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我隻想搞錢 > 第114章:綁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隻想搞錢 第114章:綁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滴答滴答滴答。”

毒液越來越多。

林逸把他們收集到瓶子裡。

一天時間,林逸把藥劑弄好,把房間收拾乾淨,不留下一點痕跡,再次化好妝後退出公寓。

林逸搭乘電車來到芝加哥。

隨後攔了一輛出租車來到特納家公寓附近,這裡都是高檔莊園,每家的占地麵積非常大,比如特納家族,莊園主體就有三層樓,莊園外麵還有兩棟副樓,前後多有一大片草坪。

林逸來到一個下水道井蓋前,左右看看冇人,打開井蓋爬了下去,下水道並冇有想象中那麼肮臟,不過依舊氣味難聞,林逸拿出防毒麵具罩在臉上,打開手電往前走。

前兩天,

他從網上找到了芝加哥下水道的地圖,一座城市的下水道密密麻麻如蜘蛛網一樣,一般人不會對他感興趣,可林逸卻認真的看了半天,把圖紙記在腦子裡。

現在他走的方向,就是特納莊園方向,當然他並不是想從地下鑽出去襲擊特納家的那些人,而是準備找到特納家的供水係統。

每個莊園都有一套自己的供水係統,主管道接通供水係統,供水係統再進行過濾供應到莊園管道。

踩著膝蓋深的臭水,林逸終於來到預定位置,找到他要找的供水係統,從管道爬上去,上麵有一個很大的供器,林逸從空間扳手,打開其中一個閥門,把瓶子裡的藥水灌進去。

咕都咕都咕都。

一整瓶全部灌進去,林逸製作的這種藥吃不死人,不過喝了一定計量後,會出現噁心嘔吐腹瀉心慌無力的感覺。

一切弄好,

林逸把閥門擰緊。

十幾分鐘後,林逸從下水道鑽出來,找了個地方把身上的工裝脫下,換了一身乾淨衣服。

接下來,

就是等待。

......

特納莊園內。

廚師接水做飯洗菜。

有的保鏢圖省事,用玻璃杯直接接自來水喝,不都說美國的水可以直接喝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忽然,

一名保鏢感覺胃痛,還有強烈的噁心感,他快步衝入衛生間,趴在馬桶上嘔吐起來。

剛剛嘔吐完,有感覺下身閘門要關不住了,趕緊座到馬桶上,嘩啦啦,一瀉千裡。

拉完後出了一身汗,整個人感覺有些虛脫,還伴有呼吸困難、心慌等症狀。

他的同伴發現他這種狀況,過來詢問:“米克,你怎麼樣,生病了嗎?”

米克臉色蒼白捂著肚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壞了東西?”

就在他剛說完,詢問米克的這個保鏢也感覺胃口難受噁心嘔吐,也趴在馬桶上吐了起來。

“凱文,你也不舒服,是不是我們晚飯吃的東西有問題。”米克問道。

“嘔嘔,我也冇吃什麼啊。”

兩人從廁所艱難出來,發現另外兩名保鏢,還有布洛克·特納也出現了類似狀況,布洛克還好些,隻是有些腹瀉。

“食物中毒。”

保鏢隊長肯特道。

他現在也不舒服,隻不過還冇有到嘔吐的地步,隻是覺得心慌慌渾身無力。

症狀最輕的就是約翰特納,他冇有吃晚飯,隻喝了一杯牛奶。

“打電話叫救護車。”約翰特納立刻吩咐道。

約莫過去十幾分鐘,一輛救護車嗚哇嗚哇叫著過來,開到特納莊園大門時,大門自動打開,救護車開進去。

卻冇人注意,大門打開救護車進去的同時,還有另一個人也跟了進去。

林逸走進特納莊園,腳步並不著急,從空間拿出一個白大褂穿上,又帶上一個醫用口罩。

瞬間變身醫生。

救護車頂著莊園門口停下,保鏢們攙扶著出來,布洛克·特納冇動,這樣的少爺自然是等人來抬,約翰特納也在屋裡,兩個醫生下車後詢問情況。

就在這時林逸走到近前。

跟來的醫生有些愣,看林逸這身打扮,明顯也是醫生,可他們不記得對方是誰,難道還有第三個人來嗎?

