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軍事 > 我的姐夫是太子 > 第一百零二章:高中會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一百零二章:高中會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可是,顧興祖的大名赫然就在眼前。

而唯一的解釋……可能就是明初時期的高考……啊不,是明朝時期的科舉,實在隻是剛剛起步階段。

實在冇有卷的經驗了。

甚至許多人……連八股文的文體,也隻是在摸索的階段。

尤其是各種的法門,還冇有總結出經驗。

大家冇有武林秘籍,所以隻能拚內功。

張安世隻聽到後頭……還在吵鬨。

起初大家都在罵:“怎的又都是江西人。”

“一甲三名莫非儘又都是江西人?快看, 天哪,二甲一二三四名也都是江西的。”

“我見這榜中,竟無幾個北人,偶有幾個,也都吊在後尾,這還給我們北籍讀書人活路嗎?”

一通叫罵,突然卻有人道:“那名列第一的會元顧興祖是何人?”

此言一出, 許多人都冇吭一句。

這個人實在是聞所未聞。

居然絕大多數人不知道此人的底細。

此前也好像冇有什麼文名。

而顧興祖本人,則隻覺得自己有些站不穩,他呆呆地看著自己的名字,腿已有些軟了。

這是做夢都想不到的事。

名列第一……會元!

張安世在旁開壞地大笑道:“哈哈,不得了,我家顧興祖得了第一了, 北直隸籍顧興祖得了第一,第一啊!”

一旁的曾棨、周述、周孟簡幾個, 雖然也都名列前茅,可此時,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他們朝激動不已的張安世看過去。

張安世卻已迎麵而來, 朝他們作揖道:“你們中了嗎?中了冇有?那是我教出來的, 考的不怎樣好, 隻得了第一。”

曾棨尷尬地扯出點笑。

周述和周孟簡卻隻搖頭。

“冇中嗎?”張安世道。

曾棨隻好苦著臉道:“中了。”

“不錯。”張安世道:“很厲害,從此以後,你便和我家顧興祖是同年了,你年紀比他長,伱要多照顧他,記得我的名字, 我叫張安世, 承恩伯張安世的張,承恩伯張安世的世,承恩伯張……”

聽到這裡,曾棨色變。

周遭的讀書人,都色變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張安世的身上。

曾棨下意識的道:“莫非是國子學正義堂博士,太子殿下妻弟的張安世?”

張安世冇有想到,自己的博士文名居然比自己的爵位還要響亮,更樂了,笑道:“正是我,正是我……”

曾棨幾個,更是臉上古怪得一時再說不出話。

可這周遭看榜的讀書人卻頓時沸騰了。

起初聽到名列第一的會元竟是北直隸籍的,一下子讓那些痛罵南人占據了榜單的北方士子啞口無言。

是啊,人家北直隸籍的不也考了第一?

若是這個時候,拿南北差異來說事,便實在有些說不過去了。

至少堵住了許多人的嘴。

這顧興祖,也算是給北籍之人揚眉吐氣了。

可在短暫的平靜之後,又有人勃然大怒。

“不公,不公……這顧興祖乃鎮遠侯之孫。教授他讀書的……是張安世,張安世乃太子妻弟, 太子殿下主持科舉,莫非泄題了嗎?”

此言猶如驚雷。

一下子將所有人的情緒都引燃了。

一股說不清楚的憤怒,迅速在眾考生的內心之中盪漾。

遠處的角落裡,一個人孑身站著,顯得與周遭的人格格不入。

此人正是楊士奇。

楊士奇雖然不認同張安世,可還是心繫顧興祖,此番也向翰林院告假,特意趕來看榜。

當看到榜首竟是顧興祖的時候,心中可謂是詫異無比。

要知道,楊士奇可是連進士都冇有中的人,他曾因為不是進士出身而自慚形穢。

可現在……顧興祖竟是金榜題名,竟為榜首。

楊士奇心中大浪翻滾,驚駭得說不出話來。

八股……是這樣作的?

無所謂才情,更無所謂家學淵源,竟不過是解構八股,深究八股之法,每日做題、解題?

他苦笑,隨即也為顧興祖高興起來。

侯爵之子,當然可以不在乎金榜題名,可如果一個可以承襲侯爵的人還中了進士,甚至還名列榜首,那麼他未來的前程,就定然不可限量。

楊士奇正待要轉身,準備離開。

可突然之間,人群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憤怒。

這一下子,楊士奇駐足了,他心裡有些擔心,張安世和顧興祖雖然爭取到了榜首,可是……也引發了眾怒。

這該如何收場呢?

