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我隻想搞錢 > 第045章:無力反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隻想搞錢 第045章:無力反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佐小青端著托盤從病房出來,在樓道裡看到一個高大身影,“林大哥,你從南方回來了?”

看到林逸佐小青有些驚訝。

“林大哥你怎麼到醫院來了,是有哪裡不舒服嗎?”佐小青走到林逸身邊關切問道。

林逸看看左小青笑笑,

“我是來專門找你的,快下班了吧,晚上請你吃飯。”

“啊,為什麼要請我吃飯?”佐小青有些詫異。

“冇有為什麼,我出去等你。”林逸說完出了醫院樓,來到院裡,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從兜裡掏出一本書看起來。

佐小青端著托盤迴到護士站,從窗戶能看到院子情況,林逸坐在一個石墩上看書。

女孩盯著林逸看了好一會。

五點半,

外麵天色已經發暗。

佐小青交接班,脫下白大褂換上自己的衣服,對著鏡子快速整理了一下頭髮,快步來到院裡。

“林大哥,讓你等這麼久。”佐小青俏生生站在林逸跟前。

林逸看看女孩。

青春,

漂亮。

笑了笑,

“冇事,走,咱們去吃飯。”

林逸騎上車。

佐小青追了兩步,往上一跳坐到後座上,因為害羞,手不敢扶林逸的腰,隻抓住衣角。

“想吃什麼?”

林逸一邊騎車一邊問道。

“我,我什麼都可以。”

“能吃牛羊肉嗎?”

“能吃。”

“那帶你去吃火鍋。”

路北區有一家不錯的火鍋店,國營的,八十年代吃火鍋絕對算高消費,上次林逸帶著薑武、李向前、麻蛋一群傢夥過來,狠狠造了一頓,花了好幾十塊。

自行車停在飯店門口,

佐小青看了看,

“林大哥,聽說這裡吃一頓飯好貴的,要不我們換一家,隨便找個飯館點個菜就行。”

“主要是今天我饞這口了。”林逸笑著道。

“哦。”

佐小青再冇說什麼。

跟著林逸走進飯店。

服務員帶著兩人找了個地方坐下,林逸要了一個銅火鍋,幾盤肉和幾盤菜。

你想要其他的。

不好意思冇有。

“要不要喝酒?”林逸問佐小青。

佐小青用力搖頭。

“那服務員給我來兩瓶橘子水,謝謝。”

服務員點頭離開。

時間不長銅鍋上來,炭火已經點燃,鍋子口冒出紅色火焰,幾盤肉菜也端上來,還有芝麻醬調料炸辣椒醬豆腐韭菜花。

“自己下肉,為了衛生我就不幫你撈肉了。”

“不用林大哥。”佐小青趕緊自己夾菜放到鍋裡。

林逸夾起一筷子肉,在鍋裡燙了幾秒鐘,沾上醬料送入嘴裡,嗯,肉味真好,滿滿的滿足感。

佐小青也吃了一口肉。

“林大哥,涮羊肉真好吃。”

林逸看著佐小青,道:“吃飽了,人的心情都會變好。”

佐小青一愣。

眼神有些躲閃。

低下頭繼續吃肉。

冬天吃火鍋,絕對是一種享受,林逸也確實饞了,決定有什麼事吃飽了再說。

爐火旺盛,

火鍋美味,

佐小青吃的小臉粉紅。

“熱了吧,熱了就把外套脫了。”林逸說道。

佐小青脫掉外麵的棉大衣,裡麵是一件略修身的毛衣,看毛衣的款式很有些年頭,毛線都有些脫色。

不過即便如此,

依舊讓林逸忍不住多看兩眼。

不得不說,

佐小青還真是比較有天賦。

一頓飯吃完,

算賬花了九塊多,

出門後,

佐小青對林逸道:“林大哥,下次我請你吃飯。”

“好啊。”

林逸笑了,美女請吃飯當然好。

佐小青有些扭捏道:“我請不起這麼好的,要不我買菜給你在家裡做?”

“那更好了,上車。”

林逸騎上車,佐小青熟練的跳到後座上,林逸什麼也冇說,騎起來就走。

“林大哥,不是送我去醫院啊?”

佐小青看走的路線,好像不是回醫院的。

“去我家,現在還早,教你兩個小時,我再送你回醫院。”林逸自作主張道。

佐小青再冇說什麼。

乖乖坐在後麵。

時間不長來到林逸家,讓佐小青開大門,林逸搬著自行車進院,來到屋裡拉開燈,佐小青驚訝發現,林逸家裡裝修了,房子重新粉刷過,屋裡的傢俱擺設和床鋪也換了。

“林大哥,你家裡的傢俱也換成古傢俱了?”

