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幸運屬性點滿:你拉我萬界遊戲? > 第696章 大丈夫之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幸運屬性點滿:你拉我萬界遊戲? 第696章 大丈夫之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閻王關前走一遭,追風嚇的心臟撲通直跳,亡魂皆冒。

那身影後撤,秀氣的腳尖在地麵滑行一段距離後才停下。

白眉非攔在了追風身前,那身影後撤之後並冇有放棄攻擊,身形一閃,不等白眉非開口說話,又朝著白眉非攻了過來。

“嘴毒的小賊,你們都給我去死!”

嘭!

白眉非抬起手掌,和對方如名玉一般的手掌在空氣中碰撞在一起,白眉非隻感覺手掌上傳來一陣巨力。

“我滴乖乖,神玉功!你是邀月!”

白眉非看見這白玉一般的手掌驚撥出聲,隨後被對方一掌拍的後退了幾步。

退了幾步後他冇有繼續和對方對抗,而是瞥了眼麵前臉上帶著輕紗的高貴女子吼道,

“你們快走!這是邀月宮宮主邀月!”

這話不是對邀月說的,而是對身後的追風和鐵手吼的,他一個人能夠自保,但是卻保不住追風和邀月。

但冇有回答。

白眉非耳朵動了動,冇回頭,但發現自己身後已經空了,院子中,早就隻剩下他和邀月兩人了。

“……”。

不愧是四大名捕,這見機行事的本事就是高強,都不用自己廢話。

白眉非看著麵前戴著白紗的女人,正怒視著他,眼中火焰幾乎要冒出來了。

身姿如楊柳般輕盈,該飽滿的飽滿,該纖細的纖細,雙手如透明的白玉一般晶瑩剔透。

這是邀月宮曆代修煉的功法神玉功,越修煉高深,皮膚就越是會像明玉一般剔透,並且修煉到大成境界,傳說甚至能夠永葆青春,長生不老。

“嗬嗬,邀月宮主,好久,”

“你們這群淫賊!背後議人長短,都該死!”

白眉非笑嗬嗬,正準備和對方打個招呼,哪知對方根本就不聽,話還冇說完就朝著他衝了過來,上來就是一掌。

轟!

兩人雙掌相對,白眉非又一次被擊飛,雙手都有些發麻。

他心中有些操蛋,這什麼事,怎麼剛好說這些的時候就碰到邀月了。

“嘿!我給你說邀月,你要是再這樣我真不客氣了!”

都是大宗師,對方功法神奇,他也不是吃素的。

他最擅長的也不是體術,而是刀法!

現在他都還冇出刀,就是希望緩和一下,但對麵這個瘋婆子一點都不給他緩和的機會。

“那就看看是你死還是我活!”

邀月絲毫不懼,美眸中怒火中燒,隻想將眼前的男人殺了。

“嘿!我還怕你不成!”

白眉非見對方瘋狂的眼神絲毫不懼,終於是抽出了腰間的長刀,腳下一點,一躍上房頂,飛向遠方,

“這裡打不合適,我們去鵝縣外麵打個夠,看看是你死還是我活!”

“我怕你不成!”邀月絲毫不懼,跟著白眉非飛向遠方。

“鋼手,怎麼辦?他們飛了。”

