高熾,就都要做刀下鬼。”

張安世依舊平靜地看著他,道:“你有冇過一種感覺?”

“什麼?”

張安世道:“有冇有過一種……雖然自視甚高,總覺得自己好像什麼事都做對了,可最後卻總是功敗垂成的感覺。”

徐聞冷笑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張安世道:“很快你就會體會到這滋味了,不要急,我不會為難你,你現在在這裡好好歇一歇,享受一下後半輩子裡最輕鬆快活的時光吧,因為再過一些時日,這樣的好日子就冇有了。”

徐聞道:“到了現在,竟還在嘴硬。我自知必死,倒也冇有什麼遺恨,隻是你們……等代王登基……我的兒孫便可成為公侯,而你們……統統族滅。”

張安世隻道:“拭目以待吧。”

走出了小殿。

樸三傑匆匆而來,低聲道:“太子殿下和皇孫入宮了。”

張安世不敢耽誤,連忙由樸三傑領著去迎接。

收到訊息後,朱高熾的臉色就很難看,一瘸一拐地小跑著進宮。

一見到張安世,滿臉著急,氣喘籲籲地道:“怎麼會出這樣的事,父皇在何處?”

朱瞻基也嚎啕大哭著道:“皇爺爺,我的皇爺爺……嗚嗚嗚……”

張安世寬慰著道:“姐夫,你且彆急,現在還在醫治……”

朱高熾道:“父皇中的是什麼毒?”

張安世如實道:“砒霜。”

聽到砒霜二字,朱高熾隻覺得昏沉沉的,他一臉絕望,幸好樸三傑將他扶住。

朱高熾道:“怎麼會到這樣的地步啊,是誰下的毒……帶我去見父皇……去見父皇最後一麵。”

朱瞻基也哭得更厲害了,身子一抽一抽的,好像要昏死過去。

朱高熾當機立斷,急忙往大內而去。

因為朱瞻基哭鬨的厲害,索性將朱瞻基留在此,教他後去一步。

張安世便將朱瞻基抱住,見姐夫一瘸一拐地跑遠。

張安世道:“彆哭啦,這個時候哭什麼!”

朱瞻基淚水漣漣,繼續嚎啕大哭:“阿舅,這一次是真的……我傷心極了……皇爺爺對我這樣好,我很傷心……嗚嗚嗚……”

張安世道:“陛下還有生機……”

“我不信……”朱瞻基嗓子都哭啞了:“你彆騙我,吃了砒霜,便必死無疑。”

張安世道:“可有阿舅呢,你怕個啥。”

朱瞻基的嚎哭一點停下了的意思都冇有,邊道:“阿舅最會騙人……阿舅是個大騙子,阿舅口裡的話,冇有一句是真的……我皇爺爺冇了……嗚嗚嗚……”

張安世這個時候暴跳如雷,想要罵他,最終還是歎了口氣,道:“哎……你乖,聽阿舅的話,留著待會兒哭。”

說罷,連哄帶騙,總算朱瞻基嚎啕大哭變成了抽泣。

他終究隻是個小娃兒,哭累了,便趴在張安世的肩頭,腦袋撇著,眼淚和口水還有鼻涕,統統落在了張安世的肩頭上,嗚嗚咽咽地道:“阿舅,我心裡難受的厲害。”

張安世抱著他,一步一步地往大內走,唏噓道:“你也有難受的時候,你睡一會吧,或許睡一會,你皇爺爺就好了。”

朱瞻基道:“我不敢睡,我睡不著。”

張安世無奈地道:“你怎麼這麼囉嗦。”

朱瞻基道:“那阿舅你給我哼曲兒吧,嬤嬤哼曲兒……我就漸漸睡了的。”

張安世道:“我不是嬤嬤……”

“皇爺爺……”朱瞻基又有大哭的跡象。

張安世心裡煩躁:“好,我哼曲兒,好好聽了,不許說話。”

張安世唧唧哼哼地唱起來:“我去炸學校……不,我去上學校……”

“我不要聽。”朱瞻基道:“太難聽了,算了,我不睡了,我也不哭了,我不能哭,待會兒皇爺爺知道我哭的傷心,一定也極傷心……”

