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六十三章:秦王繞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六十三章:秦王繞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令張安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千秋萬代,好一個千秋萬代,曆朝曆代,哪一家天子可以做到千秋萬代呢?朕不求千秋萬代,隻求天下太平,讓皇考在天有靈,得以慰藉。天下是朕的, 可將來,也是朕的兒孫們的,朕最怕的是……子孫不肖,使先人蒙羞啊。”

大家將頭垂得更低,許多人的心裡都嘀咕,好端端的萬壽節, 大家來祝壽的, 怎的說這些話?

朱棣的臉色卻是越來越冷, 又道:“朕聽外頭傳出許多流言蜚語,說是咱們這些皇親,可厲害著呢,一個個飛揚跋扈,不學無術,嗬……不學無術,這是有人意有所指啊!雖說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可在朕看來,若不是有些人為非作歹,激起了民憤,又何至到今日這群情洶洶的地步呢?“

“朕不是建文那個小子,朕自認對你們這些皇親, 已經格外優渥了, 建文在的時候, 對你們喊打喊殺,今日要削藩,明日要將自己的親族置之死地。你們捫心自問, 朕對你們如何?可你們……就這般回報朕嗎?”

朱棣越說越激動,此時老臉已脹得通紅。

張安世卻依舊呆若木雞,腦海裡,無數的回憶開始湧現出來,然後開始琢磨自己曾經什麼時候說過什麼話,於是下意識的開始往人堆裡鑽,腦袋幾乎貼著前頭張輔的後背,心裡默唸:“看不見我,看不見我,幻覺,都是幻覺。”

就在這個時候,朱棣突然道:“張安世何在?”

冇動靜。

大殿之中,落針可聞。

朱棣又大喝一聲:“張安世!”

所有人目光逡巡,最後……站在張安世前頭的人,自覺地讓開了朱棣的視線。

轉眼之間,張安世好像赤……條……條……地出現在了朱棣的眼前。

隻見朱棣接著道:“這張安世,可是太子的好妻弟,是未來的國舅, 可是你們知道,坊間……”

他一麵說,一麵目光朝向張安世看過去。

而目光投射的那一刻,朱棣的聲音也就戛然而止了。

張安世避無可避,握了握拳,隻能硬著頭皮道:“臣……張安世,見過陛下,陛下……陛下……”

朱棣的臉抽了抽。

大殿之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朱高熾在一旁急了,連忙道:“快給父皇祝壽……”

朱高煦和王寧對視一眼,彼此臉上都洋溢位怎麼都掩蓋不住的微笑。

朱棣道:“你他孃的是張安世?”

皇親們大氣不敢出,他們似乎感覺到山雨欲來,雖然對這個張安世,許多人都不熟,不過見陛下如此,完全已經可以想象得出接下來的雷霆之威了。

張安世有些慌,其實他曾想過這位老兄無數種可能尊貴的身份,可是絕冇有想到他是永樂皇帝。

不過到了這個份上,張安世隻好心一橫道:“是,臣是張安世。”

下一刻,便見朱棣已經離座,朝著張安世疾步走來。

朱高熾大吃一驚,以為脾氣火爆的父皇要對張安世不利,立即眼淚婆娑,更咽道:“父皇息怒啊。”

張安世也嚇了一跳,看著朱棣像一頭豹子一般,直直的朝自己的方向疾衝。

張安世冇見過啥世麵,嚇得兩腿都開始不聽使喚了,居然下意識的……開始逃。

於是……

一個不可思議的場景出現了。

張安世氣喘籲籲地繞著柱子跑。

朱棣在後頭怒氣沖沖,罵罵咧咧地追。

秦王繞柱!

“你他孃的再跑給朕看看。”

張安世要哭了:“我不想跑呀,我不想的,我腿不聽使喚啊,要不你彆追了吧。大哥……不,陛下,你饒了我吧。”

朱棣感受到了巨大的羞辱。

朱棣又驚又怒,偏偏見張安世逃,他的火爆性子也無法容忍自己的腳停下來。

於是一個追,一個逃。

而其他人等,則是瞠目結舌,一個個人……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在這紫禁城裡,發生這樣的事,絕對歎爲觀止。

朱高煦心裡狂喜,連忙又和駙馬王寧對視。

王寧也喜不自勝,這張安世……看來是必死無疑了。

驚動聖駕到這樣的地步,哪怕陛下對皇親國戚再如何寬厚,隻怕這張安世也死無葬身之地。

太子朱高熾已要窒息了,他慌張地道:“安世,安世……你停下,你停下。”

張安世滿心淚奔,我也想停啊,可是腿真的不聽使喚。

一種骨子裡的求生欲,讓他撒丫子狂奔。

終於,在繞了柱子十數圈之後,張安世猛地感覺到後頸一陣發涼。

緊接著,張安世兩腿懸空,被朱棣生生的拎了起來。

朱棣氣得臉都白了,可在拎起張安世的刹那,麵上卻下意識的掠過刹那的狂喜。

“他孃的,你倒是跑啊,你繼續跑啊!”

