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七十七章:吾皇萬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七十七章:吾皇萬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沈靜此時可謂是氣急敗壞。

堂堂沈家,一天內竟被人炸了兩次。

這莊子都毀了。

結果居然還有人跑來大笑。

誠如墳頭蹦迪一般,是誰都無法容忍!

這沈靜一肚子火氣直衝腦門,看著就猶如一隻鬥雞,此時斯文掃地,更是怒氣沖沖,朝著來人便是一陣怒吼。

不過氣急敗壞歸氣急敗壞,等他走近一些,終究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眼前朱棣這些人,大多都穿著一身戎裝,顯然都是軍將。

隻是……又好像和其他的軍將不同。

尤其是那個被眾星捧月的朱棣,那種傲視天下的眼神,還有那不怒自威的神態,舉手投足間,顯得貴氣逼人。

沈靜是見過大世麵的人。

此時,朱棣冷冷地看著他,卻慢條斯理地道:“你方纔說什麼?”

沈靜反而有些晃神了。

他能感受到了對方的目光,是那種骨子裡的不屑,他也算是士族出身,可在對方眼裡,卻就像是螻蟻一般。

隻是……想著沈家莊已是一片狼籍,想到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想到這個時候,這群人竟還在此狂笑,更用一種不屑於顧的眼神看著他。

此中屈辱,再混雜沈靜那種骨子裡的優越感,令他怎麼也冇辦法接受。

於是他昂首,雙手搭在後背,不甘示弱地道:“爾等好放肆,賊子襲我家門,爾等身為官軍,不知拿賊,竟在此肆意嘲弄,是何道理?”

朱棣繼續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沈靜。

很顯然,他冇見過有人放肆大膽到這個地步,張安世除外。

隨後,朱棣微微一笑,似乎一丁點也不在意的樣子。

而後……沉默。

幾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朱棣不開口,場麵竟是刹那之間寂靜下來,落針可聞。

站在朱棣的背後,丘鬆吸了吸鼻子,冷不丁地道:“襲你家的是俺京城三凶,還有……”

說到這裡,丘鬆頓住了,卻是正氣凜然地指著朱棣。

朱棣:“……”

丘福瞪著自己的親兒子,可謂是恨得牙癢癢,心裡禁不住罵:你他孃的少說一句,不好嗎?

沈靜聽罷,身軀一震,隨即便是滔天的怒火:“爾等賊子,竟已猖獗到了這樣的地步了嗎?”

似乎這句話,無法對眼前這些軍將們形成威懾,於是沈靜便又冷笑道:“須知我沈家也不是好惹的,應天府、蘇州府那兒……”

他見朱棣的臉色微微變了,突而變得殺氣騰騰起來。

沈靜的話自然也戛然而止。

朱棣陰沉著臉道:“應天府和蘇州府,與誰和你有舊?”

“嗬……”沈靜不屑地看著他道:“與你何乾?”

“當然與朕有乾係!”朱棣來時,或許心裡還懷有歉意,可現在,他已品出了一絲絲的不對味了。

沈靜聽到一個‘朕’字,有那麼一瞬間,腦子還有點轉不過彎,隨即,心態炸了。

他覺得這可能隻是自己聽錯了。

他緊緊地盯著朱棣,可見對方輕描淡寫的樣子。

下意識的,沈靜打了個寒顫,突然結結巴巴地道:“你……你究竟是何人?”

張安世在一旁,此時此刻倒是龍精虎猛起來:“大膽,快跪下和陛下說話!”

這一句話,猶如驚雷,真比方纔被炸了莊子還要震撼。

沈靜不由自主地嘴唇嚅囁著,眼睛大大地盯著朱棣,隻有他自己知道,他此時依舊在默默想著,或許這隻是一個幻象。

隻是他的身體卻是出賣了他。

他瘦弱的身子,搖搖晃晃的,就好像自己是站在雲端上,浮浮沉沉一般,眼前的一切,似乎一下子都變得不真實起來。

撲通……

他跪了下去。

腦袋深深地埋下。

一副無體投體狀。

良久……他才艱難而結巴地道:“草民……草民……”

“你可不是草民。”朱棣冷冷地看著他。

隨即,朱棣繼續道:“你這樣的人,若都是草民,那我大明天下,該有多富庶。”

聲音裡帶著毫不掩飾的嘲弄!

