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我隻想搞錢 > 第047章:明天我要聽結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隻想搞錢 第047章:明天我要聽結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佐家。

籠罩在一片愁雲中。

佐小青走後第二天,羅誌軍就找到佐大紅,逼問他們家究竟願不願意把佐小青嫁給他。

“這門親事不成,小青已經有對象了。”佐大紅直接拒絕。

羅誌軍氣的變了臉色,指著佐大紅罵道:“你們家真是不識抬舉,要不是看她長得好看,我會要她,媽的,你們等著,今後讓你們家冇好日子過。”

羅誌軍確實有叫囂的資本。

下午農機站站長就把佐大紅叫去,告訴他站上用不了那麼多人,讓他回家。

開除一個臨時工,就是一句話的事。

佐大紅回到家,

佐爸佐媽知道這件事後,都難過的唉聲歎氣,“娃,這就是命,工作冇了就回隊裡繼續下地務農吧。”

他們都是最普通的農民。

遇到壓迫,

隻能低頭承受。

冇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爸,冇事,種田就種田,反正前些年一直種田,照樣能吃上飯。”佐大紅咬著牙道。

可事情還冇完。

第二天,

佐大紅的媒人就上門了,看看佐爸佐媽道:“女方那邊聽說,大紅的工作冇了,是真的嗎?”

佐爸看向兒子。

佐大紅咬著牙點頭:“是的嬸子,我被農機站辭退了。”

媒人無奈搖搖頭。

“人家女方那邊說了,當初同意這門親事,就是看上大紅有個工作,現在工作冇了,女方找過來跟我說要退了這門親事,你說說這叫什麼事啊。”

全家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佐大紅氣的滿臉鐵青,咬著牙道:“退就退,那樣的女子,我高攀不起。”

冇定親冇下禮,退親就是一句話的事。

媒人看看佐大紅,又看看佐家其他人,歎了口氣起身告辭。

......

冇了工作,

佐大紅隻能回村務農,

要到大隊部那邊重新報道,把名字填到勞動名單上,佐爸和佐大紅一起來到大隊部。

大隊部辦公室一屋子人。

這個點是村乾部集體聽廣播學習的時間。

佐爸和佐大紅在外麵等了好一會兒,等學習結束才推門進去,“支書,大紅要回村務農,給填個名兒。”

村支書看看佐爸,沉著臉道:“我昨天去農機站和種子站,問明年種地的事,農機站、種子站給咱們村的安排,都比往年要低不少,今後咱村日子可不好過啊。”

“你們家,給咱村惹事了。”

其他人看向佐家父子眼神都很冷淡。

佐大紅臉漲得通紅,想要開口反駁,佐爸伸手拉了拉兒子。

他又能說什麼。

所有人都隻顧自己的利益,他們家不同意羅誌軍的親事,自己冇錯,可對方是小人,報複到村裡,讓全村人孤立他們家,他也冇辦法解決。

事情在村裡傳開。

下地時,一堆人聚在一起聊天,有人冷嘲熱諷,有人拿話擠兌,佐家人隻能聽著。

其實人心從來不善良。

隻要觸動他們一定點利益,就會有人視你如仇敵,他們纔不會管你是不是冤枉,是不是受害者,是不是受了委屈。

其實羅誌軍依舊冇死心。

說白了就是繼續施壓,讓佐家日子不好過,最後低頭求著把閨女嫁給他。

......

“鈴鈴鈴”

縣長辦公室電話響起。

秘書接聽,

說了兩句話交給縣長。

“老黃,你可好久冇聯絡我了。”李縣長拿著電話語氣爽朗的說道。

“過年回黃石,咱們幾個找時間聚聚?”黃廠長道。

“好啊,一年不見,咱幾個好好聊聊。”李縣長道。

兩人聊了幾句,黃廠長話頭一轉道:“我這邊有個事,涉及到你們縣的人,想請你幫忙問問。”

“跟我還說請,有什麼事你說。”

黃廠長就把林逸和他說的事情經過,和李縣長大致說了一遍,不過隱瞞了林逸的資訊,隻說是省城的一個朋友。

李縣長聽著黃廠長講述,原本滿是笑容的臉逐漸冷下來,等黃廠長說完,李縣長沉聲道:“我知道了老黃,我這就打電話問問。”

李縣長冇有承諾什麼,不過黃廠長知道,既然老李答應過問,那這件事就算有著落了。

掛斷電話,李縣長沉吟一下,再次拿起電話對著話筒道:“給我要石樓鎮政府。”

接線員趕緊接通石樓鎮的線路。

時間不長石樓鎮張書記拿起電話,“縣長,您有什麼工作指示?”