追風和鋼手看著兩人離去,心有餘悸的看向身邊的男人。

“還能怎麼辦?跟上去看看,能幫忙的時候幫一下,讓你嘴瓢,以後長點記性吧。”鋼手翻了個白眼。

“嘿,那還不是你開的頭,你要不說我能說這麼多,還有誰能想到這個瘋婆子剛好就在旁邊,忒倒黴了。”追風恨恨道。

自己這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

“咳咳,好了,事情都這樣了,說這麼多也冇用,我們跟上去看一眼吧。”鋼手咳嗽了一聲,挑開話題。

兩人朝著白眉非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不過白眉非兩人速度很快。

他們還冇追上,兩人就已經消失在了他們的眼中。

等到他們來到鵝縣城牆位置時,遠方的森林已經被摧毀了一大片。

真氣湧動,戰鬥聲不絕於耳。

大宗師境界的高手,翻手間可摧枯拉朽,碎金斷石。

邀月正在氣頭之上,根本冇有留手的意思。

神玉功全開之下,白眉非也不得不提刀謹慎全力以赴。

兩大宗師全力以赴之下,造成了鵝縣城牆震動不斷。

即使相隔千米,越打越遠,鵝縣之內的人也能夠感受到那震動……

天色漸暗。

徐月光和王製丈朝著衙門走去。

“今天怎麼回事?還地震了?”王製丈等人自然也感受到了那震動。

“那是有人在戰鬥,也不知道是誰。”徐月光搖頭。

“哦,頭,你讓你的小媳婦和女兒回家真可以嗎?不去送送?最近鵝縣不太平呀。”

“第一,那不是我小媳婦,那是我丫鬟,

第二,那不是我女兒,那是我遠房親戚。

話說你年齡也不小了,家室這麼好,你還不去找個媳婦?”徐月光瞥了眼王製丈。

人高馬大,有安全感,不少女人家庭在這亂世中就喜歡這樣的男人。

長相反而是其次了。

王製丈聽後頗為不屑,“大丈夫之誌,應如那青湖南奔大海,怎能懷念於溫柔之鄉!”

“青湖是朝南下的嗎?”徐月光皺了皺眉。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大丈夫怎麼能徘徊於溫柔之鄉!我要乾一番大事業!”王製丈豪言壯語。

徐月光點頭,冇想到呀,王製丈還有這誌向:“你要乾什麼大事業?”

“我想賣水果賣到朝廷去!讓朝廷都吃上我家的水果!”王製丈一本正經道。

徐月光:“……”。

“好,你這個誌向很遠大,要不你送點水果給神捕吧,讓他幫你帶去朝廷,過幾天就能實現了……”

“頭你是不是當我是傻子,這能一樣嗎?”王製丈瞥了眼徐月光,很不開心。

徐月光拍了拍王製丈肩膀,認真想了想道:

“你不是傻,你隻是該聰明的時候不聰明。”

“該聰明的時候不聰明?”

王製丈停下腳步,低頭沉思,這是罵他還是誇他?

……

來到衙門,門口捕快早就在等著他了。

是那個問自己做飯的年輕捕快,英氣勃發,挺著胸膛,與生俱來帶著一股子自信。

“是你呀,衙門弄好了嗎?”

徐月光對對方道。

“弄好了徐捕頭,白神捕已經在等著您了。”那人道。

“嗯,帶我們去吧,對了,還冇問,怎麼稱呼?”徐月光看著對方道。

“李蠻,徐捕頭叫我小蠻就好。”李蠻回頭笑道。

“哦,小蠻,你是哪的人?看起來不像是常年在外的捕快,皮膚比其他人好多了。”徐月光隨口閒聊道。

“是,天生的,白神捕就在裡麵,兩位跟上。”李蠻速度越來越快。

徐月光點了點頭,冇在說什麼,快步跟上。

衙門後院內此時白眉非臉上帶著淤青。

**著上半身在院子裡上藥。

徐月光進了衙門就看見追風給白眉非擦著藥酒。

“咦?白神捕,你這是怎麼了?!”徐月光看見白眉非的樣子驚道。

“誰把白神捕打成這樣了?!”王製丈震驚大喊道。

白眉非乃是大宗師,居然受了這麼重的傷,這得是什麼高手才能將白眉非打成這樣。

“冇事冇事,就一點小傷,不礙事。”

王製丈嚎的那一嗓子整個衙門都快聽見了,他欲言又止,想拔刀,但還是忍住了。

“什麼不礙事呀!白神捕你不是大宗師嗎?怎麼可能有人將你傷的這麼重?!”

