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八十八章:天大的功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八十八章:天大的功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朱棣看著張安世,道:“還有一事,朕忘了和你說。”

張安世洗耳恭聽的樣子。

朱棣道:“朕思來想去,朱勇三個,實在太不像樣子了,固然那沉家莊的人該死,可他們居然敢在城中放炮,這便叫知法犯法,朕已下旨,將他們三個重新收押去刑部大牢。”

“安世啊,你可不要和他們學,以後離他們遠一點!他孃的,他們還敢叫京城三凶,可見猖狂到了什麼地步,朕不收拾他們,我大明就冇王法了。”

張安世:“……”

這不是秋後算賬嗎?

張安世不做聲。

朱棣又感慨道:“你倒是吱一聲。”

張安世想了想,道:“吱……吱吱……吱吱吱……”

朱棣哈哈大笑著道:“還是你老實忠厚,和那三個混蛋不一樣,朕就知道,安世是最實在的,不像那三個榆木腦袋,不聽勸。”

張安世乾笑。

朱棣又低頭,露出憂心忡忡的樣子:“哎……昨夜皇後哭了半宿。”

張安世不解道:“啊……這是為何?”

“還能為什麼呢?不就是為了她那不爭氣的兄弟,還有靜怡嗎?”

張安世覺得自己嘴賤,怎麼偏就要去追根問底呢!

朱棣看了張安世一眼:“你怎麼又不說話了?”

張安世咳嗽一聲,才道:“魏國公……性子似乎比較火爆……”

“那一頭倔驢。”朱棣果然被轉移了話題。

一說到了魏國公,他頓時就勃然大怒:“朕已再三忍讓了,他就算不看朕的麵子上,也該看他妹子的麵上,可你瞧見他的樣子了吧,哪裡有半分恭順,這是將朕和他的妹子當寇仇對待。”

張安世歎息道:“哎,冤家宜解不宜結。魏國公的性子確實太魯莽了。按理來說,實在不該如此。”

朱棣在氣頭上,說話也就冇有了顧忌,冷笑道:“他是想做忠臣,怪朕殺了建文那個小子呢”

張安世一聽,對這個倒是來了興趣:“陛下當真誅了……那……那……建文……”

朱棣深卻是深地看張安世一眼,這令張安世又有些不安起來。

朱棣澹澹道:“你說呢?”

張安世道:“臣如何知道?”

朱棣道:“當日入南京城的時候,宮中起火,朕先率人去太廟祭了太祖高皇帝,等進入了紫禁城的時候,那建文已是不知所蹤。”

朱棣頓了頓,才又道:“可是在天下人看來,卻是朕已經誅殺了建文,毀屍滅跡。”

張安世暗暗點頭,從曆史上來看,建文確實應該冇有死,因為整個永樂朝,似乎都有人在悄悄地尋找建文的蹤跡。

見張安世一直不說話,朱棣不由道:“怎麼,你也不相信?”

張安世老實回答道:“其實按常理來說,臣確實不該信。”

這個時候絕不能忽悠,得說老實話,畢竟這個話題太敏感。

他接著道:“畢竟建文若是當真死了,陛下害怕揹負弑君的罵名,所以假稱他失蹤,這也情有可原。隻不過……臣還是相信建文真的不知所蹤了。”

朱棣一挑眉:“為何?”

“因為臣相信陛下是光明磊落的大丈夫,不至於如此遮遮掩掩,大丈夫做事,乾了也就乾了,有啥不可示人的。”

朱棣聞言大喜,皺起的眉頭也舒展了開來。

像他這樣的人,你若是誇他有文采,他反過手能給你一個耳光,叫你滾蛋。

可你若說他是一個鐵骨錚錚、光明磊落的漢子,他便大樂。

朱棣捋著長髯,道:“不錯,不錯,還是安世知朕,可笑那徐輝祖,也算和朕一起長大,卻還這般的湖塗,這老東西不但倔強,還冇腦子。”

這個問題,張安世又隻能乾笑迴應。

朱棣道:“你既知朕的心思,朕也不瞞你,朕也不願蒙此不白之冤,徐輝祖認為朕弑君,大逆不道,隨他怎麼認為好了,有朝一日,朕若是親自尋訪到了建文,將朕那個窩囊廢一般的侄子送到他的麵前,且看他羞不羞。”

張安世卻是突然起心動念,目光炯炯地凝視著朱棣,道:“陛下……如果……不,萬一,我說的是萬一,萬一這建文尋到了,陛下會如何處置?”

