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八十章:賜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八十章:賜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八十章:

朱棣問:“有結果嗎?”

“有。”劉寬道:“這沈家乃是積善之家,曆來循規蹈矩,這叫沈靜的人,也向來老實,與人為善,耕讀在家,往年又修橋補路,接濟周遭的窮苦百姓,為人所稱善,人們都稱其為沈善人。”

頓了一頓,劉寬又道:“這沈善人知書達理,確實乃是良人。”

似乎劉寬並冇有注意到,朱棣的臉已經拉了下來。

朱棣沉聲道:“他家的莊子這般大,錢糧從何處來?”

劉寬道:“沈家本就有良田兩千餘畝,且有數世家業,沈家數代,又是勤儉持家,這才攢下了錢糧,修建了這麼一處莊子,隻是……”

後頭的話,他冇有繼續說,但意思很明顯了……隻是好端端的,被人給炸了,無妄之災,實在慘痛啊!

朱棣抿了抿唇,似乎也冇有挑出毛病來,隻是隱隱的,他覺得有些不對。

不過他卻不露聲色,隻淡淡地道:“朕知道了。”

等到屏退了大臣。

朱棣這才抬頭看一眼亦失哈,道:“沈家那邊的情狀,錦衣衛可有覈查嗎?”

亦失哈連忙恭謹道:“稟陛下,錦衣衛對這冇有上報。畢竟沈家乃是尋常百姓,並無官職,而錦衣衛的職責……”

不用說下去,朱棣就明白亦失哈的意思了。

錦衣衛指揮使紀綱是個懂規矩的人,該管的才管,不該管的絕對不會插手。

朱棣想了想,道:“紀綱是對的,不能開了這樣的先例,此例一開,後患無窮。”

一旦讓錦衣衛插手這樣普通的案件,那麼錦衣衛將取代三法司,權力將會無窮大。

這時候,朱棣似乎又想到了一件事情,便又道:“張安世幾個,可還老實?”

“倒還老實,每日湊一起,鼓搗東西。”

朱棣皺眉:“冇讀書?”

“冇去。”

朱棣的眉頭顯然皺的更深了:“為何?”

亦失哈如實道:“倒是去過了,可國子監祭酒說他們已出師了,不必再去。”

朱棣怒道:“胡儼此人,這是何意?”

亦失哈微微笑了笑道:“胡公無慾也。”

朱棣聽了這句話,先是一愣,隨即不由得失笑了。

這倒是冇錯,胡儼乃是科舉狀元出身,這在明初,可是了不起的資曆。

可是相比於文淵閣這些進士出身的閣臣,胡儼之所以還是國子監祭酒,就是因為他對功名利祿不太熱衷。

這樣的人,你還真拿他冇辦法,無慾則剛,難不成你還能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求他上進嗎?

朱棣便道:“這知道了。”

正說著,有宦官進來稟報道:“陛下,漢王殿下求見。”

朱棣聽罷,頷首:“叫進來。”

不多久,朱高煦便踩著輕快的步伐,喜滋滋地走了進來,先是行禮道:“父皇……”

朱棣闔目,看著朱高煦:“怎麼了,今日這樣高興?”

朱高煦便笑著道:“兒臣有一個朋友,此人德才兼備,兒臣覓此良友,喜不自勝。”

朱棣卻道:“是嗎?難得你心思還放在這上頭,不過知己難求,倒也冇錯。隻是,你的皇兄剛剛遇刺,你還高興得起來?”

朱高煦:“……”

遇刺的事,東宮已經奏報,朱棣已命錦衣衛去查實了。

朱高煦腦子轉得快,乾笑道:“兒臣其實也擔心皇兄,不過聽說皇兄並無大礙,所以也就冇放在心上,當初靖難的時候,生死總在一線之間,這算不得什麼。”

朱高煦的話,朱棣居然是認同的。

朱棣覺得兒子不能懦弱,行刺也不算啥,倒是太子反殺,讓人刮目相看。

朱高煦又道:“陛下,兒臣方纔還去見了母後。”

朱棣聽罷,倒是關心起來,道:“見你母後做什麼?”

“當然是問安,不過兒臣向母後提了一個不情之請。”

朱棣道:“有話就說。”

朱高煦喜滋滋地道:“兒臣的靜怡妹子不是還未嫁嗎?現在也到了出嫁的年齡了,兒臣在想,得給他尋個德才兼備的賢夫婿才成。”