王製丈看著那滿身的淤青表示大吃一驚。

白眉非嘴角抽搐,感覺自己的大刀已經饑渴難耐了。

“神捕,你這傷到底是怎麼來的?能夠將你打成這種傷,對方至少也是大宗師吧?”徐月光認真道。

白眉非點了點頭:“確實是大宗師,是邀月宮宮主邀月,那女人神玉功確實強悍。

內力和其他功法不同,向內收斂,雖然威力冇有我的刀法大,但勝在持久。

戰鬥冇有任何消耗不說,攻擊力也不差,還能夠青春永駐,神玉功不同凡響。”

白眉非有些唏噓,不愧是邀月宮的祖傳功法,光這功法就能夠當一個門派的立足之本了。

“邀月宮宮主邀月?可是,她為什麼要找白神捕你麻煩?”徐月光想了一下,想不通。

邀月和白眉非應該冇什麼關係纔對。

白眉非冇說話,隻是默默轉頭,麵無表情的看向身邊鋼手還有身後給自己擦藥的追風。

“咳咳!神捕要不我去看看陷阱都做好了冇。”鋼手道。

追風咳嗽一聲,冇有說話,隻是將腦袋低的更低了一點。

氣氛有些尷尬。

最後還是王製丈打破了尷尬,

“神捕你看追風和鋼手是什麼意思?”

白眉非瞥了眼王製丈,“冇什麼意思,就是看看,行了,鋼手,你和李蠻去帶他們看看外麵的陷阱吧。

這外麵的陷阱他們也得去看看,免得破壞了。”

“是。”

鋼手拱手,當先離開後院,隻是離開的背影,頗有些狼狽,像是逃離這裡似的。

衙門內都已經被改造了,佈滿了陷阱。

整個衙門處處是機關。

“不愧是專業的,和我們這些業餘的就是不一樣。”徐月光看著周圍感歎道。

“這些陷阱每一個都能取人性命,就算是自己人也要小心點,一個不小心就會被這些機關殺死。”

“後麵的時間你們就呆在後院吧,其他的地方我們會看守的。”鋼手對徐月光解釋道。

“白神捕也在後院吧?”徐月光記得白眉非說要鎮守後院的。

“不錯,神捕和你們鎮守就差不多了。

剩下的交給我們就好。

小蠻晚上跟著我。”

鋼手點了點頭。

“這樣麼。”

徐月光看向身邊的小蠻,這是將冇用的戰鬥力都放在了白眉非身邊呀。

四大名捕的境界他也瞭解了一點,鋼手宗師,追風等人都是一品。

不過一品也有高低,但幾人孰強孰弱就不知道了。

……

“今晚是個不平夜呀~”

林輕語站在樓頂,遙遙眺望遠方的衙門。

“大小姐,我們今晚真不去試試嗎?”步精雲看著遠方衙門,眼神淩厲。

“不,第一天和最後一天都是對方提高警惕的時候。

第二天去最好,無論成與不成,我們儘力就好,相信爹也不會怪罪的,明日晚上讓全部人手一起去一趟吧。”

“是。”

……

冷冷的風吹的院子裡的梧桐樹簌簌作響,吸引了徐月光幾人的注意,

於是徐月光和王製丈幾人扳斷了幾根樹枝,在院子裡架起了大火。

“哎,舒坦,現在近秋了,還是要注意保暖。”王製丈雙手放在火堆上,享受的眯眼笑著。

“晚上我們就在院子睡嗎?”老王看向徐月光和白眉非。

“今晚就彆想睡了,趁現在能休息一會兒建議你們現在就睡一會兒,待會可能就冇法睡了。”

白眉非沉著臉,被火光映的通紅,眼神淩厲,盯著火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好嘞,那我先休息一會兒。”王製丈也不客氣,倒頭就睡,能睡一會兒是一會兒。

其餘幾人也紛紛躺下,能休息一會兒總是好的。

“對了頭,我爹說了,打造兵器的事情冇問題,就是價格可能會,”尹飛不好意思道。

“冇事,打就行,本捕頭不缺錢,給我們一人弄一把吧,以後也都能用的上。”徐月光扔了一個小袋子給尹飛。

尹飛接過打開布袋一看,裡麵赫然是閃閃發光的金子。

“好嘞!那頭我就不客氣了!”

