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五十二章:人才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五十二章:人才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朱棣回宮的時候,已是夜深。

隻是他輾轉難眠。

皇後徐氏見他如此,不由道:“陛下莫非還在為鬆江和蘇州的災民們心憂嗎?”

朱棣:“……”

朱棣不由得升起了一絲負罪感,忙道:“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憂心,好啦,睡下吧。”

雖是躺在舒服的床榻上,隻是腦子裡卻是千思萬緒,等好不容易捱到了天亮,朱棣匆匆趕往武樓。

文樓燒掉了一角,必須重新修葺,朱棣隻能在武樓這兒暫歇。

“傳姚廣孝來,要快!”

亦失哈聽罷,不敢怠慢。

宮裡的人誰不清楚,非常緊急和機密的事,陛下定召姚廣孝來商議。

而一般的國家大事,則召文淵閣大學士來商議。

至於那些不甚緊急的事,才召文武百官來議。

今日陛下獨召姚廣孝,這說明一定有大事。

姚廣孝其實官位並不高,隻是負責禮部僧錄司而已,不過官爵大小,對於姚廣孝而言是冇有意義的。

他匆匆入宮,隨即不緊不慢地走入武樓,麵上含笑:“陛下……”

朱棣朝他招招手:“姚卿家,朕侯你多時了。”

姚廣孝上前,他與朱棣自有默契,氣定神閒地道:“陛下……有心事嗎?”

“你來看看吧。”朱棣說著,取了昨日護衛們抄錄的奏對給姚廣孝看。

姚廣孝表情凝重起來,隻是他取了這些手稿,隻看了片刻,隨即露出驚訝的表情:“呀……”

朱棣一臉狐疑,便也湊上去,隻一看……臉就拉下來了,正是當時他吩咐護衛們一字不漏的記下,結果……這抄錄的手稿裡,開頭就有一句張安世的他孃的,然後朱棣也以入你娘迴應。

朱棣老臉微微一顫,有些尷尬,便忍不住罵:“這群冇腦子的東西,入他娘,什麼話也抄錄,姚卿家,你彆顧這些,看後頭,看後頭纔是緊要。”

姚廣孝繼續微笑,含笑繼續看下去。

隻是他後頭,卻再冇有露出驚訝的樣子了,而是一副興趣濃厚的模樣,而且越看……興趣越濃。

以至於他的表情開始越來越認真,連神情也開始變得凝重起來。

看過一遍之後。

似乎姚廣孝覺得意猶未儘,又忘我的重新看了一遍,等他將手稿放下時,才察覺自己有些失態,朱棣此時正瞪著他。

朱棣道:“姚卿家……以為如何?”

姚廣孝苦笑道:“若隻是一個火藥的藥方,臣以為……這郭得甘,不過是一個匠人之才而已,至多……也不過是能工巧匠,權他當是魯班在世又如何?”

“隻是……”姚廣孝頓了一頓,才又道:“此人所提出來的章程,卻大有文章,這真是一個少年郎說出來的話嗎?”

朱棣道:“是啊,朕初聽他的章程,還隻是驚奇,可回到了宮中之後,心裡卻越發覺得匪夷所思,若是這些章程,是姚卿家提出,又或者……是文淵閣大學士提出來,朕尚且冇有這樣驚訝。可郭得甘一個少年,他如何如此的老道。“

朱棣道:“他所提的章程,雖有一些地方值得商榷,甚至是異想天開。可真要細細論起來,卻是麵麵俱到,他這個年紀,能做到這一點,怕也隻有十二歲拜相的甘羅纔可以做到了。“

姚廣孝下意識地點頭:”臣方纔看這奏對,也是這樣的想。”

朱棣道:“莫非,這真是上天賜下來,助朕一臂之力的嗎?郭得甘……郭得甘……”

朱棣說著,背起手來,來回踱步,他一宿未睡,眼裡佈滿了血絲,略帶感慨地道:“哎……想起其他像他這般的少年,與郭得甘相比,真是珠玉和糞土之彆一樣。”

朱棣抖擻精神,落座,亦失哈給朱棣上了一副新茶。

朱棣便抱著茶盞,沉吟片刻,突然想起什麼,朝亦失哈道:“那三個狗東西現在如何了?”

三個狗東西……

亦失哈立即會意,躬身道:“陛下,三位公子在獄中,倒還算安分。”

朱棣冷哼了一聲道:“在牢裡能不安分嘛?”

亦失哈:“……”

“有人探望過他們嗎?”

“聽說……有人打著東宮的名義探視過。”

“張安世?”朱棣不悅地皺眉。

亦失哈道:“應當是吧。”

朱棣道:“朕早知他們是一丘之貉,這張安世肯定也有份,隻是……這一次僥倖讓他逃脫了,不然將他們一網打儘,統統丟進刑部大獄裡呆著,看看這些傢夥吧,冇有出息倒也罷了,竟還不省心,混吃等死都不會,朕若是再不管教,將來不知闖下什麼滔天大禍來,尤其是以那張……”

本來朱棣是想說張安世的,可是想了想,又覺得好像最壞的還輪不到這個小子。

至少現在思來,這傢夥已從麵目可憎開始變得眉清目秀了。

朱棣便又道:“尤其是以那丘鬆為甚,此子年紀最小,可他孃的是真的什麼事都敢乾,他孃的,真不是東西!”

亦失哈乾笑,冇有回答。

朱棣發了一通脾氣,不過似乎覺得也冇什麼意思,便對一旁沉默的姚廣孝道:“朕與郭得甘的奏對,你拿去,先細細的梳理,到時給朕一個章程,郭得甘說的冇錯,問題的關鍵在於機製。”

姚廣孝道:“臣遵旨。”

…………

轉眼天氣越來越寒,清晨拂曉的時候,秦淮河的河麵上彷彿連水也凍住了,隱見一層薄冰。

河堤旁的楊柳也落了枝葉,無精打采起來。

一群衣衫襤褸的女子被送到了南京城來。

原本南京城是嚴禁冇有路引的人出入的,不過為首之人,拿著的卻是東宮的關防,這一下子,朝陽門的守衛便不敢阻攔了。

這些人分撥入城,一個個麵黃肌瘦,頭髮枯黃,亂蓬蓬的頭髮哪怕是用髮髻紮起來,也好似是枯草一般的蓬鬆。

很快,東宮便將張安世叫了去。

張安世興高采烈地抵達了東宮正殿,隻是到了這裡,張安世頓時覺得氣氛有些不對。

朱高熾是急得要跺腳了,站在朱高熾身邊的,卻是解縉。

解縉雖然是文淵閣大學士,但是和朱高熾交好,平時關係走得很近。

張安世一見到解縉,臉色有些不好看,他見過解縉許多次來找自己的姐夫,不過,張安世對解縉的印象大抵是豬隊友的成分多一些。

張安世上前道:“姐夫。”

朱高熾擰著眉頭道:“怎麼好端端的,來了這麼多人,都說……要來東宮?”

張安世很是坦然地道:“對呀,這是我給姐夫預備的宮女。”

朱高熾嚅囁著嘴,不知該說點啥。

解縉微笑,道:“張公子,東宮采納宮女,是有章程的,不可逾越了禮儀,如若不然……隻恐宮中見疑。”

張安世道:“人是我花了銀子買的,而且她們大多都是鬆江和蘇州一帶的女子,我聽人說,她們再冇有出路,就要餓死了,這時候,正好東宮缺人手,我將她們買來,又有什麼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