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四十三章:炸上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四十三章:炸上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時張軏道:“那俺去俺兄長的軍營裡偷火藥來。”

張安世搖頭:“不用了,我這兒有,上一次冇收了你的火藥,為兄回家之後,倒是重新煉了煉,當然,這純屬是學術研究。”

這倒不是騙人,張安世對火藥的研究一直有興趣,當然,這隻是個人愛好而已。

兩世為人的人,誰不知道火藥的厲害。

不過在研究過張軏上一次帶來的火藥之後,張安世便發現了明朝火藥的許多問題。

一方麵是硝石、碳之類的配比不對,在後世,但凡有一丁點化學技術的人,都能將一硫二硝三木炭之類的配比朗朗上口的念出來。

可對於古人而言,其實他們隻能憑藉匠人的經驗來配比的,就比如張軏帶來的火藥,炭的比例就過大了,無法充分反應。

另一個問題,就是火藥之中雜質過多的問題,因為含有過多的雜質,也大大的影響了這火藥的威力。

張安世針對這個問題,進行了一些改良,一方麵是進行了更合理的配比,另一方麵,則是在原材料提取的時候,提高了不同材料的純度。

解決了這些問題之後,顯然還不夠……因為即便再完美的黑火藥,威力也是有限的。

張安世則在這火藥之中,摻雜了一些白糖,不是有一句話說的好嗎?一硫二硝三木炭,加一點白糖大伊萬!

這白糖能大大的提升火藥的威力。

當然,現在的大明,其實還冇有白糖,真正的白砂糖直到嘉靖年間纔出現。

不過這個問題其實也不大,製白糖的工藝很簡單,隻需用黃泥水脫色糖法即可解決。

隻不過這玩意,製出來容易,可想要拿出來試一試,卻有些難。

現在,終於有用了。

張安世溺愛地看著丘鬆道:“我這裡有一種火藥,你敢不敢試一試?”

丘鬆木然地盯著張安世:“咋不敢?俺講義氣的。”

“如果,我說的是如果,如果出了點啥事,你會不會供我出來?”

丘鬆鼻下的一個泡泡氣破裂,口裡道:“俺不是這樣的人!”

張安世感慨:“真是好兄弟啊,不過你謹記著,咱們隻嚇人,不要傷人,咱們靠這個先聲奪人,不是教你去害人性命的,曉得嗎?”

丘鬆想了想,便道:“曉得。”

於是眾人約定之後,過了兩日,大家清早集結。

先是在張家庭院裡燒了黃紙做了兄弟,一起喝了雞血。

接著,張安世便取了兩個自己精心調配的炸藥包掛在了丘鬆的身上,拍拍他的肩:“打的一拳來,免的百拳開,今日我們京城二凶就是要讓人知道,我們不是好欺負的!”

朱勇和張軏看著丘鬆身上掛著的兩個火藥包,嚇得臉有些不自然,卻不約而同地道:“是啊,是啊,聽大哥的。”

丘鬆的傷寒似乎還冇好,依舊鼻子裡總是吹出泡泡,他吸吸鼻子:“不是京城二凶,現在是京城三凶!”

張安世翹起大拇指,一臉欽佩的道:“好樣的,就是要有這樣一往無前的勇氣,三弟,你很有前途,繼續保持。”

當下,四人出發。

走出中門的時候,丘鬆突然身子一頓,不動了。

張安世催促道:“咋了,走呀。”

丘鬆沉默了一下,歪著頭想了想:“俺在想,你們不會騙俺吧。”

朱勇急了,跺腳道:“這是什麼話,我們都做了兄弟,發過誓的,做兄弟的會騙兄弟嗎?”

丘鬆想了想,覺得有道理:“噢。”

………………

張安世四人到了夫子廟不遠的一處小宅。

這個時候,因是清晨,所以街上行人寥寥。

這小宅便是張安世等人打聽到的梁家家宅。

此時,這裡大門緊閉。

張安世叉著手,口裡先大罵,然後指著朱勇三人道:“狗孃養的梁文,你平日裡不是很橫嗎?你這麼有本事,有膽便出來打他們呀!”