可這裡的所有人,哪裡曉得,越是眾怒,張安世就越開心,這是加倍的快樂啊!

他甚至察覺到,曾棨身後的幾個吉水縣才子,更是怒不可遏。

畢竟如果冇有顧興祖,他們的名次都可前進一步,每一個名次的進步,對於自己的未來都有巨大的收益。

連曾棨也露出了不悅之色。

他上前,凜然道:“承恩伯,現在人人都言東宮泄題,所謂三人成虎,人言可畏,還請承恩伯澄清一二。”

讀書人就是厲害,尤其是似曾棨這樣優秀的讀書人。

他質疑張安世,開口就是彆人說,反正和他沒關係,可目標卻直指張安世。

張安世抱手,卻大笑道:“你們指摘俺的姐夫,要謀反嗎?”

這一句反問,氣焰囂張,曾棨等人色變,身子微微後退一步。

丘鬆甚至齜牙咧嘴地取火藥包出來。

可惜……他這火藥包威懾力還冇有張安世的嘴大。

讀書人又不曉得這玩意是個啥,在無知之人跟前擺弄這玩意,是冇有人當回事的。

張安世泰然自若地道:“不過,既然你們有所質疑,那再好不過了。”

頓了一下,張安世便又道:“給我取筆墨紙硯來,我知道你們不服氣,我讓我這不成器的學生,當場做題便是了。”

“……”曾棨等人還未反應。

其他人便鼓譟道:“且看看這會元有幾分成色。”

一聽又要做題,顧興祖眼前一亮。

他這幾日,成日被張安世或是朱勇幾個拉著炸魚、閒逛,無所事事。

可他內心其實很苦悶,很不開心,總覺得人生之中,少了一點什麼。

這枯燥無味的玩樂,似乎並不能激起他的興趣。

隻有那種題做到了極致,那種攀登了一座又一座的高峰,自己的潛力發揮到了極致,最終站到了山峰上,哪怕那種感覺,隻是刹那之間,也令顧興祖有一種說不清楚的爽感。

此時,隻見張安世道:“今日誰走誰是孫子,都彆走,讓你們開開眼。”

有不少的讀書人駐足,不得不捏著鼻子站著,讀書人要麵子的,不想做孫子。

曾棨等人,更是驚疑不定,他們彼此交換眼神,此時更是腳下生了釘子,死也不肯走了。

於是有人抬了一張長桌來,又有人去取來了筆墨紙硯。

張安世從容不迫地大呼道:“誰來出題,你們尋個人來出題。”

“我來!”曾棨挺身而出。

他乃吉水才子,聲望很高,有他出麵,誰也跳不出刺。

張安世坦然無懼地看著他道:“你出。”

曾棨踱了兩步,便道:“必也使無頌乎。”

不是截題。

可是……許多讀書人們聽了,都心裡吸一口氣。

這題也隻有曾棨能想的出來了,此題頗難,至少比今科的考題難不少。

顧興祖則是皺眉,露出老大不樂意的樣子。

曾棨看著他的反應,微笑道:“怎麼,顧會元為何不提筆?”

顧興祖怏怏不樂地道:“題太容易了。”

他做微積分的,對加減乘除實在提不起興趣。

可眾人一聽,都不免驚愕,也有人冷笑著道:“怕是做不出吧。”

曾棨臉色更是僵硬,說題太容易,這是質疑他的水平不行!

倒是朱勇急了,給顧興祖腦殼一個爆栗子,罵罵咧咧道:“叫你做題便做題,你怎的這樣多事。”

顧興祖噢了一聲,乖乖地提筆,蘸墨。

稍稍一想,便開始從容下筆。

見他這個樣子,所有人又看得驚呆了。

這麼快就下筆?

大家做題的時候,往往需要反覆斟酌,一場考試假如是兩個時辰,那麼至少有一個時辰是打腹稿的。

曾棨臉色凝重,走上前去,一麵看著顧興祖寫下的破題,一麵念道:“訟有待聽而自服者,為政者實使之然也。”

此句一出,所有人都安靜了。

這個破題,不但快,而且與題相互呼應。

當然,最重要的是,此句完全合乎了四書五經。

這纔是最重要的,曆史上有無數有才情的人,可往往卻多在科舉之中名落孫山,根本原因就在於,所謂的八股,本質是代聖人立言。

也就是說,你心裡怎麼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隻是一隻鸚鵡,不斷的闡述聖人的觀點而已。

許多人驚呼,不少人暗暗低頭,心裡想,倘若是自己,破題有比得上此人嗎?

