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四十七章:炸的好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四十七章:炸的好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冇有幾百斤啊。”張軏連忙道。

漢王朱高煦在旁趁此道:“大膽,你們死到臨頭,竟還敢欺君罔上?這麼大的威力,冇有大量的火藥,如何有此效果?父皇馬上得天下,馳騁天下,難道用了多少火藥也不知道?”

張軏戰戰兢兢地道:“真冇有這麼多,就幾斤而已。”

猛的,張軏想起了什麼,眼睛看向丘鬆。

卻見丘鬆還抱著一個包裹。

當時,張安世給的可是兩個火藥包。

炸了一個。

丘鬆的身上還掛著一個。

張軏手指著丘鬆:“你看,這兒還有一個,就是這個………”

眾人看去。

其實丘鬆進來的時候,大家都有些奇怪,因為這傢夥一直抱著一樣東西,好像一床小棉被一樣。

當然……大家並冇有太關注,即便是捉拿他的禁衛,也急著入宮覆命,並冇有注意到這個棉包袱。

朱棣狐疑地看著那玩意:“這是什麼?”

“這是火藥呀,郭得甘那兒來的!”

此言一出,殿內的宦官頓時兩股戰戰,火……還她孃的藥?

押解三人的禁衛,也頓時色變,一個個作勢要將丘鬆撲倒。

丘鬆這時淡定地道:“很厲害,你們不要過來!”

朱棣和朱高煦對視一眼。

丘福也漸漸的恢複了神智。

自己兒子是什麼貨色,他是很清楚的,丘鬆不是那種胡鬨的人,一定是被人矇蔽了。

丘福冷冷道:“這是火藥?就這麼一點點火藥?嗬……”

他冷笑,畢竟是戰場上廝殺出來的,對於火器耳熟能詳,怎麼會信這樣的鬼話。

“陛下,我們絕不敢欺瞞,您若是不信,自己試試便知道。”

“父皇,不要再聽他們的鬼話了……”朱高煦看著地上的梁文,心裡隻有怒火中燒。

朱棣卻是沉著臉,他表情格外的凝重。

理智告訴他,這不可能,絕不可能。

就這麼一點火藥?

可是……張軏等人提到了郭得甘的時候,還是讓朱棣心思一動。

況且這火藥的事,不搞清楚,實在令人寢食難安。

於是朱棣道:“來人,將這火藥給朕在殿外點了,朕要看看,這些人是不是死到臨頭,還要欺瞞朕!”

有宦官應了,碎步至丘鬆麵前,將這丘鬆抱著的火藥包幾乎是搶了來,隨即和幾個禁衛出殿。

倒是張軏磕磕巴巴地道:“陛下,讓他們離遠一些點,彆令你……”

“住口。”朱棣惡狠狠地道:“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朕什麼場麵冇有見過,入你……”

說到這裡,朱棣頓了頓,決心還是用文明用語,便繼續咆哮道:“朕從屍山血海裡爬出來的,你們當朕是鼠輩。”

“哼!”他冷哼一聲,心裡又不由得越想越氣。

怎麼他身邊的子弟,都是這樣的貨色。

這些狗東西,若是皇考還在的時候,隻怕早就一個個抓去剝皮充草了。

或許就是因為朕過於縱容,所以他們纔有如此大的膽子。

“父皇……”此時,漢王朱高煦道:“父皇這一次,可不能輕饒他們。”

說著,朱高煦瞥了一眼丘福。

他和丘福是好兄弟。

可他萬萬冇想到,丘福的兒子居然……

這背後到底是什麼隱情?

丘福見漢王朱高煦投來的複雜目光,心裡隻是發苦,他想解釋,想說清楚。

可是這時候……他一時半會說不清楚,而且也不方便說。

朱棣聽了朱高煦的話,卻是不言。

此事很嚴重,斷然不可這樣就算了。

隻是……

轟隆……

猛的一下,殿外火光沖天。

好像一下子……似乎無形之中,有什麼衝擊波一下子襲來。

那無形的力量,頃刻之間,便教文樓屋脊上的琉璃瓦嘩啦啦的掉下來。

宛如天崩地裂一般,那一聲驚雷,讓人心悸。

似有一股熱浪在朱棣麵前刮過。

門窗哐哐哐的發出劇烈的顫聲。

一刹那之間的光之後,隨即那光迅速熄滅。

隨之而來的,便是外頭傳出了宦官們哭爹喊孃的聲音:“不得了,不得了,李公公被炸飛啦。”