朱勇:“……”

張軏:“……”

丘鬆:“……”

罵了一句,張安世轉頭對身後的三兄弟道:“好了,大哥肚子餓了,先去吃個早點,你們繼續,給我記住了,冇有人可以欺負我們京城二凶。”

丘鬆抱著火藥包道:“是京城三凶。”

“對。”張安世道:“總之,大哥不允許,好了,你們繼續。”

說罷,一溜煙的便走。

不是張安世不講義氣,隻是他深知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的道理。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姐夫是太子,不能給姐夫抹黑。

朱勇三人就不一樣,在永樂朝真正能橫著走的,恰恰是他們這樣的勳臣之後。

那梁文當初乃是朱高煦的部將,等到跟著朱高煦進了南京城,被敕封為了漢王,便也進入了漢王府擔任百戶官。

漢王對待部眾極好,甚至可以用縱容來形容。

但凡他漢王衛的人,都是極力庇護。

正因為如此,在南京城裡,漢王衛的人一向無法無天,即便犯了罪,隻要漢王出麵,應天府的人也不敢管束。

所以梁文自然而然也藉此機會,仗著漢王府的聲勢,讓自己的兄弟梁武做買賣,積蓄家財,又在南京城,置辦下家產,甚至還養起了幾房小妾。

不過梁文的心裡很清楚,這樣的情況是支援不了多久的,漢王隻要一日是漢王,那麼遲早都要回到藩地去。

到了那時候,他這個漢王衛的武官,也得灰溜溜地跟著漢王前去雲南,這南京城的花花世界,便和他無關了。

這也是為何,漢王府上下一個個滿心希望漢王能夠成為太子的原因。

前些日子,他家兄弟被打了個半死,而且這些人囂張跋扈之極,居然敢口口聲聲說什麼打的就是漢王。

漢王知道後,果然勃然大怒,對他隻交代了一件事,這京城二凶……身份當然非同小可,不過關於京城二凶的其他人,便無需客氣,狠狠收拾便是。

梁文得令,當然是摩拳擦掌。

於是他急不可耐地帶著一乾部眾,開始在碼頭滋事,但凡是京城二凶關係極深的船,動輒便是打砸,那些依附於京城二凶的船工,則隨意毆打,反正隻要有漢王在,誰也不能奈何他們。

這些日子痛快得很,在強烈的報複心之下,梁文也算是為自己兄弟出了一口惡氣。

昨夜,他邀了自己十幾個部下在家中喝酒,到了清晨,醉醺醺地醒來,此時聽到外頭有人大罵,門子又慌慌張張地進來說有人滋事。

這一下子,梁文火冒三丈,當下帶著十幾個弟兄開門出來。

於是……便看到三個少年站在門口,一個個氣勢淩人,口裡各種問候他的母親。

梁文一看便知曉對方的來路,不是那傳聞中的京城二凶是誰?

當初就是這些人,打了他家兄弟吧。

梁文是知道內情的,這三人身份不一般,害他們性命是絕對不敢的。

不過對方挑釁到了自己頭上,他也絕不能墮了漢王的威名,真打一場,隻要適可而止,揍這些人一頓,有漢王做靠山,倒也無妨。

想明白後,他冷冷地盯著朱勇三人,厲聲道:“便是你們口口聲聲說打的便是漢王嗎?”

朱勇叉腰:“是又如何。”

“你再說一遍!”

“打的便是漢王!”

梁文怒氣騰騰的樣子,其實他等的就是這句話,於是呼喝一聲道:“弟兄們,漢王殿下平日裡關照我等,還等什麼,給我他孃的打!”

一聲令下。

十幾個精壯的漢王衛老卒再不猶豫,便要衝上來。

朱勇和張軏雖是天不怕地不怕,看著眼前這陣勢,卻也有些擔心起來。

倒是在二人後頭,一臉呆滯的丘鬆,不慌不忙地取下了一個掛在身上的火藥包,又拿出了火摺子,朝火摺子一吹,火折立即發出紅光。

而後,將火摺子對準了火藥包的引線。

滋滋滋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