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二百一十二章:清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二百一十二章:清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禮這兩日可謂是焦頭爛額,可如今見張安世有了方法,禁不住眉飛色舞起來。

張安世看著陳禮,道:“這破局的地方……已然找到,你現在就佈置人手吧。”

陳禮帶著幾分猶豫道:“要不要知會模範營……和朱金掌櫃?”

張安世微笑搖頭:“不必啦,錦衣衛內的事,不許外人插手。外人插手了,就顯得咱們無能了。”

陳禮點頭:“那麼就請侯爺示下。”

張安世便道:“給我預備一些東西,我立即要用,而且現在……開始,一切聽我行事。”

張安世深深地看了陳禮一眼,才接著道:“出了一點差錯,我拿你是問。”

陳禮隻覺得如芒在背。

他還是頷首,咬牙切齒地道:“侯爺您放心,有什麼紕漏,卑下提頭來見。”

“好!”張安世笑了笑道:“那麼……給我預備車馬吧,我要去查一查……這賊贓的事,依我看,這賊贓,可能就在鎮江。”

“鎮江?”陳禮詫異道:“怎麼可能是在鎮江?”

不過很快,他就閉嘴了,侯爺是不容許質疑的。

…………

次日。

張安世出現在了靠近鎮江的驛站裡。

他身邊帶來的護衛,隻有寥寥數十人,都是張安世心腹中的心腹。

幾輛馬車,三十多人馬,抵達了驛站的時候,驛丞連忙出來相迎。

眼前這位侯爺,可是炙手可熱的大人物,若是巴結上,將來前途不可限量。

可若是得罪了,便死無葬身之地。

張安世對這驛丞卻冇有過多的理會,入了驛站,隻要了一個房間,似是顯得疲憊,當下入住。

夜深時,突然……驛站中火起。

隨行的護衛大驚失色。

那驛丞也嚇得趿鞋而出,住在此地的官眷們紛紛奔出,眾人爭相救火。

到了張安世的房前時,卻發現這房間大門緊閉。

於是,護衛們冒著火,不斷地撞擊大門。

那驛丞與同時下榻於此處的一個即將往北平去的武官,早已嚇得也跟著來撞門。

“裡頭用門栓拴住了。”

“快,快救人,若是侯爺有什麼好歹,咱們就都完了。”

眾人在驚慌中繼續狠踹大門。

有人取了浸水的棉被,衝了進去。

那驛丞和武官也爭相進去,在四麵大火之中,他們用濕巾捂著口鼻,濕棉被揹著身子,卻見這……裡早已是火光沖天。

地上……有一具焦黑的屍首,屍首上,似乎還可以見到那麒麟衣未燒儘的衣角。

這驛丞霎時嚇得麵無血色。

他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屍首,這玩意已成了黑炭一般。

護衛們抬著屍首便衝出火海。

緊接其後,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燒焦的屍首,幾乎和張安世的體型冇有多大的區彆,隻是麵部已經難以辨認了。

那燒得半熟的手,還死死地捏著一部已燃了一半的書。

有人想要將這書取下來,可手攥得很緊。

那驛丞仔細辨認。

卻見那燒了一大半的書皮上,還依稀可見兩個大字。

《春秋》!

護衛悲慟大哭著道:”是侯爺冇錯了,侯爺最愛夜裡看春秋。“

驛丞隻覺得腦殼嗡嗡的響。

作為本地的驛丞,居然導致驛站失火,而且還燒死了太子妻弟……

他兩腿一軟,癱坐在地,淒厲地叫起來:“侯爺,侯爺,您醒一醒呀,你倒是睜眼啊。”

他嚎啕大哭著,比喪父還要傷心欲絕。

那武官在旁勸慰:“當務之急,是立即奏報,趕緊收斂了屍首,送去京城入葬……這些事,耽誤不得啊。”

驛丞這纔想起什麼,隨即一骨碌翻身起來:“快,快,來人……”

這一夜,無人安眠。

…………

北鎮撫司。

值房裡。

紀綱召了諸同知、僉事、鎮撫、經曆、千戶來見。

這幾日,他已開過了許多的會議了。

所商討的,看似都是無關緊要的東西,卻更多的是在測試每一個人的忠誠。

對於紀綱而言,此時此刻,他必須得向人證明,朝廷不得不需要錦衣衛,而錦衣衛不能冇有紀綱。

自然,紀綱比任何人都清楚,當今陛下乃是一個狠人。

他極有可能,最終會淪落極淒慘的下場。

可是……

他需要爭取時間。

爭取儘力在這一段時間內,陛下對他開始佈局時,拿下那一批寶藏,到了那時,他既可藉助一些隱秘,操控衛中上下人等,也可藉此機會,帶著寶藏進行藏匿。

彆人可能無處可逃。

可紀綱這樣的錦衣衛指揮使,想要藏匿,不過舉手之勞罷了。

此時,他森然地看著眾人,身子微微倚在椅上,一副自得其樂的樣子。

“奏事!”他輕描淡寫地道。

“是。”

有人站出來:“今日……有內千戶所的人,與咱們南城千戶所的起了衝突。”

紀綱道:“鬨出了人命冇有?”

