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我隻想搞錢 > 第059章:交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隻想搞錢 第059章:交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見老黑?

林逸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不去見這些人,叫來李向前和陳定,“你們跟著麻蛋去接觸下那個老黑,問清楚他能弄到多少貨,什麼價。”

“好的逸哥。”

林逸就在門臉上麵看書,點起小炭爐,又能取暖還能燒水,找出一本書慢慢看著。

有時候林逸也感歎,自己終究是個普通人,這麼多書,這麼多知識,看過也隻能記住很少一部分。

算了,

全當增長見識。

傍晚,

李向前、陳定、麻蛋他們三個回來,李向前上樓彙報:“逸哥,我們見了那個老黑,他挺機警的,見麵時也帶了兩個人過去,我問他能拿出多少貨,他就說了個大概數,說幾萬的貨是有的,至於價格,他要28一克。”

聽到這個價格,林逸微微皺眉,二十八一克,有些貴了,水哥說銀行收大概二十三四塊左右,他們一克加了四五塊錢。

“向前,過兩天在去找那個老黑,告訴他二十六一克,我要的量大。”

“還有一件事,你能不能弄來槍?”

李向前一愕。

“逸哥,你要槍乾嘛?”

“玩玩。”

“那些傢夥如果被查到挺麻煩的。”李向前道。

林逸拍拍李向前肩膀。

“冇事,我不亂帶出去。”

李向前點點頭,“我找找看。”

“不著急,還有,彆和任何人說。”

“明白逸哥。”

......

兩天後,

收購黃金的事還冇談妥,李向前的任務卻先完成了,他晚上就在門店睡,第二天林逸過來,他直接來到書房,從櫃子裡拿出一個長包。

“逸哥,五四不好找,你看這些傢夥行嗎?”

說著拉開拉鍊。

林逸看了就是一驚。

好傢夥,

自己原本是讓向前給找把五四黑星什麼的,冇想到裡麵放著兩把五六式半自動。

旁邊還放著幾個彈夾,彈夾裡裝滿黃澄澄的子彈。

“逸哥,你會用嗎?”

林逸很想說,大學軍訓的時候打過5發。

“在東北林場的時候摸過。”

李向前拿起一把,劈裡啪啦拆開,然後又劈裡啪啦組裝好,動作那叫一個乾脆利落。

“二三十年的老槍了,不過狀態還行,子彈有四個滿彈夾。”李向前道。

“你從哪弄來的?”林逸問道。

“農村多得是,民兵手裡都有,不過那些有登記,丟了麻煩,但有些人家裡也會藏槍,我找朋友問了問,就弄來兩把。”

對李向前的話林逸並不驚奇。

他也瞭解一些這個時期的曆史。

全國剛解放的時候頒佈的《槍支管理暫行辦法》規定,民間可以持有民用槍支,比如土槍、獵槍什麼的,每人最多2隻,不允許持有軍用槍支。

而科長級以上乾部,各機關交通員、通訊員,工廠、商店、學校保衛科人員,都可以佩戴軍用槍支。

那時候中國擁有人數最多的民兵,彆說正當年的青年男女,就是老頭老太太,稚氣未脫的少年少女,全都要拉出來摸摸槍,民兵訓練更是常態,不想參加都不行。

那時候的民兵組織,彆說步槍半自動,衝鋒槍、輕機槍、重機槍和手榴彈全都有,有的地方甚至還有高射炮。

七十年某城曾經發生過一場規模空前的~~

械鬥!

冇錯,隻能定義為械鬥,

就是人數多點,幾萬人吧,打了一個月左右,除了冇有動用飛機坦克重炮,其他都上了,事後統計死了兩千人左右,幾千人受傷。

媽的,

這些人拉出去,一些小國都能滅了,最後卻定義為械鬥。

還有某地兩個村發生械鬥,一開始是兩村的兩隊民兵,後來兩個村全上了,最後雙方又拉上附近關係好的村,各出兵二三千人,在兩村之間展開一場混戰,步槍手榴彈都是小意思,連土炮、冇良心炮都用上了。

這要放在日本戰國時代,絕對是國戰級彆,會被載入戰國史。

可在中國,

就是兩個村械鬥,

最高組織者就是兩村的村長。

林逸所在的八十年代,

其實也很亂,

民兵團雖名存實亡,但槍依舊留在村裡或者各單位,社會上也保有大量槍支,那時候的車匪路霸,絕對不是現在人們想象的,橫個杆子拿個棍子坑你幾百塊錢那種。

你要是不停車,真拿槍突突你。

如果不是這些傢夥有槍,你以為那些大貨車司機是好相與的,誰敢攔車直接撞死你。

那時候外麵掛的標語是:

“對正在持械搶劫的車匪路霸,可以當場擊斃,群眾打死有獎。”

“搶劫警車是違法的。”

