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一百七十六章:陛下甦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一百七十六章:陛下甦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可很快,就有宦官來。

一見有大內來的宦官,眾人不敢貿然圍上去。

他們雖然已有猜測,突然之間,宮中加強了衛戍,同時太子和皇孫火速入宮。

這種種跡象表明,大內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

可越是這個時候,即便所有人不安,可是在陛下和皇後孃娘都冇有旨意之前,誰也不敢貿然打探。

當然,這裡還是有例外的。

隻有朱高燧上前道:“父皇與母後如何?”

宦官左右看了一眼,才道:“請趙王到一旁說話。”

這個口諭,他不敢當著所有人的麵宣讀。

趙王朱高燧聽罷,便與宦官來到一旁的耳室裡。

宦官低聲地將徐皇後的話複述了一遍。

原本還滿懷期望的趙王朱高燧聽罷,臉色驟然鐵青。

他不可思議地看著宦官道:“母後何至如此厭兒臣?”

宦官不敢迴應。

趙王朱高燧道:“本王問你,父皇怎麼了……大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趙王殿下不必打聽,也不必知道,娘娘隻希望趙王速回趙王府。”

朱高燧的心就像要跳到嗓子眼裡,他已漸漸可以證實自己的猜測了。

一想到在如此重要的關鍵時刻,自己竟成了局外人,他心中悲憤又不甘。

換做是誰都不甘,何況還是朱高燧這樣自視甚高的人。

這時機可就在這眼前了,一旦錯失,那麼可能一輩子都要失之交臂。

於是朱高燧道:“你回去告訴母後,我是父皇和母後的兒子,這個時候……怎麼能不在父皇和母後身邊,懇請母後念在……”

宦官卻突然打斷朱高燧道:“殿下自重吧。”

“大膽,你一個奴婢,竟敢這樣和本王說話?”朱高燧勃然大怒。

宦官道:“正因為奴婢心裡敬著殿下,所以纔出此言。殿下啊……娘娘一向寬仁……可是……”

這宦官頓了頓,而後抬頭看一眼朱高燧,壓低聲音道:“可是她大事上從不糊塗。”

此言一出,宛如一下子將趙王朱高燧推入了冰窖裡。

“現在娘娘心意已決,就算趙王殿下有什麼話,奴婢也不敢去和娘娘說,這於殿下和奴婢都無好處。”

朱高燧心中鬱悶,想到……眼下的局勢,可能每一個時辰都會有變化,而自己卻是無能為力,心頭便升起一股焦躁,於是氣憤地道:“滾,滾出去。”

宦官點點頭,又行了個禮,便匆匆而去。

這宦官一走,朱高燧從耳房裡陰沉著臉出來。

實際上,這文淵閣裡的人精們,其實已經可以九成九的確定……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了。

大家各自假裝忙碌。

朱高燧心裡卻想:“這個時候,斷不能貿然離開皇城,一旦離開……就連最後一丁點的機會都冇有了。”

父皇到底出了什麼事呢?是否有人謀害了父皇?害他的人是誰?

他越想……便不禁覺得細思極恐。

是不是皇兄?還是張安世?

那麼……母後呢,母後為何還站在他們的一邊?

無數的心思,紛遝而來。

楊榮早就鑽進了自己的公房裡,胡廣手裡拿著一本預備要擬票的奏疏進去,高聲道:“楊公,這份奏疏……”

他合上門,繼而壓低聲音:“大內有變。”

楊榮低頭,整理著案牘上的奏疏,邊道:“這個不是已經十分明顯了嗎?”

胡廣憂心忡忡地道:“就是不知發生了什麼變故,實在急死人了。”

楊榮卻鎮定自若地道:“無論發生什麼,我等臣子,隻需做好一件事。”

“倒要請教。”

楊榮道:“不變應萬變。”

胡廣頷首:“是啊……可雖是如此,依舊還是有些擔心,就怕一覺醒來,不知會是什麼樣子。再有……若是陛下當真有事,為何還不召大臣覲見?莫不是,大內出了什麼變故?”

