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三十五章:如獲至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三十五章:如獲至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鄧健道:“這是專為娘娘定製的,娘娘母儀天下,如今身體又康健了,自然……”

鄧健說到此處,那韋氏卻是冷笑,嗬叱道:“住口,你這奴婢……母後大病初癒,你還想教她織布嗎?”

鄧健嚇了一跳,抬頭看一眼張氏。

而張氏似乎也回過勁來,朝鄧健鼓勵地點點頭。

鄧健便狀著膽子道:“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一直說,這天底下,他們最為敬愛的,其中一個是孝慈高皇後,孝慈高皇後她老人家是何等賢明之人,哪怕是做了皇後,也每日養桑織布,崇尚節儉,這天底下的臣民百姓,提起孝慈高皇後,誰不景仰?”

徐皇後聽到這裡,頓時動容。

鄧健所提的孝慈高皇後,就是太祖高皇帝朱元璋的髮妻馬皇後。

這位馬皇後,對於此時大明宮廷的影響是極深的。

因為她的心性極好,而且一向以身作則,甚至在宮廷之中親做表率,養桑織布,可謂是節儉持家。

這朱元璋的後代,無論是不是馬皇後生出來的,哪一個不是對她敬愛有加呢?

就算是朱棣,靖難之役後做了皇帝,也咬死了自己是馬皇後所生,似乎隻有自己是馬皇後生出來的孩子,在這大明纔有繼承大統的合法性。

此時,鄧健又道:“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還說了,皇後孃娘打小就一直陪伴在孝慈高皇後孃娘身邊,深得孝慈高皇後的喜愛,日夜教導,因此咱們的皇後孃娘,也如慈孝高皇後一般,是真正母儀天下,萬人敬愛的。

“皇後孃娘雖久在宮中,也是奉行節儉,從不愛奢華之物,太子殿下說,記得小時侯,在北平的王府裡,娘娘還親自織布,給陛下和太子殿下、漢王殿下裁剪衣衫呢。娘娘……如此賢明聖德,是天下人的福氣。所以……太子殿下才奉上這織布機,知母莫若子,太子殿下何嘗不知娘孃的心思呢?娘娘身體痊癒,自是閒不住的。“

其實提到了馬皇後的時候,徐皇後就一切都明白了。

她是徐達的女兒,打小被徐達培養,養成了節儉和知書達理的性格。此後又送入宮中,在馬皇後身邊,得到了馬皇後親自教導。

在徐皇後的心目中,馬皇後既相當於自己的婆婆,也是自己的母親,更是自己一生所要追求的榜樣。

而馬皇後當初在宮廷,確實親自養桑織布,如今……太子送來了這麼一個織布機,豈不是對她的心思再體貼不過了?

“好、好、好!”徐皇後眼眶都紅了,因為想到了馬皇後,她心裡隻有感觸萬千。

徐皇後走上前,摩挲著這織布機道:“太子最知為孃的心思,這樣的禮,真比金山銀山還要珍貴。”

“咱們這些宮裡的女人,憑藉著父兄的恩惠,如今享受這樣大的富貴,怎麼能心安理得呢?當初孝慈高皇後在的時候,一直教誨我們,說尋常的百姓苦著呢,他們養桑養蠶,織布耕種,一年四季下來,操勞無休,可身上卻冇有華美的衣衫,吃不上一頓飽飯。咱們能有這樣的福氣,就更要體恤百姓的辛苦,要竭儘所能,相夫教子之餘,也要力所能及的做一些事,這樣纔不失賢惠之名。”

說罷,徐皇後又哽咽道:“慈孝高皇後的教誨,迄今有言在耳,每每思之,本宮無一日不感念她老人家。”

緊接著,啜泣起來。

朱高熾聽到這裡,滿是震驚,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張安世搞的什麼名堂,一時之間,心裡擊節叫好。

張氏也很快回過神來,這禮真是送得妙到了極點,一方麵不費錢,就給徐皇後留下了一個她也賢惠節儉的印象,另一方麵,其實也是恭維徐皇後,將徐皇後當作馬皇後那樣的聖賢娘娘一樣看待。

她的這個兄弟……怎麼會有這樣的心思?

漢王朱高煦和漢王妃臉色微微又些僵硬起來,可這時,卻大氣不敢出。

朱高熾忙上前去,想要請母後節哀。

可徐皇後還冇止住啜泣呢。

突然,一個響動,卻見一旁的朱棣狠狠一拳,砸在了殿柱子上。

朱棣一臉悲痛道:“母後在天有靈,曉得俺們這些子孫,還記得她的教誨,該不知有多欣慰……朕……朕打小被母後恩養長大成人,如今音容笑貌,到今猶如昨日一般,哎……哎……”

朱棣這不是偽裝,無論他的生母是不是馬皇後,可在他的心裡,卻一直是將馬皇後當作是自己的親母看待的。

而這時候看著這織布機,想到了馬皇後生前的模樣,他便再也忍不住,涕淚橫流,可在自己的子弟們麵前,又想強忍著情緒的爆發,於是攥著拳頭,終是冇有忍住的時候,一拳砸了柱子。

朱高熾和漢王朱高煦便忙拜倒道:“父皇和母後節哀。”

徐皇後眼裡噙著淚,搖著頭道:“不,本宮雖是悼念慈孝高皇後,可心裡頭啊,高興,高興的很,太子和太子妃,能將這織布機送到本宮這兒來,可見你們是冇有忘本的,咱們宮裡的女人,該當如此,該當如此啊!本宮和陛下冇有忘記高皇帝和高皇後的教誨,而你們也冇有忘記陛下和本宮的教誨,這纔是最令人欣慰的事!”

朱高熾因為是長子,所以父母對他的兩個弟弟更多一些偏愛,他從未得到過這樣的誇獎,一時之間,也是感觸萬千,哽嚥著行禮道:“是,是,兒臣今日更謹記母後的教誨。”

張氏心裡已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滿腦子想的卻是張安世,最令她驚喜的是,安世……當真是開竅了,可以做太子的幫手了,若是他們的父母還在世,知道安世這樣,該不知多好,於是,她的淚水,也如細雨一般落下。

朱棣又哭又笑,他和徐皇後的心情是一樣的,想到太子能有這樣的心思,還有自己的兒媳張氏……她能想到這一層,想必也是將馬皇後當作自己的榜樣,心裡大為寬慰。

他圍著這織布機轉了一圈,打量了一二之後,才突然道:“隻是這織布機……似乎和朕平時所見的不一樣。”

鄧健在旁,立即道:“陛下,這織布機,是經過了改良的。”

“改良?”朱棣越發的來了興趣:“是誰改良的?”

不等鄧健說話,張氏便回答道:“回陛下,是兒媳的兄弟張安世!”

“張安世?”朱棣微微愣了一下,而後臉上閃過不可置信:“是這個傢夥?會是他?”

終究看著太子妃張氏的一臉喜意,朱棣又露出了和藹的樣子:“是他呀,冇想到他還擅長木工嗎?這倒是讓朕又開了眼界,來,告訴朕,這織布機有何不同。”

鄧健道:“要不……奴婢給陛下和娘娘試一試。”

…..

新書期,更新是慢一點,很快就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