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七十一章:全部都要炸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七十一章:全部都要炸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漢王衛的辦事效率很高的。更何況南京城叫郭得甘的人……畢竟有限。

按著這三字的讀音,搜尋到了一百多人。

而這一百多人中,和大夫有關的,就隻剩下了四個。

再剔除掉年紀較大的,則隻剩下了兩人。

兩人之中,一人骨架偏大,頗為魁梧,另一人卻是三寸丁。

漢王衛迅速鎖定了這魁梧之人。

於是,此人連夜被帶至一處破敗的城隍廟。

“救命,救命啊。”

“你叫郭得甘?哪一個郭,哪一個得,哪一個甘?”

“我……我……城郭的郭,德行的德,剛愎自用的剛。”

這叫郭徳剛的人已是嚇尿了褲子,聲音顫顫。

“你是大夫,聽說還是神醫。”

“我……我不是神醫,我才學醫三年,我……還是學徒。”

“嗬……到現在還不老實。”

漢王衛做事,還是很專業的。

當然,是另一種專業,和錦衣衛的不同。

七八個漢王衛校尉,隻是相互使了眼色,於是……一套漢王衛版的大記憶恢複術便開始。

一群人拳打腳踢,還有人提了水桶,將這郭徳剛的腦袋按入水桶裡,這郭徳剛哪裡見過這樣的架勢,死去活來。

一頓痛打之後,他老實了。

“說,你是不是神醫?”

“是,我是神醫,我妙手回春,藥到病除。”

護衛們相互對視一眼,其中一人道:“十有**就是他了。”

其他人紛紛點頭。

“還有呢,你近來是不是曾給人送過藥?”

“對,送過。”

“藥效如何?”

“我……我不知道啊,是不是我治死人了?哎呀……天可憐見……”

“他孃的,還不老實,動手。”

又是一頓毒打。

郭徳剛這時雙目無神,兩眼呆滯。

“再問你最後一次,藥效如何?”

“好得很,藥到病除。”

“果然是你,既然如此,為何不早說,否則怎麼吃這一頓苦頭。“

郭徳剛:“……”

有人給他鬆綁,一邊道:“跟我們走一趟。”

……

此時,在漢王府裡。

朱高煦正急匆匆地到達了漢王府的前門殿。

一見到眼前這魁梧的郭徳剛,先是怒罵:“你們怎可這樣對待先生?”

漢王衛的校尉們紛紛低頭。

朱高煦隨即親昵地拉住了郭徳剛的手臂:“先生,小王久仰大名,來,來,來,坐下說話,先生勿怪,是下頭人胡鬨,我見先生器宇不凡,一定不是凡夫俗子。”

郭徳剛:“……”

朱高煦見他拘謹,心裡竊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當然,他需假裝和此人結交,暫時不要讓父皇知道他已尋到了這郭徳剛為好。

所以朱高煦隻做出一副很親昵的樣子,拍了怕郭徳剛的肩膀道:“小王與先生一見如故,先生一看便是有大才之人,不如這樣,先生先在小王這裡小住如何?來人,給本王收拾一間上房,還有……挑選幾個美婢。”

角落裡的宦官會意,匆忙去了。

郭徳剛隻一臉懵逼。

實際上,一個醫館的學徒,被施展了大記憶恢複術,而後又被一個自稱是王爺的人這般‘禮賢下士’之後,換誰都得懵逼。

“聽聞先生的醫術能夠起死回生,是嗎?”

“是啊。”

朱高煦樂了,高人就是高人,若是尋常凡夫俗子,隻怕還要客氣幾下,可這位郭得甘直截了當,乾脆利落。

這是什麼?這是自信,是底氣,是超脫了俗世中繁文縟節的氣概。

朱高煦樂嗬嗬地道:“小王這人最愛交朋友,敢問先生年紀幾何?”

郭徳剛道:“二十有二。”

“呀,比本王小一些,本王就托大,不如稱呼你一聲郭賢弟如何?”

若是用刑之前的郭徳剛,隻怕早就嚇得跪下了,太尼瑪嚇人了,堂堂王爺和他稱兄道弟,他有幾條命啊!

可現在的郭徳剛,似乎發現除了傻樂和小雞啄米的點頭之外,任何舉動都是危險的。

朱高煦見他如此上道,心下大喜。

他心裡默想:父皇啊父皇,到時你若知道兒臣和郭徳剛已是兄弟,兒臣有這般的識人之明,父皇你一定會對兒臣刮目相看吧。

………

啪啪啪啪啪啪……

刑部大獄裡,爆竹響徹,硝煙之中。

張安世穿著麒麟衣,興沖沖地在此候著。

不多時,朱勇三人便從獄中走了出來。

重見天日,日光有些晃眼睛,以至於他們不得不拚命眨眼。

張安世已衝上前,先給走在最前的朱勇一個熊抱:“兄弟們,咱們京城三凶,又團圓了。”

“你們是不知道,當時有多凶險,陛下竟然要將你們流放去瓊州!瓊州是什麼地方,那是鬼門關啊,那兒除了大海,便是沙灘,要不……就是海魚和海螺……還有就是那黎族娘們……”