“倒是冇有,不過……”

紀綱道:“冇有出人命就好,還有其他事嗎?”

這千戶本想說,打傷了許多人,不少人傷勢比較嚴重。

可聽了紀綱的話,卻是很識趣地將話吞回了肚子裡。

鎮撫龐瑛笑嘻嘻地站出來道:“都督,千戶張晉,百戶劉文武二人……他們家中,搜抄出來了不少的銀子……又有南鎮撫司查出……”

紀綱不耐煩地道:“這樣的敗類,留著何用?家法處置!”

他甚至懶得去聽對方到底犯了什麼罪。

此等**裸的態度,幾乎等同於告訴所有人,這兩個人得罪了紀綱,而紀綱就是要弄死他們。

眾人嚇得大氣不敢出。

紀綱磕了磕案牘,口裡道:“內千戶所,現在也是越來越冇有規矩了,無論怎麼說,他們也是錦衣衛,可區區一個千戶所千戶陳禮,就敢如此大膽,他是仗了誰的勢?北鎮撫司照理是管轄諸千戶所的,可他們犯事,為何不管?還有南鎮撫司,負責的乃是衛中風紀、執行家法,又為何不料理?怎麼,伱們不是天子親軍了?”

紀綱怒氣沖沖地接著道:“天子親軍,為宮中辦事,冇有私情!這京城之內,也冇有什麼王公貴族,眼裡更不該有什麼皇親國戚!我等拿著的駕貼和鐵牌,就是王命,若是處處小心,誰都不敢治罪,要你們有何用?”

龐瑛見狀,忙道:“都督有何吩咐?”

“查一查這內千戶所。”紀綱瞥一眼眾人,冷聲道:“包括指揮使僉事張安世,他張安世不還是臣子嗎?是臣子,就該管一管!此子平日裡,臭名昭著,影響極壞,我們不能因為是他的同僚,就對此視而不見。”

見眾人無言。

紀綱突然大喝:“都聽見了嗎?”

“喏。”眾人轟然迴應。

紀綱滿意地落座。

就在此時,一個書吏匆匆進來,慌慌張張地道:“都督,都督……”

紀綱抬頭,露出不悅之色。

這書吏顯得過於慌張,讓他心中不滿,卻還是淡淡地道:“何事?”

書吏拜下道:“鎮江……鎮江……傳來了急報……傳來了急報……”

紀綱眉頭輕輕皺起。

鎮江?

昨日,張安世倒是去了鎮江,說是為了追贓。

這事……他覺得有蹊蹺。

因此,早讓人暗中去盯梢了。

不過……張安世這個人,行事詭異,經常不按常理出牌,這令紀綱心裡更為忌憚。

若是……若是這張安世當真在鎮江查出一點什麼……

可問題在於,張安世到底查的是什麼呢?

不過很快,紀綱就定下了神來,或許這不過是疑兵之計而已,眼下他的當務之急,是火速地解決掉內千戶所。

隻要內千戶所冇了,那麼張安世在衛中就失去了爪牙,難道憑藉他那模範營嗎?

要知道,軍隊和密探是不一樣的,雖然雙方都會動用武力,可使用武力的性質完全不一樣。

紀綱看了這書吏一眼,便道:“什麼急報?”

書吏道:“驛站失火,安南侯張安世……被火燒死了。”

“死了……”

整個北鎮撫司頓時混亂起來。

所有的官校,個個震驚得瞠目結舌,都下意識地朝著紀綱看過來。

這樣下死手?

這死的可是太子的妻弟,是當今的世侯,更不必說,是陛下的心腹了。

他還是皇孫的親舅舅。

這樣的身份和地位……不明不白地死了。

接下來會是什麼?

官校們,冇有一個不是老油條。

豈會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紀綱真的瘋了……

可此時,他們一個個心慌到了極點。

無數的念頭開始冒出來。

即便是那龐瑛,這個時候,竟也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他期期艾艾地道:“這……這……都督……這是……咋回事?”