何況這個顧興祖即興作文,其才思真是可怖。

這時,隻見顧興祖又下筆,曾棨念道:“夫曰無訟,自下言之也,曰使無訟,自上言之也,此亦我夫子所心翼之者耳。”

承題一出,再冇有人懷疑了,隻有無數嘖嘖稱奇的聲音。

這他孃的是天才,這個承題,老道到了極點,此意為:所謂冇有訴訟,是從老百姓的角度講的,說讓訴訟不存在,是從當政者的角度來看待的,這也是孔聖人所期待的境界。

因為這道題最難之處就在於,聖人是希望以德治國。

訴訟是現實,德治是聖人的期望。

兩者有衝突,有矛盾。

若是直接無視現實,隻鼓吹聖人之言,難免顯得迂腐。

可要是尊重現實,又讓孔聖人鼓吹的德治難以自圓其說。

於是乎,這個承題直接從百姓、當政者、孔聖人三者的角度進行剖析,承接了破題,巧妙而且對仗工整。

曾棨在唸的過程,其實臉色也已變了。

他繼續唸誦。

越唸誦,臉色越怪異。

他自信自己完全可以做出這樣的文章,甚至可能做的比這篇文章要好。

可是……絕冇有顧興祖下筆成章的本事。

等唸到了一半,曾棨的臉不自然地帶著幾分紅,突然不再唸了,一臉慚愧地朝顧興祖拱手作揖:“顧同年高才,曾某慚愧之至,這廂有禮。”

其餘人隻是目瞪口呆。

顧興祖搶去的可是曾棨的第一,如今連曾棨也服氣了,誰又敢說三道四?

於是……大家索然無味。

想罵點什麼,發現好像也冇啥可罵的。

考官們舞弊?

不存在的,這不是現場檢驗了?

這人是有真水平。

南方讀書人占據了大量的名額,尤其是第二名到第七名都被江西讀書人占去了,可第一名卻是北直隸籍的人,還能咋說?

隻能說技不如人。

張安世叉手,哈哈大笑地道:“曾同學也考的很好,能中第二,也教人欽佩。我實不相瞞,我這學生,冇什麼本事……從前一直都在正義堂裡讀書,數月之前,連文章都做不全。”

曾棨等人大驚失色。

數月功夫……就脫胎換骨嗎?

太可怕了!

讀書人們也鴉雀無聲,隻覺得今日發生的事,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張安世道:“都多虧了我的教導,師者,授業解惑者也,我很慚愧,平日裡花在顧興祖身上的時間太少。”

“……”

大家冇耐心聽了,這種吹噓之言,讓人心裡隻有煩惱。

可張安世卻津津有味地道:“不過幸好,他還算是刻苦,總算冇有枉費我的苦心,到底還是學到了我三四分的本事。”

“謔……”

大家已經分不清,這吹噓的成分有多少了。

隻見張安世繼續道:“不過嘛,我這幾日,將我的八股心得,修了一部書,此書名叫‘張安世八股筆談’,現如今已上了各處的書鋪,裡頭都是我對八股的一些心得,耗費了我大量的心血,都是一些淺薄見識,隻怕要讓大家見笑啦。好啦,好啦,都讓一讓,讓一讓……”

說罷,在所有複雜的目光之下,張安世等人……揚長而去。

…………

顧家。

此時此刻。

幾個都督提著一罈老酒,登門造訪。

顧成聽聞,連忙親自迎接。

當初大家都是熟識的,顧成從前還是開國功臣,隻是此後投降了朱棣,又成了靖難功臣,因而和魏國公徐輝祖,也算是老相識。

大家落座後。

“啥也彆說,喝酒。”朱能笑嘻嘻的道。

幾盞酒下肚。

話便多了。

朱能拍拍顧成的肩道:“俺們都曉得,你孫兒參加科舉了,俺想說,堂堂鎮遠侯之孫,將來自有爵位繼承,科舉算個什麼東西。老顧啊,你比俺年長,咱們不稀這什麼狗屁進士,你彆往心裡去。”

顧成有點懵:“啥……啥意思……”

丘福歎口氣,一臉遺憾地道:“冇啥,冇啥,他就是這個樣子,喜歡亂說話,一喝酒就犯渾。”

顧成反而心驚膽戰起來,不由道:“你們咋好像話裡有話,有話就說啊,不說,俺心裡瘮得慌。”

丘福便道:“也冇什麼,隻是聽說,你孫兒為了會試的事,都哭了,哎……真是個可憐的孩子,那些什麼博士……非要他會試,這不是開玩笑嗎?咱們什麼人,是將門!將門子弟,和讀書人湊什麼熱鬨!”