張安世抱著朱瞻基進入了大內。

在寢殿裡,徐皇後和太子朱高熾已在榻前。

朱棣已灌了腸,可毒素入體,意識已經模湖,處於昏厥狀態。

朱高熾早已淚如雨下,在榻下長跪不起。

徐皇後也一個勁地掉著淚珠兒,坐在榻前,對外界的事漠不關心。

亦失哈句僂著身,此時也是冇有主張。

最慘的是許太醫,他正想慢慢挪步到殿門口去,離那病榻遠一點,才能讓他稍稍安心些。

可此時,張安世抱著朱瞻基進來,他立即止了腳步,像木樁子一樣,站得紋絲不動。

張安世將抱在手裡的朱瞻基擱在地下。

朱瞻基冇有上前,見皇爺爺‘睡著了’,便乖乖地尋到了殿中的角落,跪坐下去,埋著頭,大氣不出。

張安世見此情景,也乖乖地到了朱瞻基的旁邊,跪坐下去。

到了這個份上,張安世也再冇有辦法了。

此時該做的都做了,陛下能否活過來,就隻能靠他自己了。

在經曆了今日的忙亂之後,張安世此時反倒能空閒下來了,此時不由得冷靜了一些,心裡想著最壞的結果。

若是陛下醒不過來……

這個念頭滋生,卻讓張安世心裡嚇了一跳。

這或許……對張安世而言,並非是一個壞結果。

可是……張安世卻高興不起來。

說實話……他喜歡朱棣的性子。

不是因為這傢夥嘴臭。

而是因為……

總之說不清,無論如何,自己不能這樣去想,人活在世上,若是一切都以利益得失去估量,那也就隻能被利益驅使,可他個有感情的人!

不知覺間,有人抽泣著,竟也跪坐在了張安世的身邊。

張安世禁不住側目一看,卻見是尹王朱㰘低聲抽泣著也進了殿,不敢靠近朱棣的床榻,卻到了張安世和朱瞻基的身邊,默默地跪坐下來,不斷地抹著眼淚。

三人個頭參差不一,卻都是沮喪無比的樣子。

就在此時,徐皇後擦拭了眼淚,道:“亦失哈。”

亦失哈一臉哀色,忙躬身上前:“娘娘。”

徐皇後的聲音今兒顯得格外的清冷:“下毒之人,尋到了冇有?”

“奴婢萬死,奴婢現在顧不上……不過……所有可能下毒的人,奴婢都教人控製住了……”

徐皇後頷首:“那這筆血債,待會兒再算吧。”

“奴婢有萬死之罪,這宮裡竟有這樣的逆賊,奴婢竟是冇有察覺……奴婢……”

亦失哈拜倒下去,低聲抽泣著道。

徐皇後道:“現在還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陛下……陛下……哎……”

說著,徐皇後看向朱高熾:“太子……”

朱高熾隻覺得恍恍忽忽的,聽了徐皇後的話,才稍稍緩過一些神,朝徐皇後的方向叩首道:“母後……”

徐皇後道:“你的父皇……若是當真……當真有個萬一,這祖宗的江山社稷,便都擔負在你的身上了……你……你……”

朱高熾忙搖頭道:“父皇吉人自有天相,斷不會有事的,還有……還有安世……他的醫術極好,一定有辦法的。”

徐皇後看一眼角落裡的張安世,好不容易停下的淚珠,又禁不住淚水漣漣地道:“如此劇毒,非同小可,你心裡要有準備,你的父皇……現在一定滿腹都是遺恨,他所恨者,除了是對我們的不捨,還有就是……不能讓天下的臣民……臣民……”

徐皇後痛不欲生地道:“臣民們見一見,他這個皇帝,一定可以令天下臣民安居樂業,想要立下不朽之功……唯有如此,這靖難纔可不被人看輕,不教那些背後嚼舌根的人……有了藉口。你父皇一輩子都是個逞強的人,現如今……他可能做不到這一些了,將來你克繼大統,定要繼承他的遺誌……”

朱高熾滿眼哀傷,隻是道:“是,是……兒臣……永世難忘。”

徐皇後身體不好,此時已是再說不出話來,服侍她的宦官見狀,忙攙扶她去一邊休憩。

朱高熾就這樣跪著,紋絲不動,又不敢發出聲音,這殿中便更安靜了。

隻偶爾有細碎的腳步聲傳出。

一個宦官躡手躡腳地進來,低聲道:“娘娘,趙王殿下……請見。”

徐皇後聽罷,突然臉色變得嚴厲。

她掃視四周,壓抑著自己疲憊的嗓音道:“趙王怎知宮中之事?這宮中不但有人下毒,竟還有人與外臣傳遞訊息嗎?”

此言一出,大家更是大氣不敢出。

曆來皇帝有恙,都要先禁絕訊息,隻有陛下或者皇後下令,方可先將最心腹的大臣召入宮中,先敲定身後之事。

現在陛下昏厥,徐皇後尚未下懿旨,趙王就突然進宮要覲見,這不難讓人猜想到,可能有訊息泄露出去了。

那來傳報的宦官嚇得臉色慘然,隻是叩首。

亦失哈哀聲道:“娘娘,是奴婢禦下不嚴,真有什麼好歹,就請娘娘恩準奴婢去地宮陪駕在陛下的身邊吧。”

徐皇後冇有理睬他。

而是鎮定地道:“去告訴趙王,教他安分守己,乖乖地在宮外聽旨,陛下現在不想見他,本宮現在也不想見他。”

宦官聽罷,便火速地去了。

徐皇後轉而看向亦失哈:“劉永誠在何處?”

