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我隻想搞錢 > 第119章:全部拉下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隻想搞錢 第119章:全部拉下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係統提示商城出現新商品,林逸立刻激動的打開係統麵板:

玩家:林逸。

錢包:2.33億美元。

技能:二級體質增強、黃金空間2立方米,粵語、英語、美式英語、過目不忘、阿拉伯語、開鎖。

係統商城:黃金空間,體質增強,語言包,變臉麵具。

悍匪體驗值:35點(可抽獎0次)。

林逸看到,他心心念唸的係統商城,終於又有新商品出現,這次新增的技能叫‘變臉麵具’。

他立刻點開係統說明。

變臉麵具:道具類商品,可複製某人樣貌,每個麵具隻能對應一人,價格2000萬美元,使用時長1年。

說明簡單易懂,林逸立刻明白這個變臉麵具的用途了,可以讓自己變成彆人的模樣,但隻能固定一次,不可更改,想變成其他人,就要從新買一個新的,而且這個麵具的使用時長隻有一年,當然,你可以繼續用,但必須買個新的重新變成原來的樣子。

原本他還在考慮,做完這一票後,美國肯定會瘋狂通緝他,自己是跑去非洲還是跑去亞洲。

現在有了這個麵具。

可以繼續在美國混。

而且路越走越寬了。

哈哈,

想想就有意思。

......

錢被林逸全部吸收完,大廳隻剩下一堆空袋,冇人會想到,有一個開掛的傢夥,能把所有現金全部收走,如果銀行和警察知道林逸有這個能力,就算打死特納父子他們也絕對不會把錢送過來。

鈴鈴鈴。

桌上的電話響起。

林逸拿起來接聽。

裡麵傳來談判專家的聲音。

上次他成功說服林逸放下殺人執念,算是成功了一步,他自覺有信心繼續說服林逸。

“林先生,錢已經給您了,至於您說的能放下兩億美元的直升機,我們暫時冇有,需要找其他地方借,所以要更久一些,我們有些事情想要和您聊聊。”

“聊什麼?”林逸問道。

“約翰特納和他的兒子,兩人都受了重傷,通過直播就能看出兩人的情況很不樂觀,希望您放一個出來,我們為他進行救治,救治好後我們再用另一個交換,您看可以嗎?”談判專家道。

林逸心裡好笑。

放一個出去治療,即便這個治好了,你想用他換自己老子或者兒子,他們也不可能同意。

捨得送死的人真不多。

“不。”

林逸很乾脆的拒絕。

“放了他們任何一個,我的危險就增加一倍,我不會被你們牽著鼻子走,見到直升機,我會帶著他們和錢一起登上直升機,你們如果追擊,我會丟下去一個,這個冇的商量。”

“我現在等你們的直升機,必須儘快。”

林逸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電話那頭談判專家有些懵,怎麼對方突然變得這麼冷靜堅決了,之前還聽自己勸來著。

這時旁邊的fbi探員道:“彆低估這個匪徒,他可是西北大學的高材生,這說明他非常聰明,簡單的套路恐怕騙不了他。”

“那怎麼辦?”警察局長問道。

“現在我們忌憚太多,而且全美的人都看著,又不能真的直接衝進去,如果人質死了,我們會承受極大輿論壓力,冇準前途都會就此結束。”fbi高級探員道。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特納父子被捆的很結實,不怕他們跑掉,監控筆記本在他手裡,隨時監控整個莊園的情況,包括大廳內特納父子兩人。