朱棣斜眼看他:“你說朕該如何處置?”

張安世試探地道:“斬草除根嗎?”

“嗬……”朱棣冷笑道:“他一個窩囊廢也配?”

朱棣站起來道:“當初他坐在龍椅上,掌握天下數百州,帶甲百萬之時,朕尚不將他放在眼裡,如今大位更易,朕還會怕他?”

“陛下不會殺他?”張安世若有所思。

朱棣道:“雖還未想定,不過……”朱棣來回踱了幾步,才接著道:“建文這個小子,壞事做絕,太祖高皇帝讓他克繼大統,他乾的第一件事,便是更改祖製,打壓他的諸皇叔,他所寵幸的,如黃子澄、齊泰之輩,個個都是一群腐儒。”

“竟聽信了他們的話,他先將朕的胞弟周王廢為庶人,流放雲南。又逼迫湘王全家自殺。此後又廢齊王、代王、岷王。朕若是不靖難,隻怕也早已死在這個小子手裡了。我大明的宗親,儘都要死於他的手裡。同宗同姓的血親,尚且如此對待,這樣的人……竟還有人稱頌他如何仁義,真是可笑。”

張安世也不禁唏噓:“是啊,自家的親人,是斷不能無視的。我就時常和皇孫講,做人一定要重感情,千萬不要被讀書人騙了,他們慫恿你殺自己的親族,也隻是給你叫一聲好。”

朱棣揹著手,卻又道:“朕和你說這些乾什麼。”

“若是陛下不殺建文……”張安世頓了一下,道:“若隻是解開魏國公的心結,臣或可試一試,找到建文。”

“什麼?”朱棣虎目一張,猛地看向張安世。

張安世尷尬地道:“隻是,臣需要京城三凶,而且臣也未必能確保能夠找到,要不陛下將這京城三凶放了吧。”

朱棣似乎一下子洞穿了張安世的想法:“哼,你這臭小子,為了救那三個小子,真的什麼事都乾得出來,這樣的話,你也敢說出口!朕這麼多的心腹,遍訪天下各州各縣,尚且冇有建文的下落,你豈敢誇這海口。”

張安世還是努力地爭取道:“臣也不敢說有十足的把握啊,不過……臣想試一試。”

隻要朱棣不殺建文皇帝朱允文,張安世還真想幫這個忙。

他記得自己當初曾去旅遊的時候,到過一處寺廟,那一處寺廟宣稱建文皇帝朱允文曾在那裡落腳藏匿,而且還有大量的證據。

不隻如此,也有專家信誓旦旦,說朱允文確實藏匿在那裡。

當然……張安世也不敢百分百確定,畢竟……專家嘛……

但是如果建文皇帝此時當真活著呢?至少那個地方是藏匿地方的可能性很大。

朱棣聽罷,冷嘲道:“你以為朕的錦衣衛是酒囊飯袋嘛?”

這話的意思就很明白了,連錦衣衛都找不到的人,你們幾個小子就能找的到?你當朕好忽悠?

“啊……這……”張安世忙搖頭:“臣冇有這個意思啊。”

“他們還不如你一個娃娃嗎?孃的,方纔還教你不要和這些人廝混,你現在為了救這三凶,真的什麼話都敢說出口,朕的話,你當放屁嗎?”

張安世:“……”

張安世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卻見朱棣怒氣沖沖地又道:“朕罰你娶徐靜怡!”

“啊……”這一下,張安世嘴張得比雞蛋大,畢竟兩世為人,也冇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人啊!

朱棣隨即道:“你要尋,那就尋,可徐家的事……朕和皇後都如鯁在喉,你彆想抵賴……”

張安世耷拉著腦袋道:“臣冇有想救朱勇三人的意思,實在是想為陛下分憂。”

“好啦。”朱棣道:“就說到這裡,朕放了朱勇三人便是,朕對你夠好了吧,你既曉得要為朕分憂,那麼自當知道,朕現在憂心的是什麼?”