說著說著,張安世嘴角的哈喇子都要流出來。

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

張安世繼續道:“當時的情況,真是萬分緊急,我趕緊去尋了我姐夫,我是這樣對姐夫說的,要嘛我們四人一起死,要嘛姐夫便幫我兄弟去求情,如若不然,我死給他看。”

三人用心的聽,連丘鬆也很認真,隻是他一邊聽,一邊摳著自己的鼻子,這種模樣,讓人覺得很不文明。

張安世道:“姐夫冇法子了,隻好動身去見陛下,你猜怎麼著,陛下居然下旨釋放你們了,二弟、三弟、四弟,你們一定要記得今日啊,要記得我姐夫,還有大哥我……其實我也不是想要表功,隻是隨口說一下。“

朱勇已經感動得熱淚盈眶了。

張軏也很激動。

隻有丘鬆,還是一副死樣子。

張安世道:“既然弟兄們都出來了,接下來總要乾點什麼好。”

朱勇還滿心感動著呢,便立馬道:“聽大哥的。”

張安世則道:“還想不想再炸點什麼?”

“啥?”朱勇眼珠子一瞪,眼中的淚光也似乎一下子給嚇回去了。

張軏麵帶淒然:“大哥,我們纔剛放出來啊……”

倒是一直默不作聲的丘鬆,呆滯的眼睛一下子亮了:“炸,炸,俺敢炸。”

張安世不由得摸了摸丘鬆的腦殼,甚是欣慰地道:“這就對了,四弟做人實在,說來話長,咱們路上說。”

夫子廟碼頭現在,穿梭的幾乎是兄弟船業的艦船。

這些船既靠運輸掙來銀子,同時也給張安世帶來了一個巨大的便利。

資訊……

各處碼頭的人員十分複雜,南來北往的客商都能帶來無數的訊息。

不隻如此,船伕們在不同地方靠岸,往往得來的訊息也是驚人的。

朱金給張安世帶來的一個訊息,也讓張安世留了心。

張安世派人載著糧靠著船運去蘇州和鬆江,換來了一個個麵黃肌瘦的男子和女子,女子在這個時代是不好安置的,張安世也不需要多少女婢,所以想著法子往東宮送。

而男子則大多讓他們在兄弟船業為生,讓人教授他們撐船或者搬運貨物的技巧,讓他們可以靠氣力給自己掙一口飯吃。

當然,重點不在於此,而是朱金髮現,除了一個棲霞寺渡口的一個人家之外,其餘的許多糧船,都被江麵上的差役搜查、扣押。

這些人倒是不敢打兄弟船業的主意。

可其他的糧商就遭殃了。

有一些不服氣的商賈,當然去應天府狀告。

隻可惜應天府得了訴狀,反而判為誣告,於是……狀告的商賈捱了一頓板子。

自此,便再冇有人去狀告了。

張安世總覺得其中有什麼蹊蹺。

蘇州和鬆江的糧食如此緊缺,而南京城距離這兩個地方不遠,通過水路就可以順江抵達。

可蘇州和鬆江受災如此之久,糧食的匱乏居然愈演愈烈。

朝廷撥發的賑災糧也是杯水車薪。

兄弟船業倒是想多運糧,可大多數糧食都是在糧商的手裡,空有船,卻無糧可運。

隻有那棲霞寺渡口的那戶人家,不但有船,還有糧食,似乎應天府裡頭,也有人照應著。

如此一來……這其中的暴利就可想而知了。

張安世一路和三個兄弟講解這個沈姓的人家:“蘇州和鬆江,本是多富庶的地方,可就是冇有糧食,這世上的事便是一旦缺糧,這糧食就比金子還金貴了。”

“那姓沈的狗東西,我也查不出他什麼來頭,不過這人肯定不簡單,隻可惜……我姐夫膽子小,不敢查,其實就算查,多半去查的人也和他們沆瀣一氣,我思來想去,這事兒不鬨大,是不成的。”

朱勇和張軏一齊慘然道:“大哥,我們懂了,我們準備好了,大不了再回牢裡去,刑部大獄,俺們熟。”

丘鬆聽得躍躍欲試,眼裡放光,一麵跟在後頭,一麵撩起自己的衣來,拍打自己的肚皮。

張安世便回頭看丘鬆:“四弟怎麼看?”

丘鬆齜牙道:“全部都要炸死!”

張安世頓時如芒在背,這個人……腦子有問題吧,好像骨子裡有暴力基因啊!

張安世等人到了夫子廟的渡口,早有一艘烏篷船在此等候了。

………………

24小時上架的首訂出來了,六萬收藏,首訂一萬二,均訂一萬一千五,還成,比敗家子首訂多一倍,不過敗家子最後四萬均訂,希望這本能打破老虎的記錄,老虎會好好努力的。

此外感謝一下今天的幾個盟主‘書友20171225151333762’、‘劍道真解’、‘雁九’、‘誌鳥村’、孑與’,還有其他打賞的兄弟。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