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我隻想搞錢 > 第102章:黑色世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隻想搞錢 第102章:黑色世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逸看完係統說明,在床上躺好,不知道又將經曆怎樣的世界,這一刻他心裡既忐忑又激動。

“進入新遊戲!”

隻覺眼前一陣恍忽。

林逸不自覺閉上眼,等他再次睜開眼,眼前已經完全變了場景,他看看周圍,四麵白牆空空蕩蕩,隻有四五平米大小,張開手能夠到兩邊。

身下是一張床,通體硬板塑料,連床單都冇有,旁邊有一個馬桶,除此再無其他。

房頂白熾燈開著,外麵罩著一層鐵網。

就在這時,一股記憶湧入林逸腦海。

遊戲世界...

2005年。

尹利諾尹州狐狸河監獄。

他現在的身份是,

犯人!

這個世界,他依舊叫林逸,身高長相和他自己一模一樣,身份是在美留學生,西北大學商學院攻讀碩士學位。

至於家庭,

孤兒。

他憑藉自己努力一步步走到今天。

至於他為什麼會進監獄,這是一個令人氣憤的狗血故事,他的某個同學朋友,帶著他去參加一個派對,是一處很大的莊園彆墅,派對人很多,足有四五十人,都是來自多所名校的精英學生。

期間林逸去上廁所,一樓衛生間被人霸占,裡麵傳出女人叫聲,一點也不避諱,去其他房間,房間也被人霸占,林逸隻好上二樓,走到走廊儘頭,忽聽房間內有女子掙紮尖叫聲。

“不要,不要,放開我你個混蛋。”

林逸自己喝得也有些暈乎,上去開門發現房門從裡麵鎖上了,一股熱血上湧,林逸一腳把房門踹開。

“彭~!”

房門開了,林逸就看到房間內,一個白人青年用力把一個女人按在地板上,女人正試圖掙脫。

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對方正在侵犯那個女子,上去對著男子就是一腳,狠狠踢在男子臉上,男子慘叫一聲滾到旁邊,一把捂住眼角,等他再伸出手時,手上全是血,眼角也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

女人掙紮著起來,捂著被扯爛的吊帶裙跑出去,

白人男子看到血,此時也發了狂,“法克,你竟然敢打我,還把我打傷了,我要殺了你。”

看得出,對方也喝多了。

吼完向著林逸撲來。

這個白人身體比林逸還要高壯,剛剛被林逸打傷,主要是因為猝不及防,現在發起狂來,林逸有些招架不住,不過林逸也發了狠,狠狠揍了對方幾拳,最後兩人抱著滾在地上。

女人跑下來,不多時一群人上來,把還在打架的兩人分開,有人報了警,當晚幾人被帶去警察局問話。

林逸以為事情很快會結束,問完話他就能回學校,可萬萬冇想到,剛開始他還能坐著喝咖啡和警官聊天問筆錄,過了大概兩個小時後,有人進來給他上了手銬,帶去另一個房間開始審問模式。

“你是如何將莫妮卡女士弄去房間的?”

“你對受害人用了什麼暴力手段,有冇有撕扯她的衣服,有冇有抽打她臉頰,有冇有按她的手。”

“你是否撫摸了受害人的私密部位。”

林逸當時快瘋了,大聲為自己辯解,自己隻是去上廁所,遇到有強間的事情發生,所以過去救那個女人,自己不是罪犯,那個白人青年纔是罪犯。

可這些警察根本不聽林逸解釋。

被關押,

被審訊,

林逸被折騰了整整半個月。

終於這天,

當初帶他參加酒會的朋友來特和律師一起過來,在會見室,來特告訴了林逸這些天發生的事情。

當天晚上林逸揍的那個男人叫布洛克·特納,是芝加哥大學金融學院的學生,他爸爸是有名的金融家約翰·特納,那個女的叫莫妮卡,是某大學的一名漂亮的女學生。

“當天晚上,一開始警察確實抓了布洛克·特納,可布洛克的父親約翰·特納非常有能量,他讓律師教布洛克說是你強間那個女生,然後他發現後化身英雄拯救女孩和你打起來,最後被你打傷。”

林逸當時瞪大眼睛。

“難道女孩不會說嗎,誰是強間犯她最清楚。”

來特攤攤手,“她說是你強間她,布洛克過來救他,我猜測,那個女孩不是受到威脅,就是得到了一大筆封口費,對了,特納家族還是芝加哥大學的資助人之一。”

林逸當時如墜冰窟。

他一個救人的,對方略施手段就把他變成了罪犯,他從來冇感覺到世界竟然這麼黑暗。

在審判階段。

林逸不停為自己喊冤。

可冇人聽,

女人的證詞,徹底把他釘在恥辱架上,審理時,那個布洛克·特納也來了,他眼角留下來一道深深的疤痕,林逸那一腳讓他破了相,看到坐在受審區的林逸,眼神依舊惡毒。

法庭上,

布洛克·特納大聲對著聖經宣誓,可嘴裡說出的卻全是謊言,他的身份和林逸來了一個大調換,聽到女人掙紮聲的是他,踹開門的是他,救女人的是他,他臉上的傷,也是和林逸搏鬥時被打傷的。

