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十二九章:京城二凶威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十二九章:京城二凶威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朱能開始哀嚎:“臣的兒子太實在了,忠厚老實,如今交友不慎,被糊弄的團團轉,陛下要為臣做主啊!”

朱棣:“……”

一旁的姚廣孝臉上掛笑,不露聲色的樣子,他是何其聰明之人,立即就明白朱能這老狐狸的意思。

皇帝此前對朱勇的印象不佳,而這一次,朱勇更加荒唐,現在既然查出和張安世有關,那麼就趕緊跑來向皇帝大倒苦水。

這意思表麵上是罵自己兒子,實際上卻是說:你看,我就說我家兒子老實,隻是被人教壞了。

如此一來,朱勇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從一個荒唐胡鬨的小子,就成了一個忠厚老實,被人欺騙的可憐蟲了。

朱棣臉拉了下來:“怎麼又是那個張安世。”

漢王朱高煦來了精神:“父皇,兒臣也在坊間聽到一些傳聞,說這張安世欺男霸女,仗著有東宮撐腰,誰都不放在眼裡。”

朱棣瞥了朱高煦一眼,怒道:“你們這一個個,冇一個好東西!太子如此,你是如此,張安世如此,朱勇和張軏也不是什麼好貨,朕承天命,卻怎麼身邊都是你們這樣的夯貨!”

朱高煦瞠目結舌,怎麼連他也罵了。

朱棣冷笑道:“你們幾個加起來,也及不上一個郭得甘,郭得甘小小年紀,你們呢?”

朱高煦立即拜倒,戰戰兢兢地道:“兒臣萬死。”

朱勇則辯解道:“陛下,朱勇是混賬,他不是東西,可他隻是誤入歧途,是被人矇蔽了啊。”

朱棣惡狠狠地一甩袖子,道:“好了,好了,朕知道你的意思了,你堂堂國公,家裡遭了賊,你還好意思說?他孃的,這不等於是領兵在外,被人將大營給一鍋端了嗎?你既說是張安世教唆此事,那朕便敕你查辦,有了結果,再來報朕。”

朱能大喜,他等的就是這句話,於是連忙謝恩:“陛下聖明。”

朱能匆匆出宮,不過還是忍不住罵罵咧咧。

張安世那個鳥人,真不是東西,糊弄俺兒子,俺兒子傻是傻了點,可也不能教他做賊啊!

此時,他已決心好好教訓張安世這個小子了。

領了旨意,先點一群親信的親兵,讓人先去張家尋人。

張家那邊,卻傳來訊息,張安世不在府上,清早就溜出去了,也不知去乾什麼。

於是朱勇無奈,隻好命人搜檢。

隻是南京城這麼大,他思來想去,卻是去了北鎮撫司。

北鎮撫司掌錦衣衛緹騎,讓他們打探,最是方便。

很快,便有一個錦衣衛百戶官傳來了訊息,張安世的行蹤找到了。

…………

南京夫子廟碼頭。

此處商鋪林立,很是熱鬨,因為這裡距離夫子廟較近,且還依著秦淮河,所以人流如織。

錦衣衛的百戶官領著朱能到了一處青樓。

朱能一看青樓,臉都綠了,口裡罵:“狗東西,小小年紀,光天化日,他還學老子逛青樓?人在裡頭嗎?俺親自去捉拿。”

百戶官苦笑道:“公爺也說光天化日呢,這時人家都歇業了,人嘛……在上頭。”

百戶官指了指天上。

朱能一頭霧水,抬頭看天。

百戶官此時又道:“在房上。”

“房上?”

一旁一個親兵道:“公爺,俺上去捉人。”

“不可。”朱能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今日發現自家兒子朱勇做了家賊的時候,朱勇也是一大清早就出門了,十之**,自己那傻兒子極有可能和張安世在一起。

這群狗都嫌的東西湊在一起,又在青樓,還在房上,不會說揭了人家的瓦,看裡頭的姑娘們沐浴吧。

阿呀呀,真是臉都丟儘了,堂堂正正的國公世子,莫非還做這勾當。

所以這事,隻能他去拿,不能假手於人,不然真的是丟人現眼。

於是他道:“你們在此守著,一隻蒼蠅也不得進出,俺上去。”

朱能身手矯健,一溜煙的便爬上了房梁。

房梁上果然有一個人,此時趴在屋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遠處的碼頭,口裡呼呼喝喝道:“打呀,狠狠打,對,哈哈……我們三兄弟實在太厲害了。”

朱能冒著腰湊過去,趴在這小子的身邊。

趴在這裡的正是張安世,張安世側目看到了朱能,打了個激靈,這人看著有點麵熟:“你誰啊。”

朱能道:“你瞅啥?”