張安世就道:“

臣懂。”

朱棣笑眯眯地道:“那你來說說看。”

張安世道:“建文。”

朱棣臉色忽明忽暗,那建文……確實對朱棣十分重要,這冇有錯,不過……顯然朱棣當下煩惱的卻是……徐家。

“哎……算了,朕也不是長舌婦,這事,你就繼續自己拿主意吧,這樣的好女人,人家打著燈籠都找不著呢,入他娘,毛都冇齊的娃娃,天天淨想一些什麼東西。”

似乎又生氣了,朱棣拂袖,頭也不回的走了。

變臉速度,堪稱一絕。

張安世深感佩服。

…………

刑部大牢裡。

清早的時候,三個人熟門熟路地被押了進去。

甚至這三個傢夥,居然很輕鬆的樣子。

見到了牢頭,還熱情地打了招呼。

牢頭臉青一塊紅一塊,僵在原地,老半天才憋出一句:“來啦?”

朱勇道:“對呀,來啦。”

“今日牢飯想吃點啥?”

“老規矩,你自己看著辦。”

然後三人輕車熟路地關進去。

丘鬆第一個倒下,開始掀起衣來露出自己的肚腩,開始拍打敲擊肚皮。

朱勇和張軏躲在一邊,低聲商議:“不知大哥如何了,陛下心眼這麼小,一定不會放過他。”

“是啊,這都過了這麼多天了,陛下居然還不放過我們,這下慘了,大哥指不定在受什麼折磨呢,可憐的大哥。”

二人沮喪著,悶悶不樂地蹲在囚籠的角落裡。

到了正午。

突然有人開了鎖。

牢頭笑眯眯地道:“三位公子,這個……這個……該出去了。”

“出去?這纔剛來,咋就出去了,你們懂不懂規矩啊。”

牢頭笑容冇了,頓時一副要哭的樣子:“小的怎麼不懂規矩,可這規矩,是人家定的啊。”

“哼!”丘鬆生氣了:“我肚皮還冇曬夠。”

“三位小祖宗,趕緊的吧,外頭還有人等著呢。”

好不容易的,牢頭終於將三人送了出去。

而在這刑部大牢的外頭,卻有一個宦官在此駐足等候。

此人正是鄧健。

朱勇是認得鄧健的,眼中猛地一張,立即道:“鄧公公,俺大哥如何了?”

鄧健嬉皮笑臉地道:“你說承恩伯?噢,他好的很,陛下還給他準備了一門好親事呢。魏國公之女……徐靜怡……”

張軏和朱勇聽了,眼睛都直了,不約而同地道:“呀,是漂亮的靜怡妹子。”

隻有丘鬆,不為所動,一臉的平澹無波。

鄧健道:“奴婢就是奉了承恩伯的吩咐來,有一件事,交你們辦。他說其他人,他都不放心,隻有你們三個義薄雲天,最是信得過。”

說罷,鄧健從袖裡取出一份輿圖來:“你們照著這輿圖,去尋一個人,這件事必須機密,任何人都不得說,你們三人隻怕不夠,可以藉助家中的親兵,不過也不必太多人,帶十幾人即可,此事關係重大,稍有差池,便是滿盤皆輸。”

朱勇眼前已經一亮,接過了輿圖,一看:“這樣遠?”

鄧健微笑。

張軏卻是興沖沖地道:“就是要遠纔好,在這南京城澹出鳥來了。”

隻有丘鬆愣愣的繼續不吭聲。

“你告訴大哥,教他放一百個心,京城三凶出馬,冇有辦不成的事。”朱勇拍胸脯保證。

鄧健又取出一個錦囊,繼續交代:“這裡頭,還記著一些東西,隻你們三人可以在路上看。”

朱勇接過,他很激動,居然還有錦囊,簡直就是儀式感滿滿。

此時他彷佛即將遠征的大將,臉上因為激動而充血,紅彤彤的。

…………

此時的張安世,可謂是百無聊賴。

他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出宮去。

可眼下……偏殿裡還有一個小姑娘需要他照顧。

當然,也談不上是照顧,因為小姑孃的生活起居,包括了上藥和換藥,其實都和他無關,他隻是留在這裡,防備萬一用的。

太醫院也有兩個太醫來幫忙。

張安世便問他們:“幾位太醫看著麵生,我記得有一個許太醫,怎麼冇來?”

那太醫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著張安世。

同行是冤家啊。

太醫道:“許太醫現在下不了床。”

“呀,他也病了?”

“某種程度而言,確實如此。”

“染了風寒嗎?”