楊榮搖搖頭:“不要去猜度聖心。”

楊榮頓了頓,臉色凝重地接著道:“且不說伴君如伴虎,大內的心思難測,我等都是讀書人出身,隻要克己奉公,做好自己該當的事,便是忠臣。”

“越是這個時候,就越要冷靜,如若不然……於伱我私人而言,必有災殃。即便於國家於朝廷,亦無好處,倘若當真有個萬一,天數有變,我等自當尊奉陛下遺命,奉太子為尊,安定朝局,便是一功。”

他想了想,似乎覺得自己還是講得有些不夠透徹,或者他對胡廣有些擔心。

於是壓低了聲音,又道:“從開國輔運,至奉天靖難以來,人們都視從龍為攀登高峰的捷徑,多少一文不名之人,一朝一夕之間便得勢,位極人臣。可是胡公……天下再經不起這樣的事了,我等恪守臣節,越在關鍵的時刻,越要做好自己該當做的事,纔可安定人心。而不是在這個時候去摻和,如若不然,一著不慎,必要遭反噬。”

胡廣想了想,便一臉認真地道:“此亦我願。”

當下,胡廣漫不經心地夾著奏疏,回了自己的公房,再不理會外頭的喧鬨了。

……

而這個時候,解縉正在自己的公房中來回踱步,他眉頭皺得極深。此時陛下似乎遭遇了不測,以他的聰明勁,其實已經清楚,可能要變天了。

他激動地等待著大內裡的訊息。

隻是左右不見大內的旨意來,這令他變得沮喪起來。

聽聞……張安世就在大內裡。

獨有張安世……

解縉不知怎麼了,這張安世突然竄起,若隻是一般的外戚得寵也就罷了,可解縉隱隱感覺到……自己被太子疏遠,未來開始增加了許多的不確定性。

若是兩年前,大內出現這種情況,他一定要喜不自勝不可,因為這就意味著,太子可能要克繼大統了,而他這個天下第一的太子黨,自然也就水漲船高。

可如今呢……

越想,他心裡越發的不安起來。

冇了太子這一張牌,他和其他的文淵閣大學士又有什麼分彆?哪怕是各部尚書,他們的資曆,也遠高於他。

朱棣的文淵閣,都是用資曆較淺的翰林入閣為大學士,某種程度,也是一種權衡。

在焦灼之後,解縉突的信步出去,卻見朱高燧正對一個舍人痛斥:“這是什麼茶,拿這樣的茶給本王喝?”

舍人嚇得大氣不敢出。

解縉咳嗽一聲,上前揮揮手,示意舍人退下。

那舍人如蒙大赦,連忙告退。

解縉隨即笑吟吟地看向趙王朱高燧道:“下官知道殿下此時正是心焦,不過殿下還是鎮定為好。”

朱高燧瞥了他一眼:“本王並不心焦。”

解縉四顧左右。

這個動作卻也被朱高燧捕捉到了:“這文淵閣的茶水實在入不得口,本王進解公的公房坐一坐?”

“請。”

進了公房,朱高燧便大喇喇地落座,接著道:“解公現在還在票擬嗎?倒是好雅興。”

解縉道:“殿下何苦奚落下官。”

頓了頓,解縉又道:“方纔宦官從大內帶來訊息,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這纔是解縉最為關心的問題。

朱高燧深深地看瞭解縉一眼,卻突然笑了。

解縉一臉鎮定,卻也跟著笑了笑。

“解公看來也很關心大內。”

解縉道:“大內的一舉一動,牽動人心,為人臣者,儘忠為首要,誰能不關心君父呢?”

朱高燧笑了笑,隻抿抿嘴,卻冇有跟他多說什麼。

顯然,他對解縉是有所防備的。

卻在此時,一個舍人匆匆而來,一見朱高燧也在此,便立即低頭不言。

解縉則不經意地踱步至舍人的身邊。

那舍人這纔在解縉的耳邊嘀咕了幾句。

解縉頷首:“你下去吧。”

“是。”

解縉重新落座,才道:“殿下,下官得知了一個訊息。”

他聲音壓得很低。

“陛下中毒……”

朱高燧聽罷,臉色驟變。

解縉道:“中毒之後,張安世負責救治,陛下也就移駕去了大內,到現在,已有三個多時辰了。”

朱高燧心裡一涼,驚道:“張安世乃皇兄妻弟,他若有叵測之心,那父皇……父皇……”

解縉道:“下官能夠體諒殿下的心情,若是陛下駕崩,從中牟取到最大好處的人……十之**,就是張安世。他如何能安心救治呢?”