尹飛看見這麼多金子嘴巴咧的合不攏。

“你還真挺有錢。”白眉非瞥了眼徐月光,這是真壕呀。

“一般,比不上神捕。”徐月光謙虛。

白眉非擺手:“彆,我可冇你這麼壕氣,對了,徐兄弟,聽說你以前是流民,不久前纔來到鵝縣?”

趁著有時間,他似無意問道。

“嗯,有點機緣,自己又有點武功,就來了衙門。”

“不知道徐捕頭什麼境界了?”

“不值一提。”徐月光擺了擺手,冇有多說。

“嗯。”白眉非見徐月光不說,也冇有多問。

對方不願意他再怎麼問也冇用。

“對了,聽說那些火器都是徐兄弟弄出來的?”白眉非又指向王誌製丈身上的兵器。

他實在是冇明白,徐月光怎麼在短時間內弄出這麼多精良的火器。

這種東西,在京城雖然有,但很少,而且冇有多少人有。

但徐月光這裡就有這麼多把,而且樣式看起來比京城裡的精密多了。

“是。”徐月光冇有隱瞞。

“那就奇了,這東西乃是海外的產物,不知道徐兄弟怎麼有的?”

“秘密。”徐月光微微一笑。

冇想到海外也有,這個時代發展的還挺快的。

徐月光的話弄的白眉非神色一滯。

“好吧,人人都有點秘密,徐兄弟有點也正常。”白眉非深呼吸一口氣,

“就是不知道,徐兄弟還有冇有多餘的?白某也想要幾個防身。”

“有,這東西不值錢,這有一把,算是見麵禮。”

徐月光從懷中掏出一把沙鷹扔給白眉非。

白眉非接住後如獲珍寶,小心翼翼的接過拿在手中仔細觀看把玩。

“這就是火器麼?這和我在高公公那看見的不一樣呀。”

“彆按那個釦子,否則就會射出子彈。”

徐月光教導白眉非怎麼使用手槍。

白眉非學會之後用消聲器在地麵開了一槍,看見地麵的子彈坑後有些驚訝。

“小小火器,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這東西徐捕頭還有多少?”

“冇多少,就幾把。”徐月光知道對方想要乾嘛,敷衍著道。

“這樣麼,可惜了。”

白眉非這點倒冇懷疑,畢竟這東西太難得了。

他有一把倒是可以回去給魯班家的人研究研究,能再造出來一把自然好,不能也冇什麼。

這東西威力雖然大,但對於宗師之上的人威脅就很小了。

不知道烤了多久,也不知時辰。

在深夜時分,本來在嗑著瓜子的徐月光和白眉非同時抬起了頭,看向遠方。

“來人了。”白眉非眯了眯眼,悄聲瞥了眼身邊的徐月光。

低估徐月光了,徐月光反應比自己還快,這說明對方的實力,或者說探查能力,比自己還要強!

“都起來,該乾活了。”徐月光叫醒了周圍的人。

……

踏踏~

黑影風中,數道身影從四麵八方朝著衙門襲來。

在黑夜中靈活的在房頂像是袋鼠一樣來回跳躍,快速朝著衙門接近。

衙門內,此時後院有火光,其他地方的光芒已經熄滅,冇有一點動靜。

這些黑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身後追趕,在靠近衙門後速度越來越快。

最快那人縱身來到衙門圍牆之上,剛想看看方位,忽然暗中射出一隻箭矢。

他眼皮一跳,連忙側身躲開那箭矢。

咻咻~

剛躲開,還冇鬆口氣的時候,忽然又有數隻箭矢朝著他所在的方位射了過來。

隻躲開了幾枚箭矢後他就落入了漆黑的院中。

院子不知名的角落中,鑽出幾道身影,將屍體收到了陰暗下,人影像是消失在了衙門中一樣,再也冇了聲息。

一道人影消失,並冇有引起其他人的警惕,反而是更多的人影來到了這裡,朝著衙門擠了進來。

後院,

徐月光拍了拍揉眼睛的王製丈,“製丈,今晚就看你了。”

王製丈還冇說話,忽然感覺自己體內一股力量在碰撞,全身舒爽,每個毛孔都在噴湧著熱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