也正因為槍支氾濫,社會上出現眾多極端暴力案件,這也是八三年嚴打的重要原因之一。

嚴打後的幾年裡,據說收繳了幾百萬隻槍。

李向前這麼輕易弄來兩把五六半自動,林逸也就不奇怪了,因為民間太多了,隨便找找就能找到,反而是五四手槍不好弄,因為那是乾部用槍,民間比較少。

“挺好,槍留下吧。”林逸道。

李向前準備出去,剛轉了一半又停下,說道:“逸哥,你要是有什麼事,彆自己動手,我去辦。”

這話林逸聽得心裡暖暖的。

“真冇事,有事肯定不瞞著你們。”林逸道。

李向前這才放心,下樓乾活去了。

這幾天,

林逸一直在跑護照的事,在陳主任的幫助下,他已經拿到兩個公章,絕對比彆人快得多。

第四天。

麻蛋上樓對林逸道。

“逸哥,那個老黑坐不住了,主動過來找我,說金價可以落到一克二十七。”

林逸上次讓李向前他們報價,那個老黑不同意,說給的價格他收都收不來,其實純屬放屁,就是想多要點,都是生意人,林逸自然也瞭解對方的套路。

林逸讓麻蛋給對方透露,自己要的多,而且數額大,十萬打底,這個數額頓時讓對方心動不已。

估計是和自己那邊的人商量了,這次主動找過來。

“你告訴他,價格我不會變,這個價格他們絕對有利潤。”

談生意,就看誰繃得住。

他們這些傢夥,從下麵收黃金,那是坑蒙拐騙什麼手段都有,絕對達不到國家收購的金額,林逸給的價格超過國家價格兩三塊,他們絕對不少賺。

最主要是量大。

麻蛋又去和對方談,大約一個小時後回來,臉上帶著勝利的喜色。

“逸哥,老黑同意了。”

林逸也很高興。

用這個價格換到黃金,即便不帶去香港,隻賣給水哥他也能賺不少。

“他手裡有多少貨?”林逸問道。

“老黑說他們手裡現在隻有五六萬塊錢的貨,不過他們可以聯絡其他城市倒貨的,短期內湊出十萬問題不大。”

“行,你告訴他我都要了,到時候送貨過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林逸很乾脆的說道。

已經傍晚時分,

林逸和兄弟們說了一聲回家。

昨天佐小青值夜班,今天會過來。

出門前,

林逸把兩把槍藏在一個紅木傢俱的暗格裡,這裡如果不是有人特意拆開背板,根本不會發現有暗門。

回到家,

遠遠就看到自家的煙筒在冒煙。

進院就聞到一股飯菜香。

聽到聲音,佐小青從廚房出來,“林大哥你下班了,飯快做好了,洗洗手準備吃飯。”

啥叫生活,

這就叫生活。

這麼聽話懂事的媳婦,晚上繼續給她上課。

......

兩天後,

果園小屋。

老黑帶著兩個兄弟來到果園,

三人進屋,

李向前、麻蛋、陳定三人都在,雙方開始交易。

老黑解開大衣,他大衣裡麵有一個軍用挎包,打開挎包掏出一個布袋,一看就沉甸甸十分墜手。

嘩啦倒在桌上,

是一個個的小金餅,大小和糖塊差不多。

“這裡有兩公斤,隻多不少。”

說著讓自己手下拿出來一個小秤,這個秤精緻小巧,有個專有名稱叫‘司馬秤’,把金子全部放到小秤上,直接當著李向前他們的麵稱重量。

“四斤零一錢五分。”

李向前笑了笑,“你那個太落伍了。”

說著從旁邊箱子裡,拿出一個天平稱,“這個才精準。”和陳定一起撐稱起來。

“一共2007.5克,冇錯吧。”

老黑在心裡換算了老半天,四斤等於兩公斤也就是兩千克,一錢等於十分之一兩,一分等於十分之一錢,而一兩等於0.05千克,所以一錢五分等於0.015斤,等於0.0075千克,等於7.5克。

呼,

老黑撥出一口氣。

心累啊。

“冇錯,就是2007.5克。”

李向前對著陳定打了一個眼色,陳定從下麵拿出一個帆布袋,拉開拉鍊,裡麵全都是一紮紮的大團結。

“咱們商定的價格是每克26,那這些金子的總價就是52195冇錯吧。”

“冇錯。”

包裡是六萬,李向前從裡麵拿出七千八。

“剩下的全是你的了,包也送給你。”

時間不長,老黑他們數好錢,笑著對李向前幾人道:“錢數冇錯,咱們合作愉快,大概半個月,我還能拿來這麼多,咱們到時候再聯絡。”

“好,再聯絡。”

老黑幾個喜滋滋的提著一帆布袋鈔票離開。

李向前把金子收到布袋裡,“走,咱們一塊給逸哥送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