張安世雙腿浮空蹦躂了兩下,隨後一臉真誠地道:“老兄……不,陛下,我錯了,這一次是真的,我罪該萬死,我十惡不赦,我自省,我檢討,我重新做人。”

朱棣依舊怒氣沖沖地瞪著張安世。

“你他孃的還在宮中隨地大小便?”

張安世心說,你他媽的不也是嗎?

這殿中皇親國戚們聽了,個個詫異,有人更是仔細端詳張安世,說實話,自打大明開國,還真冇有敢在紫禁城這樣撒野的人。

趁著這傢夥現在還活蹦亂跳,多看幾眼,再遲隻怕就看不到了。

張安世誠懇地道:“陛下,臣……再不敢了,當時黑乎乎的……呀……不好,我頭暈,我要暈過去了。”

張安世嘗試著想脖子一歪,腦袋耷拉下去。

朱棣怒罵道:“你孃的,你還造謠朕?”

“冇,冇有……”張安世矢口否認。

朱棣心裡真是驚濤駭浪,不過他心裡有一絲激動,可同時…又有一些惱怒:“你還欺君!”

聽到欺君二字,跪在一旁已是萬念俱焚的太子朱高熾,臉色霎時蒼白如紙。

曆朝曆代,欺君都是死罪啊!

張安世被朱棣拎著,冇想到朱棣如此大的蠻勁,他磕磕巴巴,強行辯解道:“冤……冤枉……那……那是我的彆號……”

朱棣聽到這話,竟是無言以對,這小子居然還敢狡辯,於是又怒道:“你還敢強詞奪理?”

深吸一口氣,到了這個份上,張安世也急眼了:“橫豎說啥都是我有罪,若是有罪,那便有罪好了,這是什麼道理……”

說到這裡,張安世又恢複了理智,突然又變了嘴臉,可憐兮兮地道:“我錯了,陛下大智大勇,文成武德……”

原本朱棣見他可憐兮兮的模樣,心裡稍稍平靜,可一聽到了大智大勇四字,總覺得不對味。

入他孃的,他還罵朕吃屎。

”你誹謗朕吃……”話說到了這裡,朱棣又住口,隻氣呼呼的瞪著眼睛看張安世。

張安世道:“陛下啊,臣對你一片赤膽忠心,天日可鑒啊!”

朱棣冷哼道:“看來你這個小子不知悔改。”

張安世道:“臣改,臣什麼都改,要不我們講和吧,陛下,我也要麵子的,親戚一場,這樣拎著不好看。”

聽這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張安世的話似乎越來越放肆。

太子朱高熾癱坐在地,他似乎開始下定了決心,若是父皇當真要痛下殺手,他隻好拚了命,也要保下張安世的性命了。

朱高煦卻是抱著手,冷眼旁觀,他聽到張安世一句講和,心裡卻已樂開了花,噗嗤一下鬨笑。

王寧意味深長地看了朱高煦一眼,立即意會,便也跟著噗嗤鬨笑起來。

他們故意鬨笑,是因為知道朱棣最講麵子,畢竟是軍中出身的皇帝,說一不二,最講究的是權威,何況身為天子,口含天憲,言出法隨,張安世的話引起大家的鬨笑,勢必更加觸怒皇帝。

到了那時,便真的神仙都難救了。

這一聲鬨笑之後。

朱棣卻是眼睛死死地盯著張安世,虎目越發的淩厲,大喝道:“你還欺瞞了朕什麼?”

“再冇有了。”張安世道:“臣可以發誓。”

朱棣怒氣沖沖地道:“那就講和吧。”

朱高熾:“……”

朱高煦臉色微微一愣,一時有些轉不過彎來。

王寧以為自己聽錯了。

卻聽朱棣又道:“朕還聽聞你不學無術?”

張安世已經長長地鬆了口氣,應對也開始從容了一些:“這個……應該也不算不學無術吧,臣還是自信自己有一點才能的。”

朱棣凝視著他,已將張安世放下,他揹著手,此時眼眸裡已掠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冷芒。

他轉過頭,突然輕描淡寫地道:“王卿家。”

王寧一頭霧水,卻還是期期艾艾地道:“臣在。”

朱棣居然開始慢慢冷靜了下來,繼而道:“永樂朝的皇親,不如建文朝的皇親嗎?”

王寧連忙道:“陛……陛下……這是坊間流言。”

朱棣頷首,語氣越發的平靜,隻是這平靜的背後,有一種說不出的幽冷:“誰傳的流言?”

王寧道:“臣也隻是道聽途說。”

朱棣冷冷地盯著跪伏在地的王寧,道:“隻怕傳出流言的這個人……是你吧!”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