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我隻想搞錢 > 第064章:運氣連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隻想搞錢 第064章:運氣連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大衛說出律師費,林逸聽後直呼真貴,五萬六千港幣,包括幫林逸註冊海外離岸公司、註冊香港公司、在瑞士銀行開不記名銀行卡、在彙豐銀行開一**逸英文名字的銀行卡。

貴是貴了點,

但他們的服務很到位,

林逸痛快交錢。

接下來還有一些細節,比如林逸要給自己取個什麼英文名字,最後林逸給自己取名“easy lin”,lin是姓氏拚音,easy是安逸的意思。

還有公司名字,

離岸公司名字叫“EASY”。

香港這邊的名字很俗氣,不過也更朗朗上口,叫“易世達香港國際貿易有限公司。”

接下來的事情大衛的助理接手,大衛的助理叫方俊傑,香港本地人,學校畢業一年多,已經拿到律師執照,不過並不是律所的正式合夥人,不能單獨接案,隻做助理工作。

簽字,

簽字,

還是簽字。

林逸自己都不知道簽了多少份檔案。

就這還隻是準備工作。

大衛告訴他,申請離岸公司很快,但也需要5到8個工作日左右,申請香港公司需要10天左右,兩家公司還需要做關聯,所以整個過程需要半個月左右。

離岸公司不需要雇員,而香港這邊則規定公司必須有一名雇員,還要有聯絡電話,大衛說這個也不需要林逸操心,香港這邊有專門做這個的公司,到時候會幫忙租賃一個接線員,一個接線員管理幾十家公司。

林逸的簽證隻有七天,肯定是等不了這麼久。

所以林逸請大衛再辦一件事,等香港這邊新公司弄好後,以新公司名義幫他開張邀請函,郵寄到江城。

“冇問題,到時候俊傑會把邀請函給你郵寄過去。”大衛滿口答應。

出了律師樓。

外麵天色已經暗下來,街燈逐漸亮起,上午過來,傍晚離開,他在律師樓待了整整一天,不過收穫卻是巨大的。

他來香港,原本的目標主要有兩個,一個就是賣黃金,另一個就是辦理公司,冇想到這兩件事都非常順利。

黃金賣了,

公司也註冊了。

現在他還有五天時間。

要做點什麼呢?

其他人來香港會做什麼,無非就是兩樣,購物、看街景,而這些對林逸來說,冇一點吸引力。

香港的街景,除了一些明顯香港特色的地方,要論高樓大廈,遠不如後世的雲海,至於購物就更不能吸引林逸了,大件電器走私市場基本上都有,小件商品更冇吸引力。

至於娛樂場所。

去球吧。

虛情假意想想就冇意思,哪有摟著小青舒服,柔柔軟軟嫩嫩,青春又美麗,最重要的是一顆心全在你身上,全身心投入。

就在林逸琢磨去什麼地方打發時間時,旁邊有兩個穿著西裝的男子走過,一人說道:

“今天週三,晚上有夜場,去不去?”

“不去,回家研究**彩,今晚開獎的。”

“**彩都是靠運氣,有什麼好研究的,賽馬纔有意思,可以靠技術分析贏錢。”同伴不屑道。

“切,你整天說的頭頭是道,也冇見你贏錢。”

兩人說完不歡而散。

林逸卻被勾起了興趣,對啊,可以去看看香港賽馬,這可是全世界幾大賽馬場之一,香港人的最愛。

招手攔車,

“去跑馬地。”

跑馬地在灣仔,同在港島,距離不算遠,香港總共有兩個賽馬場,一個是跑馬地馬場,這個馬場曆史悠久,1841年就開始舉辦賽馬,另一個是沙田馬場,這個是1978年開始營業。

林逸到了馬場外,發現這裡人非常多,門口兩側有不少門店,賣什麼的都有。

他問了一下,開場時間是七點一刻,現在時間還早,他決定先吃點東西。

旁邊有漢堡店,林逸簡單要了個漢堡和一瓶可樂,而在這家漢堡店旁邊有個店鋪,比其他所有店鋪都熱鬨,林逸好奇打量,才知道原來是**彩投注站。

靠。

香港人得有多愛賭。

來看賽馬,都不忘買幾張**彩彩票。

吃完飯,

林逸也擠進彩票站,“我投十注,隨機。”說著遞過去一個紅底,服務員很快打出一張彩票遞給林逸。

賽馬塊開場時間到了,

林逸買票隨著人流走進賽馬場,

剛剛站好,

人群就有人喊道,“馬出來了,大牌亮了。”

馬場大螢幕亮起,打出每匹馬的名字、年齡、血統、戰績之類的資訊,其實這些資訊都是公開的,早就對外放出去,香港有‘馬經’雜誌,專門就是研究這個的。

“明日之星。”

“麒麟獸。”

“蓮華生輝。”

“爪皇冷雨。”

“活力四射。”

“同德.”

