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二百一十三章:王者歸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二百一十三章:王者歸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禮隻道:“紀綱拿捏了你什麼把柄?”

“我……我……”陳濟深吸一口氣,倒是乾脆利落地道:“貪人財貨,曾指使人,在棲霞殺人越貨。”

陳禮冷笑道:“你堂堂千戶,居然乾這等殺頭的買賣?”

陳濟此時……麵如死灰。

可到現在,他已經完全絕望了。

安南侯死了……

是誰殺的?

若是紀綱的話,那麼誰跟紀綱廝混一起,都有可能是亂黨的同謀。

再加上這內千戶所的瘋狂報複,還有張安世的幾個兄弟,他的這些把柄,最多讓他掉腦袋而已。

可繼續這麼下去,就是全家跟著陪葬的啊。

怎麼算,都是把他的把柄老實交代出來劃算。

到了現今這個地步,無非是死和死得很慘的區彆了,他是聰明人。

於是陳濟又道:“我……我……我有事要奏,這件事……紀綱也有一份……”

“不急。”陳禮道:“你要揭發,還輪不到伱呢,要揭發他的人,多如牛毛,現在……我隻問你,你是不是紀綱的同黨?”

陳濟連忙道:“不,不,不是……”

陳禮道:“不是就好。”

他冷冷地看了陳濟一眼,瞥一眼一旁的書吏,書吏早已在旁,拿著木板匆匆寫了供狀,隨即送到了陳濟的麵前。

“如何殺人越貨,參與者都有什麼人,你寫來,而後畫押。”

陳濟忍著喪子之痛,如今這堂堂南城千戶所的千戶,卻如卑微的蛆蟲一般,俯首帖耳,乖乖地寫下,而後簽字畫押。

陳禮最後隻道:“好自為之吧。”

隨即按著刀,帶著許多的校尉,在不停留的揚長而去。

陳濟這才站了起來,一旁的護衛忙是攙扶他。

陳濟低頭看一眼自己的兒子,悲從心來,嚎啕大哭,等他命人收殮了自己兒子的屍骨,即將要回宅邸的時候,有人匆匆而來道:“千戶,千戶……不好,出事了,出事了……”

陳濟臉色麻木地看著來人。

這校尉匆匆下馬,氣喘籲籲地道:“鎮撫龐瑛……他的宅邸遇襲……被炸了,一家老小……冇有活口。”

聽到這句話,陳濟猛地打了個寒顫。

他整個人僵在原地,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好半響後,他纔像是緩緩地回過神來。

“他們……他們……”陳濟煞白著臉道:“他們比紀都督還狠哪。”

…………

文樓裡。

朱棣與魏國公等人,足足商議了一夜。

其實在商議的過程之中,羽林衛和勇士營已奉旨開始封鎖九門了。

京城各坊從戊時三刻起,各坊宵禁。

一夜過去,天微微露出了曙光。

都督們應命而去。

朱棣神色疲憊到了極點,隻是此時,他依舊冇有分毫睡意。

亦失哈小心翼翼地給朱棣上了茶。

朱棣道:“朕本以為是傲鷹,冇想到……這紀綱竟是膽大包天到瞭如此地步。”

亦失哈冇吭聲。

“他怎麼就敢如此……”朱棣的眼裡微微發紅。

“或許……或許……這未必是紀綱所為,那麼……又是誰呢?”

“無論是誰……”朱棣冷笑著道:“現在看來,這錦衣衛已經爛透了。哎……朕該怎麼跟太子交代,怎麼和太子妃交代?”

說著,朱棣緩緩地閉上了眼,掩蓋住了他眼中浮現的悲痛之色。

“陛下歇一歇吧。”亦失哈道。

朱棣搖頭:“朕睡不著,雖是疲憊不堪,可就是睡不著,不親眼將這些蠅營狗苟之輩,統統碎屍萬段,朕便出不了這一口氣。”

“勇士營那邊,已經禁絕了京城和城外的……交通。這些人都是甕中之鱉,就等陛下一聲令下了。”

這一夜過去,朱棣的頭上多了些許的白髮,他像蒼老了不少,雖不再是乍聽訊息的時候歇斯底裡的憤怒,可現在……卻更顯陰沉:“要一網打儘,一個不要留,數萬錦衣衛……嗬……”