沈靜:“……”

沈靜無詞了,他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此時此刻,他的腦袋裡就像是塞滿了漿糊,無言以對。

朱棣沉聲道:“朕看你這裡,有三重庭院,屋宇數十上百間,童仆無數,且你還和什麼應天府和蘇州府的人交好,看來……你確實不是尋常人,朕竟還不知道,這天子腳下,還有你這一尊大佛。”

“不,不敢。”沈靜急了,麵露驚慌道:“草民方纔隻是因為莊子遭襲,所以才口不擇言,如今觸怒天顏,實在是汗顏之至,草民不勝惶恐,還請皇帝陛下恕罪。”

似乎他總算找回了一點理智,該維護自己的時候還是得維護自己。

說罷,他一改方纔的聲色俱厲,竟然是涕淚直流起來,更咽道:“草民……無端受害,悲不自勝……請陛下能為草民做主。”

朱棣左右顧盼,卻是理也不理他,在朱棣心目之中,沈靜這樣的人,什麼門楣,什麼家世,都是不值一提。

他隻淡淡道:“朕炸了他的莊子,自要將他的莊子完璧歸趙,命人取內帑銀三千兩,令他修葺宅邸。”

說罷,朱棣又道:“隻是此人甚為可疑,再命有司查一查他的底細,到時據實奏報。”

沈靜先是聽到要賠銀子,心裡長長鬆了口氣,剛想說上幾句客氣話,誰料下一句卻是讓有司查一查。

他的臉色一下子白了,整個人已萎了下去。

其實朱棣這個時候,心思根本冇有放在沈靜的身上。

他隨即踱步,開始檢視這炸燬的中堂,看著這斷壁殘垣,不斷地點頭:“好,好,好,有兩百步,兩百步遠,真是不可小看。”

丘福和朱能的心裡也稍稍鬆口氣,便都陪笑著。

丘福道:“陛下,兩百步不算什麼,問題在於,可以隨時就地取材,地上刨個坑,便可擊敵,可以大量減輕輜重的負擔,不但可以用來守城,還可以用來野外決戰!單憑此,就為朝廷節省了無數的軍資。”

“可不隻呢。”朱能笑著道:“除此之外的好處就在於,大量減少了民夫的數量,大軍若是要深入大漠與北元殘寇作戰,孤軍深入千裡之地,若是還帶著大量的火炮,勢必大大阻礙軍馬行進,每年征招的民夫,更是數不勝數。兵貴神速,若是處處慢人一步,則大軍隨時有覆滅的危險。”

“可若是有這就地取材,且有兩百步射程,威力如此巨大的傢夥,哈哈……隻要陛下一道旨意,臣願率一支偏師,犁庭掃穴,畢功於一役。”

丘福連忙道:“陛下,臣年長,還是臣為帥為好,再遲幾年,隻怕臣再難為陛下披掛了。”

朱棣倒是微笑不語,他蹲下,繼續細細地檢視損失的情況。

這氣派的中堂炸掉了半邊,火勢也很大,占地接近半畝多地地方,幾乎化為焦土。

此時,朱棣才眼帶笑意地道:“朕的心頭大患,總算是解決了。你們也不必爭功,現在緊要的是……將此戰法,推廣至神機營,教這神機營照此辦法日夜操練。”

這頭朱棣三人正說到興頭上,卻冇有察覺到在那頭,張安世正拉著張軏和朱勇拉扯到了一個角落。

張安世低聲道:“待會兒若是陛下繼續詢問咱們的事,你們就放聲大哭,就說自己一時糊塗,實在不成,就哭昏厥過去,記得了嗎?”

朱勇點頭:“曉得,曉得,這個俺曉得的。咱們一起哭,待會兒大哥一昏厥,咱們立即便歪了脖子,即便是有人潑了冷水,俺們也不起來。”

張安世表情複雜地道:“大哥就不哭了。”

“為啥?又是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張軏道。

張安世沉思片刻,最後還是決定不能乾騙自家兄弟的事:“我比較要臉,乾不出來這樣的事。”

朱勇:“……”

張軏:“……”

……

朱棣和丘福二人商議定了,心裡便大為舒暢起來。

轉過頭,正好見張安世幾個躲在角落裡正小聲地說著什麼。

朱棣眉頭一挑,快步上前,怒道:“你們幾個傢夥……”

朱勇身子幾不可聞地一頓,卻已經開始擠眼淚了。

朱棣看了朱勇一眼,一臉怒其不爭地道:“你他孃的,休要作怪,放炮的時候,也不見你這般慘兮兮的模樣,現在曉得哭了?”

朱勇很麻溜地點頭:“噢,知道啦。”

朱棣咬牙道:“隻此一次,下不為例,朕再說一遍,這裡是京城,不是你們可以隨意撒野的地方,就算要放炮,也去神機營裡放。”

朱勇和張軏終於放心地長舒了一口氣。

張安世此時忙道:“陛下所言甚是,炮怎麼能亂放呢?陛下這番話,實在教人發人深省……”

朱棣冷哼了一聲道:“少說這些屁話,你們放炮有罪,卻也有功,將來朕橫掃大漠,你們也算是居功至偉!朕見你們幾個,成日遊手好閒,思來想去,不能放任你們無所事事,成日撒野了。朕問你們,這些日子,你們可曾去國子監祭酒胡儼那兒讀書?”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