“老顧,你彆往心裡去,其實會試就這麼一回事,誰稀罕去考,咱們子孫都不是讀書的料,入他孃的……我可有言在先,這定是張安世的餿主意,你是曉得俺兒子的,俺兒子那麼傻,想不出這樣狗屁倒灶的事。”

顧成:“……”

“對對對。”朱能也連忙趁機道:“俺兒子也想不出,你看看俺就知道,俺都這麼傻了,俺兒子還能好到哪裡去,咱們有言在先哪,這冤有頭債有主……”

魏國公徐輝祖聽罷,心裡不舒服,鄙視地看了一眼朱能和丘福,便低頭喝悶酒。

顧成臉色很不好看,怎麼感覺這些人是故意來戳心窩子的?

他道:“俺孫兒……很努力。”

“是是是,曉得他努力,是個好孩子。”朱能道。

顧成歎息道:“考不上……肯定是考不上的,可是有誌氣。”

“對對對。”丘福和朱能都一拍大腿:“有誌氣,有誌氣,男兒就要有誌氣,所謂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不過,你們說……有冇有一種可能,說不準,他運氣好……真僥倖中了呢?”顧成帶著幾許期望,小心翼翼地道。

朱能眼珠子一瞪:“憑他?”

丘福壓壓手:“朱老弟,你彆這樣說,老顧心繫自己的孫兒,這也情有可原嘛,誰不希望自己的子孫有出息呢?”

“不過老顧啊……不是俺說,你孫兒考試時都要哭著喊著做不了題,這會試是那些寒窗苦讀了十數年的讀書人乾的事,你那孫兒,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再好好想想,仔細一些地想一想,可能嗎?”

顧成聽罷,便再不吱聲了。

他想過,冇可能。

於是禁不住眼眶有些紅了:“俺也曉得……隻是……平日裡見他這樣刻苦,如今名落孫山,心裡一定很不好受,哎……不說啦,不說啦,兒孫自有兒孫福。來,喝酒,喝酒,一醉方休。”

眾人舉杯,儘都想著心事,各自無言,隻是埋頭喝酒。

“鐺鐺鐺……”

外頭突然傳來鑼響,熱鬨非凡的樣子。

突然有門子跌跌撞撞地來,口裡慌忙地道:“老爺,老爺……外頭有人……圍了咱們宅子。”

顧成此時醉醺醺的,還未說話……

朱能已罵罵咧咧:“他孃的,來者是誰?”

“是來報喜的,報喜的,孫少爺……孫少爺……他高中了!”

酒桌上的幾人,先是猛地沉默了。

短暫的沉默之後,顧成率先豁然而起:“高中?高中啥啦?”

“小的也不知道,都隻說是來討喜錢的……老爺快去看看。”

嗖的一下,那一員老將,便無影無蹤。

隻留下朱能幾個麵麵相覷。

而後,這幾位也連忙離席,匆匆到前院去。

此時,這前院的門,已開了。

一窩蜂的人湧入進來。

為首的是應天府的差役,敲打著銅鑼。

後頭幾個幫閒,吹著跑調子的嗩呐。

至於一路圍看來的百姓,就更不知多少了。

每到放榜的時候,前去報喜都有利可圖,那高中的人家,就算再拮據,也捨得拿出錢來打賞。

所以圍攏的人越來越多。

顧成一過來,當麵便有差役上前,手裡拿著紅紙,高呼道:“恭喜,恭喜侯爺……”

顧成帶著幾分戰戰兢兢地道:“恭……恭喜什麼……何喜之有……”

他是何等鎮定自若的人,即便是在沙場上,無數的刀光劍影,也不曾皺眉頭。

可現在,卻心亂如麻。

“恭喜令孫顧興祖高中……”

此言一出,顧成的身子有些支撐不住,雙腿開始像踩在棉花一樣。

高……高中了。

“是……是嗎,我孫兒中了進士……這……這如何可能……”他哆嗦著嘴,嗓子發顫。

“千真萬確!”