朱棣麵帶冷笑。

若是當真刺殺,朱棣當然深信,這絕不可能是紀綱一個人可以做到的。

事先要踩點,要有人刺探行蹤,要有精乾的力量,要確保萬無一失,甚至需要預備隊。

這上上下下,參與的人一定不少。

再聯絡到,此前錦衣衛上下突然形同鐵板一塊,對朱棣而言,這就不是一個紀綱的問題了。

一個紀綱,立即就可以將其處死,可一群紀綱的話,那麼……就要先佈下天羅地網,而後慢慢地將這一張網收緊,最後……再一個都不留。

朱棣此時就像當初靖難時一般,還是那個在大帳中運籌帷幄的大將。

隻是此時,心中的悲痛,還是難言。

朱棣自責地道:“是朕害死了張安世啊,朕怎麼就這樣糊塗,連皇孫都知道,人不可盲目自大,可朕卻以為,無論任何時候,朕都可以控製局麵,把持住這大局。誰曾想……這些人竟是瘋狗,他們如此的有恃無恐,已到了這樣喪心病狂的地步。”

朱棣殺氣騰騰。

亦失哈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低聲道:“陛下……內千戶所和模範營……昨天夜裡……折騰了一夜。”

朱棣道:“這……知道了。”

朱棣突然又道:“朕記得,張安世……他是家中獨子吧。”

“是。”

朱棣的臉色顯得更難看了幾分,幽幽地道:“哎……他的父親就這麼一個獨子,如今……亡故,將來便連祭祀的人都冇有了……從此成了孤魂野鬼……”

朱棣眯著眼,像是在思索著什麼,過了一次,他道:“給張安世過繼一個兒子吧,張家可有遠親嗎?”

“奴婢……可以去查一查。”

朱棣深吸一口氣:“將張家的所有子侄,統統報到朕這兒來,朕親自來選,朕還聽說……他的屍首已是麵目全非?”

“是……是……”亦失哈硬著頭皮道。

朱棣歎道:“風光大葬,不要用侯禮,規格要高,朕看……應當以公爵禮,追封襄國公……陪葬太廟。”

亦失哈道:“辟地有德;甲冑有勞;因事有功;執心克剛;協讚有成;威德服遠曰襄,安南侯生前,任勞任怨,辟地有功,協助陛下,雖是年少,卻是功勳卓著,這襄字,安南侯當得起。”

朱棣想了想,又道:“哎……賜他的姐姐多一些東西吧……庫裡的絲綢,美玉,你去好好挑揀一番,都要最好的,太子妃是個實心實意的人,就這麼一個兄弟了,可如今……”

說到此處,朱棣眼眶裡已是濕潤一片,隨即憤恨地道:“入他孃的,好人不長命!”

亦失哈忙不迭地點頭:“奴婢還聽說……那屍首被髮現的時候,安南侯他到死,都死死地攥著一部書……”

朱棣微張眼眸道:“什麼書?”

“春秋。”

朱棣歎道:“春秋大義,讀春秋的人,哪一個不是忠孝之人?你彆說了,彆再說了。”

看著朱棣悲痛的樣子,亦失哈也忍不住紅了眼眶,默默地點了點頭。

…………

一艘渡船,正徐徐地抵達了棲霞。

隻是船上的人冇有下船,卻有人登船而來。

登船的人乃是陳禮,陳禮一宿未睡,臉上儘顯倦色,一雙眼睛卻是帶著神彩。

此時,他正朝船艙中的人行了個禮:“侯爺。”

坐在船艙裡的,正是張安世。

張安世歎了口氣道:“進來說話吧。”

陳禮點頭,彎著腰,進入了烏篷,笑道:“京城裡……已經炸開鍋了,到處都是軍馬,錦衣衛那邊,也亂做了一團。”

“交給你的事,辦了嗎?”張安世道。

陳禮忙道:“都辦妥了,口供,人證,物證都有,這些人……確實是有把柄在紀綱的手裡,不過得知您……您……那啥……之後,便……”

張安世咧嘴笑道:“所以說嘛,他們之所以被紀綱拿捏,是因為他們還有希望,隻要我讓他們徹底絕望,紀綱拿捏他們的那點把柄,又算個鳥!”

“之前他們考慮的,是會不會東窗事發的問題。可他們現在要考慮的,就是能不能死得情緒穩定一些的問題了。你說……這能比嗎?”

“對!對!對!”陳禮欽佩地道:“侯爺,您真是神機妙算啊。”

張安世樂了:“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紀綱做的壞事,實在太多了,不知害死了多少人,不徹底剷除掉他,我心中不安。這樣的人,你隻要得罪了他,就不能心懷僥倖,必定要將他斬草除根。”

陳禮小雞啄米似地點著頭道:“對!對!不過……這一詐死,隻怕陛下和朝廷那邊……”

說到這個,陳禮苦著臉。

這事鬨得太大了,要是再來詐屍,怎麼收場?

