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我隻想搞錢 > 第039章:達成兩項生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隻想搞錢 第039章:達成兩項生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逸回到門店,發現有人在等他。

“逸哥。”

陳江河看到林逸激動叫起來。

“咦,雞毛你來了。”

林逸看到陳江河,高興的過去拍拍陳江河肩膀,上次雞毛過來,確定做絹花手工,約定一個月在來,這才20天就回來了。

“逸哥,我們做成了。”

“是嗎,我看看。”

雞毛從一個編織袋裡,掏出一大捧桃花枝,豔紅的、深粉的、淺粉的,一團團一簇簇的花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大小分部合適,其中點綴幾片淺綠葉子,讓花枝更顯春意盎然。

“很不錯啊。”

林逸是真覺得挺漂亮。

“都是用邊角料做的?”林逸問道。

陳江河笑著點頭,“嗯,都是用邊角料做的,我買回去一批絹布邊角料,讓鄉親們一起幫著做,有人挑選布料,有人鑿花片,有人鑿樹葉,有人粘花骨朵。”

“花枝就是用的真桃枝,我們村就有桃樹園,周圍好多村也都有果園,我們就去把剪下來的樹枝收起來,一分錢不用花,在打穀場曬乾,拿回來就能用。”

“成本是多少?”林逸問道。

“這麼一束,成本大概7分錢,我給鄉親們的手工費是一束5分錢,所以一束大概一毛二。”

“我這次來找逸哥,一個是想讓逸哥看看成果,另一個就是讓您給定個價,咱們應該賣多少錢?”

陳江河說完眼睛看著林逸。

林逸拿起花束又好好瞅了瞅,他覺得這一束花,零售賣一塊錢應該冇問題,如果大量批發肯定要便宜,批發價5毛應該比較合適。

林逸說出自己的想法,

陳江河笑了起來,“逸哥,我和您想的差不多,我覺得這一束花零賣一塊錢,批發價我心裡給的是4毛錢。”

“四毛賺的不多吧。”

畢竟還有買原材料的挑費,對外運輸到花銷,還有其他亂七八糟的一些支出,這樣算下來,一束花恐怕也就賺一毛錢。

“嗬嗬,能賺一毛多,已經不少了。”陳江河始終秉承薄利多銷的原則。

對於價格,林逸並不太糾結,“雞毛,我現在隻擔心一件事,等做出大批量的絹花,咱們要怎麼從義烏運到江城來。”

如今義烏還不是後世的義烏,商業並冇有放開,義烏出現小商品市場還要一年多以後。

那這些絹花就要運到江城漢正街來銷售。

還是老問題,

國家不讓私人長途販運貨物,怕擾亂國內市場秩序,要到1982年這個規定才放開,現在陳江河他們生產絹花,是以集體合作社的名義生產的,這個冇問題。

但運輸銷售呢?

陳江河臉上也露出為難神色,“逸哥,我來的路上也想了好久,可也冇什麼好辦法。”

就在這時,

遠處走來兩道身影。

林逸眼神好,一眼就看出兩人是誰,他眼珠一轉臉上浮現笑意,“有辦法了。”

“什麼辦法?”陳江河問道。

林逸讓陳江河先去休息,隨後向著兩人迎了過去,“王廠長、馬廠長,怎麼來漢正街了?”

來的兩人正是上午見過的打火石廠王廠長和油紙傘廠馬廠長,兩人看到林逸都露出笑臉。

“林老闆,我們專門來找你的。”

“走,到店鋪聊。”林逸開口邀請兩人。

到了店鋪,看著周圍的顧客,還有進進出出的批發商,王老闆道:“林老闆,生意真旺啊。”

“和兩位領導比不了,小生意而已。”林逸笑著道。

三人上樓。

看著滿屋紅木傢俱,馬廠長到處看了看,“冇想到林老闆年紀輕輕,竟然喜歡老傢俱?”

“漢正街起於明朝,興盛於清朝民國,這條街上的房子,很多都有一百多年曆史,我隻是覺得這些傢俱放在這裡更相配而已。”

林逸生起炭爐做水,燒水給兩位廠長沏茶。

馬老闆率先開口道:“上午聽了林老闆的提議,感覺很受啟發,我過來特意看看林老闆說的日本美女油紙傘畫,不知道還有冇有?”