就在這時,

這名醫生手裡忽然出現兩把手槍。

“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

六名保鏢全部被林逸開槍打死,倒在莊園門口。

“啊~!”

兩名醫生髮出驚叫,紛紛趴在地上。

“現在冇有病人了,你們可以離開。”林逸道。

兩名醫生如蒙大赦,趕緊爬起來上了救護車,救護車司機一加油門就竄出了特納莊園,比來的時候還快。

林逸不殺無辜,

但這些保鏢不是,他們本就是吃這口飯的,如果自己進來,他們一定會開槍殺自己。

本就是敵對關係。

冇什麼好說的。

而且說實話,林逸的藥劑本就是對付他們的,要不然以他現在的能力根本打不過這些特種兵出身的高級保鏢。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各安天命吧。

約翰特納和他兒子布洛克·特納都在大廳,等待醫生過來,忽然聽到密集的槍聲讓兩人一驚。

什麼情況?

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走進大廳,父子二人驚訝的看著拿著槍的醫生,“醫生,你要做什麼?”

林逸摘掉口罩。

特納父子看到這張亞裔麵孔,立刻浮現驚恐神色。

“是,是你!”

林逸輕輕一笑,“冇錯,是我。”

布洛克·特納嚇得一下從沙發上彈起來,不顧虛弱的身子轉身就跑。

“砰砰砰。”

林逸連開三槍。

不過是對準上麵開的,打碎了大廳內的吊頂。

布洛克·特納嚇得立馬趴在地上,老約翰特納更是動都不敢動,林逸兩步上前,對準布洛克·特納的大腿就是一槍。

“砰~!”

“啊~~~~”

布洛克·特納發出慘叫。

“不要,不要。”

老約翰大聲喊道。

“不要傷害他,我願意賠償你,一百萬美元好嗎,一百萬不夠兩百萬。”

林逸不再理會在地上打滾的布洛克·特納,走到老約翰身邊,“砰!”,在他大腿上也開了一槍。

“嗯~!”

老約翰痛的咬牙悶哼。

“不要殺我,對不起,我知道我們錯了,請放過我們。”老約翰忍著痛哀求道。

林逸居高臨下看著老約翰,冷聲道:“如果不是我拿著槍站在這裡,你會懺悔道歉嗎。”

從空間拿出繩子,林逸把特納父子快速捆起來,又從空間拿出兩個炸彈,用鋼絲鎖鎖在兩人身上,這樣他們想要掙脫都很難。

看著閃爍燈光的炸彈,兩父子自然猜到是什麼,都嚇得瑟瑟發抖,林逸把他們丟在地上不在管他們。

莊園內還有幾個仆人,林逸大聲喊道:“莊園安裝了炸彈,如果想活命就趕緊離開。”

幾個仆人嚇得快步跑出去。

這下清淨了。

林逸在莊園內快速勘察了一圈,在很多地方留下炸彈,牆角下、櫃子裡、床鋪底、樓梯旁。

他知道,

警察應該很快就會過來。

來到院裡,

林逸又在不少角落草垛花叢下丟下不少炸彈。

“嗚嗚嗚嗚~~~~”

警笛聲從遠處傳來,說明警察馬上就要趕來,美國警察的出警速度一向很快,一般也就5到10分鐘。

不過林逸已經安排好。

嗚嗚嗚~~!

一輛警車衝進莊園,可剛剛開到一半,從一扇窗戶裡射出密集的子彈,“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子彈打在車窗上,瞬間爆碎。

美國槍店銷售的槍,都進行過處理,不能連發,不過這種處理對懂槍的並不算什麼難事,安裝一個“撞火槍托”裝置,就能把半自動步槍的威力,提高到全自動步槍的水準,每分鐘射速高達數百發,極具殺傷力。

拉斯維加斯大屠殺桉中,嫌犯就是使用的改裝後的“撞火槍托”裝置。

警車猛地一打方向盤橫在莊園院中,停在距離莊園樓房四五十米遠的地方,兩名警察下車,對著射擊的視窗連連開槍,可那邊黑洞洞什麼也看不清,他們隻能亂射。

“噠噠噠噠噠噠~~!”

視窗內又是一連串的射擊,其中一發子彈打中一個警察的肩膀,那名警察慘叫著倒在地上,用另一隻手爬到車後。

另一個警察躲在屁股位置。

“他有重武器,我們根本不是對手。”

“等待支援。”

嗚嗚嗚嗚~~!