“飛到樹上去啦。”

“快,快救火,救火啊……”

朱棣:“……”

殿中幾乎所有人,腿都軟了,不說彆人,哪怕是丘福竟也冇站穩,打了個趔趄。

而後……渾身的手腳還在不斷的顫抖。

不過丘福很快反應了過來,立即朝向朱棣跨前一步,大呼:“陛下……陛下……”

朱棣則是站在原地,紋絲不動,甚至方纔揹著手,現在依舊還是揹著手佇立。

朱高煦一屁股跌坐了下去。

殿內的宦官已是個個東倒西歪。

倒是張軏三人,居然很鎮定,畢竟已經有過經驗了,還扛得住,不過張軏和朱勇本就跪著,此時卻都趴下,臀部翹得老高。

隻有一個丘福,依舊還昂首,用鼻子玩弄著泡泡。

他似乎有一種孃胎裡帶來的無畏基因。

隻是此時,已經冇有人顧得上他了。

朱棣已急步衝出了文樓。

丘福也拚了命的追了上來。

這君臣二人,很快看到文樓之外一片狼藉的場景。

許多宦官東倒西歪。

漫天的焰火伴隨著濃煙四濺,有一些建築開始著火。

一個宦官掛在樹上,哭天喊娘。

當然……即便是這樹,也有一小半的枝葉燒成了杆子。

宦官和禁衛亂作一團,有嚇得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有趴下的,也有人匆忙要去取水救火的。

地上……似乎還被砸出了一個坑,直接將石磚崩裂了一小片。

刺鼻的硝煙燻的朱棣不停的眨眼。

朱棣隨即目光落在了丘福的身上。

他的眼神,帶著驚訝,那一抹驚訝之中,竟還夾雜著驚喜。

“丘卿家……”

“在,臣在。”

“你……”朱棣吸了一口氣:“朕……不是在做夢吧?”

丘福道:“臣……臣也以為在做夢。”

“若非親眼所見,朕一定想不到,火藥竟有如此威力。”朱棣吸氣連連。

這種震驚實在讓朱棣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他是帶兵打仗出身,知道不同武器的長處和短板,而眼下……他所見到的東西,讓他突然生出了一種奇異的感覺……那便是戰爭的形式,可能要稍作調整了。

一包這麼個東西,有如此威力,如果有更多呢?

冇有人比朱棣更清楚這玩意將給大明的軍隊帶來什麼了。

丘福現在顧不得自己的兒子了。

這時候兒子是個屁。

屍山血海裡爬出來的人,太清楚這種玩意可以帶來多大的改變了。

這意味著,從前親眼看到老兄弟的慘劇,會更多的避免。

也意味著……明軍在未來的戰爭之中,獲得更大的優勢。

紫禁城火起。

文樓損毀了一角。

門窗震碎了無數。

即便是地磚,亦是碎裂十七塊。

受傷的宦官、禁衛九人。

可在這焰火和硝煙之中。

朱棣和丘福相視大笑。

“哈哈哈哈哈……”

“好得很,好得很,炸的好,炸的太好了。”

“痛快,臣好久冇有這樣的痛快了。”

“這是天大的好事,自此之後,朕一舉滅亡北元,又多了幾分勝算。”

“陛下聖明,理應立即命造作坊日夜製造,五軍都督府,則督促神機營,研習掌握這火藥操練之法。”

朱棣痛快地點頭:“這個自然,這個自然。對啦,朕想起來了,那郭得甘……還和朕討論過,火藥與弓箭的問題,現在看來……這個小子是對的,難怪……這就難怪了,那三個臭小子,將這玩意從郭得甘那兒偷來了。這郭得甘,真是上天賜予朕的,小小年紀,如此了不起。”

朱棣豪氣萬千,冷冷道:“那些建文餘孽,四處散播謠言,說朕非天命,是竊取大位。哈哈,今日朕才深切感受到,天命在朕!若無天命,朕如何能得此良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