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我隻想搞錢 > 第036章:找上門的大生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隻想搞錢 第036章:找上門的大生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逸當初總共兌換港幣十三萬八,給王廠長十二萬,自己留下一萬八。

這些他打算留著,等以後去友誼商店,看有什麼需要的可以直接用港幣購買。

友誼商店的東西,貨品好、種類全、還不用票,比如中華、茅台這類商品,需要專門的煙票酒票,友誼商店就不需要,敞開購買。

裡麵還有一些普通百貨商店冇有的東西,比如好時巧克力、萬寶路香菸、進口衣服等。

彩電、冰箱、自行車、縫紉機這類需要憑票購買的大件,隻要有外彙或者外彙券也都能隨意購買。

還有一類東西,就是玉器、金器、古董、名人字畫這些,在友誼商店也能看到。

王廠長看到這麼多外彙為什麼這麼高興,因為這東西比人民幣好用,即便不在香港花,在內地也能購買到很多有用的好東西。

晚上,

林廠長讓印刷廠小食堂大師傅,好好做了一大桌子菜,今天他親自作陪,和林逸好好喝了一場。

最後王廠長喝的有些微醺,拍著林逸肩膀道:“小林,以後印刷上的事,儘管說。”

翌日,

林逸和李向前跟著大貨車回江城。

掛曆十天一趟,一次賺四萬,一個月就是十二萬,墨鏡一個月賺三萬,合起來一個月就是十五萬收入。

這樣的生意,

在這八十年代,說出去絕對讓無數人驚掉下巴。

要知道,

這個時候很多人還在溫飽線掙紮。

......

秦師傅又來送傢俱,這次拉了整整一板車,包裹的嚴嚴實實,生怕磕碰一點。

還專門叫了他兩個兒子幫忙推車。

到了林逸店鋪門口,薑武他們看到後,趕緊分出幾個人幫忙,此刻林逸正躺在橫榻上看書,前兩天他特意找街上彈棉花做被的鋪子,讓他們給自己做了幾床新褥子被。

軟軟的新褥子鋪上,靠在靠枕上,那叫一個舒服。

他記得看古裝電視劇,裡麵的皇帝大臣就愛這一手,斜靠枕頭休息,周圍幾個女人在下麵服侍。

金平梅裡,也有關於橫榻的描寫。

萬惡的封建社會。

聽到樓下動靜,

林逸起身,就見幾個傢夥搬著新傢俱上樓。

“林老闆您在呢,上次送傢俱過來,聽說您進貨去,也冇問問您喜不喜歡合不合適。”秦師傅看到林逸笑著問道。

“很喜歡,也很合適。”林逸道。

“這次又送來什麼?”

秦師傅臉上露出喜色,“這次有好東西,之前我給這家修過傢俱,知道他們家有不少老物件,這次去問了問,家裡人想換新式傢俱,我就收來了。”

“紫檀木製作的大方桌,絕對好玩意,隻那麼大的料現在都難找嘍,這大桌吃飯也好學習也好,都非常實用,還有兩對紫檀圈椅,坐著非常舒服。”

“還有一個大茶幾,真正花梨木大板料的,雕花那叫一個漂亮,隻擺在那裡看著就舒服。”

說話間傢俱搬上來,秦師傅指揮著放在合適地方,秦師傅之前看過房子樣式,在他腦子裡,早已經想好什麼地方擺什麼。

等人們出去,房間隻剩秦師傅和林逸兩人,秦師傅摸著紫檀木桌子愛不釋手,道:“現在啊,找這麼好的木頭真是找不到嘍,可惜啊,人們不認老物件。”

“放心吧,以後人們會認的。”林逸道。

林逸知道,現在正是古董傢俱最不行的時候,要等到八六、八七年開始,古董傢俱才被古玩藏家逐漸認可,然後掀起古傢俱收藏熱,之後快速升溫,最後被炒到天價。

“林老闆,有個事和您說一下。”秦師傅道。

“定金花完了嗎,我再給你拿。”林逸道。

“確實花的差不多了,不過我說的是另一件事,我啊,最近看到一張頂好的拔步床,比我原先打算給您收的那件強多了,紫檀木料,頂級雕工,絕對是出自皇家造辦處的精品,儲存的也特彆完好。”

“隻不過我問了問價格,主家要的忒高,張嘴要500塊,所以我過來問問您,是要我原先說的那件,還是考慮這件更好的?”

秦師傅說完看著林逸。

五百,

對現在的明清傢俱來說,絕對高價了,再加五百都夠在江城買套房了。

不過五百對林逸來說不算什麼。

他相信秦師傅的眼光。

“兩張床都收了吧,一張放這裡,一張放我家裡。”林逸非常乾脆的說道。

秦師傅一愣。

隨即反應過來,心說林老闆有錢大氣。

“那成了,我去找主家商量商量。”

臨走時,林逸又給了秦師傅1000買傢俱的貨款,掃眼看看房間,越來越充實了。

挺好。

就在林逸打算躺下繼續看書時,李向前又上來了,“逸哥,剛剛工商局的來人,通知明天去工商局開會。”

“開會?”

林逸猜不透他有什麼會要開。

“說有什麼事了嗎?”

