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仙俠玄幻 > 西遊新傳:我對著自己開了一槍 > 第6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西遊新傳:我對著自己開了一槍 第6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悟空和沙僧兩人一番空中大戰後墜落曠野,曠野因此變得鬨騰起來。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一隻大雁飛來後落地化成“觀音”,端坐蓮花之上。

悟空抽出金箍棒道:“沙,彆鬨了。”

沙僧氣憤地歎道:“欺負人,棍棒那麼重,真想打死我啊?”

悟空伸出舌頭做一個鬼臉:“真不經逗,逗你玩的,練習練習。”

“觀音”睜開雙眼,揮著拂塵,拂塵發出啵啵的聲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沙僧白了觀音一眼,知道她肯定是個假觀音。氣不打一處來,七竅八竅都來了氣。

他被金箍棒打得渾身冒汗,雖說兄弟情深,練習練習,但是他依然不是悟空對手,更加氣惱,正在冇地方撒氣,於是衝著觀音嘲笑道:“很好笑嗎?看你那個逼樣就象個無聊的花和尚。”

悟空豎起變得象缽盂一樣粗的金箍棒,跳到棍上坐下:“觀音,你真的真的是一個觀音嗎?”

“猴子,放肆,觀音難道還有三四五六七八個?”

“你是觀音怎麼變成大雁呢?難道,變成大雁是你的專長?”

“我高興變啥就變啥,管得著嗎?你取你的經,保你的師父,多管閒事?”

“那麼暫時當你是個觀音,我且問你,老孫大鬨天宮是哪年哪月哪日?”

觀音笑道:“猴子,真想難住我不成,誰願意記你那些鳥事?天宮中這麼多人物,鬨過天宮很偉大嗎?”

“記不住不是?假觀音,大爺告訴你,觀音前幾天還在我麵前唸叨,老孫大鬨天宮是一千五百年前的臘月臘八,昨天算我瞎眼,睡糊塗了,今天休想逃掉。”

“觀音”哼道:“真假都分不清,有什麼臉說自己是孫悟空?真以為你是火眼金睛以為你成聖人了是不是?”

“觀音”哈哈笑過後原地轉一圈,化作一個窈窕淑女:“睜開你的狗眼仔細看看,認識嗎?這是我的原形。”

草地上站立著一個風姿綽約的女人,紅色短裙紫色高跟鞋,這個時代的妖精衣著打扮也是多麼地和時代融合在一起了,她的肩膀上挎著黑色小包,手鍊閃閃發亮,兩隻耳朵上垂著銀亮大耳環。嘴唇塗得鮮紅,手握一柄長劍,長劍散發著冰冷的光芒。

沙僧站在邊上突然啪啪的鼓起掌來:“漂亮,小娘們真他媽漂亮。”

悟空盯著女妖:“你是?讓老孫想想。”

女妖嘿嘿冷笑:“死猴子,真的真的記不住我嗎?一千五百年前,你想想?”

悟空打了個大大的噴嚏歎道:“原來是蟠桃娘子,那年老孫在蟠桃園調戲的就是你吧,可惜千嬌百媚的娘子嗬,真是冇緣分,要不是王母來得及時,恐怕你已生一堆小猴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沙僧再次鼓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蟠桃娘子揚著長劍立一個勢,滿臉憤怒:猴子,小心笑岔氣了,想當年老孃不是讓你調戲了,也不至於名聲不保,不至於貶到凡間做個妖怪,拿錢來,你師父被我綁架了。

悟空把金箍棒嘭的一聲又長高了三尺問道:“你不是說做個遊戲嗎?”

“什麼遊戲?老孃遊不戲了,老孃現在就想,立即,馬上讓你消失,變成一個死人。”

沙僧抱拳道:“娘子,彆動怒,佛說忍一時風平浪靜,你就忍住,動怒不好,傷身,尤其女人,動怒就不漂亮了。”

蟠桃娘子怒目看著沙僧:“小沙,你不過就是個捲簾將軍,真以為是什麼大聖嗬什麼的?老孃用不著你教訓。”

“娘子,小沙是想勸你,有話好說,你先說說我師父怎麼了?現在在哪裡?”

“套我是嗎?沙悟淨,彆那麼虛偽好不好,直話直說,弄錢去吧,小娘子對吃唐僧肉冇興趣,就想家財萬貫萬貫萬萬貫,跑到大城市買房子,住彆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悟空努著嘴問道:“多少錢?多少錢你放人?”

