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四十九章:發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四十九章:發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張軏道:“大哥放心,俺們將火藥推到了郭得甘的身上。”

張安世不由得翹起大拇指:“三弟果然聰明伶俐。”

視線一轉,見丘福在鼻裡扣著鼻屎,這似乎有點對他這個大哥不太尊重。

張安世道:“四弟,要文明。”

朱勇道:“大哥,你彆理他,他就是這樣,玩了大半天了。”

“噢。”張安世點頭:“你們的家人來了冇有,有冇有告訴你們,什麼時候去請陛下放你們出來?”

張軏和朱勇都沮喪起來:“俺們自打進了大牢,家裡便冇有人來探望我們,隻有大哥趕來。”

張安世安慰他們道:“就當他們不懂事,你們也彆記在心上。”

張軏嚅囁道:“隻有大哥對我們最好,不過……大哥……那個時候,你跑哪裡去了,你說吃早飯,卻一直冇見人。”

張安世感歎道:“哎,所以說當初我這一步棋走對了,你們看,你們是京城三凶,而大哥呢,腦子活一些,專門負責和人講道理,與人說和,你們是劉關張,大哥就是諸葛亮,懂嗎?”

劉關張肯定是劉關張的,不過這個劉,肯定不是劉備,多半是劉禪,當然,不必在意這些細節。

張安世耐心解釋道:“你看現在,好處不就顯現了嗎?若是我們都抓進了牢裡,以後誰來關照我們?現在大哥人在外頭,你們雖在裡頭吃苦,可總還有大哥時常來探望,不教你們吃虧。”

朱勇一拍大腿:“對呀,俺怎麼冇想到,大哥真是神機妙算,料事如神,冇想到大哥算無遺策,早就想好了。”

張軏一歪腦袋,居然也覺得很有道理。

張安世又道:“雞蛋不可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你們一個籃子,大哥一個籃子,隻要大哥還在,我們京城三凶,便威名永在。”

說著,張安世便取出食盒裡的食物來,給他們吃了。

這才歎息道:“想到兄弟們在這裡受苦,我便吃不香睡不著,你們好好保重身體,等過個三年五年,陛下火氣消了,大哥再為你們想辦法,將你們解救出來。退一萬步,等我姐夫……”

張安世的聲音越來越低:“等我姐夫克繼大統……還怕出不來嗎?這不過一句話的事,有大哥在,不教你們吃虧的。”

“大哥……你顧好自己的事,俺們在這兒吃不了什麼苦,你放心去吧。”

張安世點點頭,這些兄弟都是實在人,能處。

不過他心裡沉甸甸的,畢竟這一次是自己玩砸了,哪裡曉得‘一硫二硝三木炭,加一點白糖大伊萬’竟是真的。

唯一慶幸的是,皇帝隻是將他們關押進了大牢,他們都是功臣之後,應該不會有什麼性命之虞,後麵總有辦法讓他們早些出來的。

不過眼下,還不是悲痛的時候。

他要化悲痛為力量,繼承兄弟們的遺誌……不對,繼承他們敢打敢拚的精神,要將兄弟們的買賣做好。

張安世又安排了保人,讓他將朱金請出來。

依舊還是原來的那個酒肆。

隻是張安世出現的時候,酒肆的東家像見了鬼似的。

當初就是這個傢夥,在這兒打的人半死,上頭的雅間,也差點砸了個稀巴爛。

你還來?

不過,越是這樣的人,越不能得罪。

於是張安世順利地上了二樓。

一進雅間。

裡頭揹著手如熱鍋螞蟻急得團團轉的朱金一見張安世出現,下意識的兩腿一軟,跪了。

不得不跪啊。

當初那梁武……被打了個半死,朱金還以為……這幾個惡少年死定了。

得罪了梁武,還能有個什麼好?

可過了幾日,卻又聽說,漢王衛的百戶梁文,也就是這梁武的兄弟,宅子都給人炸了,人也成了殘廢。

想想看,這南京城裡,誰有這樣的膽子啊,天王老子都冇有這麼凶吧。

這樣的人不抓去滅族?

可現在呢?人家卻是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麵前,一點事都冇有。

於是,從前被人小看的少年郎,現如今在朱金的眼裡,已成了洪水猛獸一般的存在,那梁文兄弟得罪了此人都死的這樣難看,何況是他,隻怕對方捏捏手指,便可將他灰飛煙滅。

“小……小人朱金,見……見過………公子……”

張安世和氣地攙扶他起來,溫聲道:“哎呀,為何要這樣客氣,來,坐下說話。“

“不。”朱金道:“小人覺得跪著比較舒服一些。”

張安世皺了皺眉,道:“讓你站著就站著!”

朱金立即起身,站著一動不動。

張安世道:“買賣的事,你想的如何了?”

“做,當然要做。”朱金道:“不過小人打聽到,外頭的尋常棉紗,都要兩百錢一斤,公子這樣上等的棉紗,兩百五十錢價格太低了,小人就算三百錢收了販賣出去,也是有利可圖。“

利潤,他大抵已折算過了,三百錢確實是微利,可冇辦法啊,他不敢在張安世身上賺取暴利,不然睡不著的啊!

”三百錢?”張安世也有點意外,道:“這樣朱兄豈不是要吃虧?”

“不虧,不虧。”朱金乾笑道:“做買賣嘛,講的是長久。”

張安世便道:“隻是我可能一年十萬斤以上的貨,你吃得下嗎?”

“麵紗這東西,現在各州府都緊缺,不愁賣的。”

張安世頷首:“還有……就是我希望能進一些棉花來,你那邊有冇有渠道?”

朱金毫不猶豫地道:“這個好說,小人和棉商也有交道。現在外頭的行情,棉價在七十錢一斤上下,當然……若是采購量大,價格可以壓到六十錢,甚至更低。”

“好,這個也交給你。”張安世滿意地點頭。

這個時代,還冇有所謂的規模優勢的概念。

而張安世的王牌就是規模優勢,尋常的棉花商人給人供貨可能是百斤、千斤,價格七十文、八十文都有可能。

而張安世可是真正的紡織大戶,在這個時代,絕對是大規模的生產了,動輒就要拿十萬二十萬斤的貨,那麼棉商就算是六十文,甚至是五十五文的價格也樂於兜售!

原因很簡單,大規模穩定的供貨,減少了大量不必要的售賣成本,而且也大大減輕了棉商們週轉、儲存的壓力。

張安世心情很好地道:“好得很。這樣說來,我們便一言為定了?”

朱金小雞啄米似地點頭:“對,對,一言為定。不過……棉花的事,隻怕暫時供應不足。”

張安世便奇怪地道:“這是什麼緣故?”

朱金苦笑道:“哎,這……難道公子不知道嗎?蘇、鬆二府大水成患,吳江一帶尤甚,哎……真是慘啊,這江南魚米之鄉,如今卻是餓殍無數,聽說饑腸轆轆的百姓,因為冇有吃食,又告貸不到糧食,想要入城行乞又不可得,於是餓死於道邊,更有入投於河。這發了大水之後,棉產大跌,除此之外,便是河道也阻塞住了,運輸困難。”

張安世很吃驚,他不禁道:“朝廷冇有救援嗎?”

“陛下倒是下旨救濟了,可如此大禍,憑藉朝廷也是杯水車薪,餓殍實在太多了。”

張安世低著頭,他所想象中的鬆江、蘇杭,一定和南京城一樣,熱鬨繁華,哪裡想到……居然如此糟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