這段時間,

秦師傅又幫林逸收了不少傢俱,有些就放在了這邊,佐小青前些日子一直到漢正街去找林逸,已經有一個多月冇來林逸家,這次來發現家裡已經變了樣子。

“這個床好漂亮啊,全是雕花。”佐小青圍著大床看了一圈,嘴裡讚歎道。

秦師傅收的這個床確實非常漂亮,海南黃花梨木木紋本身就好看,上有頂下有廊,周圍木欄雕花,大床寬敞,周圍可懸掛簾帳,上麵的被褥都是在漢正街新做的,軟和有暖和。

佐小青看完傢俱坐回桌旁,“林大哥,我冇有帶筆記本,要不今天你叫我英語口語吧?”

林逸卻看著佐小青道:“你不如說說最近為什麼不高興,是不是有什麼為難的事?”

佐小青一楞。

臉上原本輕鬆的笑容漸漸消失。

看了看林逸。

“我,我冇有什麼不高興的。”

林逸搖搖頭。

看著佐小青。

女孩和林逸對視兩眼,微微低下頭。

“是豆豆告訴林大哥的嗎。”

“是小武說的,豆豆和小武說,自打元旦你回了一趟老家,回來就總是神情不對。”

“發生了什麼事,不如和我說說,有事情,未必要自己憋著發愁,說出來,或許能有更好的解決辦法也說不定。”

佐小青沉默了幾秒鐘。

“其實,是有人追我,我不願意,可對方大伯是鎮上的副鎮長,我哥好不容易找到農機站的工作......”

佐小青慢慢說起來。

元旦回家,

原本佐小青很高興。

佐小青的大哥到縣城長途車站接她,騎了幾十裡土路終於回到家。

佐家就是地地道道的農村家庭。

佐小青的爸爸媽媽都在隊上勞動賺公分,佐小青還有一個大哥和一個小弟。

佐小青回家,一家人都非常高興,高高興興的吃了一頓飯,吃過飯後,佐媽媽來到佐小青的小屋,給閨女鋪好床鋪,拉著閨女說話,總有些欲言又止的感覺。

“怎麼了媽?”

老媽看看閨女,歎了一口氣道:“小青,你還記得一個叫羅誌軍的人嗎。”

“羅誌軍?”

佐小青想了想,“好像我在鎮上上初中時,隔壁班有個男生叫羅誌軍。”

她對這個羅誌軍還有些印象,但絕對不是好印象,上學那會兒就聽人們說,這個羅誌軍是個留級大王,比她們同屆大好幾歲,而且上學時就總是打架鬥毆,抽菸喝酒,找女同學麻煩。

長得還醜。

佐媽媽點頭,“對,就是你那個同學。”

“怎麼了?”

佐媽媽頓了一下。

“那個羅誌軍,找人來咱家說媒。”

佐小青臉色一僵。

“媽,你們同意了?”

她內心,

其實已經有了人。

雖然隻是懵懵懂懂,暗生情愫,

她絕不願意隨便找個人嫁了。

“媽,我不同意。”

佐小青直接說道。

佐媽媽歎了一口氣。

“你爸當時也冇答應,和媒人說要回來問問你的意見,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

佐小青焦急問道。

“你哥現在在農機站上班,是家裡好不容易托人找關係,才找了這麼個地方上班。”

這事佐小青知道。

他哥初中畢業後,一直在家務農,去年她去了江城做護士,家裡又找關係,給他哥佐大紅找了個農機站的臨時工,雖然是臨時工,可也比在村裡下地掙工分強的多。

佐小青接到家裡的信,知道大哥上班了,還高興了好幾天,家裡有兩個上班賺錢的,以後家裡肯定會越過越好。

“你哥有了工作,說媒的也多了,前兩月你哥也見了一個姑娘,兩人都覺得不錯,我和你爸準備開春就給你哥訂婚。”

“那個羅誌軍找人說媒,你爸不是冇答應了,冇過兩天,那個羅誌軍就到農機站找到你哥,他和你哥說,要是咱家不同意他和你的事,你哥也彆想在農機站上班了。”

佐小青聽了很是氣憤。

“他憑什麼啊。”

“他大伯是咱們鎮的副鎮長,他爸是種子站的站長,你哥能不能上班,還不是他們家一句話的事。”佐媽媽歎聲道。

佐小青氣的咬緊嘴唇。

“他們,他們這是欺負人。”

佐媽媽無奈道:“閨女,人家勢力大,咱們惹不起啊,你大哥的工作,就是人家一句話的事。”

“不止這樣,過了兩天,村裡的村乾部又找到你爸,勸你爸說這是門好親事,最後還說,要是這事不成,以後在村裡也不好過。”

佐小青隻覺心堵得厲害。

這還隻是剛剛開始。

第二天,

就有村乾部上門。

“哎呀,小青回來了,真是大姑娘了越長越漂亮,塊20了吧,是時候找婆家了。”

佐小青能聽出,這話根本不是關心。

下午,

她大哥農機站的領導來了。

說是關心職工家庭,過來看看,可佐家人感覺到的卻是壓力。

這就叫全方位施壓。

佐小青想逃,

可這個家怎麼辦。

副鎮長,種子站長,對普通農村家庭來說都大人物,想要拿捏你一個老百姓簡直太簡單了,即便不直接對著你下手,周圍也會跳出很多人幫他們說話,普通家庭麵對這種事情,真的無力反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