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玄幻 > 長生圖,長生途 > 第七章 陣法入門,初製符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長生圖,長生途 第七章 陣法入門,初製符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待你煉體四重境界穩固,為師便會教你些陣法相關的知識。”何長風對齊壽說道。

“陣法?”池采薇聽了這話倒是一驚:“師父是要把師弟培養成陣法師?”

陣法師可是個稀罕職業,整個周海城的陣法師一隻手就能數的過來。

一聽自己的師弟能成為陣法師,池采薇自然是來了興趣。

“不過,成為陣法師不是至少要築靈境才行嗎?”池采薇提出疑惑。

因為陣法一般都需要靈氣注入,所以確實需要築靈境以上才行。

何長風做出他那標準的擺手動作:

“不然。”

“雖說煉丹師陣法師之類確實要築靈境實力,但卻需要提前培養,學習陣法數術。”

“這就跟那些煉丹閣裡的藥童一個道理,在成為煉丹師前肯定要知道藥理和煉丹時長火候等等,這樣在築靈境之後就順水乘舟。”

池采薇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齊壽雖然早就知道,但是依然很激動。

其實,就上一世齊壽對陣法的理解,整個順國也冇有幾人敢說當他的老師,他也自然不覺得能從何長風身上學些什麼東西。

不過,能跟著何長風學陣法之術,意味著他能夠擁有一些陣法材料。

這對他來說就很重要了,若是自己去尋找這些材料,又要費一番心思。

又過了幾日,齊壽境界逐漸穩固,也開始與何長風一同學習陣法之術。

“陣法,顧名思義,以靈入陣,化陣為法……”

“陣法應用萬變,大到滄海之外,小到立錐之地……”

“陣法的體現分為便攜式和陣地式兩種……”

“符籙陣法等級為黃、玄、地、天、青冥……”

何長風開始與齊壽講義,這些齊壽早就熟背於心。

陣法對於修仙界來說是重要的組成部分,最常見的靈石之上便有陣法。

還有用來儲物的方寸戒指、威力無窮的符籙、宗門的護山法陣等等,由此可見陣法師的重要。

何長風雖不精通此道,但也小有研究,講起來頭頭是道,特彆是對於各種奇門陣法,何長風甚至比齊壽瞭解的更多,這也讓齊壽重新審視了一下他這個師父。

一年的相處,齊壽也逐漸摸清了這老頭的脾氣秉性。

何長風的脾氣怪,喜怒無常,不喜歡與人交往,隻愛鑽研一些“歪門邪道”。

他曾經是清平宗的首席煉丹師,一次煉丹失敗讓他根骨受傷,境界再難提升,所以他纔開始鑽研這些東西。

正所謂,道之所存,師之所存。對於何長風的講義,齊壽全神貫注地聽了一遍,也有些許收穫。

“師父,弟子可否帶些符紙回去?”何長風話畢,齊壽問道。

“當然,這樣你也可以幫你早些瞭解陣法。”何長風點頭道。

在何長風這裡拿了幾張冇有用過的符紙,齊壽便回到了住所。

他要這符紙並不是為彆的,正是要製作符籙。

按道理來講,符籙怎麼說也要築靈境以上才能製作,但就齊壽對符籙製作的理解,在他腦海中一直有個猜想。

煉體境修士也可以製作符籙。

煉體境與築靈境最大的區彆就在於,築靈境可以引靈氣入體,在體內儲存靈氣,並據為己用。

煉體境,雖無法隨心所欲的使用靈氣,但與靈氣也有些許感應,可以通過身體引導。

這便是煉體境修士製作符籙的關鍵。

通過身體引導靈氣,靈氣在體內大量流動,對煉體境修士來說消耗十分巨大,一般煉體境修士堅持不到符籙製成,便會精疲力儘了。

不僅如此,這樣製出的符籙相當於粗製濫造,不僅成功率低,而且威力肯定也大不如前。

當然,這一切都是齊壽的猜想,究竟如何還是要實踐一下的。

齊壽拿出一張符紙,回憶了一下簡單的符籙。

“龜甲符。”

齊壽鎖定了一個相對簡單的符籙。

龜甲符是黃階符籙,屬於最低級的符籙,但其威力卻十分不俗,一張龜甲符可以擋住一次化氣境以下修士的攻擊,對於闖蕩江湖的修士來說是一件很有用的道具。

除了簡單,齊壽選擇這個符籙當然還有彆的原因。

既然要苟道長生,保命手段必須拉滿。

按照自己的想法,齊壽一點點開始製作龜甲符。

“引氣……”

齊壽全神貫注,一點點引導身體裡的靈氣遊動。

一陣靈氣從齊壽指尖流出,速度飛快,直接刺破了手上的符紙。

“再來。”

齊壽再次嘗試,這次更加註意,卻也難逃失敗。

“再來!”

……

幾個時辰過後,房間裡隻有滿地的紙和精疲力儘的齊壽。

“全都失敗了啊。”

齊壽不由得歎了口氣。

果然煉體境對於靈氣不能運用自如,要想製作符籙還是有一定苦難的。

不過齊壽也不是冇有收穫,至少在最後幾張的時候,他已經逐漸熟練。

他又預感,明天一定能成功。

齊壽第二天又向何長風要了些符紙,想要再次嘗試。

何長風有些奇怪,隻當時齊壽對陣法很感興趣。

又是一晚的努力,齊壽今天可以控製力度了,並且也遇到了第二個難題:精力不夠。

這個問題是齊壽早就有預料到的,並且已經想到瞭解決方案。

那就是長生萬古術。

長生萬古術有著驚人的恢複能力,隻要在製作符籙的過程中運用長生萬古術,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這樣過程雖然可能有些趕,但確實可以實現。

第三天,齊壽依舊向何長風要了些符紙。

一連三天都是如此,這一奇怪的舉動引起了何長風的注意。

察覺到齊壽有些不對勁,何長風來到齊壽的住所打探了一番,好在齊壽早就收拾過了。

臨走時,何長風突然注意到床腳有幾張團起的符紙,然後語重心長道:“修行要耐得住寂寞啊。”

對此,齊壽則是回了一個耐人尋味的笑。

自己在這房間裡辦大事,可不能讓何長風知道了,要不然就解釋不清楚了。

何長風走後,齊壽又是一夜惡戰。

終於,在魚肚泛白之時,齊壽露出了微笑。

龜甲符,成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