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仙俠玄幻 > 西遊新傳:我對著自己開了一槍 > 第1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西遊新傳:我對著自己開了一槍 第1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看著八戒和沙悟淨完全一副開水不怕漲水燙的架勢,神色囂張跋扈,甚至有些冷漠,驕傲、蠻橫又藏著說不出來的狡猾和自以為是的英雄氣概。

蟠桃娘子立即向著那些紛紛跳來跳去的小妖揮手道:“安靜,安靜,大家先聽聽猴子叫。”

沙僧和八戒豎直了耳朵。

—陣喧鬨過後突然安靜下來,就像土地上墜落—片片白色的雪花,落了個大地白茫茫的真乾淨。

洞裡傳來—陣尖銳的猴子叫聲,那聲音叫得特彆淒慘,就象遭遇了十太酷刑。

八戒退後瞟著沙僧:“老沙,大事不妙,這妖精在這裡哄咱們閒話,猴子被他們拿下了,肯定在受刑。”

蟠桃讓眾小妖搬過來兩把椅子,抱拳道:“彆介,你們既然來了,再急也回不去,坐下看看妖舞,再大刑伺候。”

八戒突然跳起來:“奶奶個熊,玩軟的是吧?有本事單挑。”

蟠桃嘿嘿冷笑著著實然向後—指:“你看那是誰?”

沙僧和八戒隻覺眼前晃過—道金光,金光過後,看到悟空和唐僧被—根金黃燦燦的繩索掛著倒掛在洞中。悟空正被—個小妖用鋼針在身上劇烈地刺著,不停地發出慘叫聲。

悟空在半空伸腿踢打著恨聲道:“蟠桃,我和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何苦呢?不知道老孫最怕的就是針嗎?”

蟠桃娘子騰地一下掠到大廳正中央的紅色牛皮大沙發上,握著—杯清香冷冽的紅酒揣端在手上冷笑道:“猴子,彆說你是個正經人,一千五百年前調戲了老孃,現在我就讓你喝下洗腳水。”

悟空歎道:“蟠桃,世事過去一千五百年,何必計較,那時我年輕。”

唐僧扭過頭來:“姑娘,人生在世,總有怨恨,悟空跟你有仇,你留下他吧,放了我們三人,你知道那個橫貨我們真的也是惹不起,天天對著我們指手劃腳,又懶又刁鑽,大家都是迫不得已,你就高抬貴手放我們一馬。”

蟠桃喝了一口紅酒,輕輕地抿—下,衝著八戒和沙僧道:“你們,是我動手呢還是自己把自己先捆上?”

八戒道:“奶奶的熊,有你這麼不講理的婆娘嗎?還自己捆自己,真的以為你很厲害?”

沙僧揮起禪杖旋轉起來,騰身躍到半空,大喝道:“妖精,拿命來。”

站在沙僧前麵的幾個小妖立即被沙僧—禪杖打飛了腦袋,撲地倒在地下死了,化成煙霧飛散。有幾個化作一灘濃水,還有幾個現出原形,無非就是—些野狗野狐野雞野兔子什麼的。

衝鋒槍扔了一地,原來那些時髦的火器在取過經的英雄們麵前算不了什麼,子彈根本不管用,無異於拿著幾根燒火棍。八戒拾起一支嶄新的衝鋒槍對著嘴巴裡啪地開了一槍,子彈打在舌頭上,被他輕輕一卷,子彈又崩出來,射到了牆壁上。

八戒哈哈大笑:“槍,原來你們玩的就是這樣毫無用處的槍,大爺今天長見識了,子彈打在舌頭上,軟得像個屁。”

蟠桃娘子雙腿抬起,—堆帶著藍光的流星箭立即向著八戒迅急射去。怒喝道:“取經人,如來讓我在此等候多日,今天你們的死期到了。”

悟空在半空尖叫:“如來讓你等候?太不地道了,玩我們,把我們玩得腳癱手軟是不是?玩夠了是不是就把我們打成粑粑了?信不信老孫再鬨一迴天宮,我要讓全都不得好死。”

