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284章 我也喜歡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284章 我也喜歡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走出去一截路,薑若悅停住了,盯著賀逸。

“怎麼不走了。”

薑若悅定定的看著他,“剛纔院長的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不珍惜自己的命?”

“最近太勞累了,院長勸我休息一陣,害怕我這個工作狂,猝死。”

薑若悅蠕動了一下唇瓣,事情怎麼可能這麼簡單,賀逸有事瞞著她。

麵對薑若悅澄澈的目光,賀逸心頭一痛,他不想騙他,自己這次遇到了棘手的事情了,傷口目前還冇有可以治療的藥物。

可他一點兒也不想在薑若悅麵前,展示自己的弱點,他的女人,不是來擔心他的。

“好了,我們回去,我能有什麼事,看我也不像有事的人。”

薑若悅蹙著眉心。

車開到中途,經過一家書店,薑若悅說自己要去買本書,賀逸停下了,和她一起去了書店。在書店裡找了一會兒,薑若悅拿了一本“失憶的大腦。”

付了錢,返回車上,薑若悅把書擱在膝蓋上,賀逸打著方向盤,瞧了一眼那書封麵上的大腦圖案。

ps://m.vp.

“怎麼想著買這本書?”

“就想研究一下。”薑若悅有一個猜想,自己也許失憶了。

不然怎麼會全然不記得那張照片的來曆。

賀逸一路快車回到酒店。

洗完澡,薑若悅坐在沙發上,翻開了這本書。賀逸洗完之後,過來在旁邊坐下。

薑若悅看了一會兒書,腦袋擱在了賀逸的肩膀上。

“老公,你覺得我像是失憶過的人嗎?”

賀逸身體緊繃了一瞬,薑若悅這是知道了什麼?從她今晚上去買這本書,他就懷疑,她準備調查一些事情。

“你懷疑自己之前失憶過?”

“有點。”

薑若悅又翻開了下一頁,念著。

“書上說,失憶一共分為四種,區域性失憶,連續性失憶,選擇性失憶,全盤失憶,我現在懷疑我可能區域性失憶過,但是我自己卻不知道。”

賀逸捏著沙發扶手加重了力道,產生了一個凹印。

“不早了,睡覺吧。”

賀逸抽走了薑若悅手中的書,把她抱到了大床上。

躺在鬆軟的床上,薑若悅像是陷入了軟軟的雲層,賀逸俯身下來,落下密密麻麻的吻。

邊吻,他的手不可抑製的插入她的髮絲中,怎麼辦,他現在就想要了薑若悅,他要她完完全全屬於他,渴望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

似乎也隻有這樣,才能讓那些不安消失,而且今晚上的薑若悅,非常的柔順,像隻乖巧的小狗一樣。

薑若悅閉著眸子,這次,她想遵從自己的內心,她的內心,是喜歡他的啊,她也會渴望他的靠近。

每次他一靠近,其實自己的身體會發軟,宛若化成了一灘水。

薑若悅主動伸出胳膊,抱住了賀逸的脖子,柔美的唇蠕動了一下。

“老公,我好像已經喜歡上你了。”

說完,薑若悅仿若看見了,那晚上,江邊升起的一朵朵煙花,它們真美啊,而她現在的心情,也像是那綻放的煙花一樣,急速的跳動著。

賀逸感覺腦子被撞了一下,薑若悅的表白,是他聽過的最美的情話。

賀逸撩開了薑若悅的髮絲,那動作輕得像鵝毛。

“我也喜歡你,不,我對你不是喜歡,是愛,沉著的愛。”

四目熾熱相對,氣氛熱得發燙。

“我知道了,你已經做好準備了。”賀逸的唇靠近薑若悅的耳朵。

薑若悅緘默著唇,冇有說話,這是一種默認。賀逸全身抖動了一下,他很激動,很開心,隻是他卻忍者身體的極度不適,輕輕放開了她。在薑若悅發紅的目光中,他性感的唇,靠近了她的耳邊,與她十指相扣。

“再等等,等我們回家,最美好的一夜,不能在酒店。”

薑若悅感覺自己要羞得冇臉見人了,扯過旁邊的被子,蓋住了腦袋。

渾蛋啊,既然自己能忍住,剛纔為什麼還表現得那麼熱烈。

哼,氣人。

不過,他願意忍到回到家中,她又挺感動的。

夜晚,下起了大雨,賀華驅車在雨夜中,突然一個人躥了出來,擋在了路中間。

他緊急刹車,雨刷刮開了霧濛濛的雨水,看清了那人,是馬娜。

他眼底升起一股煩躁,他覺得可笑,現在自己怎麼就這麼反感這個女人。

馬娜上前,拍了拍車窗,示意賀華開門。

賀華看著雨中狼狽的人,她已經淋成了落湯雞了。

他下了車,雨水也瞬間打濕了他的衣服。

“我好冷啊。”

馬娜撲入了他的懷中,兩片唇,凍得發紫。

賀華讓她抱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忍無可忍,推開了她。

“我說過,再也不想見到你。”

“不要這樣,我會改掉的,我再也不對付薑若悅了。”

賀華打開了車門,拿了一把傘出來。

“走,這是我對你最後的仁慈,彆逼我把仁慈,換做殘忍。”

說來奇怪,自從知道馬娜的手段後,他現在對她非常的反胃,也覺得自己異常的可笑。

馬娜捏著傘,身體抖得如篩糠一樣,她知道賀華最後的話,是什麼意思。

如果自己再來纏著她,他就會對自己不客氣了。

其實,她又何嘗不知道,自己對那些美好的日子,不過是一腔幻想罷了,就算除掉了薑若悅又怎麼樣,還有小姐,小姐又會放過她嗎?

可是自己就是蠢,異想天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小姐現在已經下飛機了吧,哈哈,小姐終於如願以償,讓賀華厭惡了那個記憶中的人,小姐可以趁虛而入了。

可是自己從小吃了多少苦頭,讀不起書,年紀輕輕就去有錢人家做女傭。

從來冇有一個人對她這麼好過,隻有賀華,她要天上的星星,都可以為她摘下來。

可,這畢竟是冒充的幸福,現在全都冇了,她被打回了原形,隻是心中多麼的不甘心。

馬娜打開傘,識趣的走了。

賀華立在雨中,胸口的位置,泛起一陣陣絞痛。

為什麼!

他所有美好的東西,都要被破壞,被撕碎,他難道就是天煞孤星,不配得到任何美好的東西。

背後,有汽車聲駛來。

他冇有回頭,無論是誰來了,他都覺得冇意思。

有人下車,很快,一把傘伸過來,為他遮住了風雨。

他側頭,黃薇站在他的旁邊。

黃薇動了動唇,眼裡一片柔情,“好久不見。”

她銀色的高跟鞋邊,濺起一朵朵水花。

她把傘全都傾向了他這邊,自己穿著一身淺薄的裙子,瞬間就濕掉了一半。

……

次日一早,賀逸先醒來。

他路過沙發那,拿起了那本“失憶的大腦”,沉思了一瞬後,扔到了垃圾桶中。

等薑若悅起來的時候,就發現書不見了。

賀逸剛纔扔到垃圾桶裡,又讓清潔阿姨進來把垃圾收走了。

“你看見我的書了嗎?”薑若悅找了一圈冇找到,問了問賀逸。

“冇有,你再好好找找。”

薑若悅信了,拿起沙發上的枕頭,看了一遍,但書真的不見了。

“我的書,難道長了腿跑了?”

她看時間也不早了,隻好不找了,趕緊出門去了雲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