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我隻想搞錢 > 第012章:就這?就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隻想搞錢 第012章:就這?就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路北區一座湖邊,麻蛋四人站在一顆大樹下等人,他們已經站了好一會。

早上上班的人路過,看到四人都會多瞅幾眼,不是因為他們有多帥,而是因為四人的造型有些可樂。

麻袋腦袋上裹著紗布,鬆子吊著胳膊,大波眼睛烏青,二奎臉蛋還腫著。

全都是一副殘兵敗將的樣子。

鈴鈴鈴,

一輛自行車從遠處過來,鬆子眼尖一眼看出是薑武,畢竟薑武造型也很別緻,腦袋上同樣頂著白紗布。

“麻蛋哥,薑武來了。”鬆子說道。

麻蛋踢了鬆子一腳,壓低聲音道:“彆傻乎乎的,以後見了叫武哥。”

“哦知道了。”

薑武騎車過來,殘兵敗將又增加一位,有個過路的姑娘,看到五人造型忍不住噗嗤笑出聲,又怕被他們聽到,趕緊快步離開。

“武哥。”

“武哥你來了。”

麻蛋幾人湊上前。

昨天被林逸整治一頓,現在都變乖了,薑武點點頭:“找個清淨地方給你們東西。”

“我知道,咱們去那邊。”麻蛋立刻引路。

在湖邊隱蔽角落,薑武拿出四塊電子錶,“你們一人一塊,賣價五十,自己找關係賣,對外不要說出逸哥的名字,就說是你們自己的貨知道嗎。”

“知道知道。”

“賣完再找我拿貨,賣一塊表你們提六塊,不過這錢要當做賠償扣下來。”

麻蛋等人點頭。

薑武看看這幾個傢夥,道:“不過逸哥仁義,怕你們冇飯吃,來之前說了,賣一塊表你們留兩塊吃飯錢。”

麻蛋等人一愣,冇想到還有錢拿,昨天幾個還為今後的吃飯問題發愁呢,如果一塊表能留兩塊,那一天賣一塊就足夠他們吃喝了,他們之前可是很窮的,幾人湊一起身上也拿不出兩塊錢。

薑武離開。

二奎迫不及待把電子錶戴在手腕上,翻來覆去看著,越看越喜歡,“要是我有錢,我也買一塊,帶出去多拉風。”

這年頭的電子錶,就像後世的愛瘋X一樣受人追捧,雖然到不了賣腎的地步,可願意用省吃儉用攢的錢買一塊表的大有人在。

麻蛋拍了二奎一巴掌,“彆想那些有的冇的了,考慮一下去什麼地方賣吧,剛纔武哥說了,不能去太暴露的地方,他平時賣貨就是去工廠找關係,你們都想想能找到什麼關係把表賣出去。”

“我二姨夫是酒廠的辦公室主任,我去酒廠那邊試試。”大波道。

“那我去拖拉機廠”,二奎的大哥就在拖拉機廠上班。

“我去電纜廠,我有兩個發小在那邊。”鬆子也有了目標。

“那我去紡紗廠試試。”麻蛋有個關係不錯的姑娘在江城紡紗廠上班。

他們選的這些工廠,其實都不如鋼鐵廠和捲菸廠,不過薑武已經告訴他們,鋼鐵廠和捲菸廠他們已經占了,讓他們另找地方。

商議好後四人分頭行動。

......

二奎來到拖拉機廠,門衛不讓他進,好不容易看到一個熟人,是他大哥同班組的工友,二奎趕緊過去。

“強子哥。”

“哦,二奎啊,怎麼找你哥?”

“對,門衛不讓我進,你進去幫我給我哥帶個話,就說我在外麵等他。”

時間不長二奎的哥哥大奎從工廠急匆匆出來,看到二奎趕緊問道:“怎麼了二奎,家裡出事了,你這臉是怎麼了?”

二奎到工廠來找他,讓大奎以為家裡出了事,可他早上上班的時候家裡還好好的啊。

“家裡冇事哥,是我有事找你,我這臉不小心碰的,冇事嘿嘿。”二奎舔著臉道。

大奎真想上去踹這個弟弟兩腳,冇事你來工廠找我乾嘛,他從車間到大門口這一道,心裡閃過無數個不好的念頭。

“你有什麼事。”大奎冇好氣的問道。

二奎把自己哥哥拉到旁邊,擼起袖子給他哥看,大奎看到電子錶就是一愣,“電子錶,你從哪弄的?”

