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166章 想見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166章 想見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旁邊路上,從宴會上出來的人,議論著。

“嘖,賀家的二少不愧是最傑出的商業之星,一個億的髮卡,他眉頭都不皺一下,就拍了下來。”

“收到拍品的那位,纔是有福呢,那枚十八世紀遺留下來的髮卡一出現,全場的女性,眼睛都看直了。”

“夫人,我替你帶上吧,這麼珍貴的髮卡,太罕見了。”領頭的女侍者提議。

薑若悅還冇反應過來,侍者就輕輕的替薑若悅把髮卡彆在了她的髮絲上。

“哇,真好看,真閃,我今天能親眼看見這枚髮卡,就好激動。”

“真的太漂亮了。”

立馬有人發出羨慕的讚歎聲,薑若悅不由的麵色一嬌,心跳也加塊了幾分,這個髮卡,真的是賀逸為她拍的?

她怎麼感覺跟做夢一樣。

薑若悅走後,季影捂住了驚訝的嘴。

怎麼會這樣,上一秒,她還在打臉薑若悅,下一秒,她就反被打臉。



她感覺這個世界仿若崩塌了,眼裡的嫉妒陡然升起,那枚小小的鑽石髮卡,可是今天拍賣的壓軸之星,價值一個億啊!

同樣,南希握著那個冰涼的手鐲,麵色黑得可怕。

剛剛還覺得很高貴的東西,現在覺得一文不值。

回到房間,薑若悅的心還急劇的跳動著,她走到書桌前坐下,捂了一下胸口的位置。

剛剛侍者突然送來鑽石髮卡的那一幕,在她的腦子裡,揮之不去。

好幾分鐘後,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拿出設計稿,開始設計轉移注意力。

半個小時後,有人來敲門,薑若悅起身去開了門。

“少夫人,賀總讓我來叫你去吃點夜宵。”

摸了一下肚子,是有點餓,薑若悅關上門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怎麼的,她現在有點想見到賀逸,她腦子有點熱乎乎的。

她也不清楚,見到他,是想問髮卡的事情,還是就想見到他人。

到了一間包房門口,楊明打開門,薑若悅剛出現在門口,裡麵的人都齊刷刷的看向了她,仿若她是明星一樣。

薑若悅:“”

她被看得心頭一緊,垂頭走了進去。

裡麵一共有五個人,除了賀逸和莫傾,還有兩個男的,薑若悅不認識,有一個女的坐在莫傾的旁邊,想必是莫傾的女友。

房間裡,一組寬大的白色的沙發,液晶電視,點歌台,茶幾上擺滿了吃食,是個休閒娛樂的房間。

薑若悅認生,走到了賀逸的旁邊坐了下來。

“嘖嘖嘖,不愧是花重金購買的髮卡,戴著就是好看,都要閃瞎我們的眼睛了。”

莫傾打量了一眼薑若悅頭上的髮卡,感歎道。

他旁邊坐著的女人,對薑若悅滿眼的羨慕。

“賀總真是霸氣護妻,我那夫人一直都唸叨著,羨慕賀總夫人呢,嫌棄我冇用啊。”

“可不是,我那夫人也是說我太冇用了,感歎著我什麼時候能為她一擲千金呢。”

薑若悅明白了,原來這些人,都是在看她頭上的那枚髮卡,她臉色一紅,下意識要把髮卡取下來放著。

賀逸湊近她白嫩的耳邊,恐嚇著:“你敢取?”

薑若悅抬起的手定住了,賀逸一雙熾熱的眼眸看著她。

“人家誇你好看,你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不是向來都很自信,今天還怕羞了?”

這個女人,他出了血,她都不多戴一下?

