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七十六章:有殺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七十六章:有殺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等抵達了那山丘。

朱棣左右張望,口裡道:“火炮在何處?”

“說了冇有火炮,京城三凶從無虛言!”雖然被捆綁著,可丘鬆的嘴依舊很硬。

朱棣瞥了一眼角落裡耷拉著腦袋的張安世,也頗有些頭痛。

隨即守衛在此的錦衣衛道:“這裡不曾有火炮?”

一個校尉上前道:“回陛下,冇有發現火炮的蹤跡。”

這一下子,真是見鬼了。

朱棣道:“來人,將他們鬆綁。”

等這三凶鬆了綁,朱棣道:“來,你們告訴朕,你們是如何放炮的?”

丘鬆大義凜然地道:“那陛下得讓他們將咱們的火藥包還給俺們。”

朱棣看一眼守衛在此的錦衣衛。

那錦衣衛忙是點頭。

不多時,幾個收繳來的火藥包便被搬了來。

一看這火藥包,朱棣心說好傢夥,這些人是真的狠啊!

不過此時,朱棣卻升起了好奇心。

在他的思維之中,似乎也隻有火炮纔可以投擲這麼遠……

丘鬆開始低頭,終於扒拉到了此前的那個坑洞。

隻是因為放炮之後,塵土飛揚,這坑洞已積滿了塵土。

他將浮土抹了,這洞口便露了出來。

隨即,他便彎下腰,極認真地開始按著張安世的法子,先塞一個火藥包進去,填實,佈設引線。

緊接著,再填第二個。

朱棣在一旁,揹著手,表麵不露聲色,卻看的極認真。

丘鬆一切預備妥當,將兩根引線扯出來,朝朱棣道:“就這樣,先點這根引線的火,心裡默數二十下,再點這一根引線。”

說到這個的時候,一臉呆滯的丘鬆,眼裡似乎總能放出光。

似乎在刹那之間,這少年變得熠熠生輝起來。

朱棣聽罷,心裡狐疑。

他雖覺得理解,卻又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於是朱棣表情凝重,道:“取火折!”

一旁的侍衛不敢怠慢,打了火折上前。

朱棣手持火折,看了邱鬆一眼,指了指第一根引線:“先點這個?”

丘鬆則道:“陛下,你不懂,彆亂……”

朱棣卻已直接用火摺子點了上去。

哼,他最討厭彆人說他不懂。

緊接著,朱棣沉默片刻,又開始點第二根引線。

張安世此時瞳孔收縮,隨即大呼一聲:“趴下,趴下……”

滋滋滋……

第一個火藥包在坑洞內炸開。

轟隆……

地動山搖。

朱棣在這瞬間,隻覺得整個山丘在搖晃。

然後他忍不住心裡暗罵:入他娘,朕竟忘了這玩意比文樓外頭炸的那個還要大幾圈。

緊接著,朱棣腦海一片空白。

好在……爆炸隻在坑洞之內。

而坑洞內的爆炸,隻會將鐵桶和泥土夯得更實。

因而,這坑洞內雖是閃過一道耀眼的光,在轉瞬即逝之後,發出令人可懼的力量。

緊接著,便是硝煙瀰漫出來,震耳欲聾之後,朱棣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麻了。

始料不及的其他人則東倒西歪。

隻有張安世四人,卻早已趴下,隻留下臀部暫時失去保護。

硝煙散去了些許。

朱棣臉上已滿是塵土,上頭似乎還覆蓋了一層硝煙留下的黑灰

他下意識的……想要捋捋自己自鳴得意的長髯,好定一定自己的心神。

卻發現……好像自己的鬍子竟有些燙。

“……”

硝煙稍稍散去。

便可看到,壓在爆炸的火藥包上頭的第二個火藥包,卻已飛了出去。

朝著……

朱棣遙望,看著遠處的莊子。

不過……好像現在冇有心情來思考這個。

因為……在下一刻。

莊子裡……轟隆一聲……猶如驚雷。

朱棣才如夢方醒。

張安世已探出了腦袋來,大呼:“陛下這一炮,真是驚天地泣鬼神,臣拍千裡駒也不能及。”

張軏和朱勇小雞啄米的點頭:“對對對,俺也這樣想!”

朱棣隻覺得耳朵還是轟隆隆的在鳴叫,此時還未有所反應。

倒是丘鬆問出了一個很具有靈魂性的問題:“陛下,你為啥也炸莊子?”

朱棣:“……”

丘福和朱能二人隻覺得七葷八素,好不容易定了神。

這時聽到丘鬆的聲音,一下子的……朱能的大腦似乎開啟了,而後歇斯底裡地開始高速運轉。

於是如怒目金剛一般,對著丘鬆便罵:“你這娃,真是不知死活,啥叫陛下也炸?陛下炸那叫炸嗎?”

他扯著嗓子繼續怒罵:“你們還以為這是隻需官府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你真是好不曉事,竟不知道陛下炸,那叫天恩浩蕩,叫雷霆雨露,此乃君恩!你們炸就不成,你們這叫不知死活,是罪該萬死!呀呀呀,到了現在,還敢誹謗皇上,俺老朱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即便你是丘福的兒子,俺也要將你這臭小子碎屍萬段,將你剁為肉泥不可!”

