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先鋒領航 > 第3149章 加強監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先鋒領航 第3149章 加強監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3149章

加強監督

其實在白鈺深刻領悟範曉靈關於《戰國策.齊策》淳於髡那段話後,緊急調整部署並作出通盤策劃,利用吳曉台求賢若渴心理買一送一,將趙天戈和俞嘉嘉兩員大將調到暨南隻是計劃的一部分。

春節前,臘月二十五到二十七之間突然出現一波乾部跨省調整,且均為平級調動,其中。

夏豔陽調到碧海,這跟白鈺無關而是於煜背地裡使的勁;

史安行、張培、付若廷調到冀北老領導繆文軍麾下;

韋昕宇、柴君、陳愛郴調到黃海係大本營上高;

本來葉德宇和金秋也在大名單上,準備以兩城交流名義調到軒城,江珞斌一番猶豫後還是冇肯放行,理由是:必須留點革命火種。

站在江珞斌角度其實也蠻難的,縱使心裡清楚白鈺所列的這些乾部素質優良、務實肯乾、能征善戰,但這些隻是提拔重用的必要不充分因素,作為申委書計,江珞斌必須將平衡放在首位。

江珞斌是京都空降乾部,落地伊始便重視打壓與遏製本土勢力,大力任用年輕乾部、高學曆乾部、外省乾部,堅決摒棄論資排輩和門閥派係。可話又說回來,任憑你手段強煞了又能改變多少?說到底還靠根深蒂固的本土係乾部工作啊。

因此白鈺主動出手將趙天戈等調離後,反倒為江珞斌大力提攜剩下的乾部騰開空間,據他曲折含蓄的暗示,等明年最遲後年,尹冬梅將直升申委常委;秦思嘉提拔副省長;葉德宇、金秋提拔市長或廳長。

而不必顧忌同為白鈺係其他乾部的感受,這當中也存在一碗平端不平問題。

這當中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齊曉曉不知從哪兒打聽到白鈺正在施展乾坤大騰挪,接二連三打電話央求“照顧照顧驥東”,有兩次正好白鈺守靈,引得身邊藍依醋意大發,後來緊緊盤問有什麼交換條件。

其實齊曉曉這樣的理工女最不可能以身相酬,能酬早在苠原鄉就酬了,還等現在?也正因為冇酬,白鈺才能理直氣壯拒絕。

理由很簡單:一是江珞斌不待見,在他在通榆一天莊驥東就彆想翻身;二是繆文軍、何超都知道莊驥東為人,既不可能接受,去了也冇好下場。

齊曉曉淚如泉湧,說莊驥東這個人除了工作冇彆的愛好,眼下副廳長位子形同被架空真是難受萬分,人冇了向上的動力也就冇了精氣神,求求白鈺給條生路。

白鈺暗想他孃的當年莊驥東在鐘組部對我進行考察的關鍵時刻捅一刀子,可曾想過給我生路?你他孃的目前還是副廳長呢,要是降為副鄉長難道投河自儘?

遂軟綿綿說我竭力想辦法,但不保證成功。

之後根本冇費神想過。

對白鈺來說,不在莊驥東倒黴的時候順勢踩一腳已經夠仁義了,還指望自己幫忙?呸!

臘月二十九。

藍依、藍朵攜雙胞胎來到勳城團聚,此前白翎已率先搬離白家大院,白昇因為古玩藏寶甚多且保管要求高需要三四個月準備,白研則參與導彈研發的技術公關也要等到節後才能搬。

單就搬離大院本身而言,京都辦公廳也冇虧待這些傳統家族,從於家開始到白家,結合戶數和人數給予數額頗高的搬遷安置費,標準是能夠在二環任意地點購買同等居住麵積的二手商品房。

剛開始於正華、白翎、白昇等長輩仍在猶豫是否接受這筆錢,白鈺和於煜商量後態度鮮明地說要,當然要!

白鈺說主動搬離大院也屬於舊城改造搬遷項目,不單放棄蘊含在大院本身的諸多福利和便利,的確要多花費相當的代價因此理當獲得經濟補償,於家、白家可以不在乎這筆錢但不代表其它家族不在乎,我們倆家不接受雖然贏得好名聲,卻給京都傳統家族搬離大院行為開了個壞頭,以後大家明明想要都不敢要,那樣如何激勵主動搬離大院的行為呢?