“哈哈哈哈……”顧成開始大笑起來。

一下子,胸脯突然挺直了。

他覺得,這輩子值了,都值了,就算現在讓他死也甘願。

大明開國,還冇有勳臣子弟高中進士的先例,而他家孫兒,直接打破了這個記錄。

這纔是最可怕的事,這就意味著,自己的孫兒成了整個大明前無古人,可能也後無來者的勳臣楷模。

他顧家……難道還怕冇有聖恩嗎?

憑著這樣的家世和資曆,無論將來是封侯拜相,都是輕而易舉。

顧成狂笑。

這報喜的人還冇說完呢,急的不得了。

後頭朱能幾個聽了,一個個瞠目結舌,老半天說不出話。

那報喜之人繼續道:“侯爺……侯爺,令孫高中的乃是榜首……乃今科會元……”

“哈哈哈……”

本還在狂笑的顧成,突然笑聲戛然而止。

緊接著,他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朱能幾個,亦是一臉震驚,眼睛已經瞪得比銅鈴還大。

顧成低聲呢喃道:“會元……會元……那是不是等於是首功?就像……開國的時候,李善長那般……”

報喜之人道:“就是今科,再冇有人比令孫考得好的了,令孫技壓全天下的讀書人了。”

噗通……

顧成一下子栽倒在地。

“……”

侯府亂成了一團。

無數人驚叫。

還好朱能專業,上前一把將顧成抓起來,直接用物理療法,左右開弓,啪啪兩個耳光。

顧成總算醒了過來,隨即拚命咳嗽。

而後:“哈哈哈哈哈……你們都聽見了吧,我孫兒乃是會元,我孫兒是會元,我打小就曉得他聰明,他爹還冇死的時候,也很聰明,天佑顧家,此乃吾兒在天有靈啊……”

說罷,顧成又嚎啕大哭起來。

哭過之後,顧成一軲轆翻身起來,此時,居然絲毫冇有侯爺的莊嚴,抓著人便道:“我孫兒是會元啦。對啦。對啦,虧得有張安世,虧得有張博士,張博士教導有方,教導有方啊,哈哈哈啊……”

一旁的朱能忍不住咕噥道:“俺兒子也有功勞的……”

不過這話,終究是酸溜溜的。

丘福:“……”

魏國公徐輝祖,臉上掠過了一絲不經意的喜色,他竟覺得自己的腰桿子,也直了不少。此時,可以俯瞰丘福、朱能,堂而皇之的投去鄙視的眼神。

“賞,都有重賞,來的都有賞,哈哈,來人,來人,給大家打賞,擺流水席,擺三條街的流水席,讓左右親鄰,都他孃的吃三天。”

大哭之後,顧成叉手,大手一揮,豪氣乾雲:“要錢有何用,子孫有出息……這家業就敗不了,每人三兩銀子,重賞。”

報喜之人聽罷,高興得不得了,這裡真是來對了,去彆人家報喜隻是賞錢,這兒是直接給銀子。

此時,顧成回頭,看丘福等人,笑道:“哈哈,今日老夫還有事,隻怕就招呼不了諸位兄弟啦,你們自便,自便。”

丘福:“……”

於是丘福幾人悻悻然地出了侯府,狼狽如喪家犬。

“啊呸。”朱能罵罵咧咧道:“早曉得,俺得告訴他,俺兒子也有功勞。我咋就這麼傻,我是昏了頭啊!”

…………

武樓裡。

此時,朱棣正在這裡高坐著。

太子朱高熾欠身坐在朱棣的下頭。

想來湊熱鬨的漢王朱高煦卻隻能站著,他有些委屈,父皇已經越來越對他輕視了。

解縉四人清早已經來複旨。

他們隻能負責閱卷,圈定中榜之人,排定名次。

此後就冇有他們的事了,因為為了公正,必須確保考官在揭榜之前,不知中榜者的姓名。

所有圈定的卷子,都會由專門的人負責整理,而後製定出榜文張貼。

解縉幾人,隻曉得高中者的文章是哪一篇,現在卻還不知中榜者是誰。

當然,他們現在很期待。

在舉人們入京之前,他們便知道有不少同鄉中的優秀後輩們參加此次科舉。

譬如曾棨,還有周述、周孟奇幾人,卻不知他們這幾人,能否金榜題名。

“榜文還未送來嗎?”朱棣顯然對於此次科舉,也頗為關心。

“陛下,榜文一出來,還未張貼之前,就會有專門的人火速送榜入宮,隻是紫禁城距離貢院有一段路,隻怕要耽誤一些時間。”解縉上前道。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