一切行為都那麼合乎邏輯。

那個被侵犯的女人冇有來,說是害怕見到嫌疑人,也就是害怕見到林逸,法官為了保護女性,所以由代理律師出庭,宣讀了女人的證詞。

證詞裡,

她去二樓找衛生間,林逸從房間出來,看到她後強行把她拖進房間,然後就是撕扯她的衣服,意圖強間她。

期間女人反抗過,被林逸打了好幾巴掌,說話間拿出女人的驗傷報告和照片,女人的臉色確實有淤青。

至於其他證人。

真的冇有,

因為當時女人跑下去後,其他人纔上來檢視,也就是說當時現場隻有三個人。

或許隻有林逸的朋友來特相信林逸的話,因為林逸在上樓去廁所時,和他說了一聲,他不相信在那麼短的時間,林逸就會跑去強間一個女人。

最後法官問林逸是否認罪。

林逸怎麼可能認罪,表示自己是被冤枉的。

法官宣判,

林逸涉嫌強間未遂,屬於性侵三級重罪,因為林逸拒不認罪,屬於認罪態度不好,所以判刑六年三個月。

就這樣,

林逸被送到了狐狸河監獄。

原本按照正常流程,犯人入監在檢查冇問題後,會直接送入監室,可林逸卻在檢查冇問題後,直接關到了獨立的禁閉室。

禁閉室是用來懲戒犯人的,林逸冇有犯錯,卻被關在裡麵,而且已經兩天,這兩天,每天他隻有一塊麪包一杯水,這點東西連最基本的體能都無法保障。

現在林逸的情況就是很餓,

身體也比較虛弱。

林逸懷疑,那個布洛克·特納,或者說特納家族並冇打算放過自己,冇準就是想讓自己死在監獄。

特納家族在金融上有所成就後,也在謀求政治發展,老特納現在就是市議員,後期很可能會爭取州議員,而布洛克是家族重點培養對象,像這樣的黑曆史,隻有林逸徹底消失,纔不會出麻煩,萬一以後布洛克在競選議員時,林逸跳出來揪著現在這件事不放,就會有其他競爭對手以此來攻擊他,冇準就會把好事攪局。

作為一個合格的金融家政治家,特納家族絕對不想這樣的隱患存在。

回想完這些,林逸撥出一口氣。

係統當時說,開局會難度飆升,現在他終於體會到難度飆升的滋味了。

判刑六年三個月。

讓他怎麼賺錢。

越獄嗎?

這個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他的技能現在有體質增強、過目不忘、黃金空間、語言。

這裡麵對越獄唯一有點用處的就是黃金空間,可現在空間內空空如也,連一根毛都冇有。

係統規定物品不能帶入其他世界,包括空間內物品,能帶過去的隻有係統技能和自己腦海裡的知識。

對了,

還有錢。

可在監獄裡,而且是隨時有可能會有人要他命的情況下,有錢恐怕一時半會兒也起不到作用。

不過林逸還是打開係統,看看係統有什麼變化。

玩家:林逸。

錢包:6320萬(美元)。

技能:二級體質增強、黃金空間1立方米,粵語、英語、美式英語、過目不忘、阿拉伯語。

係統商城:黃金空間,體質增強,語言包。

林逸驚訝發現,

錢包裡的錢,現在已經變成了以美元為單位,他心裡換算了一下,差不多自己所在世界的貨幣購買力差不多,畢竟現在是2005年,和現實世界時間相差不多。

那現在兌換的錢是什麼呢?他意念一動,心裡默唸取出5張20美元鈔票。

刷,

林逸手心多了幾張20美元鈔票。

“兌換10張100美元鈔票。”

林逸手心瞬間又多了一小疊百元大鈔。

“收回。”

鈔票消失。

林逸心說,如果自己在80年代,也能隨手從係統裡拿出美鈔,那他什麼也不用乾,隻需要每天在黑市換錢,就能賺到數不儘的財富。

對了,

那自己還能拿出人民幣嗎?

“係統,兌換10張一百人民幣。”

係統冇反應。

這下林逸明白了。

自己到某個世界後,係統會根據自己身份匹配貨幣,但也隻有一種主貨幣。

不過隻影響出,

不影響入。

也即是自己麵前有美元、法郎、英鎊、歐元、人民幣、盧布等等,係統都可以吸收,按照彙率計算價值,但收進去就吐不出來了,隻能吐美元。

看完錢包,林逸又看向技能項目。

他發現技能項的價格也發生了變化。

“購買世界時間2000萬美元。”

“購買一立方米黃金空間2000萬美元。”

“購買三級體能強化2000萬美元。”

“購買語言包主語言200萬美元,購買主語言下方言20萬美元。”

對於現在的情況,林逸冇有任何沮喪情緒,他攥了攥手臂,力量又回來了,既然來到這個世界,那自己就想辦法賺美元。

可就在這時,

係統忽然跳出一條資訊提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