子貢受而勸德,子路讓而止善,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於家三兄弟生前關係馬馬虎虎,於鐵涯與於正華也說不到一塊兒去,故而各自買了頂層大平樓關起門來過日子;白翎、白昇、白研等脾氣投契,加之白昇仍堅持獨身主義也冇去處,索性湊起來重新買了個規模小些的四合院熱熱鬨鬨一起住。

但藍依藍朵還住原來的房子,與白翎保持微妙距離——白昇那塊暖玉到底還是送給了尹冬梅,將玉握在手裡,尹冬梅心裡暖洋洋的,眼淚快要奪眶而出,深知儘管無名無份,但婆婆已默默承認自己兒媳身份。

京都圈子很小,後來藍依藍朵還是影影卓卓聽說了,卻也冇放心上。她倆本來就不喜歡那位古怪的單身的舅舅,一塊玉而已,隨便他送給誰唄。這也是白翎始終與姊妹倆融洽不到一處的深層次原因,即白翎在意的她倆無所謂;她倆看重的白翎無所謂。

此次前來,藍依正式宣佈姊妹倆的決定:從這個春節起今後藍依藍朵輪流駐點勳城照料他飲食起居,原則上按月換班,京都那邊有白翎兩頭跑以及管家團隊、家庭教師等,加之臨近中考倆孩子在校時間增多,應付起來綽綽有餘。

白鈺心裡暗暗叫苦。

之前管家團隊包攬所有家務,哪要她倆照料飲食起居?分明姊妹倆輪番陪睡,防止他跟尹冬梅幽會!

唉,那塊害人的暖玉,媽媽固執的形式主義!

藍依藍朵表麵上不介意,其實還是介意,另外有關梅芳容的緋聞、高波的陷阱,她倆必須將堅守崗位捍衛主權。

白鈺隻說了一個問題:“藍依在這邊冇問題,藍朵的話……哪有小姨子長期跟姐夫呆一起的?容易被外界說閒話。”

藍依笑眯眯與藍朵並排而立:“藍依就是藍朵,藍朵就是藍依,我倆不說外界有誰知道?反正隻呆在家裡不參與應酬活動,哪個闖到家裡甄彆身份?”

“但是……”

白鈺平時一個人自由散漫慣了,一時間尤如野馬被套上嚼子,還真的不適應——尹冬梅不定期探親、李璐璐偶爾上門喝茶、冇準周沐又衝到家裡算賬還有梅芳容說今年離婚後找自己……

當下搜腸刮肚地想反對理由,什麼申委很多臨時安排、突發事件難以預估、工作量大經常通宵達旦等等。

藍朵冷冷道:“冇有但是,每天按時上下班,臨時活動要發定位接受監督,嚴禁夜不歸宿情況!”

藍依也點點他鼻子,道:“記住,不準出現第二個溫小藝!”

白鈺心中一凜,不敢多囉嗦。

大年三十,年味最濃的下午,市領導們都已完成既定行程各自回家過年,如李璐璐、樓遙等外省乾部兩天前就離開了,唯獨白鈺仍堅守崗位,伏案仔細研究近期城中村拆遷、舊城改造、城建等工程項目。

一個完全想不到的人——盧靈兒突然獨自來到勳城。

太過美麗的她信步來到市委書計辦公室時,嶽明亮都看傻了都冇詢問來曆、有無預約,居然就眼睜睜看著她施施然進去了。

她腳步很輕,直至站到辦公桌前,白鈺感覺眼前一暗驚訝地抬頭,纔看到笑意盈盈的盧靈兒!

已為人婦的她與在湎瀧遇見時冇有兩樣,依然那麼漂亮那麼驚豔,活脫脫美豔不可方物的長髮飄飄的小仙女:氣質秀雅絕俗,含笑美目流盼桃腮,吐氣若幽蘭清香,姿態嬌媚可人。

深深吸了口氣,白鈺強作鎮定道:“原來是盧小姐……”

“盧女士。”

“今兒個正好拜個早年,盧小姐……準備在勳城過年嗎?好像湘江豪門都習慣除夕之夜歡聚一堂。”

白鈺還執意稱“盧小姐”,確實仙氣飄飄的她跟“人妻”、“少婦”根本格格不入啊。

盧靈兒搖搖頭,笑道:“我從京都過來的,之前跟在爸媽後麵逗留了幾天(連續參加幾場葬禮),他倆突然想到駝子嶺陪小容阿姨過年,我便一起坐飛機到勳城隨便逛逛傍晚前趕回湘江,反正那邊都準備好了,我就帶張嘴而已。逛著逛著,逛到方哥這兒了,你說好不好玩?”

她眼睛清澈澄明,彷彿不含一點點雜質的水晶,霎時白鈺恍然覺得環球影視城那夜隻是一場夢。

“盧小姐來得不巧,周市長回家過年,冇法複製上次仨人共飲其樂融融的場景了。”

白鈺故意出言試探道,字眼在“其樂融融”。

盧靈兒輕巧地笑道:“冇事兒,其實那晚原來僅僅我和白書計一起,周市長突然送上門,我也冇想到。”

她的字眼在“送上門”,意思周沐主動送貨上門,並非自己刻意設計。

“關於那晚,唉,我真喝醉了……”白鈺撫額道,“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我都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也跟周市長有過覆盤還是一筆糊塗賬。對了,盧小姐第二天早上匆匆乘坐直升機回湘江,到底有啥急事?”

盧靈兒神色如常,卻笑得更甜:“已經解決了,事後想想也冇什麼,哎,人生就是這樣,麵對的時候以為是座大山,數年後驀然回首不過小小的坎兒,邁與不邁都無所謂的。關於那晚,從空酒瓶就看得出我們仨都喝醉了,既然這樣,糊塗賬就糊塗下去吧,有句話說‘春夢了無痕’,不知道我的比喻對不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