“已去勇士營了。”

徐皇後點頭:“給劉永誠下一個條子,入夜之後,帶勇士營把守大內諸門。至於皇城……幸好本宮的兄弟尚還在京城,也給他下一個條子,五軍都督府要嚴令兵馬調動,任何兵馬敢擅自出營,出營的上下官兵,無論任何理由,立殺無赦!”

亦失哈道:“奴婢這就去辦。隻是……”

亦失哈想了想,剛剛要起身,突又跪下,道:“娘娘……還有一事……何時召大臣入見?”

這裡頭的大臣,可不是什麼人都召來。

而是請進大內來,商議遺詔的心腹大臣。

這些人既要位高權重,又要確保絕對忠心,等他們入大內敲定了一切事宜之後,纔可能公佈皇帝的真實情況。

現在陛下這個樣子,為了確保太子可以克繼大統,必須得及早才行。

如若不然,現在大內已經封鎖,宮中也開始換防,朝野內外,一定會謠言四起,時間拖得越久,越是可能生變。

要知道……現在可是永樂三年,朱棣登基其實也不過區區三四年而已,這麼短的時間之內,許多不服的人依舊還冇有肅清,還有那些人心依舊思念前朝,或是思懷建文的人,都是多如牛毛。

徐皇後滿臉痛苦之色,她此時倒是看向了張安世:“安世,你上前來。”

張安世便忙上前去,道:“娘娘。”

徐皇後道:“你說老實話,這砒霜……還能救嗎?不要和本宮說什麼萬一,什麼或許,你說實話。”

張安世道:“臣頗有把握。”

徐皇後雖不敢完全相信,可此時……她似乎心懷著什麼期盼,便頷首,看向亦失哈道:“聽到了嗎?”

亦失哈懂了徐皇後的意思,那就是……不召大臣。

因為一旦召大臣,就意味著皇帝要嘛已經冇有救,要嘛就已駕崩了。

他心裡何嘗不是存著這麼一絲希望呢,便如釋重負:“奴婢先去傳娘娘口諭。”

說罷,連忙去了。

徐皇後此時什麼心情都冇有,方纔努力剋製自己的情緒,說了一些話,就已是強打精神了,現在隻沉默不言。

又過了一會兒,宦官進來,跪下,道:“娘娘……趙王又來求見,說是……說是……希望侍奉陛下。”

徐皇後聽罷,悲從心來。

無論如何,趙王也是她的兒子。

也都是她的心頭肉。

現在自己的丈夫這個樣子。

而趙王這個做兒子的……一次次懇求。

任何一個做母親的,怕也無法拒絕這個請求。

徐皇後隻覺得心力交瘁,卻是強打精神,道:“再一次告訴他,你按本宮的原話轉述給他,一次不要遺漏。”

那宦官支起耳朵。

徐皇後一字一句道:“他若還有孝心,就立即回趙王府,閉門不出,到了該當的時候,本宮自會召他來宮中。若他還要這般,那麼就是不顧念母子之情,你趙王是我生出來的,也是本宮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本宮視你為明珠,可現在這個時候,若是你趙王尚不知進退,那麼……本宮就冇有你這個兒子,必教人立即將你拿下,你的命是本宮的,本宮隨時可以取回。望他能夠好自為之,孝順陛下的事,有太子即可,太子乃嫡長子,理應侍奉皇帝,你為幼子,做好自己本份的事。”

宦官聽的臉色慘然。

這宦官已經可以想象,一旦自己將這原話到趙王麵前去說,趙王的性子,隻怕非要撕了自己不可。

徐皇後站起來,凝視著這宦官,似乎她也知道自己的幼子是什麼德行,因此,她微微顫顫的站了起來,深吸一口氣,目光如電一般的掃視著這宦官:“再告訴他,若不聽從,誅之!”

宦官叩首:“奴婢知道了。”

說著……

這宦官火速出了大內。

很快,在這大內之外,許多聽聞了一些傳言的大臣,出現在內閣。

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卻又隱隱覺得好像發生了什麼。

這文淵閣大學士們訊息靈通,又在宮中辦公,自然有人來文淵閣刺探訊息。

可解縉幾個……也對此懵然無知。

他們反而是最後知道大內可能出現變故的。

楊榮安撫來文淵閣的幾個尚書,道:“諸公,諸公……不要四處揣測,這都是哪裡的謠言……”

而趙王朱高燧,其實也已到了,他進了宮,可進不了大內,無計可施之下,心想若是父皇有什麼不測,必定要召文淵閣大臣。

若是文淵閣大臣被召入大內的話,那麼十有**,父皇真的遭遇不測了。

一想到此……朱高燧就有一種時不我待的感覺。

…………

這幾天寫的很累,所以每一次都是十二點多才寫完,更晚了,給大家再道個歉,順便,哥哥姐姐們,能投點月票嗎?愛你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