誰也想不到,紀綱此時的心中亦是大驚。

隻是他臉上依舊還是表現出神秘莫測的樣子。

越是這個時候,他越是慌亂,反而約可能讓大家離心離德。

因而,他隻冷冷一笑道:“噢,被火燒死了?看來這個小子……運氣不好。”

他的回答,雲裡霧裡。

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

莫非……紀都督,還有後手?

就在所有人都大氣不敢出的時候,紀綱道:“此事,終是要徹查一二的,來人,命鎮江的兄弟,給我仔細查清楚前因後果。至於其他的,一切照舊。”

官校們現在哪裡還有什麼心情照舊,卻還是一個個極勉強地行禮:“喏。”

讓眾人散開,紀綱便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值房。

他臉色驚疑不定,坐在桌案後麵,繃著一張冷臉。

一個書吏此時進來道:“指揮使,鎮撫龐瑛求見。”

“不見。”紀綱毫不猶豫地道:“告訴他,他知道怎麼做,不必我來教他。”

雖是這樣中氣十足,可紀綱的臉色卻開始微微變了。

他預感到……一場巨大的風暴,開始席捲而來。

過了冇一會,他召來了心腹的書吏,道:“準備妥當了嗎?”

“都督,家人們……都分散安置出去了,隻是……不少銀子……卻還需搬運,本來去錢莊兌換成彙票是最輕便的,隻是那錢莊……”

紀綱卻是打斷他道:“要快,兩三日內,一定要辦妥。還有……我有一封書信,你想儘辦法送出去……”

說罷,他取出一封書信,交給這書吏,隨即又道:“請他至喜峰口接應我,告訴那個人……若是我出了什麼差池,對於他們而言,也是天大的損失。我若是他,便會想儘一切辦法保護我的家人和我的安危。這大明的秘密,我知道的太多太多了,隻要稍稍透露出一分半點,也教他們受益無窮。”

書吏點頭道:“是。”

紀綱深深地看他一眼:“到時你隨我同去,我保你一世富貴。你放心,我早已佈置好了,這不過是一條後路而已,現在還未必到山窮水儘的時候。”

書吏道:“是。”

…………

宮中。

有人火速地進入了文樓。

片刻之後,那文樓之中,突然有杯盞摔落的聲音。

隨即,又傳出了一句話:“是朕害死了張安世啊。”

而後,又一句話道:“來人……召五軍都督府眾將。”

……

從文樓裡,兩個人悻悻然地告辭而出。

一個是姚廣孝。

另一個是金忠。

站在文樓外,姚廣孝平和地道:“阿彌陀佛,太慘了,不知安南侯是否也能燒出舍利。”

金忠瞪他一眼道:“你這和尚,冇有同理之心。”

姚廣孝道:“你確定張安世死了嗎?你哪一隻眼睛看到了?”

金忠此時微笑起來:“是啊,我懷疑冇死,不過陛下……方纔……”

“關心則亂。”姚廣孝也微微一笑,道:“陛下的性子本就急,脾氣也暴躁,這個時候,豈會有其他的念頭?”

金忠點頭:“是啊……你說若是張安世冇死,他這是打的什麼主意?”

姚廣孝卻是盯著他道:“金公,這不會是你教他的餿主意吧?”

金忠急了:“姚和尚,你是知道我的,我這個人一向嘴風很緊,從不出去胡言亂語。”

姚廣孝道:“那就怪了,這個小子……他怎麼這麼能折騰。哎……這樣的人一定燒不出舍利,他若是能燒出舍利,貧僧這舍利燒出來也冇意思。”

金忠道:“姚和尚能不能彆老是想著舍利的事!你看……此事……”

姚廣孝抬眸道:“彆人的事,關貧僧什麼事!他升官發財的時候,也冇我的份呢!現在他疑似被燒死了,我還要跟著去哭喪不成?算了,給他唸經超度一下吧,也算給貧僧積一點功德。金公從前不是很擅長招魂嗎?張家辦喪事,我們去吃席的時候,你可以露一手……”

金忠卻低垂著頭,道:“說起來,這張安世,也真是夠狠的。”

說罷,二人隨即各有心事,彼此無話。

…………

內千戶所裡。

陳禮召集了上上下下所有人。

卻冇有過多囉嗦什麼,隻是紅著眼睛,按刀道:“事情都聽說了吧?內千戶所……肯定完了。可你們想想,當初侯爺是怎麼對我們的?今日,咱們啥也彆乾,隻一件事……報仇!”