“冇說,不過不是通知的咱一家,街上好多大點的門店攤位都接到通知了,不過好像都是賣貨的,那些飯鋪、剃頭、修鞋的,就冇有通知他們。”李向前道。

林逸想了想,

也冇太在意,

到了不就知道了。

......

翌日,

林逸騎車來到橋口區工商局,院子裡已經有不少人,都是漢正街的個體戶老闆,不少認識林逸的,林逸一出現紛紛和他打招呼,林逸笑著迴應。

會議室更像一間大教室,牆上貼著偉人相,兩邊還寫著標語,隻不過已經換成促進經濟發展之類的,個體戶老闆們紛紛在長椅上坐下,等待開會。

大家都不知道叫他們來做什麼,熟悉的人湊到一起唧唧喳喳議論。

“老王,你說叫咱們來開會有什麼事啊?”

“我哪知道,不會是上麵政策又有變動了吧,咱們這剛做了一年,難道要停了?”

“我昨晚擔心了一宿,連覺都冇睡好。”

“可千萬彆啊,我一家老小就指著漢正街過活呢。”一個婦女說道。

“估計冇那麼嚴重,大家都彆亂猜了,什麼事兒一會兒領導肯定會告訴咱們的。”

越是未知越是恐懼,大家不知道一會兒領導會和他們說什麼,畢竟現在漢正街是全國第一份,喊停也不是不可能。

會議室門再次推開,幾個人走進來,為首的人大家也算熟悉,工商局的鄭局長。

後麵那幾個就冇見過了。

幾人在主席台坐下,鄭局長看看臉上帶著擔憂神色的漢正街商戶,道:“大家剛剛的議論我聽到了幾句,大家彆擔心,漢正街不會停,今天叫大家來是有彆的事情。”

眾人一聽頓時放心不少。

“我給大家介紹一下台上這幾位,這位是王廠長,來自隨州,是隨州打火石廠的廠長,這位是雨傘油布廠的馬廠長,來自鄂州,這位是襄陽毛筆廠的錢廠長,這位是來自孝感的提花織物廠的劉廠長,最後這位,是來自黃石的第二服裝廠的呂廠長。”

鄭局長挨個介紹了一遍。

台下的人依舊懵逼,不知道這些人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事情是這樣的,前幾天省裡召開輕工會,這幾位廠長來參加,他們廠裡都遇到一些難題,那就是產品積壓賣不出去,至於原因各種各樣,有的是產品型號不對,有的是被供銷社退貨,有的是市場消費力下降等等原因,總之產品積壓了。”

“和供銷社協商,供銷社也解決不了這些問題,賣不出去就是賣不出去,省裡領導後來想到漢正街。”

“咱們漢正街,是正規商業渠道的補充力量,今天叫大家來,就是共同協商一下,看看大家有冇有辦法,把這些商品銷售出去,解決這些工廠產品積壓的問題。”

漢正街的人聽說原來是這麼回事,原本擔憂的心頓時放下不少,有人開口問道:

“領導,不知道怎麼銷售啊,讓我們做什麼?”

鄭局長看看開口的人,笑著道:“很簡單,如果你們覺得能銷售出去,這些貨就賣給你們,當然,價格肯定便宜,比原本的批發價還要優惠,具體優惠多少就看你們和廠子怎麼協商了,我們工商局隻負責牽線。”

說完他看向幾個工廠廠長,“幾位廠長,你們都分彆介紹一下情況吧,好讓漢正街的同誌們心裡有個譜,看看誰能接手有門路銷售出去。”

幾位廠長紛紛介紹自己情況。

比如打火石廠,他們手裡積壓了兩噸多打火石,按照顆粒來說足有上億粒,總價十幾萬,供銷社對外銷售是一分錢5粒,他們的批發價是一分錢10粒。

看上去利潤率翻倍,可這東西的市場非常小,現在人們普遍用的還是火柴,用打火機的人很少,打火石的銷量自然也就上不去。

再比如毛筆廠,以前毛筆是文房四寶,常用工具,可現在人們都用鋼筆寫字,用毛筆的除了書畫家還有幾個,普工人練字的不多,飯都吃不飽誰冇事跑去練毛筆字。

毛筆廠的庫存也不少,不會少於十幾萬根。

很多商戶聽後低聲議論,

這麼多貨,怕不是要賣幾十年了。

最後說話的,是黃石的第二服裝廠呂廠長,這人五十來歲,一開口就讓在場的商戶震驚不已。

“我們第二服裝廠主要做童裝,之前和供銷社有協議,產品供應多省供銷社銷售,今年有些省份供銷社引進其他服裝廠的產品,我們廠的產品出現滯銷,後來又退回一大批,而我們之前錯估了銷售情況,生產的量又比較大,因此造成了積壓。”

“這一點我已經向省領導做了檢討,這是我工作疏忽造成的,可我保證,我們的衣服質量是冇問題的。”

“我說一下產品積壓情況,夏季、春秋季、冬季都有,麵料有棉布、滌綸、錦綸總計七八種,衣服總件數是35萬件左右,批發單價從1.5塊錢到6元不等,總價值136萬。”

聽到136萬這個數字,台下商戶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一百多萬,對他們來說絕對是個天文數字,跑到漢正街來銷售,好傢夥,這誰吃得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