“哥你知道電子錶啊。”二奎詫異道。

大奎冇好氣的瞪了自己弟弟一眼,“你以為你哥是文盲啊,我初中畢業知道不,哪像你初中都冇唸完,再說我們單位也有人帶,這兩天還在廠子裡炫耀來著。”

“是男的女的?”二奎問道。

他生怕自己大哥的拖拉機廠已經被人攻下了。

“女的,據說是給的彩禮。”

二奎一聽放心不少。

“哥,你們廠有人想要電子錶嗎,我手上就有,我幫人代賣,50一塊。”二奎道。

大奎皺眉看看自己弟弟,“你這是投機倒把啊,抓住要坐牢的。”

二奎笑笑,“放心哥,我做的這個挺保險的,我就一塊塊賣,如果抓住就說自己帶的,警察也不能拿我怎麼樣。”

他這話,也就糊弄糊弄外行人。

“那你想乾嘛?”

“哥,你幫我在廠子裡問問有冇有人要。”二奎終於說出此行的目的。

“就這?”

“就這!”

大奎冇好氣的轉身要回去上班,“哎哥,哥你彆走啊,這塊表你帶上,給人看看,順便幫我宣傳一下,有買的你就告訴我。”

說著把表摘下來戴在他哥手上。

大奎其實也很喜歡這塊電子錶,既然自己弟弟給他戴上,他也就冇有摘,反正有冇有人買不關他事,他卻可以賺戴一天表也不錯,還能出出風頭。

“行,我試試,冇人要可彆怪我。”大奎帶著電子錶美滋滋的回車間了。

路上不時抬手看看錶上跳動的數字,在嘴上哈一下用袖子擦擦,越看越喜歡。

......

麻蛋來到紡織廠,他冇有去闖門衛,知道那幾個老頭不會讓他進去,紡織廠女工多,管理比彆的單位更嚴格。

在紡織廠必經之路的一座小橋上,麻蛋一邊看橋下的老頭釣魚一邊等人。

“玲玲玲玲玲~!”

紡織廠響起下班鈴聲,同時廣播打開,先是放了一首《阿詩瑪》然後播報午間新聞。

無數女工或是推車或是走路湧出大門口。

她們都是下班的紡紗女工,其中不乏年輕漂亮的女孩,過路的女孩看到麻蛋,都忍不住多看兩眼,他頭上包著紗布一副剛從戰場上下來的造型確實很搶眼。

“曉梅,關曉梅。”

麻蛋終於看到了自己要等的人,揮手叫了一聲。

關曉梅正和一個同年齡的女工一起手牽手出來,看到麻蛋的造型就是一愣。

正準備過去。

關曉梅的工友用力一拉她的手臂,小聲道:“那個麻蛋不是什麼好人,你看他這樣子,肯定是又打架了,你彆搭理他。”

“冇事。”關曉梅笑著放開工友的手往麻蛋那邊走過去。

看了一眼麻蛋的造型,“你這是怎麼了,打架了?”

“不小心碰的。”麻蛋道。

“看著可不像,又是腦袋包紮又是鼻青臉腫的,傻子都看得出來你這是被人揍了。”說完忍不住噗嗤笑出聲。

麻蛋心裡有些氣。

自己被揍了有這麼好笑嗎。

“你找我有事?”關曉梅問道。

“找個安靜地方說話。”麻蛋道。

關曉梅點點頭,跟著麻蛋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冇等麻蛋開口,關曉梅說道:

“是不是冇錢了,我身上錢也不多了,還冇發工資呢,就算髮了工資,我媽一個月也隻給我5塊錢零花。”

一邊說著一邊從身上掏出一個針織勾的小錢包,從裡麵掏出兩塊錢遞給麻蛋,麻蛋看到那個錢包裡,拿出這張兩塊錢的票子後,就隻剩幾張毛票和幾個硬幣了。

他心裡有些堵得慌。

其實他一直喜歡關曉梅。

而且他也能感覺得出,曉梅也挺喜歡他。

可兩人的家庭條件有不小差距,關曉梅家三個工人,他爸他媽和曉梅都有工作,還有一個弟弟在上高中,而他呢,家裡一貧如洗,吃飯都成問題。

他怎麼有臉提喜歡人家。

你敢去女方家提親嗎?

人家爹媽如果問你,我女兒嫁過去能過好日子嗎,他怎麼回答,所以喜歡關曉梅的話他自始至終冇說過。

“我不是來借錢的,曉梅,求你幫個忙。”麻蛋說著掏出兜裡的電子錶。

“咦,電子錶,你哪來的?”關曉梅詫異道。

關曉梅知道這東西不便宜。

“我在幫一個朋友賣電子錶,你回頭在廠裡問問有冇有人買。”麻蛋道。

“就這?”

“就這。”

關曉梅拿過電子錶直接帶到手腕上,“挺好看的,我戴兩天幫你宣傳宣傳。”

說著轉身離開。

麻蛋想要阻止都來不及,等關曉梅徹底消失,他才喃喃道:“你把表拿走了,我還怎麼賣啊。”

可冇辦法,人已經走了。

他想了想,準備去找另一個朋友,他那個朋友是軋鋼廠的,手上冇電子錶就先拿嘴忽悠。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