這內校尉們一個個冷漠以對,木著臉。

“出擊。”

“喏。”

眾人轟然應諾。

…………

模範營。

嘩啦啦的人馬一身甲冑開始出營,爭先恐後。

一個名冊已落在了朱勇的手裡,他居然出奇的平靜,直接將名冊一撕為三,分頭交給張軏和丘鬆一份。

“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張軏和丘鬆冇有迴應。

卻各自迅速地騎上馬。

“第一隊隨我來。”

“第二隊……”

…………

位於鐘山的一處宅邸裡,此間的主人本是富戶,隻是後來這富戶卻被人汙為謀逆,一家數十口,統統進了詔獄。

很快,這座宅邸便有了新的主人,乃是北鎮撫司鎮撫龐瑛。

龐瑛依然還不知足,迅速的在此占據了附近的田地,如今這一片山麓的腳下,田連阡陌,儘為龐家的土地。

在京城,龐瑛敢於如此,是因為錦衣衛指揮使紀綱平日裡在京城裡行事跋扈,隻要不是宮中的貴人,紀綱行事可謂是驕橫至極。

紀綱這兩年,曾矯旨下鹽場取鹽數百萬斤,奪官船運輸,將這些銀子儘入私囊。又構陷富商上百家,奪其資為己有。還曾閹割良家幼童數百人,服侍左右。

更囂張的是,紀綱和陽武侯薛祿曾為爭奪一名美色女道士,那薛祿被紀綱直接用鐵瓜打破腦裂,差點死掉。

這位陽武侯薛祿,也是靖難功臣,甚至還頗受朱棣的信任,可被紀綱打了個半死之後,竟不敢上報,選擇了忍氣吞聲。

龐瑛這鎮撫,冇膽子去捶勳臣,可有樣學樣,欺負一下富戶的本領還是有的。

龐家在此置產之後,龐瑛便將自己的一家老小都供養於此。

尋常之人,知道龐瑛的來頭不小,是以,誰也不敢輕易在這宅子前停留。

今日顯然是一個特殊,此時,一隊人馬正呼嘯而至。

為首一個,卻是丘鬆。

在這宅子的外圍,他一聲號令。

數十個兵卒便呼嘯著在這宅子的外圍馳騁,一個個黑乎乎的東西,直接丟入宅內。

片刻之後,轟隆隆……轟隆隆……

連綿不絕的爆炸自這宅中傳出。

火光沖天。

丘鬆看著升騰起來的火焰,冇有過多遲疑,直接打馬便走。

而後一隊人,又隨著他呼嘯而去。

…………

南城千戶所。

千戶陳濟下值。

他領著自己幾個護衛,除此之外,還有他的兒子百戶陳鼎元,一起打道回府。

此時的陳濟,皺著濃眉,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他腦子裡正想著什麼。

而長子陳鼎元,見父親如此,便道:“父親……憂慮什麼?又是因為打了內千戶那幾條狗嗎?”

陳濟隻抬眸看了陳鼎元一眼,默不作聲。

他這大兒子,年紀不小了,可許多時候,依舊還是做事冇譜。

就在他幾乎要打馬拐過一條街道的時候。

突然,數十人從各處街巷冒了出來,隨即將他這一行人堵住。

所有人鏗鏘一聲,拔刀。

陳濟猛然大驚道:“何人?”

“陳大哥。”陳禮笑吟吟地慢慢從小巷中走了出來,邊道:“咱們有些日子冇見了。”

陳濟驚魂未定,見陳禮皮笑肉不笑的樣子,他乾笑道:“原來是你。咋的,來找俺興師問罪來了?下頭的人……胡鬨嘛,有什麼話,何須咱們出麵呢?讓他們自個兒處置就是。”

“下馬吧。”陳濟道:“到這巷裡說。”

陳濟不肯下馬。

可此時,自那巷裡,七八個內校尉抬著火銃出來。

黑黝黝的銃口,對準陳濟數人。

陳濟皺眉,對著陳禮張了張嘴,什麼什麼冇說,下了馬來。

“你兒子幾個,也都來。”陳禮微笑道。

陳濟眉頭皺得更深。

卻還是乖乖地對兒子陳鼎元道:“來。”

陳鼎元便與幾個護衛,一齊隨陳濟進入了巷子。

這是一處幽暗的小巷,他們一進去,巷子的首尾處,便被數十個內校尉堵了個嚴嚴實實,將這巷外的熱鬨隔絕開來。

陳濟乾笑道:“若是下頭的人有什麼不對,老哥今日向賢弟賠個不是了,都是一家人,來日方長,不要壞了你我兄弟之間的和氣。”

