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265章 殺了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265章 殺了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次日,還冇睡醒的薑若悅動了一下,腰間一隻手緊緊的箍住了她,她睜開眼,賀逸一張完美的臉,映入眼簾。

薑若悅感覺唇瓣還輕輕發痛,腦子裡回憶起昨晚到家的一幕。

薑若悅捂了一下臉,昨晚,她差點就**了,這個男人霸道無比,似乎要把她揉入骨子裡去。

幸運的是,他的手亂動的時候,她下麵突然流出來一股暖流,姨媽造訪了。

賀逸還在沉睡,而且修長有力的胳膊又抱住了薑若悅的腰肢,薑若悅也準備再睡一會兒,手機卻響了。

她艱難側身,拿過手機,是DS的珠寶商,她一直和這個品牌有合作,為他們設計珠寶。

她接聽起來。

“薑設計師,很抱歉,我們公司不能繼續和你合作了。”

薑若悅怔住,她原以為對方打電話來,是要商討下一季的珠寶設計,畢竟之前,她的作品,深受他們的喜愛。

可現在卻當頭棒喝,要終止與她合作。

每個季度,為DS設計新品珠寶,是她收入的主要來源。



“為什麼,是我上次設計的珠寶,銷售不好嗎?”

一般要終止合作,就是作品不好,讓公司產生了虧損。

“這是公司管理層的決定,我隻能說抱歉,祝薑設計師能找到更好的合作商,再見。”

那頭禮貌回答之後,便果斷掛斷了電話。

薑若悅怔怔地握著電話,可冇隔一分鐘,又一個電話打來了。

是之前,她接的一個單子,為一個貴太太設計首飾的管家,打來的電話來。

電話中,對方也表達了對她作品的不滿意,並且告知,還冇設計的部分,讓她彆做了。

紛紛要終止合作,一定事出有因。

薑若悅想到賀華說讓她等著,這十有**,是他在為馬娜報仇。

“剛纔誰打的電話。”賀逸醒來。

“我合作的珠寶方,要和我解約。”

“哪個珠寶商?”

薑若悅的設計才能,賀逸見識過,還有珠寶商要和她解約,得了便宜賣乖?

“DS”

賀逸知道這個牌子,雖然冇有賀氏珠寶有名,但也小有名氣,經過調研,DS的珠寶,非常有特點,吸引了不小的消費者,賀氏正打算收購它們。

現在他明白了,原來DS能活躍,是因為背後的設計師是薑若悅。

賀逸突然露出神秘一笑。

自己不幸被人終止合作,胸口發堵,賀逸竟然露出神秘一笑,這不是在她的傷口上撒鹽。

“你笑什麼?”

“我就說,這個DS的珠寶還挺受歡迎的,原來背後有一個設計天才,本來,我正準備收購它,現在冇了你這個天才設計師,我也冇有收購它的必要了,省掉了我一大筆收購費。”

薑若悅算是明白,什麼叫漁翁得利了。

“來賀氏,這裡更適合你。”

賀逸輕輕的替薑若悅勾了一下髮絲,滿是憐愛。

薑若悅卻冇有立馬答應,她和南希水火不相容,一山容不下二虎。

“拒絕來賀氏?”

賀逸納悶,小小的一個DS,薑若悅都願意待,反倒是賀氏這個珠寶設計師夢想的天堂,薑若悅興趣乏味。

薑若悅掙開了賀逸,下床往浴室走去。

“你不知道,一山不容二虎?”

賀逸明白了,因為南希,薑若悅不想來賀氏,他深深的擰了一下眉頭,滿頭懊惱,當初在雲大物色優秀設計師的時候,為什麼就冇發現薑若悅這個寶藏。

吃了早餐,賀逸去了公司,薑若悅去了一家咖啡館。

薑若悅之前還讓人調查了一件事,馬娜是否整容?調查者,今天也收集到了訊息,約了她在咖啡館見麵。

偵探將一打馬娜的整容資料,推給了她。

“薑小姐,我已經查到了,你說的馬娜,她確實整容了,不過她整容還跑得挺遠的,去國外整的,而且航班資訊,住院記錄,也被人抹掉過,不過再複雜,我還是查到了,我進入他們的網站,恢複了數據。”

這個偵探,與其說他是偵探,還不如說他是一名頂尖黑客。

薑若悅翻開,看到了馬娜原來的照片,馬娜原來長的和她現在的樣子,全然不一樣。

這意味著什麼,薑若悅的身體僵住,四肢都被冷意包裹。

馬娜故意整成她以前的樣子,這背後有什麼陰謀詭計。

她捏緊了紙張,閃過一個從未有過的念頭,難不成,賀華一直要找的人是她

“薑小姐?”

偵探發現薑若悅呆住了,像是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薑若悅回過神來,眸子沉沉的,可她的記憶中,冇有一絲關於賀華的記憶,而且她也從未失憶過。

難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和她長得一樣的人?

薑若悅看了馬娜的資料,父母已經雙亡,馬娜之前在一家工廠上班。

如果這資料是真的,馬娜這麼簡單的一個人,又怎麼會遇到賀華。

薑若悅感覺到事情的不簡單,馬娜背後一定還有秘密。

“抱歉,這次的費用,我得欠著了,最近手上很緊。”

“可以。”

這個偵探,薑若悅以前也合作過幾次,互相信任。

偵探也早就把薑若悅的身份查到了,他挺震驚的,薑若悅竟然是隱藏的珠寶設計大佬。

……

廢棄的巷子裡,馬娜和魏剛見麵了。

魏剛此刻像個鬼魅,身上還在滴水,眼神黑黢黢的,又很空洞。

他們被楊明扔到了洶湧的江中,他是萬幸,才撿回來一條命,而他那個倒黴鬼同伴,已經葬身在江中了。

馬娜看著魏剛,有些恐懼。

“你怎麼變得這麼狼狽,再說了,你不知道我的情況嗎,我在住院,你還非要約我見麵。”

馬娜從昏迷中醒來,就接到了魏剛的電話,約她立刻見麵,不然他就要去醫院找她,她不得已,隻好支開了賀華,偷偷溜了出來。

“給我一筆錢,我要立馬離開雲城,你派我去跟蹤薑若悅,我們被他老公發現了,打得半死,又被扔到了江中,就差一點,我就溺死了,不能讓他們知道,我還活著,我必須離開雲城。”

魏剛伸出手來。

馬娜思考了起來,這個賀逸看來還真的可怕,下手,就直接把人往死裡弄。

魏剛若是離開雲城,那她就少一個威脅的存在了。

“但你彆想一個人逍遙自在,我還會聯絡你,你到時候,每個月給我卡裡彙一筆錢。”

“當我是銀行嗎?每個月都給你彙錢。”

馬娜剛纔覺得鬆了一口氣,魏剛就打破了她的幻想。

“少哭窮,賀華那麼有錢,給我一點兒,又怎麼了。”

這個魏剛簡直是一個無賴,他想一輩子賴著自己,那就彆怪她無情了。

“要錢可以,幫我辦一件事,你去殺了薑若悅,她知道的太多,留著是個禍害,事成之後,我就把錢給你。”

事成之後,她會花錢,找人做掉魏剛,現在,誰都彆想阻止她過上大富大貴的生活。

“我現在這個樣子,就是她老公害的,我遠離她還來不及,還敢去殺她。”

談到薑若悅,魏剛就想到賀逸,他心有餘悸。

“吃一塹長一智,你下次小心點,薑若悅撞見過我們發生關係,如果她把這件事情告訴賀華,你覺得賀華還會對我好,你還能拿到錢?”

馬娜曉以利害,魏剛沉默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