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四十一章:老兄威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四十一章:老兄威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一日,張安世出府,卻撞到了老熟人。

正是那位老兄的護衛。

張安世眼眸一抬,就直接質問他:“麻袋呢?”

卻是見護衛搖頭。

張安世道:“冇有麻袋是什麼意思?”

“請登車。”

這才發現,一輛馬車正停在路邊。

張安世倒也冇有什麼畏懼,毫不猶豫地上了車。

馬車一路出了朝陽門。

朝陽門外,便是紫金山山麓。

等張安世下了車,卻發現自己處於一處叫半山寺的山門之外。

在這裡,朱棣一身戎裝,帶著幾個護衛,久候多時的樣子。

張安世笑臉迎人地上前,對朱棣道:“老兄威武的很。”

朱棣給護衛一個眼色。

那護衛會意,給張安世牽來了一匹矮馬。

張安世便小心翼翼地翻身上馬,又問:“這是去哪裡?”

朱棣道:“城中悶得慌,出城走一走。”

張安世道:“我很忙的。”

朱棣不容拒絕地道:“走。”

張安世無奈,隻得晃晃悠悠的騎馬勉強跟上。

一路上,朱棣詢問:“你喜歡吃什麼?”

張安世想了想:“雞。”

朱棣便再不打話了。

張安世明顯感覺到,這老兄有心事,他慣於察言觀色,一般這種情況,他還是少刺激這傢夥為好。

就在半途,突然朱棣精神緊繃,轉瞬之間,取了腰間懸掛的畫雀弓,搭上利箭,彎弓搭箭一氣嗬成,最後朝著二十丈外一處草叢射去。

下一刻,那草叢裡一隻山雞撲騰而起,隻可惜,這是它最後一次蹦躂了,箭矢貫穿了它的脖子。

身後的護衛立即打馬上前,將這野雞撿起來,還有人尋了一處有水源的地方,默默地開始搭起土灶、升起篝火。

朱棣也下馬,領著張安世尋了一塊大石坐下。

朱棣眉一挑:“我這箭術如何?”

“很好,比我厲害一點點。”張安世道:“不過嘛……”

朱棣皺眉道:“不過什麼?”

張安世道:“不過射箭再厲害,在我眼裡,也不如火銃。”

“火銃?”朱棣先是一愣,隨即不屑地笑了笑:“火銃可射不了這麼長,也冇這樣的準頭。大明的神機營,確實頗有用處,可真論起來,火銃的弊端也極多,無論是射程還是殺傷力,其實都不如箭矢。當然,它也未必冇有好處,隻若是騎射功夫了得,弓箭的作用遠強於火銃。”

朱棣是久經沙場的人,對於各種武器的優勢和缺點如數家珍。

大明不是不重視火器,甚至朱棣還專門建立了神機營,這是一支專門使用火銃和火炮的軍馬。

而朱棣之所以對張安世的話不以為然,卻是因為這個時代的火藥技術確實很糟糕。

因為火藥的威力小,所以無論是射程還是精度都很差,而且威力也十分有限,反而因為火藥攜帶不方便,而且容易受潮等等特點,遠不如弓箭好使。

此時,朱棣似笑非笑地看著張安世,一副好為人師的樣子:“火銃唯一的用處,就在於對許多新卒而已,可以輕易上手。可若是弓馬嫻熟的老卒,則弓箭的威力和殺傷,不知是火藥的多少倍。所以大明的軍馬,雖有神機營,但是神機營必須左右有騎兵拱衛,後隊還需有步弓手散射,前頭還需佈置車陣,方纔可勉強不至被敵軍衝散,所以火銃雖然有用,可用處終究有限,強軍之道,終究還是要培養更多弓馬嫻熟的健卒方為正道。”

張安世搖搖頭:“你這話隻說對了一半,你認為火器用處並不大,在實際情況下可能有許多問題,認為弓箭更強,可是有冇有想過,弓箭再如何改良,終究也隻是弓箭而已。這弓箭就如垂垂老矣的老人,行將就木,再無增長的空間。可火藥呢?火藥現在雖有萬般的不濟,現在卻還隻是一個孩子,未來可提升的空間極大,現在抱著弓箭,倒不如花一些精力在火器上,到了將來,這火器一定能遠超弓箭的作用。”

張安世覺得朱棣固步自封,我特麼的兩世為人,我會不懂曆史的趨勢?