“五億兩白銀,你把全天下白銀搜刮來了,唐僧就是你的。”

“你就是個瘋婆娘,五億兩我背得動嗎?再說你有地方放嗎?”

“死猴子,瞎哆嗦,不弄銀子來休想放回你師父,就讓他在洞裡做個奴隸,你們散夥吧。”

沙僧又抱拳道:“娘子,錢真的那麼重要嗎?現在這個時代都用微信,現金都不用,哪裡找白銀,我看你還活在過去的夢裡吧,你看這樣行不行,把豬留下,師父換回來我和猴子保他去取經,豬力氣大,你愛怎麼使喚就怎麼使喚。”

“小沙,你真魯莽?做夢娶媳婦吧!”

悟空膨的一聲把棍棒縮小三尺:“妖妞,妖妹妹,妖大娘,妖妃,是不是掉錢眼裡了?你看我這根金箍棒值多少錢?這可是東海裡的定海神針,看看這成色,看看這黃金,能換我師父嗎?”

蟠桃娘子嘲笑似的盯著金箍棒嘿嘿冷笑:“此話當真?死猴子,冇有金箍棒的你算什麼?”

“騙你我就是你孫子,你隻要放回師父,金箍棒是你的。”

蟠桃娘子呼地飄到悟空麵前,伸手摸著黃澄澄亮閃閃的金箍棒:“好,好,好棍棒,我答應你,留下金箍棒,我倒想看看,冇有金箍棒你會不會哭。”

悟空哈哈哈哈哈仰天大笑:“娘子,小心了。”

正說著金箍棒突然變大,膨的一聲激烈地膨脹得像座巨大的山峰,四周的空氣被激盪得向兩邊迫去,那座巨大的“山峰”向著女妖壓去。

蟠桃娘子急忙奔逃,慌忙中—迭聲亂罵:“奶奶個熊,死猴子。”

蟠桃娘子奔逃得慢了—步,兩條腿被金箍棒壓在泥裡,撲的一跤跌在地上。身子撲在外麵,不停地揮舞掙紮,抓起—堆堆泥土向著悟空亂撒。

沙僧上前蹲下身來,衝著蟠桃嘲諷道:“妖精,知道咱們的厲害了嗎?知道他是鬨過天宮的神人了吧?他騙你都不知道,還玩什麼黑社嗬?綁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死猴子,我跟你冇完。”

蟠桃一邊恨聲罵著,一邊咬牙切齒。

悟空一屁股坐到蟠桃娘子麵前,伸手作了—個勢,嘿嘿嘿嘿,嘿嘿嘿嘿—陣色笑。

沙僧道:“哥,摸地小蠻腰,摸,怕什麼?”

悟空抬頭瞪一眼沙僧:“死遠點,摸什麼摸,你來?”

沙僧退後—步道:“我不趁人之危,你來,你本事大,再說一千五百年前你不是摸過嗎?再試試感覺?”

八戒騰地一下從房裡蹦出來,蹲在悟空旁邊,兩眼放光,肚皮挺立,喘息加重:“哥,看我的,我給她撓癢癢。”

悟空伸手打了八戒一掌:“滾蛋滾蛋,妖是我捉住的,看我的。”

悟空伸出的手停在半空:“妖精,大爺不客氣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悟空的笑聲變得很頑劣,雜著不堪的邪惡。

悟空—邊說著又縮回手向八戒笑道:“呆子,你來,這太有傷大雅了。”

八戒正盯著蟠桃娘子如花的臉龐看著,聽到悟空呼喚,呼地上前,兩隻手抓在蟠桃娘子腰上:“哥,太軟。”

沙僧白了八戒一眼:“丟人現眼。”

蟠桃娘子破口大罵:“瘟豬,老孃非殺了你不可。”

沙僧搖著腦袋:“妖精,誇什麼海口?你又冇有刀,嘿嘿。”

蟠桃娘子在棍下掙紮:“孫悟空,你要是個爺們就放我起來。”

悟空伸出舌頭笑道:“謝謝,我不是個爺們,我是猴子。”

“瘟豬,老孃恨死你了,你這個死王八蛋挨刀砍頭的瘟豬,老孃殺了你。”

悟空嘲諷道:“嗬嗬,蟠桃小姐也有貞操嗬,晚上,嘿嘿,你就是豬的了。”

沙僧抱拳道:“妖精,對不起對不起了,把我師父放了吧,不然晚上豬可要來真的了?不怕到時候生下—堆小小豬嗎?嘿嘿。”

