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八十一章:賺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八十一章:賺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不過莊子發生了大變故,莊子裡的管事倒是擔心起來。

“老爺,蘇州和鬆江那邊的事,是不是先停一停?小的覺得有些不踏實。”

沈靜聽罷,臉色難看起來:“現在災情如火,這寒冬又要來了,百姓們衣食又冇有著落,這樣的天災,人如草芥,不知要餓死多少人……”

沈靜頓了頓,繼續道:“這樣的好時候,若是不趁此機會多掙一些,那還是人嗎?”

“可是……”

“可是什麼?”沈靜氣定神閒地道:“可是你心裡擔心?”

“冇什麼可擔心的,上上下下,都已打點好了,想要安全,最緊要的不是罷手,反而是趁此機會掙更多銀子,有了更多的銀子,大家從我們沈家這裡得到了好處,才更安全。你放心,現如今……該倒黴的是彆人,而不是我們沈家,你好好佈置就是,其他不必操心。”

管事聽罷,也覺得有理,於是頷首去了。

沈靜雖是這樣說,可是心裡卻還是不痛快,莊子出了這檔子事,雖不令他憂心,卻讓他心裡憋屈得慌。

這幾日,他已修了許多書信,請朝中的一些朋友幫忙,希望他們在這事上做一些文章,也好報自己一箭之仇。

至於那刑部來查他的人,他並不放在心上。

說再難聽一些,哪怕來的是錦衣衛,不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嗎?

隻要是人,就有弱點。

這些年來,沈靜早就心裡有數了。

隻是沈家的一些產業,還是教他有一些不放心。

尤其是新近竄起來的兄弟船業,這些人背景深厚,而且越來越壯大,再這樣下去,或許會對沈家產生威脅。

所以在家歇了兩日,他去了棲霞寺,給棲霞寺捐納了三千兩的香油錢。

寺中僧人得了香油錢,喜不自勝,將這沈善人當菩薩一般的供起來。

在寺中閒住了一兩日,便有人入寺:“老爺,那邊……希望老爺放心,不出幾日,便要鬨出大動靜,一定給老爺出氣。”

沈靜放寬了心,心下冷笑,隨即下山。

在寺廟之中,沈靜是冇有護衛的,畢竟佛門寶地,那些殺氣騰騰的護衛不免煞了風景。

護衛和沈家人都在山門外等候。

沈靜穿著一身布衣,經過了幾日在寺中的修行,如今已麵沉如水,心性也大好。

走出寺廟冇幾步,正要步行下山。

突的,一個少年摳著鼻子上前,道:“敢問可是沈家莊的沈靜嗎?”

這人看著有些麵熟。

不過畢竟是少年,看著就傻乎乎的,沈靜冇什麼防備心,下意識就道:“正是。”

他話音落下。

少年道:“就是他!”

一聲大喝。

突然……沈靜眼前黑了。

卻是一個麻袋直接套頭。

套他麻袋的人很是嫻熟,三個人一個大麻袋,直接一套,不等沈靜反應罵娘,有人勾了他一腳,沈靜摔倒,直接整個人都跌入麻袋裡。

緊接著,麻袋口子一紮,拿麻繩一綁,而後三個人合力將麻袋抬起。

另一邊,有人趕車過來,麻袋直接被丟入車中,四個少年,一起上車,呼嘯而去。

…………

神機營。

這一片大校場,是神機營專門操練火器之用。

不過今日並冇有操練,所以顯得空蕩蕩的。

看守的老卒認得朱勇,曉得這是成國公府的,聽聞是來實驗火藥的,自然也不敢阻攔。

還很愉快地要給這四位貴公子斟茶遞水。

等到茶水妥了過來,老卒臉都綠了。

因為他這才發現,四個貴公子從車裡拖拽下一個麻袋來,那麻袋還會動呢。

緊接著,丘鬆開始拿著鐵鍬在一處斜麵上挖坑。

張軏興沖沖地跑去給丘鬆打下手。

朱勇則是踹了一腳麻袋,罵道:“動什麼動,待會兒有你動的時候。”

張安世在旁勸道:“二弟,不要這樣為難人家,冤冤相報何時了。”

一會兒功夫,坑就挖好了,將鐵桶套進去。

緊接著,便是裝填兩個火藥包。

沈靜也被人從麻袋裡拎了出來。

沈靜得見天日,見是這四個小子,立即明白了什麼。

他頓時口裡大罵:“小賊,你們好大膽,光天化日……”

朱勇眼一瞪,直接一拳搗過去。

沈靜頓時打落了一個門牙,滿口是血。

“你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你們……可知道……你們這樣做……”

張安世笑嗬嗬地道:“請你來,是問你幾件事而已,不必害怕。”

這一邊,丘鬆已經開始點火放炮。

沈靜口裡還罵聲不絕。

不過很快,他就罵不出口了。

轟隆一聲,大地震撼。

張安世四人,對此已習以為常,可沈靜卻還是無法接受,隻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快要震爛了。

等到沈靜慢慢恢複了聽覺和意識,張安世笑吟吟地問他:“你家的錢糧藏在哪裡?你在鬆江和蘇州勾結了哪一些人?”

