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六十六章:朕發財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六十六章:朕發財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武安侯不但小氣,而且每日哭窮,近來好像故意搬了家裡的傢俱,沿街叫賣,堂堂侯爵,家財萬貫,這是做給誰看?還不是說朕薄待了他嗎?

這不要臉的老東西!

漢王朱高煦趁此機會道:“父皇,要不兒臣這兒……想想辦法,湊個一萬兩銀子,解一解燃眉之急?”

朱棣詫異地看一眼朱高煦。

心裡暖和了不少。

不管怎麼說,還是上陣父子兵啊,其他人都靠不住的,自己的兒子才靠得住。

朱棣道:“要得,漢王心憂百姓,堪為賢王。”

朱高煦納頭便拜,他哭了,擦拭著淚,更咽道:“兒臣乃父皇的骨肉,什麼都是父皇賜予的,莫說隻是些許銀子,便是身家性命,父皇予取予求,兒臣也甘之如飴。”

朱棣頷首,讚許了一番。

解縉等人隻當冇看見。

你們父子倆怎麼表演,是你們的事,咱們是來做官的,又不是來倒貼的。

朱棣嫌這些人討厭,便擺擺手:“退下,退下吧。”

朱高煦還不肯走,趁著眾臣告退的功夫,低聲道:“父皇,要不兒臣再拿一萬兩吧,順道將皇兄的那一份也給了。”

朱棣聽罷,道:“難得你還念著你的皇兄。”

“是啊,兒臣是這樣想的,兒臣隻是區區一藩王,若是給了一萬兩,而皇兄要是一毛不拔,他這太子隻怕麵上不好看,兒臣將這銀子給了,就說是太子捐納的,如此一來,便可免得天下人說三道四了。”

朱棣頷首:“兄友弟恭,這纔是父子、兄弟該當的。”

朱高煦這才心滿意足,告辭而去。

朱棣看著朱高煦的背影,若有所思,不過很快,朱棣又開始罵罵咧咧:“鄭亨那狗才,真的變了,這還是人嗎?原本這樣仗義豪氣的人,如今被金銀迷了眼睛,被財帛蒙了心智,不乾人事了!”

罵罵咧咧之後,發現好像也冇啥效果,不能給自己的國庫增加一個銅板,也不能從鄭亨手裡摳出一兩銀子來。

可心裡依舊不忿,便道:“亦失哈……”

亦失哈在一旁,躡手躡腳地上前:“奴婢在。”

“你若是像鄭亨那樣有銀子,肯捐納銀子給朕解燃眉之急嗎?”

亦失哈立馬道:“奴婢願意。”

“你看。”朱棣道:“那狗東西,連個奴婢都不如。”

亦失哈:“……”

朱棣站起來,揹著手來回踱步,突而想到了什麼:“朱勇那三個小子在獄中如何?”

“還算老實。”

“朕想到,張安世說,此三人犯下禁忌,是因為情有可原,隻是當時朕見他有些猶豫,莫非其中真有隱情?”

亦失哈乾笑道:“這個……奴婢不知。”

朱棣便疑惑地道:“是什麼隱情呢?朕心裡煩悶得很,不如去看看他們?”

將這三個傢夥關了這麼久,朱棣似乎也覺得敲打得差不多了。

此時,朱棣想起張安世,心裡倒是暖嗬嗬的!

這個傢夥……成日和那三個小子廝混,居然出淤泥而不染,這真不容易。

亦失哈愕然道:“現在?”

“現在!”

朱棣斬釘截鐵。

“奴婢遵旨。”

…………

朱棣至刑部大獄。

獄中上下人等,自是紛紛拜倒迎接聖駕。

朱棣卻看也不看他們一眼,龍行虎步,顧盼有神道:“人在何處?”

獄官立即明白了朱棣的意思,不過他卑微小官,今日能見聖顏,不免心裡膽顫心驚,小心翼翼地道:“臣為陛下掌燈。”

朱棣頷首,隨這獄官的旨意,進入大獄深處。

朱棣突然想起什麼:“東宮那頭的人來了幾趟?”

“來了許多趟了。”

“都說了什麼?”

獄官踟躇。

朱棣怒道:“說。”

“都是稱兄道弟的,還說什麼要救他們出去。”

朱棣大笑:“好好好,是個講義氣的人,亦失哈……”

亦失哈躡手躡腳地在後頭跟著,道:“奴婢在。”

朱棣道:“朕看,這張安世和張世美很像,都是那種為人兩肋插刀的性子。”

亦失哈笑嘻嘻地道:“陛下明察秋毫。”

心裡卻不免嘀咕,真是見鬼了,怎麼陛下轉眼就對這張安世如此好的印象,若換做從前,隻怕早就破口大罵張安世狼狽為奸了吧。

隔著柵欄,有人給朱棣搬了一把椅子來。

朱棣落座,看著柵欄後的三個少年。

亦失哈尖聲道:“陛下駕到,還不接駕。”

本是躺著的朱勇和張軏二人,立馬一骨碌的翻身起來,下意識的納頭便拜:“見過陛下。”

他們誠惶誠恐,如受驚的小鹿。

隻有丘鬆還仰躺著,紋絲不動。

朱棣不免皺眉道:“丘鬆這是咋了?”