林逸閒來無事,在彆墅轉起來。

看看有冇有什麼好東西,要不然一會兒全毀掉其實也挺可惜的。

二樓,

林逸還真看到一些好東西,

在一個間收藏室,

櫥櫃裡放著好多手錶,有的放在托盤裡,有的擺在表架上,有的放在搖表器上,總共有四五十塊之多。

林逸可是賣走私表出身,雖然一些世界名錶冇有見過,可他看過介紹名錶的雜誌,一眼就能看出標誌品牌。

百達翡麗、江詩丹頓、歐米茄、寶珀、寶璣、萬國,還有理查德米勒。

不愧是老牌億萬富豪家,這幾十塊表估計價值就不下幾百萬美元,玻璃櫥櫃用鎖鎖著,如果是普通劫匪,肯定會把玻璃門雜碎,不過林逸卻不會那麼粗魯。

咱是有手藝的人。

玻璃門上這種鎖,對林逸來說一點難度都冇有,掏出一根開鎖的小鐵片,在鑰匙孔裡進進出出幾下,鎖就開了。

把這些表一塊塊收進空間。

外麵的警察急的想辦法,林逸卻在閒庭信步搜刮東西,又來到一個房間,這裡明顯是一個休閒房,牆上架子上擺著很多雪茄煙盒,對這些林逸就不懂啦。

不過沒關係,

他現在的係統空間,把炸彈放出去後空了許多,撿著一些好的吸收十幾盒,有空的時候嚐嚐味道試試。

另一麵牆壁上放著很多酒。

這些酒能被放在櫃子裡,想來也是好東西,普通幾十塊的紅酒,相信特納家不至於把他們放在這裡,撿著漂亮的收了幾十瓶,有空嚐嚐味道。

其實富豪也就這點愛好。

女人、表、車、槍、煙、酒,枯燥且無趣。

......

“騰騰騰,騰騰騰~~~”

下午四點多鐘,

直升機終於來了。

停在特納家前院的草坪上。

記者們立刻拿著攝像機照相機對著直升機猛拍,他們知道,**時刻就要到了。

大廳電話再次響起。

林逸拿起來接聽。

“林先生,直升機我們準備好了,接下來您準備怎麼做,我們希望您能保證人質的安全,這樣對您也好。”

“我不接受任何威脅,你讓直升機駕駛員離開,一會兒我自己開飛機。”

談判專家一愣。

“您會開直升機嗎?”

“為什麼不能。”

直升機駕駛員接到命令後,趕緊丟下耳機頭盔跑了,他比任何人都不想乾這個活。

記者們把林逸準備自己開飛機的事情公佈出去,網上又熱鬨起來。

“你們說這個林,會不會是某國特工,他身手厲害,意誌堅定,戰鬥力很強,還會開直升機,這也太全能了。”

“很有可能,一般人可不會開直升機,而且他還是個孤兒出身,你覺得他有能力自學直升機駕駛技術嗎?”

“如果他真是,那隻能說,某國的特工很厲害,隨便出來這樣一個人,就折騰的半個美國跟著提心吊膽。”

“我以前就說過,他們不好惹,他們都會功夫。”

林逸會開飛機走嗎?當然不會,直升機的目標太大了,他能逃走的機會微乎其微。

直升機隻是一個幌子。

用來吸引警察視線。

飛機停在草坪上,

人們的鏡頭都對準大門口,屏住呼吸,等著林逸下一步動作,可林逸卻冇了任何反應,周圍的時間彷彿定格。

“什麼情況?”

警察局長問旁邊的行為專家?

“我猜測,最後關頭他可能害怕了,也或者,就是等晚上夜幕降臨,用夜色做隱蔽,這樣更容易逃跑。”

局長點點頭。

......

夜幕降臨。

時間到了晚上8點鐘。

有人看看時間。

距離昨天林逸突襲特納莊園綁架特納父子,馬上要到24小時,可依舊冇有動靜。

就在這時。

有人驚訝發現,

彆墅內的直播設備再次打開。

電視台接收到信號很是興奮,立刻把畫麵轉成彆墅內直播,主持人用畫外音激動的介紹情況。

“觀眾朋友們,綁匪再次打開直播設備了,讓我們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直播鏡頭裡,林逸又在審問特納父子。

看老約翰的狀態,在直播前肯定又受到了折磨,整個人精神顯得非常萎靡。

“殺女孩的殺手組織,你如何聯絡他們?”林逸問。

“網站。”約翰特納回答。

“把網址告訴我,還有進去的賬戶和密碼。”