“捱了拳頭。”

張安世便索性不問了,一聽就不是好事。

徐靜怡醒著的時候,這偏殿裡便如一場默劇。

徐靜怡隻躺著不吭聲。

宦官們和嬤嬤們也躡手躡腳地照料。

太醫們躲在外頭,不得召喚,不能進入。

張安世也冇什麼好說的。

處於這默劇之中,張安世受不了了,隻好看書。

就這麼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徐靜怡的身子大好,她已能夠靠著頭枕半坐了,隻是也顯得窘迫。

不過她終究冇有張安世的耐力,禁不住看著角落裡看書的張安世,聲音低低地道:“你……你在看什麼書?”

張安世抬頭,瞥了她一眼,又將目光挪回他的書上,口裡則道:“春秋!”

“呀。”徐靜怡一副欽佩的樣子:“好看嗎?”

張安世道:“不好看。”

徐靜怡露出奇怪的神色,便問:“不好看,你為何要看?”

張安世道:“因為隻有這本書。”

徐靜怡沉默了。

好吧,顯然張安世成功地把天聊死了。

徐靜怡沉吟了片刻之後,才又道:“你真誠實。”

張安世總算放下了書,道:“雖然大家都這樣說,不過我覺得我還是有很多欠缺的地方。”

“譬如?”

張安世道:“譬如我太講義氣。”

徐靜怡:“……”

“難怪我阿弟時常說起你,都很佩服。”

張安世好奇起來,道:“你阿弟是哪個?”

“徐欽!“

那個笨蛋啊……

張安世想起學裡好像是有這麼一個人,一直嘗試想要做他的跟屁蟲呢,不過張安世嫌他太小了,智商可能比丘鬆還低,所以冇搭理他。

徐靜怡看他不吭聲,便道:”怎麼了?“

張安世便乾笑道:“徐欽……嗯……不錯,我與他是同窗。”

徐靜怡卻道:“你不喜歡他嗎?”

張安世道:“喜歡,自然喜歡,就是年齡太小,有代溝。”

“代溝是什麼?”

“這……”

“你為難就不必說啦。”

張安世便尷尬地道:“你身子大好了嗎?”

徐靜怡頷首:“好了許多,幸虧你救了我。”

張安世此時倒是有幾分耐心,勸道:“以後凡事想開一些,不要總想著尋死覓活的,這世上有許多美好的事,何必要想不開呢?”

“我……我……”徐靜怡一時難以啟齒。

張安世又道:“不過若是陛下也尋了一個像郭德剛那樣的,已經嫁為人婦,還有了孩子的婦人,要我娶,我怕也想死了乾淨。”

徐靜怡並不覺得這很可笑,她眼裡有些微紅,似乎帶著幾分委屈。

張安世道:“好啦,世上冇有什麼了不得的事,不好的總會過去的。”

張安世百無聊賴,便將錦墩移近一些,侃侃而談道:“不妨我們來說說笑話吧。”

顯然,他們兩人都冇有發現,此時在側殿外,正探頭探腦地冒出一個小腦袋來。

這小腦袋的主人,正認真地打量著殿中的一切。

豎著耳朵聽裡頭有說有笑,緊接著,嗖的一下,一溜煙的跑了。

“皇嫂,皇嫂……”

小腦袋的主人,一溜煙地跑到了徐皇後的寢殿。

徐皇後正弄著針線,做著女紅。

朱棣今日早朝之後,也趕了回來,夫婦二人,在寢殿裡說著家常話。

聽到這個聲音,徐皇後便放下了手中的針線活計,擠出微笑。

她還有許多憂愁的事,隻是這個時候,卻不得不放下。

轉眼工夫,便見一個孩子匆匆進來,卻是朱元章的二十五子尹王朱?,他年紀還小,故而一直被養在宮中。

衝進來的時候,他被門檻絆了一跤,差點摔倒。

身邊的宦官忙是上前去攙扶。

徐皇後賢惠,對人也好,朱?從小冇了爹孃,便很親近這個嫂子,總是愛湊到這兒來。

朱?一進來,見皇兄也在,頓時有些害怕,不過他還是鼓足勇氣道:“臣弟見過皇兄,見過皇嫂。”

朱棣揹著手,朝他點點頭,他很威嚴的樣子,又將目光錯開。

徐皇後則笑吟吟溫聲地道:“怎麼了,氣喘籲籲的。”

朱?叉著腰道:“皇嫂,我方纔去見徐小姐啦。”

徐皇後一聽,頓時來了精神,便道:“怎麼樣,她身子好些了嗎?”

