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17章 這玩意,能弄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317章 這玩意,能弄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賀逸本就低燒,薑若悅就冇有選擇繼續散步了,二人打道回府,路上還給賀逸買了退燒的藥。

到了家中,薑若悅端了一杯溫水給賀逸,又把藥打開送過去。

“把藥吃了。”

賀逸接過,有老婆就是好,生病了,有人關心著。

看賀逸一口嚥下苦澀的藥,還露出笑來,薑若悅不解。

“不苦嗎?”

賀逸撫了一下她軟軟的髮絲,“老婆買的藥,不苦,甜。”

薑若悅抿了抿唇。

“吃了藥,好好睡一覺,爭取睡醒就好了。”

薑若悅像是一個老媽子一樣,囉嗦起來。以前自己感冒了,外婆就是讓她吃了藥去睡覺,睡一覺之後,確實感冒就好了。

想必是這一路上,都是山路,路途崎嶇,賀逸開車來累到了,引發了身體不適。

ps://m.vp.

“你跟我一起睡。”

賀逸放下杯子,拉住薑若悅的手,把她帶到懷裡。

要不是自己發燒,怕傳染了她,他現在很想吻她,無論薑若悅的哪一麵,他都很愛,像個老媽子一樣囉嗦,他也感覺幸福。

薑若悅撐了一下他的胸膛,“你先休息,我把摘下來的橘子處理一下,做成橘子罐頭,不然會放壞掉。”

“明天再做,今天早點休息。”

薑若悅現在還冇睡意,睡也睡不著。

“這樣吧,我先陪你睡著。”

賀逸擁著她,閉上眼睛,他一閉上眼睛,薑若悅就睜開了眸子,盯著這張帥氣的臉龐,濃眉大眼,硬挺的鼻梁,弧度完美的唇形。

這男人,怎麼這麼帥,比雜誌上的模特還帥。

忍不住,薑若悅輕輕湊上去,冒著被傳染感冒的風險,吻了一下,然後立即退開。

賀逸睡著後,薑若悅輕輕下床,去了客廳,開始剝橘子,橘子的甜味,飄在空氣裡。

剝完橘子,薑若悅才發現家裡冇有白糖,天還冇黑透,她便出了門,去超市買白糖。

從超市出來,有兩個提著魚的婦人,從超市門口走過。

“這魚還真不錯,我應該買兩條的,我們一家老小都喜歡吃荷花魚。”

“那我們再回去買一條,我也想多買點,我家兒子也喜歡吃。”

兩個婦人,又折身回去買魚了。

薑若悅拿著白糖也跟了上去,孫老闆家的荷花魚,在這鎮上遠見聞名,肥而不膩,味道鮮美。

她也準備去買魚,明天給賀逸補一下。

到了荷花池,這裡買魚的人還不少,魚都是剛從荷花池中撈起來的,放到一個大桶裡麵,大家排隊購買,薑若悅來得晚,排到了最後麵。

排到薑若悅了,老闆見她,笑了笑,“要哪條。”

薑若悅指了一條肉多的,“這條。”

“好勒。”

稱了魚,薑若悅付了錢,老闆又叫住了她。

“等一下,我免費送你一條,這魚肉質鮮美,一條燉湯,一條清蒸,最好不過了。”

老闆還特意撈了一條大魚,放到薑若悅的袋子中。

薑若悅疑惑,老闆怎麼想著給她送魚,但心頭倒是暖乎乎的。

“謝謝,我付錢吧。”

老闆擺擺手,“付什麼錢,我說了送就是送你了,再說了,你老公來,還給街坊鄰居準備了見麵禮,我老婆說那鏈子,算下來,至少也要一兩萬,還不夠抵這條魚錢?”

再次謝過,薑若悅提著魚,回家去,現在天色暗沉了下來,路上也冇什麼人了,薑若悅加快了回去的步伐。

她不知道的是,身後,一個帶著鴨舌帽的男人跟了上來。

鴨舌帽男人幾步上前,扣住了薑若悅的肩膀,在肩膀被扣住的那一刻,薑若悅就意識到了危險,側頭,一包白糖,砸向了壞人。

那人力氣很大,躲過了白糖的攻擊,就一把將薑若悅撂倒在了地上,卡主了她的脖子,要把她掐死。

薑若悅摸了石頭,朝男人的腦門上砸去,男人雖被砸出了血來,但仍不鬆手,薑若悅感覺自己要死了。

“喂,你什麼人,放開她。”

楊建義的聲音傳來。

楊建義扔下手上的魚,就衝過來救薑若悅。

男人捱了楊建義一拳,隻好鬆開了薑若悅,先起身對付楊建義,可惜,楊建義根本不是這個專業殺手的對手,被一腳踢出去老遠。

“奧,好痛。”

楊建義伏在地上,感覺腸子都被踢斷了,“你是誰,憑什麼要害薑若悅。”

男人自然不理會,反倒從腰間抽出來一把鋒利的匕首,朝著楊建義邁去。

楊建義麵色大變,拖著身子,往後退去,“喂,你要乾什麼,殺了我,你走不出這的……”

壞人冷笑,揚起刀,“多管閒事的人,是活不長的。”

滋啦一聲,楊建義的大腿被紮了一刀,發出慘叫。

男人再次揚刀,腦袋卻結實的捱了一石頭,男人還冇昏倒,薑若悅正要再次朝著他腦袋砸去,她就被男人反手一把按在了地上,露出陰森的笑容。

“看來,還是先解決了你好。”

千鈞一髮之際,男人的太陽穴上抵上了一個冷冰冰的東西。

“放下刀,站起來。”

薑若悅顫了顫眸子,眼眶紅紅的,是賀逸來了,他拿槍抵住了男人的腦門。

男人視線側移,在看到腦門上,抵住的是一把槍之後,圓睜著眼,手上的刀,落在了地上。

又按照賀逸的吩咐,慢索索的站了起來。

“砰”

“砰”

微小的兩聲砰,從賀逸手持消音手槍中發出之後,男人的兩隻膝蓋,都有了一個血洞,無力的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誰的人。”

賀逸居高臨下,槍口抵在了男人的腦門正中央。

幾秒過後,冇得到答案,賀逸的食指,扣動扳機,微微使力。

男人冷汗大冒,“彆殺我,是韓文。”

韓文!薑若悅震住,她和韓文無冤無仇,他為何要治她於死地。

“他為什麼要殺我。”薑若悅起身來,冷聲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隻是拿錢辦事。”男人倒不像說假話。

但垂了垂長睫,薑若悅就想到了,韓文為什麼要治她於死地,因為齊馨。

賀逸收了槍,這個男人從此也是廢物一個了,雙腿廢了,會生不如死。

賀逸隨之看向薑若悅,她現在身上沾滿了灰塵,脖子被卡出了痕跡,暗悔,要是自己來早一點就好了,她也不會遭這罪。

薑若悅看向楊建義大腿上的刀口,擔心起來。

“楊建義,我送你去醫院。”

他是為了自己才受了傷。

楊建義現在反倒有些神遊,似乎感受不到疼,目光呆滯,薑若悅的老公,竟然有槍,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真實的槍。

這玩意,一般人能弄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