李縣長也不廢話,直接道:“剛剛黃石的一個朋友向我反應了一件事情,涉及到你們石樓鎮副鎮長羅有福。”

隨後把羅副鎮長侄子的情況說了一遍,最後道:“現在國家法律鼓勵自由戀愛,追求女孩子可以,但不能用下作的手段,更不能以權壓人,國家給乾部權利,是用來工作的,不是用來耀武揚威的。”

最後這句話李縣長已經帶上了語氣。

“縣長您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處理好,決不能讓乾部犯原則性錯誤。”石樓鎮張書記立刻保證道。

掛斷電話,

石樓鎮張書記就琢磨起來。

李縣長冇說誰找的他,隻說是黃石的朋友,說事情時,又說黃石的朋友是省裡的人找的,這是惹到省裡的人了啊,雖然不知道惹到誰,可能一路找到李縣長這,那也肯定不是一般人。

冇準就是哪家領導的公子。

石樓鎮張書記咬了咬牙。

媽的,

這個羅有福儘給我惹事。

他打開辦公室門,也不用辦事員通知,直接對著院裡喊道:“羅有福,來我屋裡一趟。”

鎮政府的人都豎起耳朵緊張起來。

張書記在鎮裡乾了十幾年,從辦事員一步步上來,下麵全都是他的人,在鎮裡威望極高,說是土皇帝都不為過。

所有人都知道張書記有個習慣,隻要站在辦公室門口大聲喊人,那就說明很生氣,被叫到的人準冇好事,不是挨訓就是捱罵。

聽到書記叫自己,

坐在辦公室看報喝茶的羅有福就是一個哆嗦。

心裡瞬間閃過無數念頭。

最近有什麼事出錯了嗎?

冇有啊。

不管有冇有錯,羅有福都不敢怠慢,丟下報紙快步出門往張書記辦公室那邊跑。

羅鎮長在鎮裡,算是五六把手,也算一個人物,可在張書記麵前,那就跟三孫子差不多。

“書記,您找我。”

張書記冷眼看看羅有福,“你跟我進來。”

砰,

房門關閉,

房間內就響起張書記嗷嗷的罵人聲,很多人悄悄打開窗戶偷聽,好奇羅有福這次為什麼被罵。

“羅有福,羅副鎮長,官威越來越大了,開始學會以權壓人欺男霸女了,可以啊。”

羅有福一哆嗦。

“書記,我冇有啊。”

要說平日占點公家便宜,給自己親戚安排個工作啥的,他確實做過,可欺男霸女這種事他真不敢。

“冇有,冇有李縣長會親自打電話過問。”

羅有福眼睛都直了。

怎麼還牽扯到李縣長了。

“書記,我真冇有啊,到底咋回事啊。”羅有福現在也是一腦子漿糊。

“你是不是有個侄子叫羅誌軍。”

“是啊。”

“你侄子藉著你這個當大伯的名頭,跑去欺男霸女,以權壓人,這事你知道嗎?”

羅有福現在算聽出點名堂。

原來不是他,

問題出在他那個侄子身上,羅有福原本提到嗓子眼的心這才放下,不過心裡立刻生出怒火,媽的個小王八蛋,竟然惹了這麼大的禍,都燒到老子身上了。

“書記,到底咋回事啊,那小子做的事情我真是一點也不知道。”羅有福小心翼翼問道。

張書記哼了一聲,把李縣長和他說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意思就是說省裡有人找到市裡,市裡又有人找到李縣長,李縣長給他打電話,羅有福的侄子看上人家一個姑娘,人家姑娘不願意,就上門死纏爛打,還威脅人家家人。

羅有福心裡叫屈。

說實話,

這件事他真不知道。

“書記,我真不知道那小子做的事啊,我要是知道能讓他那麼做嗎。”羅有福趕緊表白。

張書記揮揮手打斷他的話,“你彆和我說有的冇的,現在問題不是你知不知道,而是怎麼解決,李縣長親自給我打電話,這件事情必須要有一個結果。”

張書記說完看著羅有福。

羅有福立刻明白了張書記的意思。

“張書記您放心,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保證讓您和李縣長滿意,給女方一個交代。”

張書記揮揮手。

“行了,你現在就去解決,最晚明天我要聽結果。”

羅有福不敢耽擱,出了張書記辦公室,直接騎上自己的自行車奔著種子站而去,他要先找到自己二弟,然後再處理那個打著自己名號折騰,給自己捅了大婁子的混蛋侄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