朱棣:“……”

其實此時的朱棣,已對這些充耳不聞了。

他沉著臉,凝視著遠方的莊子,陷入了沉思。

甚至連他發燙的長髯,他也絲毫都不在意。

那莊子遭受了二次傷害,兩百步外的沈家莊在第一次遇襲的時候,自然是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於是莊內大亂,在一片狼藉之中,甚至他們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

這沈家的主人沈靜,本是在書齋裡讀書養性,誰料一炮過來,整個人趴在書案邊足足半柱香也不敢動彈。

隻聽外頭不停地傳來呼救和哭喊的聲音。

好不容易有人尋到他,他勃然大怒,自然立即命人報官。

不過還未派人去報官,官兵卻已來了,先是救了火,清點了損失,弄清原委,應天府前來的一個官員,幾乎被沈靜指著鼻子破口大罵。

那應天府的官卻隻能陪笑,表示一定會嚴懲不貸。

直到錦衣衛出現,沈靜的臉色,卻已拉了下來。

他清楚,這麼大的事,一定要鬨到南京城上下皆知,而對於低調的沈靜而言,他並不喜歡成為眾矢之的。

不管怎麼說,事情總要解決,那襲擊他家莊子的賊子,當然要碎屍萬段,方纔消恨。

至於官場上的打點和應對,他倒是很快心裡有了計較。

隻是此時,錦衣衛的人卻已將他家的莊子圍了。

沈靜倒也不在意,沈家在南京城多年,結交了不少仕宦,沈家本身就是本地的大士紳,想來隻是此事鬨的動靜太大,纔將錦衣衛引來。

可就在沈靜指揮著人收拾莊子,檢點損失的時候。

又是一炮過來。

這一炮正中沈家的中堂。

那中堂轟的一下,這木質結構的中堂瞬間炸開,於是在無數瓦礫飛濺之間,沈家中堂的房梁,直接飛上了天。

沈靜早已嚇得魂飛魄散,因為這一次,爆炸距離他更近了,片刻之後,癱在地上的他,幾乎被瓦礫埋了半截。

濃煙與火光開始冒出來。

沈靜顧不得什麼,隻是癱在地上,一動不動。

等他稍稍的回過一些神,麵上才發出了獰笑:“小賊,若是不將爾等碎屍萬段,我便不姓沈。”

…………

莊子裡亂做一團。

兩百步外的小山丘上,卻是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朱勇和張軏耷拉著腦袋不說話。

他們還是很聰明的,雖然跟著張安世什麼壞事都敢乾,可但凡隻要被人發現,立即便開始裝慫認錯。

丘鬆卻隻顧著挖自己鼻裡吸進去的塵土,他將混雜著塵土的鼻涕摳出來,認真的用指尖搓成泥球,然後biu的一下,彈出去。

張安世比朱勇和張軏更慫,他恨不得再在自己滿是泥濘的衣上再摸幾道灰,好顯得自己更狼狽一些。

朱棣卻揹著手,依舊凝視著遠處硝煙滾滾的莊子。

丘福和朱能也意識到了什麼。

他們二人對視了一眼,此時,一個念頭同時冒了出來。

這個可怕的念頭,讓他們自己都嚇了一跳。

怎麼可能。

就這……

朱棣此時麵無表情。

可他的目光帶著幽森。

似乎此時的他,正在欣賞著一幅絕品的風景畫。

“陛下……”

就在此時,朱棣突的拂袖道:“備馬,速去那莊子!”

眾人自是不敢反駁。

朱棣翻身上馬,自那山丘俯衝而下。

後頭浩浩蕩蕩的人馬便也呼啦啦的將地上的鬆土又踩得夯實。

一時塵土漫天,而朱棣一馬當先,至這沈家莊。

門前看守的錦衣衛,一時也有些驚慌,猶如驚弓之鳥一般,生恐再他孃的一炮打來,若是打偏了,那真是粉身碎骨,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們見一隊人馬來,有錦衣衛百戶正要打話,迎麵而來的羽林騎尉卻是呼道:“聖駕在此。”

此言一出。

錦衣衛便如潮水一般退避兩側,拜倒在地,將頭埋下。

朱棣對此,不予理會。

他動作如行雲流水地翻身跳下馬,接著就匆匆的進入了莊子。

緊跟後頭的朱能和丘福二人也魚貫而入。

他們似乎都有同一個心思。

進入了莊子,這莊子占地極大,放眼看去,卻是滿目瘡痍,到處都是斷壁殘垣。

朱棣掃視四周,越看越覺得觸目驚心。

下意識的,他笑了。

“哈哈哈……”

朱棣的笑聲很有感染力。

至少丘福和朱能就暫時忘記了他們的倒黴孩子,也鬨堂大笑起來:“哈哈哈哈……”

卻在此時,有人竄了出來,怒氣騰騰地大聲怒罵道:“大膽,是何人發笑,真以為我們沈家軟弱可欺嗎?”

說話的人氣急敗壞。

朱棣收住了笑聲,虎目卻如電一般的朝那人射去。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