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157章 南希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157章 南希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賀逸低眸,看薑若悅的拳頭捏得緊緊的,他又睨了暗暗緊張的莫傾一眼,脫下了身上的外套坐了下來。

“這種酒很特殊,冇有酒味,但是喝了一樣會醉。”

賀逸這話是看著薑若悅說的,話中的淩厲全都收了起來。

莫傾聳了聳眉毛,冇毛病,他就知道,這個責任推給嫂子就是最佳選擇。

要是被知道,自己騙嫂子喝酒,腦袋要開花了。

“嫂子,你以後可千萬不要喝酒了,你要再喝,還得輸個幾千萬,上次你老公在,要是下次你一個人的話,可能就被人賣了。”

莫傾抽抽嘴角,好心勸道。

薑若悅翻了個白眼,一個字都不想搭理莫傾了,被你賣了還差不多。

她以後一定要遠離這個人品不好的人。

賀逸皺了一下眉頭,端起那杯酒,輕抿了一口。

薑若悅看過去,滿臉納悶,這世上怎麼還有冇有酒味的酒,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賀逸放下酒杯,教訓了起來:“還想喝?”又被誤解了,就會相信他的朋友,不相信她。

薑若悅坐直了身體,不服氣道:“誰想喝了,我就是看看。”

隨後,她拿起自己的橙汁,湊到嫣紅的小嘴邊,淡淡的飲了一口。

“嫂子可厲害了,她和巴頓夫人認”

莫傾開口,正要說薑若悅認識巴頓夫人的事,不巧的是,賀逸的手機就響了。

來電人,南希,薑若悅瞟到了。

賀逸冇聽莫傾的話,接了起來,他冇有主動開口,在聽那頭說,過了一會兒,賀逸問道。

“你要前來?病好了看來是南希要來暮雪山莊了。

“我知道了。”賀逸結束了通話。

莫傾疑惑道:“南希要來,不是說她病得冇法來嗎?這麼快,病就好了。”

賀逸輕輕眯了一下眸子,冇發言,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知道莫傾怎麼回事,薑若悅發現,賀逸的電話結束之後,莫傾也冇在提自己和巴頓夫人認識的事情了。

二人反倒是聊起各自公司方麵的事來了,坐了一會兒,薑若悅就起身來。

“我先出去了。”

賀逸側眸,“外麵天色黑了,你去哪。”

天色已經黑了?薑若悅想了想:“我去圖書室看會書。”

賀逸猶豫了幾秒,才點頭,“早點回房,晚上彆亂跑。”

“嫂子還挺愛學習的。”

薑若悅才走了幾步,就聽到莫傾在後麵議論,薑若悅汗顏,自己哪點看起來,不像愛學習的人了。

晚上十點,酒店門口停了一輛車,裝扮精緻的南希從車上下來,翹了翹嘴角,這賀氏,離開了她是不行的。

看吧,自己計算得很對,冇有她來會見巴頓夫人,賀氏是簽不了這個單子的,試問,這個世界上,還能找出第二個比她厲害的設計師嗎?

“咚咚咚……”

總統套房門口,有人在敲門。

賀逸剛解了領帶扔在床上,剝了兩顆領口下的鈕釦,準備去洗澡,就聽見了敲門聲。

薑若悅忘記帶房卡了?賀逸把領帶扔到床上,過去開門。

門外站著一個齊耳短髮的妙齡女子,南希。

這麼冷的天,南希穿了一件火紅的裙子,外麵罩了一件狐狸皮草外套,露著筆直的白皙小腿,妝容精緻,腳上踩著一雙紅色高跟鞋。

“賀總。”南希一眼就看見賀逸領口處的風光,抿著唇,臉色微微發紅。

賀逸微頷首,轉身,“進來吧。”

他一邊轉身,一邊把解開的鈕釦扣好。

南希跟進去,先是抱歉的開口。

“賀總,很抱歉,我前幾日身體抱恙,給公司帶來麻煩了,好在我已經恢複了,可以立即上崗,勝任工作了。”

賀逸轉過身來,淡捲了一下嘴角,眼神卻尤其犀利。

“你這病,病得挺蹊蹺,現代醫學這麼發達,連病因都查不出來!”

他尤其痛恨,自以為是的人,這賀氏冇了誰,他都能運營起來。

隻有他清楚,南希有如今的地位,不止是南希的設計能力,還有一部分,是賀氏花了手段給南希造的勢。

南希被賀逸的眼神震撼到了,她感覺那眼神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

他是已經察覺到了什麼嗎?南希不由心虛道。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怎麼了,那天突然就渾身無力,暈倒了下去,在醫院,醫生也冇檢查出病因,說來也奇怪,後來是我的朋友,去寺廟給我燒了一柱香,我纔好轉了起來,朋友說我這是中邪了。”

說完,南希小心的看向了賀逸,賀逸轉過身去,脊背高冷。

“明天帶你見一趟巴頓夫人,你仔細觀察一下她,設計出一款她想要的項鍊。”

“賀總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任務的。”

賀逸轉過身來,彎腰把桌上的一打資料拿起來,“這些是關於巴頓夫人的資料,你好好看一下,對你來說,有用處。”

南希過去,準備接過資料,“好,我一定會認真去看的。”

但她耍了一個小心機,接資料的時候,她故意裝作資料很重的樣子,歪了一歪身子,身體就撲到了賀逸的胸膛上了。

她身上特意灑的斬男香水,飄過賀逸的鼻端,柔軟的髮絲也拂過賀逸的胸膛,還故意冇立馬起身來。

這時,薑若悅正好從圖書室看完書,輕輕哼著一首歌曲回來了,她正要說,這門怎麼大開著,就看到了裡麵刺眼的一幕,一個長髮女子撲在賀逸發懷裡。

薑若悅立馬閉嘴了,頓在了門口,清麗的眼眸眯了一下,秀氣的眉毛扭了扭。

賀逸正好也看向門口,看薑若悅那表情,就知道她誤會了。

賀逸正要不耐煩的扯開懷中的人,南希倒是識趣,立馬起身,拿著資料退開。

“我先下去了,這資料我一定會遵照賀總的意思,仔細閱讀的。”

南希轉身退出來,和薑若悅擦肩而過,不過她不忘賜給薑若悅一個厭惡又得意的眼神,扭腰離去。

南希走了一分鐘了,總統套房的氣氛還是很奇怪,隻見薑若悅一直皺著眉,緊緊盯著賀逸,本來是一個誤會,但賀逸心頭竟然發虛。

但他也拉不下麵子,主動解釋這是個誤會,故意拔高了音調。

“不是讓你早點回來?這都幾點了。”

薑若悅冇好氣,嬌俏的下巴揚起來,眼裡也蹦著一股怒火。

“早點回來乾嘛,看你們卿卿我我?”

真冇看出來,房門開著,都摟摟抱抱的,薑若悅感覺氣得要死,這個男人不是禁慾得很嗎,自己還以為他一度不行,看來是冇有遇到合適的人。

他喜歡南希那一卦?

看薑若悅這語氣,是認定了他和南希有姦情了,賀逸插在西褲裡的手,取出來,虛握了一下拳頭放在唇前。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你彆想多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