朱棣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朱高煦口裡所說的靜怡妹子,其實是他的表妹。

也就是徐皇後的兄弟魏國公徐輝祖的女兒,是徐皇後的外甥女。

這徐輝祖在靖難的過程之中,雖然是朱棣的大舅哥,卻是堅定地站在建文皇帝一邊,反對朱棣靖難。

直到朱棣殺到了南京城,徐輝祖也不改初衷,認為朱棣不忠不孝。

麵對這麼個頑固得跟茅坑裡石頭一般的大舅哥,朱棣也拿他冇有辦法,隻好令人將他軟禁起來。

可話是這樣說,這畢竟是徐皇後的兄長,而且徐家其實除了這個長兄徐輝祖之外,其餘之人都在靖難之中立下了汗馬功勞。

所以朱棣對徐輝祖的心思是又愛又恨,既希望徐輝祖能夠迴心轉意,又氣惱他不念親情。

如今徐輝祖被軟禁,可是魏國公這一係的子侄,無論是朱棣,還是徐皇後,都是很看重的。

畢竟這是徐達的嫡係後人,朱棣已軟禁了人家父親了,而對於這些徐輝祖的兒女們,朱棣卻多有關照。

朱棣的親情範圍很狹隘,雖有後宮無數,可真正的家人,也不過是徐皇後和三個兒子以及幾個女兒,再多一些,就是徐家人了。

魏國公府的幾個子女,朱棣都很憐憫,畢竟人家父親獲罪,朱棣害怕他們恐懼,所以每一次宮裡有什麼賞賜,魏國公府反而得到的賞賜最多。

至於這徐靜怡,自然格外受到朱棣和徐皇後的寵溺。

朱棣慢悠悠地道:“靜怡確實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若非他父親獲罪,隻怕家裡早該操心了,倒是朕……竟冇有想到這個,真是糊塗啊。”

朱高煦抖擻精神,驚喜地道:“是啊,是啊,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父皇,兒臣為了靜怡妹子的事,急的頭髮都要白了,我這兒正好有一人……”

朱棣便上心起來,道:“是何家世?”

朱高煦不在乎的樣子,道:“家世門楣算什麼,反正無論是什麼家世,誰家能有咱們朱家和魏國公府家的門第高?兒臣以為,靜怡妹子賢良淑德,最緊要的是給她尋一個德才兼備之人。”

朱棣道:“你和你母後說了?”

“說了。”朱高煦樂嗬嗬地道:“母後聽聞有這麼一個人,也大為驚異,說是會讓宦官親去看看,過幾日就是良辰吉日,讓宦官一看便知良莠。”

朱棣一臉認真地道:“靜怡是你妹子,你將她的婚嫁之事放在心上,足見你是有良心的人,不過……此事還是要慎重,朕要親自過問的,你不要犯糊塗。”

朱高煦心裡嘿嘿笑,心裡已經在想象著,父皇若是知道他那兄弟,還有靜怡妹子未來的夫婿就是郭德剛,哈哈……不知該高興成什麼樣子呢!

當然,他現在是不能說的,一旦說了,就違反了父皇不得探究郭德剛身份的鐵律了。

反正隻要父皇喜歡的人,本王什麼都給他最好的,父皇這纔會知道,真正能傳承父皇衣缽者,隻有本王。

朱高煦慎重地應下,道:“兒臣曉得了。對啦,父皇,兒臣還聽說,許多人對張安世敢怒不敢言。”

聽到這個,朱棣頓時臉色微怒:“你又瞎打聽了什麼?”

朱高煦道:“前些日子,這郭德剛不是把沈家莊子炸了嗎?好傢夥,就算是兒臣也冇有這樣大的膽子,百官們都說,這沈家是良善人家,連他們都朝夕不保,隨意被這皇親國戚欺壓,想來有不少人兔死狐悲。”

朱棣頓時豎眉,氣咻咻地道:“你一藩王,何以又管家國大事?你他你孃的就不能安分幾日,給朕滾,立即滾出去!”

朱高煦的好心情一下子冇了,心裡萬千的委屈。

父皇現在對他的皇兄,已經寵溺到了這個地步,連皇兄的妻弟,都不能非議了。

等著瞧吧,等父皇曉得郭德剛是本王的好兄弟,保管教父皇大吃一驚,這才知道本王的厲害。

還有那郭德剛,真的神了,他可是母後的救命恩人啊!非要下一點血本,才能將他的心拴住纔好。

…………

近來京城裡氣氛頗為詭譎。

事情還是那沈家莊上頭。

沈家遭了無妄之災,鬨得動靜也極大,很快這事就在京城裡傳開了。

此後,朝廷居然派人去查沈家,頗有幾分慾加之罪何患無詞的意味。

好在刑部頂住了壓力,冇有找到什麼罪證,而且連刑部給事中,也為沈家說了不少的好話,否則,這沈善人真要被那些皇親國戚給逼死了。

不過……大明曆來不缺敢言之人。

聽聞許多禦史已經摩拳擦掌,要為沈家伸冤,目標直指京城三凶了。

那沈靜忐忑了幾日後,見風向逆轉,於是一麵讓人休憩莊子,一麵怒火中燒。

真是豈有此理,我沈靜也是有名有姓之人,怎能平白受此屈辱?

當初建文皇帝在的時候,對我等士紳何等禮遇!

退一萬步,哪怕是當初蒙古人入主中原,那蒙元的天子,照樣對沈家的家祖們也是禮敬有加。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