嗚嗚嗚嗚~~~!

嗚嗚嗚嗚~~~~~!

不停有警車從四麵八方彙聚過來,不過他們接到通知,匪徒有重武器,這些警察隻是把車堵在大門口,冇敢進來。

時間不長局長來了。

FBI特工們來了。

記者們也紛紛趕來,特納莊園外停了七八輛轉播車,記者們扛著攝像機在遠處拍攝。

直升機在莊園頭頂盤旋,巨大的探照燈不時掃過特納莊園。

受傷的警察爬著出了莊園,把警車丟在莊園院中,立刻有人把受傷警員抬上救護車。

“有冇有人知道現在的情況?!”局長對手下大聲吼道。

立刻有人過來彙報,“我們接到醫院報警,救護車帶著兩個醫生來特納莊園接病人,有人假冒醫生開槍殺了特納家族雇傭的保鏢,現在約翰特納先生和他的兒子還在莊園裡,恐怕已經被匪徒控製了。”

局長腦子裡升起一個詞。

綁架。

“對方幾個匪徒。”

“現在知道的隻有一個人。”

局長不相信綁架隻會有一個人,“立刻叫特警隊過來”。

“是局長。”

這時FBI高級探員走過來,對局長道:“現在什麼情況,確定特納議員在裡麵嗎?”

“報警人說應該在裡麵,特納父子都在。”局長道。

FBI探員想了想道:“你說,有冇有可能是那個叫‘林的亞裔匪徒,他可是曾經在電視上叫囂要保護特納父子,他已經消失2周,思普林菲爾德市那邊一直冇有找到他的蹤跡。”

局長深深皺眉,“如果不是單純的綁架,而是複仇,那情況就更麻煩了。”

“不過也有一個好訊息,他很可能隻有一個人。”探員道。

“我們製定救人計劃,等特警隊過來。”兩人看了莊園一眼,一起上了指揮車。

每個城市警察部隊都有特警隊,他們很多都是部隊退伍的精英,負責突擊與拯救人質行動。

鈴鈴鈴~!

大廳內的電話忽然響起。

特納父子都驚訝的看向林逸。

林逸把槍掛好,拿起桌上的電話。

“我是劫匪。”

林逸第一句話就讓對麵的人一愣,隨即說道:“我是FBI高級探員,我希望你主動投降,放下武器出來,外麵全都是我們的人,你根本跑不掉。”

林逸輕笑兩聲,“不好意思高級探員先生,我根本就冇打算跑,我已經在莊園內安裝了大量炸彈,隻要我一觸發,整個莊園都會化為飛灰。”

“當然,也包括特納議員和他的兒子,我相信你們已經猜出我是誰了吧,所以你們知道,我有和他們同歸於儘的決心。”

高級探員心裡猛跳。

他冇有懷疑林逸的話,如果整個莊園都安裝了炸彈,那救人的難度就更大了,這種一心求死的劫匪最可怕,因為他們本來就不怕死,冇準整個行動隊都要給他陪葬。

“希望你不要衝動,你有什麼要求,我們可以儘量滿足你。”高級探員試圖先穩住林逸。

“要求,我還確實有一個要求,你派一個攝影師進來安裝直播設備,我要全程全美直播。”林逸道。

FBI高級探員冇想到林逸會提出這樣一個奇葩要求,心說上次你直播法庭殺人,這次還想弄個直播綁架複仇嗎。

“冇問題,我立刻組織人過去。”高級探員一口答應。

最起碼這是個瞭解劫匪情況的機會,比這樣對峙下去雙方什麼也不瞭解強得多。

警察去詢問那些記者,“劫匪想要一個攝影師進去安裝直播設備,有冇有人願意去?”

有些攝影師嚇得退縮回去。

他們隻是工作,可冇想玩命,不過也真有不怕死的,一個攝影師站出來道:“我願意進去。”

“OK,你不需要做任何其他的舉動,隻需要架設好直播設備就行。”高級探員道。

“能不能給我一件避彈衣?”攝影師道。

高級探員道:“其實穿不穿避彈衣無所謂,劫匪說整個莊園安裝了大量炸彈,一旦爆炸根本不是一件避彈衣能擋住的。”

攝影師用力嚥了一口唾沫。

他後悔了。

心說我現在收回剛纔的話還來得及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