“...”

名字林逸一個也不認識,騎士牽著馬巡場,他感覺每一匹馬都很神駿,畢竟都是係出名門經過千挑萬選的最優賽馬,每一匹都不可能太差。

反正隻是打著玩玩的心態,感受一下氛圍,林逸去投注口那邊隨便買了幾手。

香港賽馬玩法非常豐富,有獨贏、位置、連贏、三重彩、單T、四連環、四重彩......等等。

比如獨贏,就是買冠軍,按照那匹馬的賠率算,有的賠率高有的賠率低,有的隻有一點幾倍,有的甚至高達二三十倍。

這還是賠率最低的玩法。

三重彩猜一二三名,本場賠率260倍,四重彩更是高到嚇人,本場賠率竟有6000多倍。

也就是你買10塊錢,就能獲得六萬的獎金。

林逸根本不會玩,一時半會也研究不透這些,索性他就閉著眼睛買,也不看什麼馬。

“獨贏,8號,200塊。”

“三重彩,八、九、十,200塊。”

他都不記得那一匹馬是八號,那些馬長得樣子都差不多,隻是感覺八是幸運數字就買了。

至於三重彩,就是跟著湊數的。

拿著馬票回到賽場,很多人也買了票,站在哪裡議論著每一匹馬的優劣,很多人對這些馬如數家珍,數據比馬場報的還詳細。

“上次比賽蓮華生輝贏了,現在正在狀態,我覺得這次會繼續連贏。”

“我看好麒麟獸,血統非常純,絕對會出成績。”

“爪皇冷雨獲得過兩次第二,這次有可能衝關。”

“你們覺得同德怎麼樣,看起來很有靈性啊?”

“同德還太年輕了,才兩歲半,隻參加過幾次小賽,就是來陪跑鍛鍊的。”

“確實冇必要買。”

林逸看看那匹叫同德的馬,正好是8號。

看賠率,二十八倍,本場賠率最高。

得。

真成看熱鬨了。

......

滴~!

隨著哨聲響。

賽馬入閘。

觀眾們都激動起來,林逸站在人群中,能感受到所有人此刻都變得精神集中。

“哢嚓。”

柵欄打開。

八匹馬閃電般竄出,開始發足狂奔,會場上的觀眾們賣力嘶吼,叫住自己下注馬的名字。

林逸也跟著興奮起來。

“同德同德同德...”

放縱呐喊的感覺好舒服,能把沉浸在心裡的壓力鬱悶一起喊出來,難怪那麼多人願意來賭馬,願意去球場。

跑過半圈。

所有馬開始集體發力。

林逸瞪大眼睛。

我靠,

不是吧,

難道要曝冷門!

隻見原本在中間位置的8號同德,開始超越身邊一匹匹賽馬,快到終點線時,已經超過第二匹馬半個馬身。

“我靠~!”

林逸忍不住爆出粗口。

衝線。

贏了。

不僅同德贏了,緊隨其後的就是9號和10號,林逸心裡那個興奮,三重彩,竟然中了。

自己這運氣無敵了。

有人高興有人沮喪。

有人把手裡的馬票拋灑空中,紙片在半空中飛揚,這也是賽馬場的一景。

林逸纔不會揚。

他可是中了,要拿著馬票去領獎金。

頭馬獨贏,二十八倍,獎金五千六。

三重彩,260倍,獎金五萬二。

林逸領到了五萬七千六百塊獎金。

打車回到文華東方酒店,洗了個澡看電視,發現電視裡正在介紹**彩開獎情況。

林逸想到自己還買了一張彩票。

拿出來對了對數值。

刹那,他的手頓住了。

“我靠不會吧,今天運氣這麼好嗎?”

林逸又中了。

雖然隻是一注第三等,可獎金也達到了六萬多,**彩的獎金製度是獎池分層級,然後池內獎金以中獎人數均分,中的人數少,獎金就多,中的人數多獎金就少。

節目裡主持人還在介紹,這次中獎人數比較多,三等獎最高獎金達到過一注十六萬多。

媽的,

要是自己在現實世界有這個運氣就好了。

省了為生活發愁。

既然運氣這麼好,

明天過海去澳門玩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