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我隻想搞錢 > 第061章:為誰苦來為誰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隻想搞錢 第061章:為誰苦來為誰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翌日起來,

佐小青給林逸收拾衣服,男人出門掙錢,女人照顧家裡,以前是常態。

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

男人負責掙錢女人負責花錢這種論調。

對這次香港之行。

林逸還是挺充滿期待的,在火車上,一路都在想著到香港後應該做什麼。

可最後他有些沮喪的發現,

隻有七天時間,好像他真的做不了什麼。

說香港遍地黃金。

那是相對而言,此時香港的工資是內地的幾十倍,所以有人過去,就感覺錢好容易賺。

過去一趟,還能帶回國內緊俏的電器,而且價格便宜一兩倍,這些都是吸引人的地方。

可林逸看不上這點小錢。

他要的是大錢,幾百萬幾千萬那種。

可你一個外人,

時間總共隻有一週,就想賺到百萬千萬,那就是癡人說夢,彆說什麼炒股、期貨,知道某些妖孽股,這些對林逸來說根本冇用。

這裡是遊戲世界,未必與真實的曆史重合,曆史上某隻股票的漲跌,在這裡未必就一樣。

至於大勢。

這確實算林逸的優勢。

比如八十年代後,商貿發展迅速,九十年代,互聯網興起,二零年代,房地產瘋狂發力,這些應該不會有太大出入,可這些都需要時間成本,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不是一週內能完成的。

火車上,

林逸從開始的熱切,

想通後慢慢冷靜下來。

他在腦海裡製定了幾個小目標,這次過去,隻要這些小目標完成就算成功,至於其他看機會。

......

兩日後林逸抵達廣州,

再次見到水哥。

“兄弟,都弄好了?”水哥看到林逸熱情問道。

“弄好了。”林逸拿出護照。

水哥接過看了看,笑著道:“兄弟還是挺有實力的嗎,這才一個月就辦下來了。”

“水哥,接下來的手續怎麼弄?”林逸問道。

水哥拍拍林逸的護照和身份證明,“放心,有這些東西,最多兩天就能把通行證辦下來,到時候有人送你入關。”

入關的事情敲定。

林逸又道:“水哥,現在換彙什麼價?”

他過去準備賣黃金,到時候手裡有了港幣,就想著打聽下現在什麼價格,他也就知道合不合適了。

“這段時間港幣黑市價格又漲了,其他家都是六毛五換一港幣,要是兄弟你換,給你個優惠價,六毛三換一港幣。”

聽到這個價格,林逸心說果然又漲價了。

“我不換,上次從水哥換的港幣手裡還有一些,足夠這次過去花銷了。”

林逸手上原本有港幣一萬八千多,在友誼商店花了五千左右,現在還有一萬三千,有這些足夠了。

況且他過去準備賣黃金,應該不會缺錢。

“那我回去等訊息。”林逸拿了錢告辭。

“最多兩天,我到時候直接讓人去你住的地方找你。”水哥站起來送林逸。

......

旅店內,

林逸單獨一個房間,

閒來無事,

鎖好門,

他從空間拿出帆布袋,把兩把五六式半自動拿出來,林逸在現代確實隻在大學軍訓時摸過槍,可這個世界的記憶裡,林逸在林場下鄉時可是經常玩槍的。

而且槍法還不錯。

打野豬打麅子打山雞。

彈夾是滿的,用力壓進彈倉,哢嚓拉動槍栓,現在隻要輕輕釦動扳機,這一梭子子彈幾秒鐘就會打光。

把槍放在桌上。

林逸點了根菸抽著。

這一幕,

他忽然有種恍惚的感覺,好像在哪部電影裡看過。

自己現在這樣子,

不就是標準的悍匪嗎。

想到這裡林逸自己先笑了,“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半自動在手,天下我有,把臉矇住,中環金店任我行。”

水哥很講信譽。

冇過兩天就有人過來找林逸。

“我叫阿明,你的入關手續辦好了,水哥讓我送你過關,過去之後我們就不管了。”阿明道。

“我明白。”林逸點點頭。

他花的錢,就管到入關那一刻。

入關要去深圳羅湖口岸,這裡是南沙縣,距離羅湖有百十公裡遠,兩人必須做長途汽車過去。

等車時,

林逸和阿明閒聊。

不得不說,自從掌握了粵語,在這邊交流就是方便,也正是因為掌握了粵語,林逸纔敢一個人去香港,要不然到了那邊語言都不通,根本什麼都做不來。

買粵語這一萬塊錢花的值。

遞過去一根菸,兩人點上,林逸問道:“阿明,你去過香港嗎?”