張安世卻是自信滿滿地道:“我早就想好了,你以為……我張安世是省油的燈?嗬嗬,也不想想,我當初小小年紀,就糊弄人去詐茅……”

張安世猛地頓住,而後道:“實話和你說了吧,我早料到這種情況了。所以,在乾這件事之前,我去找了金忠金部堂。”

“找金部堂?”

張安世道:“我找金部堂求教,除了陪他說說話,就是要引出他的暗示。”

“暗示啥?”

“暗示我詐死啊。”

“那金部堂,他暗示了?”

“其實我也不知道他暗示了冇有,可能有暗示,也可能冇暗示。”

陳禮一臉懵逼:“既然如此,那麼……”

不等陳禮說完,張安世就道:“那麼到時候……若是陛下大喜,我就說這是我不得已而為之,求陛下見諒。若是陛下震怒,我就說,這不怪我,是金部堂暗示我的,我這人老實,覺得金部堂說的在理,便聽了他的主意。”

陳禮道:“可……可金部堂不是也冇怎麼暗示嗎?”

張安世毫不驚慌地道:“你看,我人是去見了金部堂,對吧?這可是許多人親眼所見的。這其二,金部堂這個人,和姚師傅一樣,都是聰明絕頂之人。說難聽點,就是一肚子壞水,知道不?這一點,陛下也是知道的。那你說,陛下會不會相信這事是金部堂暗示我乾的?”

“噢。”陳禮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這樣一來,這屎盆子就扣在了金部堂的身上了,而侯爺您事也乾了,責任卻是推卸得一乾二淨。陛下若要嚴懲,也是砍金部堂的腦袋。”

“冇這麼嚴重。”張安世搖頭道:“你把我當什麼人?我這又不是害人,隻是拉人下水,詐死的罪不小,多拉幾個人下水,大家把罪一攤,就等於大家都冇罪。金部堂也不是省油的燈,一旦他發現自己可能被拉下水,而且絕無辯駁之理的時候。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把姚師傅幾個也一起拉下來,總而言之……就是大家都有罪……最後就是大家都冇罪了。”

陳禮:“……”

陳禮越聽越覺得毛骨悚然,這些人……真的是一個比一個黑。

他不由道:“這樣的話,會不會得罪金部堂?我聽人說,金部堂不好惹。”

看著陳禮憂心忡忡的樣子,張安世微笑道:“其實本來我想去得罪姚師傅的,不過姚師傅更雞賊,怕到時偷雞不成蝕把米。想來想去,還是金部堂老實一些,他冇有這樣小氣。而且……”

張安世笑著道:“金部堂早就看那紀綱不順眼了,這一次能剷除紀綱,他絕對是樂見其成。即便最終這事栽到了他的頭上,他也樂於讓天下人知道,剷除紀綱,有他的一份功勞。”

陳禮忍不住眼前一亮:“對呀,這紀綱可謂是天怒人怨,誰踩上一腳,都能得一個好名聲,怕是這金部堂麵上大怒,心裡樂滋滋的呢。侯爺,我服啦。”

張安世道:“少說這些,還有……那一條線索,在追查了嗎?”

陳禮道:“已經追查到了。”

張安世道:“好的很,既然如此,我們也該去北鎮撫司了。等穩住了北鎮撫司,再去給陛下一個天大的驚喜,教陛下曉得,你陳禮的本事。”

“這得多虧侯爺您栽培,卑下這就去召集人馬。”

張安世微笑道:“不必了,召集什麼人馬?這錦衣衛現在誰說了算,還說不定呢。你帶幾個人,隨我去便是。”

陳禮畢恭畢敬地道:“喏。”

這船一路順水而下,至夫子廟渡口,張安世登上碼頭,很快,便讓人預備了數匹健馬。

這碼頭上,自有兵丁前來盤查,陳禮取了腰牌,隻大喝一聲:“內千戶所。”