約翰特納乖乖說出網站,還有他登陸網站的賬戶和密碼。

外界,

殺手組織看到特納竟然交代出他們殺手網站,嚇得趕緊命令人封堵遮蔽約翰特納的賬戶。

不過他們也徹底暴露在fbi和有關部門眼中,美國的有關部門,立刻開始偵查。

殺手組織無法在短時間內刪除所有內容,被有關部門獲取道不少資訊,相信這個殺手網站肯定會遭受一輪毀滅性的打擊。

全美人民又激動了。

暴大瓜,

又曝出大瓜了。

“你和哪個黑幫有來往,他們老大是誰?”林逸繼續問。

“羅尹·伯格,他的主要生意是放高利貸,我們之前有利益往來,我就是拜托他找的監獄犯人對你動手。”

這個叫羅尹·伯格的黑老大,此刻正摟著一個小妞看電視,對約翰特納被綁架他也很關注,當聽到約翰特納說出自己名字的時候,這傢夥氣的跳起來。

“混蛋,媽的,竟然把我交代出來,真是太他媽混蛋了,約翰特納,這次你活下來我也會找人弄死你。”

“不行,我要躲一躲,恐怕再不走fbi就要上門了。”

他把妞丟在一旁,趕緊準備東西跑路。

林逸繼續問:

“聽說你經常操控股票,有過幾次操控股票市場的行為?”

“冇有~~~”

約翰特納咬著牙。

“卡察~!”

又一根腳趾被夾爆。

“啊啊啊啊啊~~~~”

約翰特納慘叫過後,顫抖著說出自己曾經和某些人一起參與操控股市,一連說出4個金融家的名字,還有操控的哪幾隻股票。

看直播的觀眾們震驚,還有好多因為炒股賠了錢的,一個個義憤填膺,叫嚷著要找這些金融家算賬,網上更是吵成一團。

這些被約翰特納點名的金融家們,氣的渾身顫抖,萬萬冇想到,做局的時候冇有暴露,卻在這裡被約翰特納交代出來。

“不行,趕緊找人弄死這個傢夥。”

他們立刻打電話聯絡人,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弄死約翰特納,讓他閉嘴。

“我們繼續,你曾經賄賂過哪些政客,用的什麼手段?”當林逸問出這句話,電視機前很多人炸了。

警察局長的電話被打爆。

有人大聲命令道:“我命令你,立刻派人衝進去,不惜一切代價救出人質,現在立刻馬上!”

警察局長知道,這不是救人質,而是讓人質閉嘴,死活不論,絕對不能讓特納再說下去了,他立刻下令警察往裡衝。

就在美國警察們衝到一半時,

莊園忽然爆炸。

“轟轟轟~~”

連續好幾此爆炸,火光沖天,塵煙遮蔽天空,直升機都看不清下麵的樣子。

一道身影從後門竄出,

在黑夜與塵煙的掩護下,來到下水道口,用工具快速打開井蓋,隨後嗖的跳了下去,前後不過兩三秒鐘,林逸就徹底消失不見。

特納莊園的爆炸,

還隻是剛剛開始。

“轟轟轟~~~”

爆炸聲連在一起,

附近的警察記者都嚇得趴在地上。

可這還冇完,

“轟~!”

最後特納莊園彆墅發生最猛烈的爆炸,彆墅被炸得四分五裂,磚石木塊飛濺上百米,隨後燃起熊熊大火,把特納莊園整個籠罩其中。

爆炸和燃燒的火光。

遠在十幾裡外的芝加哥城內鬥看的清清楚楚。

電視機前的觀眾也被這一幕震撼道,網絡上的網友也在瘋狂評論:“這是同歸於儘了嗎,最後他還是選擇了最激烈的方式。”

“天啊,兩億美元也燒掉了嗎,太可惜了,實在太可惜了。”

“我懷疑,這個林恐怕冇死。”

“整棟建築都炸成了廢墟,現在還著著大火,怎麼可能這樣都不死。”

“‘林’死冇死不確定,不過我知道,約翰特納和他兒子肯定死了,還有約翰特納死前說的那些人,肯定也冇什麼好下場,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帶他們去喝茶。”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