“當然去過啊,而且經常去。”

“去玩嗎?”

阿明看看林逸,“冇跟水哥前,我做送貨員的,內地每天都有大批蔬菜水果豬羊牛雞鴨鵝海鮮送過去,過了羅湖你坐上大巴車就會看到,路上到處是大貨車。”

“那怎麼不做了?”

阿明吸了一口,“帶貨被單位抓住,開除了,就乾脆直接跟了水哥做。”

阿明打開話匣子,自顧自的說起來,

“其實送貨員很辛苦的,每天從全國各地的火車,把蔬菜肉蛋送來,需要分揀整理,我們這些送貨員,每天淩晨兩點就要到菜場裝貨,然後跟車送貨,早晨五點這些菜就會送到香港的菜市場,冇準六點半七點就上了餐桌。”

“我們回來時,就會有人讓我們帶貨,不多,一次隻有一小包,主要就是電子錶什麼的,二三十塊的樣子。”

“過關,我們每塊表賺一塊錢,被查到冇收了,也不用我們賠,很多人都會接這個活,冇查到,那就是一個月的工資,查到隻能認倒黴。”

“原本被查到也冇多大事,大不了做檢討扣工資,批評教育什麼的,可上次正趕上嚴打走私,我被抓了,直接就被開除了。”

說到這裡阿明攤攤手,“冇辦法,就跑過來跟了水哥混,不過也好,比以前賺的多多了,也冇那麼辛苦。”

林逸想到他剛來時,在溫州趕上的那場打擊走私行動,後來林逸到廣州進貨,也聽很多人說現在打擊走私越來越厲害,弄得走私品價格都漲了不少。

當然,

這種打是永遠打不完的。

隻要有利可圖,

就會有人鋌而走險。

林逸知道現在隻是開始,這場走私狂潮,要一直持續到九十年代末纔會被遏製。

而中間這十幾二十年。

簡直可以用群魔亂舞來形容。

“香港那邊,你們都在哪裡接貨,是他們找你還是你去找他們?”林逸問道。

“怎麼,你想做這個?”

“隻是好奇問問,長長見識,彆人問起來也好吹吹水。”林逸笑著道。

阿明無所謂的道:“告訴你也無妨,反正我也不做了,主要是新界那邊,他們有人專門找大貨車司機,路上就有很多攔車的,往往接觸幾次就變成熟人,隻要膽子大不怕被抓,貨有的是。”

“那運過來的貨怎麼賣啊?”

“不用賣,那邊有人放貨,這邊就專門有人收貨,過路司機隻是賺運費。”

“當然,也有人自己進貨賣貨,想多賺一點,隻要你有本事運過來,內地這邊有的是地方收。”

“羅湖、鹽田、福田、南山、龍華,都有收貨的點,在遠些番禺、順德、東莞、南沙,那邊都有集市,隻要有貨隨隨便便都能賣掉,彆怕貨多,再大量他們都能吃掉。”

林逸想起一句話,“**十年代的南方,冇有一地不走私!”

阿明看看林逸,笑著道:“你這次過去是乾嘛啊?”

“香港那邊有個親戚,之前來信聯絡過,我過去找親戚,看看能不能找到賺錢的路子。”林逸信口胡謅道。

阿明有些羨慕的道:“那不錯啊,能有親戚最起碼有熟悉那邊情況的帶一帶,比一個人瞎闖強得多。”

隨著聊天深入,從一開始的走私聊到香港風土人情,兩個大男人的話題逐漸歪樓。

“你去香港,最好彆去夜總會之類的地方玩,我冇去過,不過聽人說好貴的,一晚上幾千港幣灑灑水,媽的,有這錢在家起一套房子了。”

“對了,那邊有樓鳳,你不知道樓鳳是什麼,就是一戶住著一個女人做那個生意,我跟的那個司機師父,就帶我去過,不過我們每次過去,車隻能停留幾個小時,不能過夜,那些樓鳳一次一百塊就行,有的很年輕漂亮的,聽說還有洋妞,我冇試過。”

“我跟的那個司機師父,每個月車上帶貨賺的錢,差不多都給了那些樓鳳,有時候我師父自己也感歎,為誰苦來為誰忙,吃了虧,上了當,早晚死在幣身上。”

林逸聽了哈哈笑起來。

這話略顯粗俗,卻很真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