說著,朱能朝著張安世方纔所眺望的方向看過去,便見那碼頭處,兩個漢子的手裡正提著棍棒,與七八人廝打在一起,其中一個膀大腰圓,不理會那七八人的棍棒,拚了命的揮舞著棍子,打的嗷嗷叫。

另一個身材矮小一些,躲在那膀大腰圓的人身側,竟也打的很有章法。

張安世這時已想起眼前之人是誰了,驚訝地道:“世伯。”

朱能瞪著他道:“你在乾啥。”

“冇乾啥。”

朱能繼續眺望:“這兩個小子,倒是可造之才,打起來很有章法,尤其是那虎背熊腰的,氣勢十足,須知這廝鬥和行軍佈陣一樣,打的就是氣勢,先要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方可勢如破竹……哎呀……那不是俺兒子嘛?俺兒子被這麼多人圍著打?”

張安世已是嚇尿了,戰戰兢兢地安慰朱能道:“世伯,我勸你……”

朱能目光落在張安世的身上,眼中升起火焰,一把揪著張安世的衣襟,拚命搖晃張安世的腦袋:“好小子,你教俺兒子做賊,你還教唆他們捱打。”

“不,我們是在替天行道。”

“俺的銀子呢?”

“做買賣了。”

朱能氣的哆嗦,很想一下子將張安世摔下去。

當然,他也不傻,眼前這個人可是太子的妻弟,打打罵罵倒也無妨,太子性子溫和,不會記仇。

可若是有什麼閃失,就是另外一回事。

“天呐,我的銀子啊……”朱能熱淚盈眶地哀嚎一聲。

張安世:“……”

他心說這位成國公也是挺狠的,兒子還在下頭和人打成一團呢,他就想著銀子。

“世伯,這裡說話不方便。”

“我和你這小子拚啦!”

“且慢!”

朱能一把提著張安世,猶如猿猴一般,健步如飛地在這屋脊上行走。

這時張安世大叫:“世伯,銀子……有,有……大把的銀子,實不相瞞,我們發財啦。”

朱能冷笑:“大把的銀子?我信你的鬼話,今日陛下命我來查你,果然……什麼……誰發財了?”

張安世道:“你先放我下來。”

提著張安世的朱能竟是縱身一躍,隨即便跳到了青樓的外廊上。

張安世腳落了地,隻覺得一陣眩暈,心說好險。

“快說,誰發財了。”

張安世定了定神才道:“不是說了做買賣嗎?這買賣不是做成了,現如今發財了。”

朱能可不蠢,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張安世:“你拿走了我家三千兩銀子?”

“現如今至少翻了十倍。”

“十倍?”好傢夥,朱能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張安世道:“世伯不信,隨我去碼頭就知道。”

朱能便冷笑道:”你若是敢騙俺,有你好果子吃,俺是奉旨來的,還治不了你。”

張安世一臉無奈,下了這青樓,領著朱能到了碼頭。

而這時,一場廝鬥剛剛落下了帷幕,這朱勇和張軏也算是狠人,這時候雖然遍體鱗傷,不過那七八人卻更慘,有的帶傷逃了,幾個被打的狠的,在地上痛的嗷嗷叫。

“朱勇,你這畜生!”朱能一聲暴喝。

剛剛纔嚐到勝利喜悅的朱勇打了個寒顫。

而張軏則忙不迭的撕著一團棉布,塞進自己的鼻腔裡,堵住了源源不斷流出來的鼻血。

朱勇雖害怕卻很倔強,腦袋一甩,一張腫的跟豬頭一般的臉上帶著桀驁不馴的模樣:“爹,你來做什麼,我們京城二凶辦事,你湊什麼熱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