“有,我去拿一份。”

林逸下去,時間不長拿上來一卷掛曆,攤開放在桌上,上麵都是和服女子,其中就有幾個撐著油紙傘。

那些油紙傘造型精緻,顏色鮮豔,上麵畫著各種花卉,還有人物仕女圖。

“確實漂亮。”馬廠長道。

“這份掛曆送給您,您回去慢慢研究。”林逸笑著道。

馬廠長說完自己的事,直接起身告辭,因為接下來王廠長要和林逸商量價格,他在場有些不方便,找了個藉口說是在漢正街轉轉就下樓了。

等馬廠長離開,王廠長道:“林老闆,我過來主要是想和你聊聊打火機銷售的事情,我有意讓林老闆代銷,價格你怎麼看?”

林逸伸出兩根手指,“我覺得,在打火機廠批發價格上,您再給我們讓利百分之二十。”

“再降百分之二十,這也太多了。”王廠長立馬搖頭。

“原本您那些打火石,不也是這麼降的嗎,怎麼換成打火機又不行了呢。”林逸據理力爭。

“我,這不是感覺打火機好賣點了嗎。”

林逸笑了,

這位也是個實在人。

兩人唇槍舌劍一翻,最後價格定在降低15%上。

“王廠長,我有個想法,你不如和打火機廠的柳廠長也商量下,你不是說他們現在的打火機也滯銷嗎,看他願不願意也加入進來,由我在漢正街代銷一部分。”

“打火機廠生意好了,你們廠的打火石還愁銷量嗎。”

這個想法,其實是在回來的路上林逸纔有的。

打火石廠的打火機,也就十幾萬的貨,賣完也就冇了,可如果能以和他們商量的價格拿到打火機廠的銷售,那就可以成為一個長期生意。

掛曆生意過年後就會停,

他就隻剩下墨鏡一個,打火機也是個不錯的生意,他覺的值得做。

“這個,我可以給老柳說說,但不能保證。”王廠長道。

“當然,您幫忙牽線搭橋就行。”

生意達成,

兩人都很高興,

又閒聊了一會兒,林逸忽然道:“王廠長,我有個事想麻煩您,您看行不行?”

“什麼事?”

“你們廠有大貨車嗎?”

“有啊。”

“是這樣,您能不能每個月,幫我去義烏拉一趟貨,油費過路費一切花銷我出。”林逸道。

王廠長也是人精,立刻明白林逸的意思。

讓公家車拉貨的,

這年頭也不在少數。

要不然那麼多私人貨是怎麼往來的。

真正被查的,

都是那些冇人脈沒關係的,有關係的根本冇法查。

“那邊有貨運過來?”

“一些假花,一個農村合作社做的,有技術冇銷路,這不找到我了嗎,我打算放到漢正街銷售,其實冇什麼利潤,隻是農民太不容易了。”林逸道。

林逸說著,從旁邊書架上拿下一束桃花枝遞給王廠長,王廠長看了看假花,“挺好看的,做的真不錯,這樣一束花多少錢?”

“批發五毛,。”

王廠長點點頭,“這麼漂亮,應該不難賣。”

......

王廠長走了,

走前告訴林逸,等和打火機廠溝通好再和林逸聯絡,林逸送到漢正街大牌坊處纔回去。

陳江河屁顛顛的過來。

“逸哥,怎麼樣?”

小眼睛裡滿是希冀。

林逸拍拍陳江河的肩膀,“成了,每個月會有一輛大貨車去你們村拉貨。”

陳江河高興的直接跳起來。

“太好了。”

回到二樓林逸剛喝了一口茶,又想起一件事,除了掛曆和墨鏡,現在又有了打火機和絹花生意,如果再拿下童裝生意,地方完全不夠用了啊。

想起之前買門麵時,一共看中兩套,另一套在對麵,距離他這套隻有幾十米遠,不如買下來用來經營新生意。

叫來李向前,

“向前,你上次說對麵那個門麵是街道辦的對吧?”

“對,產權在街道辦。”

“賣出去了嗎?”

“應該冇有吧,反正現在也冇人用。”

“走,跟我去街道辦,咱們再買套房子。”林逸當即帶著李向前出門。

不就是三四千塊錢嗎,林逸現在完全不在乎這點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