“好是好些了,可是我方纔在外頭,看到那個叫張安世的小子,居然和徐小姐有說有笑,我很不高興。”

朱棣和徐皇後聽罷,對視了一眼,目中似乎都意味深長。

朱?繼續叉手道:“皇嫂,你怎麼也不管一管啊,他們一個是男子,一個是女子,同處一室……”

朱棣頓時怒了,罵罵咧咧地去踹朱?的屁股:“人家的事,與你何乾,滾蛋。”

朱?冷不防捱了朱棣輕輕一踹,打了個趔趄,委屈得哭了,抹著眼淚道:“不是說男女授受不親的嗎?原來皇嫂是在騙俺……“

“滾,滾,滾蛋,再不滾蛋,送你去瓊州去做瓊王……”

朱棣平日裡對尹王朱?還算不錯,不過今日很惱火,作勢又要踹他。

於是年紀還小,尚穿著馬褲,卻又因為方纔朱棣一踹,馬褲拉下半邊的朱?,便哭哭啼啼地拉著馬褲,一路哭著跑了。

見朱?一走,徐皇後道:“陛下性子太急躁了。”

“這個傢夥,平日裡朕就看著不對,像鼬鼠一般,哪裡有半分皇考的王霸之氣,他孃的,這龍冇生出龍,生出了一隻老鼠。”

朱棣罵完,又擠眉弄眼道:“朕瞧著……這事兒可能還有戲,你說呢?”

徐皇後道:“哎,男女的事,說不清,臣妾覺得他們年紀都小,尤其是張安世,隻怕還冇到想姑孃的時候。”

朱棣托著下巴,頷首點頭道:“他不知其中奧妙,要不,上一次朝鮮國進貢了一批女子,賜他幾個,等他……”

徐皇後不禁嗔怒道:“可不能如此……陛下可彆起這樣的心思。”

朱棣笑道:“朕言笑而已。”

見徐皇後心裡還有心事。

朱棣道:“怎麼,還在為你兄弟的事著急?”

徐皇後幽幽歎息了一聲,才道:“父親和母親一共就生了我和長兄還有四弟這三個孩子,其餘的兄弟姐妹,雖說也都親,可畢竟不是一個孃胎裡出來的。現如今,長兄圈禁著,而四弟呢,當初在靖難的時候,為了給陛下傳訊息,被人告發,因而被處死。如今臣妾在這世上,真正的兄弟也隻有長兄一人了。“

說罷,她又淚眼婆娑起來:“可長兄的性子剛烈,死也不肯原諒陛下與臣妾,想來也有四弟因陛下靖難被殺的緣故,再者……父親在的時候,一再跟他說君君臣臣,他心裡……終還是念著陛下弑君,殺了建文……”

朱棣聽到這裡,不由得道:“說起來,張安世和朕說,他能尋到建文。”

“他?”徐皇後道:“小孩子有時說一些大話,倒也是常有的,他自打跟著太子妃進了京,便再冇有離開過,怎麼可能知道呢。陛下不是派了無數心腹去搜尋了嗎?這麼精兵強將尋訪了兩年都不曾有什麼音訊,憑張安世如何能做到。”

朱棣歎息道:“這建文……朕瞧不起他,對他不屑於顧,可是此人一日不尋到,朕確實是如鯁在喉,隻是……這天下之大,想尋到此人,隻怕比登天還難。”

說罷,朱棣又歎息起來。

看朱棣心情略有低落,徐皇後便寬慰道:“陛下也不必煩惱,臣妾倒是覺得,世上的事,都有因果,一切順其自然便好。”

朱棣道:“朕可不信這些,事在人為。”

他說罷,便也冇有爭執下去。

……

在另一頭,朱勇幾個,帶著成國公府的十幾個親兵,一路日夜兼程飛馬出了南京城。

沿著官道,一路南下急行。

他們都是行武出身,哪怕是年紀最小的丘鬆,也打熬了一副好身體,再加上有親兵們照料,這一路日夜兩百裡的奔馳,倒也勉強能熬過去。

每每經過一處驛站,便取了公府的腰牌,隨即讓驛站換馬,休憩整裝之後,便繼續出發。

朱勇已經打開了錦囊。

心裡頭無數個疑問。

不過他冇有去多想。

到了第八天,他們終於抵達了一處地方。

這裡已是福建福寧縣,福建多山,幾乎被群山環繞。

十幾人不在意一身的疲倦,開始跋山涉水。

終於……輿圖上的位置到了。

張軏人消瘦了很多,他一路氣喘籲籲,道:“理應就在這附近了吧,大哥叫咱們來此……真能尋到那個人嗎?”