朱勇道:“陛下,他在曬肚皮。”

“曬肚皮?”朱棣百思不得其解,便道:“這是何意?”

朱勇期期艾艾地道:“這……這……好像是他們丘家的家傳絕學,臣也搞不懂,陛下,丘鬆就是這樣子的,你彆理他。”

丘鬆依舊一動不動,輕輕拍打自己的肚皮。

這時,朱棣隻好自行理解為,這是某種類似於氣功的功法,丘鬆已經進入了某種入定的狀態。

不過朱棣今日脾氣還算好,不想計較這些。

可還是虎著臉,做出一副駭人的模樣道:“你們三人,知罪嗎?”

“知罪了,知罪了。”

朱棣卻是朝亦失哈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退下。

亦失哈人等不敢怠慢,慌忙如潮水一般退去。

朱棣依舊瞪著瑟瑟發抖的朱勇和張軏:“你們不隻膽大妄為,居然還敢欺君罔上!”

“啊……”朱勇駭然:“不……不敢的。”

張軏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好像自己受了酷刑,身子已弱不禁風了,眼看著要一腦袋栽倒在地的模樣。

朱棣冷哼:“郭得甘便是張安世!”

此言一出,如晴天霹靂。

兩個少年竟已是嚇破了膽。

隻有丘鬆,渾然不覺。

朱棣冷笑道:“到了現在,你們還不說實話嗎?朕來問你們,當初你們與那漢王衛的百戶毆鬥,是誰指使的?”

到了這個份上,朱棣已經可以做出清晰的判斷了。

這三個傢夥,都屬於冇腦子的,而現在得知,既然張安世就是郭得甘,那麼許多事,就需要重新理清了。

朱勇哀嚎道:“陛下,我們不是已經交代了嗎?難道陛下還信不過我們?”

張軏也慘叫:“都是咱們自己乾的,和他人無關。”

朱棣笑了笑:“你放心,如今事情已經過去,朕絕不會追究,隻是張安世在朕麵前為你們求情,朕想知道,你們為何要與漢王衛為難,難道是因為張安世?張安世是太子的妻弟,這樣說來,亦或者和東宮有關?”

朱勇和張軏麵麵相覷。

他們可不是傻子。

陛下如此聯想,一旦牽涉到了太子指使張安世,張安世再帶他們去和漢王毆鬥,那麼性質就可能完全不一樣了。

“冇,冇有的事。”

“張安世是誰,我雖和他是同窗,可臣與他不熟。”

二人矢口否認,心裡卻都在想,大哥果然為我們去求情了,大哥……真講義氣。

朱棣皺眉,慢慢誘導道:“你們既然不說,那麼十之*****就是如此了,哼,既然你們與張安世不認識,這樣也好,朕現在就命人去將張安世宰了。”

“陛下饒命!”朱勇淒然道。

張軏也急眼了:“說,我們說。”

朱棣重新落座,麵無表情地道:“你們隻要老實交代,朕都赦你們和張安世無罪,可若是還敢虛言,朕就絕不輕饒了。”

“是……是因為……漢王衛的那個百戶,叫梁武的,為了報複我們,故意……壞了我們的買賣。”

“買賣?”朱棣一愣,驚異地道:“什麼買賣,你們一群小娃娃,能做什麼買賣?”

張軏顯得有些難以啟齒,其實他並不以能做買賣為榮。

朱勇倒是豁出去了:“咱們兄弟幾個,做的乃是江麵上的貨運和客運的買賣,咱們自己購買了船隻,載客、載貨,從前還好,後來漢王衛得知咱們京城二凶……“

就在此時,丘鬆突然一軲轆翻身起來,道:“三凶!”

這一下子,真把所有人都乾沉默了。

朱棣想痛罵,敢情這傢夥冇在練功,還是有知覺的,既然有知覺,方纔為何不行禮?

不過細細一想,看著這翻身起來之間,鼻涕都像麪條一般要甩出來的傢夥。

朱棣深吸一口氣,他倒是不憤怒,隻覺得可惜了丘福,一代名將,落了這麼個東西出來。

朱棣又看著朱勇道:“你繼續細說。”

朱勇道:“得知那買賣和咱們二凶有關,所以那百戶梁武,便四處帶人搜抄艦船,還毆打咱們的船伕,大哥實在看不過去,我們才動了手,不過大哥冇動手,他那時正好餓了,大哥不喜打打殺殺,他曾說過,江湖雖是打打殺殺,可江湖不隻是打打殺殺!”

朱棣此時開始回憶起了一件事來。

越想,神色卻是動容。

莫非……莫非……

朱棣的心開始竄動。

他站起身,在這狹隘的獄道中來回踱步,連呼吸也開始變得粗重起來:“聽聞……你們是合夥做的買賣,是幾人合夥?”

朱勇道:“四個。”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