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295章 看似平靜,實則暗流洶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295章 看似平靜,實則暗流洶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老宅,張媽來到老夫人身邊。

“老夫人,剛纔得到訊息,馬娜死了。”

老夫人喝茶的動作頓住,馬娜怎麼就死了。

“大少爺給她安排了後事。”

老夫人歎了一口氣,這個馬娜算起來,年紀還不大,就這樣丟掉了命,還是挺可惜,不過這一切,是她咎由自取。

“老夫人,馬娜臨死之前,是和大少爺在一起的,現在就擔心一件事,不知道馬娜臨死前,是否告訴了大少爺,自己是假冒的薑若悅。”

臨死前,大少爺還去看了她,就怕馬娜被感動了。

“若是知道了,這一切就功虧於潰了。”

“老夫人你真的確定,薑若悅就是大少爺要找的輕輕?怎麼就這麼巧。”

張媽從老夫人口中得知,輕輕就是薑若悅,非常的驚訝,到現在,她還是不敢相信有這麼巧的事情。

“我倒想不是,隻怪命運捉弄,這一切,我們隻能爛在肚子裡,千萬不能讓華兒知道,薑若悅就是輕輕,他性子偏執,從找了這麼多年的人來看,就知道他對此是有多執著,若是知道了,這賀家必定要翻天。”



這兩個孫兒,同樣留著賀家的血液,都不是好惹的主。

二人冇有注意到,虛掩的門口外站了一個人,正是賀華,他把房內二人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賀華垂落在腿側的拳頭,握出了汗來。

真是可笑,原來奶奶早就知道了,卻一直瞞著他。

“砰”的一聲,房門被大力推開。

“吭哧”一聲,老夫人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

賀華回來,怎麼冇人通報一聲,他都聽到了?

“奶奶,我,賀逸,賀辰,你最疼的終究還是賀逸,因為他優秀一些?”賀華的嘴角,滿是嘲弄。”

看此情形瞞也是瞞不住了,老夫人語重心長。

“華兒,對不起,奶奶這麼做,真的也是為你好,為整個賀家好。”

“為我好?”

賀華冷冷的重複了這幾個字,麵色駭人。

“華兒,忘掉過去吧,好好過以後的生活,你和薑若悅不可能了,你放手,也是為她好,你也看到了,她和逸兒感情不錯。”

老夫人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會引起賀華的不滿,可這次,她確實冇辦法,兩全其美的解決此事,薑若悅是個人,總不能把她分成兩半,一人一半。

總有一個孩子,要受委屈。

“我猜測,奶奶現在肯定擔心我會不顧一切,搶走薑若悅,和賀逸自相殘殺?奶奶擔心的冇錯,我賀華就是一個為了自己的東西,什麼都不在乎的人,這個冰冷的賀家,我根本冇有感情。”

這些話,猶如車輪碾壓過老夫人的心,最擔心的,還是要發生了?

賀華不肯放手薑若悅,要不惜一切從賀逸身邊把她奪走?

張媽扶住了老夫人隱隱發顫的手,老夫人的身體,每況愈下,隨時可能因為受到刺激而暈倒。

賀華緊抿著唇,那雙冷寒的眸子,讓人不寒而栗。

老夫人拍打了一下哽住的胸口,賀家虧欠賀華,他是賀家的長孫,但是吃的苦頭最多。

賀華的性子,也是最冷血的,犟起來冇人說服得了他。

“張媽,去把我的藥端來。”

張媽走了幾步,又不放心的回過頭來。

“大少爺,老夫人近來,身體越來越虛弱了。”

這話的潛台詞,賀華自然能聽出來,讓他不要再氣老夫人了。

所有人,都要他為彆人著想,可誰又真的在為他著想過。

“可是我現在又有什麼資格去找她,我已經把她的尊嚴踩碎了,我說了要守護她,結果卻差點要了她的命,我早就親手毀掉了和她在一起的資格。”

賀華自嘲的笑著。

“你這話的意識是”

老夫人聽後不敢相信,賀華這是決定要退出,成全薑若悅和賀逸,賀華那自嘲,讓老夫人看得滿是心酸。

“我準備去暗城待一段日子,西城的項目,我遠程管理。”

“好,你現在想去哪,奶奶都不攔著,奶奶對不起你,你們三個,奶奶都疼,但奶奶冇法把一碗水端平,隻能在合適的時機,選擇合適的人,賀家的宏偉基業不能倒,隻能壯大,這是奶奶的使命,你去暗城待一段日子也好。”

老夫人本來是叫賀華回來,問一下西城項目的進度,但如此一來,老夫人完全冇了心思,剛纔,她差點就駕鶴西去了。

暗城,猶如它的名字,那裡魚龍混雜,非常危險,氣氛總是黑壓壓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普通百姓進去,幾乎冇命出來,那裡還進行著各項肮臟至極的交易,什麼都可以販賣,甚至是人體的器官,可謂是巨大的黑色交易城。

但冇人知道,這座充滿危險的城市,卻是賀華的地盤,他就是暗城的最高統治者。

賀華從老夫人房間出來,撞到了同樣被老夫人召回老宅的賀逸。

兩人對視了一眼,擦肩而過,賀逸去了老夫人的臥室。

“奶奶,什麼事?”

“黑雲島上來訊息,說你讓島上的醫療機構,研究一種解毒的藥物,你受傷了?”

自從老夫人接到了這個訊息,心就懸了起來。

島上的人不知道,是誰中毒了,讓老夫人來問。

老夫人雖然對黑雲島痛恨無比,這個島,埋葬了她和丈夫的愛情,她這輩子跟守活寡差不多,但是聽說賀逸找人研究解毒的藥物,她就一直很擔憂。

冇人中毒,賀逸不會讓人研究解毒的藥,就怕是賀逸自己中毒了。

賀逸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張媽放下老夫人的藥,便帶門出去了。

“我中了島上一種植物的毒,這毒很劇烈,外界暫時冇有治療的方法,我隻好讓島上的人研究解毒的方法。”

對於自己的奶奶,賀逸是完全信任的。

“怎麼中的,島上的植物,你人又冇在島上。”

果然是賀逸中毒了,老夫人一邊擔心,一邊又很不解。

“那些人把毒塗到了刀刃上,我被劃到了。”

老夫人深深的皺起了眉頭,這種植物,島上纔有,隻能說明那些人是島上派來的。看來這賀家,一波剛平,另一波又起,這看似平靜的表麵,其實一直暗流洶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