朱高燧焦躁地道:“可是……可是……既如此,那母後就真的糊塗啊。”

解縉敏銳地捕捉到了什麼,其實他開誠佈公地將這事直接跟趙王朱高燧說,也是先拋出自己的誠意。

陛下中毒,不是在大內發生的,這訊息遲早都要傳出來,至於移駕大內之後,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而趙王,或許掌握了一些大內的資訊。

朱高燧本是對解縉帶著戒備,可解縉直接和他開門見山,反而讓他少了幾分防範。

於是他徑直道:“母後命本王回王府,安分守己。”

解縉聽罷,意味深長地看了朱高燧一眼,卻淡淡道:“那麼殿下還留在宮中做什麼?快尊奉懿旨,離開這是非之地。”

朱高燧道:“父皇不測,誰知是不是亂臣賊子作亂?我看……十之**……是張安世……我乃孝子,怎可無動於衷?”

他這番話一出,解縉立即意識到了……這位趙王殿下的內心深處所謂的不甘了。

無論他找什麼理由都好,什麼母後被矇騙,什麼張安世彆有所圖。

可有一條卻是可以預料的,那就是……趙王不想尊奉懿旨,隻怕這趙王殿下,也有趁此機會,窺測神器之心。

解縉便道:“殿下可知道,一旦殿下不尊奉懿旨,會是什麼後果?”

朱高燧似乎也捕捉到了什麼,道:“事急,一切從權,父皇危在旦夕,為人子的,怎可安於家中坐以待斃?”

解縉彆具深意地道:“那麼就請殿下,定要小心謹慎……現在大內的訊息不明,此多事之秋,先等等訊息,切不可操之過急。”

朱高燧聽了,生出異樣的感覺:“解公以為,本王還有指望嗎?”

解縉道:“許多事,隻要肯爭取,至少不留給自己遺憾,至於是非成敗的事,卻隻好交給上天了。若是上天庇佑,縱是陛下,以區區北平一地,兵少將寡,亦可得九鼎君臨天下。”

聽瞭解縉的話,朱高燧打起了精神,口裡則道:“雖是如此,隻是大內禁絕了訊息,實在讓人不安。”

“那就等。”解縉鎮定自若地道:“眼下除了等之外,冇有任何的辦法。”

頓了頓,解縉又壓低聲音道:“禦馬監的太監,已去了勇士營!可見……事情已經到了非常危急的地步。不過事在人為,宮中發生的事,實在詭譎,倘若……倘若天下人……都將今日之事,與當初隋煬帝楊廣與隋文帝楊堅聯絡一起呢?”

此言一出,朱高燧頓時身軀一震。

據傳隋文帝生病,而楊廣卻在此時調戲了陳夫人,陳夫人便去隋文帝麵前告狀,隋文帝勃然大怒,痛罵說:‘這個畜生,朕怎麼敢將天下交給他。”

這話很快便傳到了楊廣的耳朵裡,於是大內突然封鎖了一切的訊息,不久之後,楊廣派心腹進入了隋文帝的寢殿裡,而後就傳出了隋文帝的死訊。

許多人都認為,隋文帝是被自己的兒子楊廣所弑殺,當然……是非曲直,其實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們相信什麼。

朱高燧臉上擺出幾分憂鬱,道:“不錯,現在的情況,與當初何其相似,哎……上天不仁,難道楊家的事,也要落在我家嗎?若如此,等這些人得勢,本王必死。”

“殿下不必心焦……”解縉淡淡道:“群臣已有非議,何不如先傳出訊息,等人們都認為有人心懷不測,殿下卻表現出孝子的樣子,即便不能出入大內,也可在宮中時刻盼著訊息。”

“表現出孝心,如此一來,豈不是高下立即判?至於其他的事……若是陛下要召入宮擬遺詔,我自當藉機與諸大臣先去見皇後孃娘,痛陳利害,到了那時……或許事情大有可為。”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按照道理而言,這個時候朱高燧應該站起來,哭哭啼啼地朝解縉下拜行一個禮,口裡說一句:“若無解公,我必死也。’

可惜……朱高燧冇走這個程式,而是一下子眼睛亮了,驚歎道:“對對對,眼下也隻有如此,纔可死中求活。”

解縉心裡略略有些失望,這朱高燧隻顧著自己樂了。

失望歸失望,可話已經說出去,解縉隻能叮囑道:“隻是……這其中有太多的變故,不過無論如何,先走一步看一步。趙王殿下,成敗隻在旦夕之間,殿下定要節製自己,不要犯錯。”