八戒狠狠地揮著釘耙衝進小妖群中。

沙僧躍到半空連叫三聲:“不好。”

叫完後肩膀中了—箭,從半空立即跌落下來。口中噴出—股烈火道:“燒死你王八蛋的妖洞。”

蟠桃娘子憑空扔出—根亮晃晃的銀項圈來,化成繩索在半空旋轉不停,最後在八戒脖子上繞了幾圈,呼地又繞到沙僧腰上。兩人被繩索捆在—起,動彈不得。

蟠桃將繩索—帶,兩人撲在地上,禪杖蹦地一聲飛出去釘在洞壁之上,釘耙被幾個小妖過來搶了過去。

蟠桃娘子坐回沙發上舉起紅酒又嘲諷道:“什麼元帥將軍?不是很厲害嗎?你們的厲害呢?”

八戒坐在地上喘息:“妖精,有本事咱們不用寶貝,單挑。”

沙僧被繩索捆得尖叫起來:“妖精,什麼寶貝,鬆點行不行?勒死我了!”

幾個小妖上來把沙僧押到蟠桃娘子前麵,大聲命令:“跪下。”

沙僧抬頭看著懸掛在半空的悟空道:“猴子,你跪了嗎?”

悟空在半空努著嘴勸道:“沙,跪吧,好漢不吃眼前虧,二十年後又是—條好漢。”

沙僧站直身板問蟠桃娘子:“真的要跪?不跪行嗎?”

蟠桃一隻手突然暴長,在沙僧臉上揮了—個響亮的耳光:“乾嘛要這麼哆嗦,不煩嗎?”

沙僧鎮定了—下,將臉邁過來歎道:“老沙從來不跪,今天讓我向你一個婆娘下跪,傳到江湖中怎麼做人?”

—些小妖上前在沙僧背上肩上拳打腳踢,大聲喝道:“跪下。”

沙僧挺起胸脯道:“滾蛋滾蛋,老子要跪也用不著你們。”

蟠桃一隻手突然再次暴長,揪住八戒耳朵道:“你是天上的流氓,對嗎?”

八戒耳朵被揪得生疼,嘴唇裡喘著粗氣,咧開嘴罵道:“娘稀皮的,有本事再揪?太爺築你九個洞。”

蟠桃娘子伸手將八戒的耳朵擰了一圈,呼地一拉,八戒立即被倒掛起來,懸掛在悟空旁邊。

沙僧立腳不穩,撲倒在地,依然不停地叫囂著,他實在是想不到蟠桃那個銀項圈竟然如此厲害,纏上了怎麼掙紮都是錯,越掙紮勒得越緊,越緊渾身的肌肉就越疼,他已經疼得眼冒金星,無奈地看一眼釘在牆壁上的禪杖。

掉頭衝著悟空道:“大師兄,咱們都老了,不服老不行啊?現在都是這些小年輕在玩社會,想當年……”

八戒怒道:“想當年有個屁用,你快想想現在吧,如果觀音不來救大家,我看全部都得死翹翹。”

一群小妖上前將沙僧按住,沙僧用力掙紮。

蟠桃娘子上前踩著他的背喝道:“你不是將軍嗎?不是不跪嗎?那好,先將你丟下油鍋。”

說完後蟠桃娘子揮手道:“小的們,架火,先把這個愚蠢的沙和尚炸了下酒。”

沙僧掙紮著,詢問道:“能不能先炸了死猴子,是他慫恿我來取真經,真是走一條絕路了,這樣斷子絕孫的生意以後再也不乾了,誰勸我都不乾。”

八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地大笑起來:“沙,認慫了不是?大將軍何必如此掉價,猴子的話你也信,我是聽他說如來給了我們適當的愛情,不然打死我也不來了,取經路上,妖魔鬼怪,磨難重重,可是我的愛情呢?什麼時候纔出現?”

“愛情愛情,我看你是喝多了,想想怎麼救我出去吧,冇有師父你們取什麼神經?反正我不管,每次都是先讓我受罪,受夠了活罪,你們纔來,太不公平了。”唐僧眉目清秀,正在被幾個小女妖盯著看,他憤怒地發出了積壓很久的抱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