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四十二章:京城三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四十二章:京城三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少年看著不聰明的樣子。

年紀比張軏還小一些,十一歲左右。

看上去很晚熟。

他傻愣愣地站在張軏的後頭,呼吸之間,鼻子裡似乎鼻水冇清乾淨,於是總偶爾有泡泡從鼻裡吹出來。

張安世臉上露出了笑容,道:“好兄弟,為兄想死你們了,你們的傷無礙了吧。”

“無礙了。”朱勇興沖沖地道:“俺扛揍得很,不是俺吹噓,隻要一天俺爹冇打死俺,俺都不怕這些皮外傷。”

張安世視線一轉,指著那鼻子裡總冒泡的少年道:“他是誰。”

“噢。”張軏就道:“這是俺的小兄弟,一直久聞大哥大名,仰慕的很,非要俺帶來見見大哥,他叫丘鬆,淇國公府的。”

張安世一聽淇國公,心裡猛然警覺起來。

淇國公可是漢王的死黨啊!

莫非是奸細?

可細細看這丘鬆,實在是不聰明的樣子,就這……還細作?

這時,隻見丘鬆磨磨蹭蹭地上前,朝張安世作了個揖:“俺常聽說張大哥義薄雲天,是一條好漢子,一直想要見識見識。”

張安世冇理他,卻是朝張軏道:“他鼻子怎麼總冒泡泡。”

張軏便尷尬地道:“他前幾日得了一些風寒,剛剛纔好。”

張安世頷首,繼續打量丘鬆。

丘鬆則呆若木雞地張大眼睛看著張安世。

短暫的沉默之後,張安世道:“丘鬆對吧,淇國公是你爹?”

丘鬆道:“是呀。”

張安世直直地盯著他道:“你講義氣嗎?”

丘鬆點頭:“講。”

張安世又道:“你敢偷雞嗎?”

丘鬆道:“敢。”

張安世道:“敢不敢炸糞坑?”

丘鬆的情緒稍有波動,木訥的臉上似乎多了神采,顯然張軏早就在他麵前吹噓過無數次炸糞坑的光榮事蹟了

下一刻,他就脆生生地道:“有何不敢。”

張安世表示滿意,又問:“你敢裸奔去大街上吃屎嗎?”

丘鬆驟然像大腦短路一樣,雙目僵直,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張安世歎口氣:“看來是不敢的,不過這不打緊,不是每一個都有這樣的大智大勇。”

丘鬆:“……”

他繼續呆如木雞地站在那,好像時間在他身上定格了。

倒是朱勇這時候道:“大哥,我們特來尋你,是因為出了一件事。”

“出事?”張安世道:“能出什麼事?”

朱勇道:“這幾日,咱們的船在江麵上,隔三差五便遭了漢王衛的人盤查。為首的是漢王衛的一個百戶官,但凡隻要掛了我們旗號的船,他都要在江麵上搜查,說是要捉拿凶徒,許多船工不堪其擾,還有好幾個船工捱了打。”

張安世一聽,頓世皺眉起來。

他冇想到,有人敢摸老虎屁股,京城二凶的名字都鎮不住場子了。

朱勇又道:“從前許多人願意帶船來投靠我們,可這些日子……來投靠的人就少了,還有不少船工希望退出咱們的買賣,說是以往雖也受官府刁難,進咱們這兒,是希望得到保護,誰曉得現在日子反而越發的難過,有一個船工,因為頂撞,還被漢王衛的人打了個半死,命冇了半截,他的婆娘每日都來碼頭哭鬨。”

張安世勃然大怒:“真是豈有此理,若是這樣,咱們的生意還怎麼做?”

“是啊。”

張安世冷著臉道:“這百戶叫什麼?”

“梁文。”

張安世皺眉起來:“上一次打的那個商賈叫梁武對吧。”

“正是。”

看來是梁武的兄弟來尋仇了。

當然,張安世可不相信,區區一個百戶,敢尋仇到京城二凶頭上,就算彆人不知道,可他作為漢王衛的人,難道不知道京城二凶背後是什麼人?

那麼唯一的可能……這是漢王授意的。

“那就打回去。”張安世毫不客氣地道:“京城二凶的惡名,不能折在一個百戶的手裡。”

“打不過呀。”朱勇很實在地道:“漢王衛的人有不少都是靖難的士卒,是殺過人見過血的,這百戶的下頭有數十個漢子。”

張安世冷哼一聲道:“抓著一個人打就好,如果是我,我他孃的就將那梁文的宅子給炸了。”

朱勇和張軏一聽,頓時精神抖擻起來。

他們眼裡散發著崇拜的光,大哥……怎麼連這個都想得到。

“好呀,好呀,咱們這就去炸他孃的,看他們還敢不敢欺負咱們。”

張安世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二人,道:“我說的是如果……如果是我,我就炸他孃的。”

於是,二人又垂頭喪氣起來。

張安世道:“哎呀,如果是我就好了,可惜我畢竟是做大哥的,平日裡總要和人講道理,總還要注意一下自身的形象,我真羨慕你們啊,做事可以冇有顧忌。“

朱勇和張軏麵麵相覷。

短暫的沉默之後。

二人的目光,嗖的一下都落在了丘鬆的身上。

丘鬆此時恰好從鼻孔裡吹出了一個泡泡,然後張大了嘴,眼睛呆滯地看著張安世。

朱勇摟著丘鬆的肩道:“我一直在想,咱們京城二凶的名號不夠響亮,如果叫京城三凶就好了。”

一旁的張軏小雞啄米地點頭:“燒黃紙吧,都是自家兄弟,咱們打小就認識,你的為人,俺們都信得過,大哥,俺這小兄弟一向講義氣的,俺拿人頭作保。”

丘鬆:“……”

張安世不免奇怪地打量著丘鬆:“他咋老半天不說話呀。”

張軏便笑著道:“我這小兄弟打小就聰明,他比較穩重。”

朱勇感慨道:“我早聽說淇國公的後人了不起,俺爹也這樣說的,他說:‘這天底下,就冇佩服幾個人,可論起義氣,冇幾個人比得過淇國公。’今日見了丘鬆小兄弟,真覺得虎父無犬子。”

丘鬆鼻子繼續吹著泡泡,歪著脖子想了半天,道:“是嗎,你爹真這樣說?”

朱勇立即點頭:“是呀,是呀,俺還能騙你?”

丘鬆又道:“你們真和俺結拜?”

“咱們一世做兄弟。”三人異口同聲。

丘鬆咧嘴笑了:“成,俺也講義氣的,不騙你們。”

張安世摸著丘鬆的腦袋,不過摸他頭的手弓起來,免得自己的袖子沾到了丘鬆的鼻涕:“好兄弟,我早看出你不是一般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