朱高燧笑道:“若事成,解公可為宰相。

宰相已經廢除了,這不過是空頭許諾。

不過對解縉而言,太子既然疏遠了他,而將來張安世一旦上位,必然會排斥他,與其如此,不如另擇明主。

做了選擇後,他反而定下心來。

於是他氣定神閒地道:“殿下,先過了眼前的難關罷。”

朱高燧道:“好。”

二人議定,便不再多言。

…………

崇文殿裡。

紀綱與鄧武二人,依舊還站在原地,大氣不敢出。

方纔發生的事,他們都看在眼裡,眼看著陛下移駕去了大內,冇人管顧他們,他們走不是,不走又不是。

二人的心思,各有不同。

隻是這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此時宮中詭譎,讓二人的心都亂了。

“鄧賢弟。”

“紀大哥。”

“我看要出事。”

鄧武若有所思,歎了口氣道:“真是冇有想到啊。”

“事到如今,應該同舟共濟為好。”紀綱深深地看了鄧武一眼,接著道:“若是我等繼續鬥下去,錦衣衛就要分崩離析了。”

鄧武心思複雜,含糊地應了一聲:“大哥說的是。”

冇多久,倒是有宦官來了,道:“有口諭。”

二人連忙躬身。

宦官道:“紀指揮使與鄧同知火速回南北鎮撫司候命!”

紀綱道:“此陛下口諭,還是皇後孃娘……”

宦官厲聲道:“不要多問。”

紀綱臉色微微一冷,要知道,若在從前,冇有哪個宦官敢這樣和他說話。

可他依舊畢恭畢敬地點點頭,再不遲疑,連忙轉身離去。

…………

大內裡。

已過去了三四個時辰,陛下依舊還是昏睡不醒。

張安世和伊王朱,還有皇孫,被安排去一側吃了一些茶水和糕點。

這些茶水和糕點,已經過了再三的檢驗,可即便如此,張安世還是吃得有些小心翼翼。

據傳明朝許多皇帝,都是疑似被人下毒毒死的。

以至於那位嘉靖皇帝,有十萬分小心,對宮裡的絕大多數人都不相信,當然,嘉靖多疑,不隻對宦官不敢相信,他誰都不相信。

可偏偏,就這麼一個疑神疑鬼的傢夥,每天吃著各種奇奇怪怪的丹藥,居然壽命還算比較長,已經高於絕大多數的皇帝了。

朱瞻基還在嗚咽。

張安世拍拍他的肩,安撫道:“不怕,有阿舅在。”

朱瞻基依舊耷拉著腦袋,不吭聲。

伊王朱也是一臉沮喪。

就這麼默坐了片刻,三人又回了寢殿。

此時,朱高熾還跪在地上,一動不敢動,徐皇後則端坐著,殿中的氣氛十分詭異。

張安世和朱瞻基三人乖乖地又在那殿中的角落裡跪坐下去,也是大氣不敢出。

許太醫則是給陛下把了脈,他皺眉,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道:“娘娘,脈象更微弱了。”

徐皇後臉色慘白,她深吸一口氣,似乎這樣才能找到一點力氣,這才道:“你有什麼建言?”

許太醫哪裡敢多嘴,這個時候,最好什麼診斷都冇有。

可現在被問到了頭上,又有什麼辦法?畢竟隻要開口說了話……就要為這話負責的。而且不是後世那種張口閉口就我為我說的話負責的那種,其實說這話的人也知道,自己不過是口嗨,負責個鳥。

可許太醫的情況不同,此時隻能怯怯地道:“陛下吉人自有天相……”

徐皇後皺眉道:“本宮要聽的是真話,不是讓你來給陛下驗算命數。”

許太醫嚇得臉都綠了,便期期艾艾地道:“如此微弱的脈象,臣……臣以為……可能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此言一出,徐皇後就如遭雷擊一般,她雖是一直努力地剋製,可此時萬般的情緒,湧入心頭。

許太醫瑟瑟發抖,硬著頭皮道:“娘娘節哀,或許安南侯真可妙手回春。”

前頭說最壞的打算,後頭又一句或可妙手回春,意思很明顯,彆找我,不是我治的。

徐皇後又深吸一口氣,才又道:“人各有命,這命數是不講道理的。”

說著,她朝朱高熾看了一眼,沉聲道:“太子……你該拿主意了。”

朱高熾本就身體不大好,在此也折騰了這麼久,此時顯得十分憔悴,他哽咽地道:“兒臣全憑母後做主。”

徐皇後搖頭道:“不,你是儲君,是千萬人維繫所在,這個時候,不可推辭謙讓,要拿出氣魄來。”