蟠桃娘子伸出—隻手來要去打沙僧,沙僧跳開了。

八戒再次邁步過來,蹲下身去:“嘿嘿,妖精,漂亮的妖精,嘿嘿。”

“你乾什麼?你想乾什麼?起開,滾開死瘟豬,臭死了。”

八戒伸手在蟠桃娘子臉上摸了—把:“妖精,臉好滑勒。”

“呸,瘟豬你給老孃滾開。”

悟空向八戒踢—腳:“滾開滾開,注意形象,怎麼說你也是個天蓬元帥,小心觀音下來的查你狗日的這些糊塗賬,太不長進了。”

八戒嘟著嘴憤憤的看著悟空:“猴子,玩什麼假正經,虛偽。”

悟空伸手打了八戒一個趔趄:“不服是不是?單挑是不是?”

沙僧瞅著八戒道:“什麼鳥人?荒郊野外欺負—個弱女子,像什麼話?”

悟空坐在蟠桃麵前:“妖精,知道老孫手段了嗎?”

“死猴子,騙子,有本事你放我起來?”

悟空抬高左腳跨在肩上,伸嘴在自己的腿上咬著猴毛:“妖精,我冇本事。”

“氣死我了”。

蟠桃娘子在金箍棒下努力掙紮,可無論她怎樣掙紮,金箍棒就像長在她身上的—樣,怎麼也無法挪開。

悟空放下左腳,踢了身邊的沙僧—腿:“如何,老沙?”

沙僧向他伸出太拇指:“挺你,哥哥威武。”

“你在這裡守著,我和豬去救師父。”

八戒伸—隻腳踩在蟠桃娘子的腰上道:“妖精,老實說話,不然踩斷你的反手。”

蟠桃娘子被八戒一睬,疼得眼淚鼻涕滾了出來:“瘟豬,你大爺的。”

沙僧上前踢了蟠桃娘子一腳:“叫你罵?”

八戒再次伸出手嘿嘿笑著:“妖精,再罵再罵大爺可要強吻了。”

“你敢?瘟豬,有本事你放了我。”

八戒搖頭悄悄嘀咕了—句:“猴子不放你,不關我事,他這個人從來都不近人情,刁鑽古怪。”

悟空上前問道:“老實說來,我師父到底在哪裡?”

“是不是說出來你就放了我?”

“嗯,隻要你說出來,放你起來說話。”

蟠桃娘子疑惑地望著悟空,再望望沙僧,歎道:“不可信。”

悟空眨著眼睛舉起雙手道:“我發誓,隻要你說出我師父在哪裡,立即放了你,如果不放你天打五雷轟。”

蟠桃娘子半信半疑地看著悟空高舉的雙手,遲疑了一會說道:“你師父在蟠桃洞,駕雲西去五百裡,有一道深穀,穀中有個蟠桃洞。”

“猴子,你放我起來,我說過了。”

悟空蹲下身嘿嘿笑道:“妖精,我冇說過什麼時候放你起來,對嗎?”

“死猴子,你想耍賴。”

“妖精,不是我想耍賴,是你太天真,你就躺著吧。”

悟空跳出數步,向沙僧和八戒道:“去吧去吧,去把師父救來,我在這裡守著,靜候佳音。”

悟空將目光移向蟠桃娘子,見蟠桃正恨恨地瞪著他,他打了個激靈,彷彿一千五百年前,他正在向著王母的蟠桃園走去,蟠桃娘子迎麵向他走來。他在心裡嘀咕了—句:“何苦呢?不知道我是奉命取經嗎?奉命保護唐僧。”

八戒拖著釘耙衝著沙僧努嘴:“老沙,走吧。”

沙僧一屁股坐在地上:“累死了,休息一會,肚子餓得不行,喝杯啤酒再說。”

八戒哼道:“哪裡還有啤酒,完了。”

沙僧怒道:“昨天晚上還有三瓶,你個死豬,是不是偷吃了?”

八戒歎息:“乾嘛什麼事都往我身上栽嗬?白龍馬喝的,你問他去。”

悟空怒道:“進了妖精洞不是就有吃的了,磨蹭什麼?”

八戒流著口水道:“老沙走吧,洞裡肯定有很多好吃的,咱們走吧。”

沙僧慢騰騰從地上站起來,扛著禪杖向蟠桃娘子拱手:“嘿嘿,得罪了。”

悟空伸手推沙僧:“滾蛋滾蛋,快去快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