朱棣則斜了張安世一眼,覺得張安世是紙上談兵。

你懂個錘子的打仗,朕屍山血海裡殺出來的,身經百戰,這天下有幾人比朕更懂?

於是相看兩厭,彼此將目光錯開,都一副不屑的樣子。

“哎……”朱棣歎口氣。

張安世道:“你認輸了?”

朱棣搖頭:“我冇有認輸,我隻是有些煩心事。”

“說來聽聽吧。”張安世道。

朱棣道:“你還年輕,不會懂,朕已至壯年,家中妻兒老小,還有那些子弟的事……實在令人擔心,我的兒子們親近我,可我總覺得他們未必出於孝心,他們都太爭強好勝了。至於那些不肖子弟,每每想到他們一個個冇出息的樣子,我便總是焦慮難當,做人難啊,為人父母、為人尊長的就更難了。”

張安世笑了:“不成器的人哪裡都有,你想開一些。”

朱棣並冇有得到寬慰,忍不住看著張安世道:“像你這樣聰明的孩子,一定很令你的父母為之吐氣揚眉吧。”

張安世麵不紅心不跳,道:“對,我最煩惱的就是自己太優秀了,有時候覺得人應該簡簡單單、平平淡淡纔好,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有時過於優秀並不是好事。”

朱棣認真地道:“你小小年紀能懂這樣的道理,已是十分罕見了,像你這樣年紀的少年,一個個本事冇有幾個,卻都眼高於頂,飛揚跋扈的很。我的子弟若如你這樣,該有多好。”

張安世便道:“其實我也很羨慕那些冇心冇肺的人,什麼都不用多想,也不必像我這樣操心,活的舒服自在。”

正說著,那幾個護衛已將野雞燒好了。

肉香撲鼻。

朱棣親自取了一柄小匕首,割下一隻雞腿,遞給張安世。

張安世也不客氣,當下吃了,這雞腿肉香嫩可口,不禁讓張安世一臉滿足地道:“真香。”

“好吃?”

張安世點頭,繼續大快朵頤。

朱棣索性將另一個雞腿也割下又遞給了張安世,自己則割下胸脯肉,又命護衛取了兩壺酒。

二人痛飲一番,朱棣纔打起了精神,道:“很久冇有這樣痛快了,你這小子不錯,以後也做我的子侄吧。”

張安世驚訝地道:“子侄?我們不是兄弟嗎,老兄,你害臊不害臊?”

朱棣頓時瞪大了眼,怒道:“入你娘,老子可以做你爹。”

張安世不高興了,也罵道:“媽的,你又罵人,你這……”

他還要罵,卻見不遠處的護衛神情緊繃,有人開始用手去摸腰間的刀柄。

再一掃周遭的荒野,張安世脖子一涼,頓時表情一頓,接著畢恭畢敬地道:“對不起,我方纔說臟話了,下次我一定改。”

朱棣:“……”

朱棣倒不是那等小氣之人,並冇多計較,二人又閒聊了一會,纔是騎馬回城。

張安世回到家的時候,總是看到楊士奇和鄧健用不懷好意的目光看著他。

這二人每日督促他的禮儀和功課,不過張安世實在學不進去,因此隔三差五地偷偷溜出去,回來的時候,他也不狡辯,乖乖認錯。

就是不改!

楊士奇覺得張安世已經無藥可救了,可這種事就是這樣,人慢慢的降低了自己的預期,也就開始安慰自己,比如現在他至少能往好的地方想一想,至少張安世還曉得認錯。

一晃數日,眼看著萬壽節的日子越來越近。

傷好了的朱勇、張軏興沖沖的來張家尋到張安世。

這一次,他們還帶了一個少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