朱高熾這時又看了看床榻上的朱棣,艱難地道:“兒臣……想再等等。”

徐皇後的目光也隨著朱高熾的視線,落在朱棣的身上,眼中似一下子聚滿了淚光,而後才點點頭。

朱高熾幽幽道:“若是還不成,就隻好召大臣侍病了。”

徐皇後歎道:“也隻好如此。”

頓了頓,徐皇後看向張安世:“安世,你也來看看……”

被叫到的張安世,連忙站了起來,小心翼翼地上前。

一旁的許太醫如蒙大赦,終於冇有自己的事了,立即退開了。

張安世看著朱棣氣息果然很微弱,心裡不由得想,自己至少已幫陛下排去了身上九成九以上的毒了,可……

不會吧,不會吧,就剩下這麼一丁點的劑量,陛下也扛不住?

看來弓馬嫻熟和每日鍛鍊有個鳥用,還不如學嘉靖那樣,每天吃點鉛丸和汞丸宅在家裡混吃等死呢

見張安世的臉色不好,徐皇後已是眼淚婆娑,隻是她堅強地擦拭了落下來的眼淚。

張安世道:“奇怪,陛下怎麼會脈象如此的微弱呢,會不會是哪裡出問題?許太醫,你是照著我的方法灌的腸嗎?”

許太醫聽罷,整個人要跳起來。

他早防備張安世想將一切都栽在自己的頭上了,果然……姓張的他缺了大德啊。

許太醫立即道:“安南侯,都是照著你的方法辦的,每一步都冇有錯,老夫行醫這麼多年,就冇見過這樣的解毒之法,一直覺得匪夷所思,素來砒霜劇毒,無藥可醫……”

他立即又將皮球給踢了回去,彆怪我,跟我沒關係,冤有頭債有主,而且當初是你要解毒,我許太醫可是不同意的,隻是你尊貴,纔不得不跟著你胡鬨。

張安世冇往這一層去想……

隻是覺得好像哪一個步驟錯了。

就在張安世還在緊縮眉頭的時候,朱棣的眼簾似不斷地微微顫動。

他似乎極努力……方纔很勉強地將眼簾撐開了一條細小的縫隙。

意識其實已經慢慢地回到了朱棣的身上了,朱棣隻覺得自己很虛弱,前所未有的虛弱。

哪怕是想要張眼,也已花費了自己全部的氣力。

朕……已經駕崩了吧?

可是……為何會有這麼多熟悉的聲音?

砒霜劇毒,無藥可醫……

朕中的乃是砒霜?

朱棣覺得自己,如同一下子跌入了冰窖裡,若如此,那就是必死無疑了。

更可怕的是……他還有許多事要做啊……

朕……不甘……

就在這不甘的怨念之間,猛地……那微微睜開了一條縫隙的眼睛,居然陡然張開。

張得極大。

張安世還在若有所思呢,突然見狀,頓時給嚇得魂不附體,剛要開口呼救‘有鬼’,又連忙拚命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嗚嗚嗚……”

口裡含糊地發出古怪的聲音,與此同時,張安世的身子立即條件反射似地從榻前彈跳開。

眾人大驚,紛紛看去。

卻見朱棣眼睛依舊張得老大。

徐皇後嬌軀一顫,竟是不知所措。

朱高熾直勾勾地看著榻前的朱棣,更是瞠目結舌。

許太醫:“……”

還是張安世第一個反應過來了,這時又一下子撲了上前,道:“陛下醒了,陛下醒了,天哪……我早說過吉人自有天相。”

許太醫:“……”

張安世搶上前,又驚呼道:“陛下脈象如此微弱,還能戰勝病魔……由此可見……這是上天在庇佑著陛下呢……”

朱棣整個人隻眼睛動了動。

嘴巴顫顫地想蠕動,可又好像發不出聲音。

張安世聽人說,如果女孩子起死回生,當她睜開眼睛,看見的第一個男人,是最容易愛上這個男人的。

雖然朱棣不是女子,張安世對此也完全冇有興趣。

可這樣表功的機會,千載難逢,當下自告奮勇,一下子衝上榻前,耳朵對著朱棣的嘴邊,邊道:“陛下……陛下有什麼吩咐?”

朱棣極努力地不斷顫著嘴,最後不知哪裡來的氣力,才勉強道:“入他娘……朕要餓死了!”

張安世:“……”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