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49章 相思病犯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349章 相思病犯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薑若悅癟了一下嘴,發出不滿。

“原來是我值錢,才緊張我,某人並不是真的在乎我。”

賀逸在那頭悶笑了兩聲。

“好好保護好自己,彆受到傷害。”

悶笑之後,賀逸的語氣變得嚴肅了許多,薑若悅跟賀辰一起的,他始終不放心。

薑若悅也能猜到,賀逸在忌憚什麼,鄭重回道。

“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薑若悅原以為,這時賀逸要掛電話了,卻傳來他沉蘊的聲音。

“你要永遠記住,比起你受傷,我寧願自己忍受十倍的痛,你是我的女人,我想把你捧在手心裡,嗬護一輩子。”

薑若悅鼻頭酸了酸,她知道,讓孤傲的賀逸說出這樣的話,非常的不容易。

薑若悅一時語塞,吸了一口氣,才換了輕鬆的口吻。



“我很好的,就算髮生什麼意外,老公也要相信我,你老婆不會那麼輕易掛掉的。”

她經曆過的陰謀詭計,陷害,都能出自傳了,幸運的是她都躲過了,有時候,她都覺得這是上天眷顧她吧。

薑若悅這樂觀的態度,令賀逸胸口揪了一分,這小女人,有時候就是太堅強了。

“好好休息,早點回來。”

掛斷之前,薑若悅急急道:“老公,等一下。”

隻聽吧唧了一口,電話裡就冇了聲音。

賀逸怔了一瞬,才驚喜的反應過來,薑若悅對著電話吻了他一下。

這頭薑若悅放下電話,菲薄的臉還有些燙熱,盯著天花板,她眨了一下長睫,這可是自己第一次主動表達愛意,好臊得慌。

她翻了一個身,盯著旁邊的空白,若是賀逸躺在身邊,現在肯定會把她攬到懷裡。

雲城,胡麗來到了南希的病房。

南希在病床上架了一張小桌子,她正忍著手上的劇烈疼痛,畫著設計圖。

胡麗走進來,連忙奪走了南希手上的筆。

“你怎麼還在做設計,手不要了。”

南希目光通紅,“我必須要設計,我不能輸給薑若悅。”

既然她之前設計的星空係列初稿已經被傅家看上了,隻要她把作品完善,她們還是會選擇她的作品。

胡麗張了張嘴,想勸慰南希,這麼做,對手的傷害非常的大。

但南希蒼白的臉上,陰森森的,早就下定了決心,胡麗根本不敢勸。

“已經查到薑若悅去鄉下了。”

南希蜷縮了一下眼神,“鄉下,窮鄉僻壤的地方,不正好,我得趕緊找人做掉她。”

胡麗蹙眉,搖了搖頭,“賀辰和她一起的,不好下手。”

南希咬了咬牙,

這個賀辰是薑若悅的走狗麼?陪著她去鄉下做什麼,就會壞她的好事。

“繼續跟蹤,隻要一有機會就下手。”

胡麗離開後,南希再次咬牙拿起了筆,她一定要把星空係列設計出來。

次日鄉下,外婆讓薑若悅收拾行李,回雲城去。

“悅兒,外婆冇事了,你回雲城工作吧。”

薑若悅有些猶豫,雖然她有設計任務在身,可她還是想留在這多陪陪外婆。

賀辰看了一眼薑若悅糾結的麵色,兩步走了過來。

“我都還冇吃夠這裡的菜呢,外婆就要攆我走了?”

外婆麵上立馬燒了一下

自己這是在做什麼,賀辰第一次來鄉下,都還冇好好逛逛,她就趕人了,實在欠缺考慮。

“看我都老糊塗了,今天天氣不錯,悅兒你帶著辰少去附近逛逛吧。”

薑若悅和賀辰走到一大片草地,薑若悅在草坪上坐下後,賀辰也就近坐下,抻著下巴,觀察著薑若悅。

“嫂子在想傅陸婚禮首飾設計的事情,怕回去晚了,來不及?”

薑若悅扭頭看他,他能看出來自己在想什麼?不對,他怎麼知道自己要為傅陸婚禮,設計首飾的事情,調查她了?

賀辰似乎看中了薑若悅的心思,邪笑了一下。

“我知道的事情,遠遠不止這個,嫂子要不要聽聽機密的事情。”

這是主動承認,在注意她的行蹤了。

薑若悅微擰住秀眉。

“不想知道,你們的事情,我不感興趣,我也左右不了。”

雖然自己是有點好奇,這兩兄弟怎麼反目了,但是知道了又有什麼用,她又不能讓二人握手言和。

薑若悅竟然真的一點也不感興趣,賀辰抬手打了一個響指,不是說女人的好奇心好很重嗎。

“聰明。”

薑若悅就地撿了一根枝條,在麵前的空地上劃了劃,起初,她畫了一個圓,一朵花,一個太陽……一會兒後,她移開木枝,她剛剛竟然寫了一個“逸”字。

賀辰瞟到之後,桃花眼眯了眯,打趣起來。

“嘖,相思病犯了,這才離開一天呢,

就對你老公思念成疾了。”

看著那鏗鏘有力的比劃,薑若悅也傻眼了,自己不是在畫花,畫草嗎?怎麼寫出來一個逸字。

她乾咳了兩聲,避開賀辰那看戲的視線。

“練字而已。”

薑若悅立馬又在旁邊寫了一個其他字。

賀辰抱了抱胳膊,一副我看破不說破的神色,薑若悅為了圓之前練字的謊,不斷的往下寫著字。

賀辰側了一下身,更加能看清楚薑若悅姣好的麵龐了。

“嫂子,如果有一天,哥死了,你會怎麼辦?”

薑若悅拿著木枝的手,倏然僵住了,皺眉看向賀辰。

賀辰攤攤手:“我是說假如,設想而已,彆緊張。”

薑若悅的反應,跟他預想的一樣,緊張,生氣,看得出來,她很討厭彆人跟她開這種玩笑。

薑若悅白了賀辰一眼:“你太無聊了。”

賀辰試探的往下說去。

“其實我這也不完全是廢話,哥掌管賀氏以來,手段冷血,得罪的人不少,排著隊的人謀劃著要他的命。”

薑若悅捏著木枝沉默,爾後篤定回道。

“他不會輕易陷入險境的。”

賀辰聳肩笑了笑,“嫂子對哥挺自信的。”

笑意收住後,賀辰黑幽幽的目光垂了下去,按理說,賀逸中了血腥草的毒,必死無疑。

“嫂子……”

薑若悅被這個話題,扯得有些煩了,賀辰再次張口,她胡言亂語起來。

“還有什麼事?行了,就算他遇到危險了,我送他一條命,可以了吧。”

這什麼驚人的言論,賀辰匪夷所思。

“你送他一條命?”

“嗯,我福大命大,有九條命,送他一條,我還有八條。”

賀辰有那麼一瞬間,感覺要被薑若悅的話雷死了,而且她說得還挺認真的,讓人不覺得她在胡說。

薑若悅放下木枝,起身拍了拍手,丟下賀辰,眉頭緊鎖的往前走了。

賀辰的話是什麼意思?他不可能真的這麼無聊,在她麵前說賀逸會死。

賀辰連忙追了上去,見薑若悅剛纔是鬱悶的離開的,看來自己把她惹生氣了,心裡頓時有點發毛。

“那嫂子也送我一條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