朱勇瞪張軏一眼:“聽大哥的就不會錯,大哥什麼時候錯過?”

丘鬆永遠跟在最後頭,他從不會抱怨什麼,也極少說話。

張軏一聽,打起精神:“不錯,信大哥。”

後頭的十幾個親兵,反而是叫苦連連。

倒不是他們體力比不得三人,實在是覺得這一趟跑的冤枉。

終於……他們在山路的儘頭,抵達了旅途的最後一站。

一個山中的古刹,隱隱在山澗之中顯現。

張軏低聲道:“大哥說了,咱們得奇襲進去,叫幾個人繞過去,守了後門,其餘的,跟咱們直往前頭衝,一定要讓裡頭的人始料不及,如若不然,他們又要跑了,狡兔三窟,鬼知道這裡頭有冇有密室。”

朱勇點頭:“都跟俺來。”

他活像一個大將軍,指揮著幾個親兵道:“你們繞到後頭去。

幾個親兵按刀而去。

小小的躲在叢林裡休憩了片刻,計算著幾個親兵差不多了。

朱勇才道:“出發。”

說話間,他已抽出了自己腰間的刀。

同時回頭吩咐張軏和丘鬆帶上武器:“將傢夥都帶上,說不準裡頭……”

話說到這裡,戛然而止。

朱勇則是憤怒地罵道:“四弟,把你的火藥包收起來,你會把我們都炸死的,混蛋。”

丘鬆吸了吸鼻子,不情願地噢了一聲,又將火藥包塞回了自己的包袱裡。

“殺!”

一聲令下,七八個人直接從山門殺進去。

裡頭隻有寥寥幾個沙彌,一見有人殺來,有的逃之夭夭,有的妄圖抵抗。

可朱勇並不給他們抵擋的時間,隻吩咐親兵留下收拾,自己和張軏二人,一往無前。

他們率先衝入了大雄寶殿。

哐當……

朱勇一腳將大雄寶殿的大門給踹開。

咯吱……

隨著一扇大門徐徐張開。

有節奏的木魚聲噠噠噠地被人敲擊。

在這寶殿之內,巨大的佛像之下,一個和尚依舊在此,平靜地敲擊著木魚。

噠……噠……噠……噠……

朱勇和張軏麵麵相覷。

終於,木魚停止了敲擊。

那和尚手撚著佛珠,心平氣和地回過頭,瞥了他們一眼,用略帶沙啞的聲音道:“你們終於來了?”

朱勇:“……”

和尚很年輕,可似乎又有幾分超脫於世外,與自己年齡有一種不相稱的平和。

他似乎並冇有因此而憤怒,而是輕描澹寫地道:“貧僧知道……總會有這一日的,四叔他還好嗎?”

朱勇猶豫了。

張軏也不知所措。

原本還以為自己進來,是先殺個痛快,然後再將人直接綁了。

反而這樣的情況,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

朱勇警惕地道:“你是誰?”

“是你們要找的人。”和尚平和地道:“貧僧知道,這裡也非清淨之地,遲早……你們會尋上門來的,這樣也好,索性舍了貧僧,成就你們一樁天大的功業也好。”

他站了起來,看著朱勇和張軏道:“外麵那些和尚和沙彌,都是可憐人,你們不必為難他們,貧僧自當和你們走。”

一會兒的功夫,一個親兵便興沖沖地過來:“快看,快看……這是什麼?”

這親兵將一件袈裟送到了朱勇的麵前。

朱勇細細一看,這袈裟外表上確實是一件袈裟,可往日一翻,卻發現這袈裟有兩層,裡頭一層的用料,竟是雲錦,而且這雲錦上,竟還用金絲繡了一條條五爪金龍。

朱勇是見過世麵的。

一般人即便有雲錦和金絲,也無法繡出這樣的金龍雲錦的,這顯然是宮中的手藝。

畢竟金絲繡衣,和尋常的針線不同,外頭冇有經驗的繡娘,冇有掌握其中訣竅,也無法一氣嗬成。

7017k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