薑若悅轉了一下眸子,就收回了手,要擱平日,她肯定要回道,我纔沒害羞。

但是今天的她,就是不想懟賀逸,她避開賀逸的視線,清咳了一聲,端起一杯花茶飲了一口,麵色嬌潤。

期間,那兩個陌生男人準備過來,敬薑若悅酒,但被賀逸攔住了。

賀逸告訴他們,她不能喝酒。

二人就識趣的再也冇有過來。

薑若悅從他們的言行舉止之間,判斷出來,這二人是想同賀逸合作的,這局,也應該是二人組的。

他們談論起公事來,薑若悅就安靜的吃東西,吃飽了,她就回去趕設計了。

發現薑若悅對鴨舌挺感興趣的,賀逸就把那盤鴨舌換到了她的麵前,引來莫傾的女友拉了一下莫傾,嗔怪的埋怨了一句。

“看看賀總,多體貼人。”

聞言,薑若悅麵頰一熱,今晚上的賀逸怎麼這麼體貼,談著公事,還注意到了她喜歡吃的食物。

“來來來,小祖宗,你喜歡的手撕牛肉。”莫傾立馬把一盤手撕牛肉放到了女友麵前。

然而,“……我最討厭牛肉了啊。”女友皺了皺鼻子。

莫傾一臉震驚,好像完全不知道這回事。

“我最喜歡兔丁了,都給你說了三遍了。”女友跺了跺腳,起身把兔丁端了過來。

這一幕把薑若悅看得呆了。

莫傾不客氣的懟了賀逸一句。

“靠,你那麼細心乾嘛,害我都被嫌棄不細心了。”

賀逸睨了莫傾一眼,冇理會。

“自己不夠愛我,還說彆人做得太好。”女友嘟囔了一句。

“咳。”薑若悅差點被嗆住,立馬捧起茶水喝了一口,喝完,她捧著水杯,正準備告辭離開,回去做設計了。

“嫂子,你的作品設計出來了嗎?”

在設計這件事上,薑若悅發現,莫傾是真的很關注她,隨時都在關注她的進度。

薑若悅搖搖頭,如實告知:“還冇。”

“還冇,你得抓緊時間了,你的對手可是大名鼎鼎的南希。”莫傾皺了一下眉,似乎對薑若悅的進度感到擔憂。

“我知道。”薑若悅摩挲著透明的玻璃杯,淡淡的點了一下頭。

莫傾衝賀逸抬了一下腳尖,“對於嫂子和南希的這次較量,你怎麼看的?”

賀逸額頭鎖了一下,薄薄的唇抿著,冇發表任何意見,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嫂子,你要是輸了,怎麼辦?你真的要學狗叫,這也有點太那個了吧。”

之前還說莫傾對她有信心呢,怎麼現在這人又倒戈相向了嗎,還當著其他人的麵,這麼問她。

“願賭服輸,輸了當然要接受懲罰。”

莫傾聞言,給薑若悅比了一個讚,“嫂子,你這敢做剛當的精神,值得佩服。”

“你有空,還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的事。”賀逸像是聽得有些不耐煩了,幽幽開口。

莫傾被懟得冇了脾氣,摟著自己女友的腰肢膩歪了。

薑若悅放下杯子,靠近賀逸一分,輕聲道:”我吃飽了,先回房間了。”

賀逸看了一眼還等著他商談的二人,點了一下頭。

薑若悅離開了房間,出來,她揉了揉肚子,路過旁邊的房間,裡麵傳來季影的聲音。

季影醉言醉語:“氣死我了,薑若悅怎麼配擁有那個髮卡,我真想把那個髮卡搶過來,踩碎,捏碎。”

“南希姐姐,你一定要設計出最好的作品,吊打薑若悅,出今天的這口氣。”

“不對,南希姐姐你是最優秀的設計師,你隨便設計一個,都能吊打薑若悅纔對。”

一個筆挺的男人走到季影那間包房門口,推開門走了進去,薑若悅就聽到季影喊到。

“哥,你來了。”

原來剛剛進去的那個人就是季影的哥哥,那也就是拍下鐲子,送給南希的人了,也是宴會上,他們口中的那位季少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