對方聽罷,立即退開。

隨即,數人上馬,一路往北鎮撫司去。

…………

此時,紀綱已開始召集官校了。

他早已感覺到了不對勁的苗頭。

可越這個時候,越要穩住人心。隻有他活生生地在這些人的麵前,才能穩住這些人。

一旦讓他們意識到,他可能早給自己安排了後路,或者是隨時可能碎屍萬段,那麼局麵就可能一發不可收拾了。

眼下……還有許多事冇有準備妥當。

他便像往日一般,無事人一樣開始主持清早的晨會。

與會之人,一個個如喪考妣。

那鎮撫龐瑛,更是被人攙扶來的,他眼睛已哭腫了,見了他的同知、僉事、千戶們,個個噤若寒蟬。

昨日折騰了一夜,不少人早已是誠惶誠恐,幾乎每一個人都低垂著頭,大氣不敢出。

紀綱冷麪坐在原位。

他的眼眸如刀子一般在眾人的臉上掃過。

而後慢悠悠地道:“本都督聽說……外頭有許多閒言碎語。”

眾人都默不吭聲。

紀綱道:“不要怕,天塌不下來!當初陛下靖難,遭遇了多少危機,不也熬過來了嗎?”

而紀綱卻不知道,就在此時……

張安世幾個正在北鎮撫司前落馬。

門口幾個校尉連忙警惕地上前,冷喝道:“何人?”

張安世一身甲冑,理也不理他們,按刀前闖。

陳禮則怒罵道:“滾開,指揮使僉事張安世大駕。”

此言一出,校尉麵麵相覷。

卻見張安世雖外頭罩著甲冑,可甲冑裡頭,露出大紅的麒麟衣衣領。

他們努力地辨認,似乎……覺得確實很麵熟,和他們印象中的張安世,確實一樣。

於是一個個的連忙誠惶誠恐地後退兩步,而後拜下行禮道:“卑下……”

張安世卻依舊拾階而上,奔著那北鎮撫司正堂而去,對此充耳不聞。

後頭一隊人馬,快步跟上,馬靴踏在地上,傳出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很快,張安世便領著人,到了大堂門前。

這大堂之中,依舊還可傳出紀綱的聲音。

張安世則定了定神,隨即跨檻進去。

這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立即引起了紀綱等人不約而同的注意力。

所有人看向張安世。

張安世對此,卻是一副清閒自在的樣子:“晨會?既有晨會,為何不叫我?”

詐屍了!

所有人都驚愕地看向張安世,第一個反應,便是汗毛豎起。

人們驚慌失措,有人下意識地後退。

坐在位上的人,下意識地站了起來。

張安世踱步進大堂,四處打量,邊道:“這裡竟還有嶽王爺。”

卻見這大堂的牆壁上,張掛著一幅畫,畫中之人,一身戎裝,威嚴無比,正是嶽武穆。

張安世到了這畫像麵前,站定,行了一個禮。

而他的身後,卻早已傳出無數的竊竊私語。

許多人臉色慘白。

卻見張安世氣定神閒的樣子,等行過了禮,才突然轉身過來。

笑吟吟地掃視過這堂中數十的錦衣衛的高級武官。

陳禮則按刀,緊緊地尾隨在張安世的身後。

“這地方……我看風水不好,殺氣太重。”張安世道:“陰森森的,錦衣衛是天子親軍,又不是亂墳崗,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紀綱坐在原地,死死地盯著張安世,他一雙眼睛,滿是殺氣。

而此時,他已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張安世冇死…

那麼……這是詐死……

這一下子,便立即令紀綱心中升起了無數的波瀾。

張安世道:“所以依我看,難怪這鬼地方藏汙納垢,汙穢不堪了。”

官校們越發的慌張,有的人則陷入了深思。

張安世慢慢地踱步到了堂首的位置,那紀綱的座位之上,掛著一張匾額,上書:“忠孝節義。”四字。

張安世道:“忠孝節義?這四個字寫得好。”

紀綱終於陰森森地站了起來,邊道:“張安世,昨日還聽聞你出了事,萬萬冇想到,你竟還活著。”

張安世勾唇一笑道:“我活著……紀都督不高興嗎?”

“高興,高興,本都督高興都來不及呢。”紀綱很努力地笑了笑。

張安世道:“我想應該有許多人不高興。”

紀綱道:“既是張僉事來了,來人,給張僉事加一把椅子,讓他旁聽。”

張安世道:“不必了。”

紀綱道:“怎麼,張僉事要走?”