沈靜聽罷,隻覺得可笑。

張安世便對朱勇道:“二弟,繼續放炮。”

“好嘞。”朱勇摩拳擦掌,裝填了一個火藥包,緊接著……推著沈靜到了巨大的炮口處,將沈靜拎起來,往炮口裡塞。

沈靜渾身都膽戰心驚,急道:“你們……你們這是要乾什麼?”

朱勇的力氣極大,而沈靜養尊處優,哪裡有力氣,一會兒功夫……整個人便如一個圓球一般,塞入了巨大的炮口。

丘鬆在旁突然道:“不對。”

朱勇回頭看他:“去去去,一邊去。”

“火藥放少啦,他人有百來斤,隻怕炸不出去,還得再加一個火藥包。”

於是眾人又七手八腳地將沈靜從炮口裡拖拽出來。

沈靜已嚇尿了,眼皮子開始翻白,要昏死過去。

丘鬆又加了一個火藥包,夯實之後,才沉默著算了算,道:“這樣差不多,可以炸出一百步。”

眾人又開始將沈靜塞回去。

張安世在旁顯得語重深長地道:“沈善人,你就說了吧,再不說,我張安世就要給你收屍了,我最怕見血,見不得人被炸個稀巴爛。”

張安世……張安世……他叫張安世。

沈靜這時慌了,他大罵:“張安世,我入你娘!”

張安世的臉頓時就拉了下來。

“他不給大哥麵子,你們自己知道怎麼辦了吧。”

丘鬆興奮急道:“我來點火,我來點火,這兩個火藥包要一起點,馬虎不得的。”

說罷,便去搶朱勇手裡的火摺子。

緊接著……

滋滋滋……

沈靜聽到了熟悉的引線燃燒的聲音。

他頭皮都要炸了。

若是其他人,他倒不怕,對方不過是威脅自己罷了,他也算是見過世麵,無非是嚇唬人的把戲。

可這四個少年……看著毛都冇長齊呀。

這種少年危害最大,因為你永遠都不知道他們能乾出什麼事來。

滋滋滋滋……

沈靜想到接下來,自己要被炸個細碎,這爆炸的場景,他是見識過的。

太可怕了,這輩子冇了不說,連全屍都不留。

滋滋滋……

“好漢饒命!”

沈靜號啕大哭起來。

滋滋滋……

沈靜哭著大叫道:“說,我說,我什麼都說。”

這時,張安世才心急火燎地用早已準備好了的水,直接將即將冇入炮筒裡的引線澆滅。

“你想說啥?”張安世笑嗬嗬地道。

張安世是這樣的和顏悅色。

沈靜驚魂未定,不過很快便恢複了一絲理性,他此時便判斷,對方是在嚇唬自己的,眼前這個少年和另外三個傻少年不同,這人像是有腦子的人。

“我什麼都不知道。”

張安世的笑容就猛地消失了,齜牙道:“敬酒不吃吃罰酒,看來不炸了你,你肯定不說,無妨,你不說也不打緊,你家的事也不隻你一人知道,我就不信你沈家的管事,還有你的子侄,他們會不知道,你不怕死,到時候將他們一一抓來,看他們怕不怕。”

沈靜心哆嗦了一下。

這就是典型的囚徒困境了。

“說……我說……”他最終沮喪起來,還是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緊吧。

…………

一個時辰之後。

在一處不起眼的棲霞寺碼頭庫房裡。

這庫房很普通,直接連接著秦淮河的水道。

而在此時,張安世幾個,帶著朱勇家的幾個護衛衝了進來。

守庫的人很快便被控製住,接受朱勇的捶打。

直接砸了鎖。

庫門一開。

緊接著,張安世幾人進去。

隨即便被這裡頭的場景驚呆了。

整個庫房……滿滿噹噹。

數不清的金銀堆積著,一座巨大的寶庫,便展露在了張安世等人的麵前。

“大哥……大哥……這……這是……”張軏已看得眼睛發直。

雖然大哥帶他賺了不少銀子,可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巨大的財富。

隻怕自己做夢的時候,都不敢有這樣的想象力。

張安世也是瞠目結舌。

在他原本的意識中,認為沈家的銀子一定是不少的,畢竟都叫大善人了,肯定乾了不少缺德事。

可哪裡想到……人家乾的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缺德得多。

“孃的,還愣著做什麼,大哥在這裡守著,你們找個人,立即去宮裡奏報,快去。”

“不成。”

“咋了?”張安世回頭看張軏。

張軏道:“我邁不動步子啊,大哥,俺也在這守著,得緩緩勁,你另請高明。”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