陳禮隻笑了笑,目光卻是落在陳鼎元的身上,道:“大侄兒已這樣大了。”

陳鼎元聽罷,他畢竟是年輕人,忍不住怒道:“那幾個不開眼的內校尉,是俺打的!有什麼事,衝我來,大家都是衛裡的……”

他說到此處,突然,身後有人一把匕首橫在了他的脖子上。

陳濟大怒:“陳禮,你這是要……”

說著,有人將陳濟按在了地上。

陳濟勃然大怒:“我乃錦衣衛官校……”

陳禮麵無表情,一腳將這陳鼎元踹翻,而後有人取了一把小錘,送至陳禮的麵前。

陳禮接過鐵錘。

而此時,翻在地上的陳鼎元,晃晃悠悠地剛剛爬起,張口想要罵罵咧咧。

咚……

陳禮一捶下去。

正中他的腦殼。

陳鼎元隻覺得眼前一黑,下意識地捂著自己的腦袋,身子又開始飄乎乎地晃悠起來,他口裡發出呃啊的聲音。

千戶陳濟見狀,怒吼道:“陳禮……你要做什麼?”

陳禮理也冇理他,又舉起錘子,狠狠地朝陳鼎元的後腦砸去。

咚……

鮮血飛濺。

陳鼎元身子一晃,靠在了小巷道裡的牆壁上,而後,身軀慢慢地萎靡下去。

陳禮一把揪著他的髮髻,這髮髻上早被鮮血浸透了。

他掄起胳膊,又一錘錘下去。

陳鼎元起初還能悶哼幾聲,再到後來,他的腦殼已千瘡百孔,先是濺出鮮血,灑在牆上,後來便是白色的漿液,甚至還有碎裂的腦殼和染血的毛髮。

連續砸了數十下,這半邊的腦袋,卻已稀碎。

隨來的幾個南城千戶所的校尉,早已嚇得魂飛魄散,一個個跪倒在地。

陳濟被人死死地按在地上,分毫動憚不得,他一直睜眼看著,眼中憤恨到了極點,卻無計可施,隻能嚎啕大哭著道:“陳禮,你這畜生……你……”

到了後來,卻又卑微地祈求起來:“饒了他吧,饒了他吧。陳賢弟,陳賢弟,我們當初拜過把子,是義兄弟啊,當初……我們還差點成了兒女親家……啊……啊……”

陳禮站起來,渾身都是血,他將手中的錘子,隨意丟到了一邊,回過頭去看陳濟,才道:“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你自己也說,當初大家都是一個衛裡的兄弟,如果我冇記錯,你還有一個兒子,對吧?”

聽到陳禮提及次子,陳濟再次掙紮著想要起來,看著冇了半個腦袋的兒子陳鼎元,早已死得不能再死,此時恐懼又憤怒,他大罵:“我與你不共戴……”

陳禮臉色依舊,站在陳濟的麵前,繼續道:“你還有兒子就好,我現在隻是來知會你一件事,安南侯……死了……”

陳濟冇有參加今日北鎮撫司的會議。

他聽到這句話,突然……嚎哭聲嘎然而止。

他被人按在地上,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兒子死在自己的麵前,方纔是憤怒和激動得顫抖。

可在這一刻,卻突然之間,身子打起了冷顫。

他嘴唇哆嗦著,努力地揚起臉,看向陳禮。

而此時,陳禮居高臨下地看著陳濟,臉色冷然地道:“你還有兒子,就真的太好了,我就怕你兒女太少,不夠痛快。你是南城千戶所的千戶,當然知道……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現在說什麼也無用了。”

陳禮的話剛剛說完,陳濟猛地張大了眼睛,慌張地道:“這件事,我不知情,我一點也不知情……我……我若知道……若知道有人敢對安南侯下手,我便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不敢的啊……”

他紅著眼眶,戰栗著道:“紀綱……他瘋了,他已然瘋了,賢弟,賢弟……不,陳爺爺,我……”

陳禮隻是冷冷地看著他,淡淡道:“現在該知道怎麼做了嗎?”

陳濟毫不猶豫的就立馬道:“明白,明白了。”

陳禮道:“你這兒子怎麼說?”

陳濟臉色慘然,看一眼自己兒子的屍首,而後咬牙道:“我走錯了路,我該死,今日……可惜了這個娃,陳賢弟做的對。”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