紀綱心裡已是翻江倒海,可此時,卻還是一副平靜的模樣。

張安世似笑非笑地道:“不,隻是不必加椅子了,我看你的椅子就不錯。”

“張安世!”紀綱先是一愣,隨即勃然大怒,他眼裡已掠過了殺念,自他主持錦衣衛,在這北鎮撫司,就冇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

可此時,張安世突然抬腿起來,就在紀綱猝不及防的時候。

突然……抄起了紀綱案上的筆架,狠狠地便朝紀綱的腦門砸去。

紀綱斷了一個手掌,若是從前,即便是被突然襲擊。卻也未必著張安世的道。

隻是此時身體畢竟有所不便,何況實在冇想到張安世敢如此囂張。

於是,這青瓷筆架,瞬間砸中紀綱的額頭,他的額上,頓時高高隆起。

他捂著傷口,後退兩步,厲聲道:“大膽,你區區一個僉事,竟敢對我……來人,來人……”

張安世卻是不急不忙地擱下了筆架。

而後揹著手,笑吟吟地看著狼狽的紀綱。

“繼續叫,你繼續叫啊。”

紀綱咬牙道:“來人!”

這堂中,上上下下,人人瑟瑟發抖,無一人敢抬頭仰麵,甚至無人敢直視張安世。

張安世眼中毫無懼色,甚至唇邊帶笑,上前一步道:“你的人呢?”

紀綱怒不可遏地道:“立即將張安世拿下,如若不然,家法伺候。”

家法二字,乃錦衣衛內部最令人聞之色變的字眼。

可現在,即便祭出了家法,還是冇有起任何的效果。

每一個人……都隻是沉默,臉上隻有恐懼。

紀綱想要上前。

而這時,張安世身後的陳禮,卻是猛地將腰間的刀柄鏗鏘一聲,抽出一截,陳禮死死盯著紀綱,彷彿隻要紀綱敢有所異動,便立即將他碎屍萬段。

紀綱深吸一口氣,此時,他卻看到,張安世慢悠悠的坐在了他的位上。

坐定,張安世將手輕輕擱在案牘上,隨即,道:“現在,開會!”

簡單明瞭。

紀綱隻覺得這一幕,實在滑稽。

可下一刻。

官校們紛紛站起,行禮。

即便是官比張安世大一級的指揮使同知,亦是俯首帖耳的行禮:“拜見張僉事!”

眾人說罷,一齊拜下。

張安世好整以暇的看著他們,默不作聲。

而眾人不得張安世的指示,卻個個紋絲不動。

紀綱站在原地,他猛地打了個寒顫。

此時,他好像明白了一點什麼。

他意識到……事情可能比想象中要糟糕的多。

他踉蹌著,後退兩步。

臉色慘然著,嘴角微微勾起,想要發出冷笑。

他想伸手,卻發現,自己抬起的,不過是個斷肢。

這斷肢何其諷刺。

此時,張安世道:“不必多禮。”

“喏。”眾官校齊聲道。

張安世道:“今日我來,召爾等議事,隻議一樁事,那便是……”

張安世將手化拳,狠狠的磕在案牘上:“便是紀綱不法之事,錦衣衛乃天子親軍,豈可藏汙納垢。”

張安世一麵說著,一麵在官校們的臉上逡巡。

而後繼續道:“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我這兒,收到了不少事關錦衣衛指揮使紀綱的罪證,我等都乃親軍,拱衛宮中,效命皇上,乃是理所當然,可有的人,卻藉此機會,培養爪牙,搜刮民財,栽贓構陷,甚至欺君罔上,視國法和綱紀為無物,諸位……我想問問,這樣的人,該怎麼辦。”

張安世說著,突然一笑,對那鎮撫龐英道:“龐鎮撫,你來說說看,該怎麼辦。”

這龐英昨日全家死絕,他心中有萬千的憤恨,可在此刻,見到了張安世,卻早已是膽氣全無,他誠惶誠恐,起身,上前,拜下:“執行家法!”

張安世道:“好一個執行家法!”

紀綱已察覺到自己大難臨頭了,他不可思議的看著龐英,這龐英乃是他的心腹之人,如今……

紀綱此時作困獸之鬥,冷笑道:“張安世,你血口噴人,你……你這是指鹿為馬,哼,依我看,你纔是欺君罔上,你所謂的死了,其實不過……”

張安世側目猛地瞥他一眼。

紀綱從張安世的眼裡,看到的卻是一種憐憫。

這種感覺,讓他心中更是憤恨。

卻聽張安世道:“我血口噴人?好啊,來……誰來告訴我,這紀綱……犯了什麼罪,一個個來,誰要是敢汙衊紀綱,我決不輕饒,可若是誰敢隱瞞,我今日便立殺他至此地。”

張安世怒喝一聲。

率先有人站出來:“卑下南城千戶所陳濟,有奏。”

陳濟……紀綱看著陳濟站出來,心已跌落到了穀底。

…………

雙倍,求月票。

寫的太累了。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