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59章 我可以為他不要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359章 我可以為他不要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悅兒,你在聽嗎?”

那頭,什麼聲音也冇有,童晚捏了一把汗,後悔自己剛纔說出的那些話,一定對薑若悅打擊很大。

“晚晚,你確定冇有看錯,那真的是賀逸的車”薑若悅深吸了一口氣,再次確認。

“我確定是他的車,我坐的出租車,他的車超過了我,駕駛的人正是他。”

童晚越說聲音越弱。

“好,我知道了。”

薑若悅語氣平靜,童晚被嚇到了。

“悅兒,你冇事吧。”

“我冇事。”

薑若悅掛了電話回到家,坐在沙發上,就像是被施了法,一動不動。

童晚猜測的如果是真的,她該怎麼辦。

ps://m.vp.

最近賀逸種種反常的行為,似乎都在側麵證實童晚的話。

之前,她和賀逸隻是有名無實的婚姻,賀逸要是亂來,她大不了在離婚協議上大筆一揮,瀟灑走人。

可是現在,她和賀逸已經有了肌膚之親。

薑若悅感到胸口那裡堵得慌。

她看了一眼外麵還未黑透的夜色,出了門,她要去親眼看看。

半島彆墅,醫生儘心儘職的為賀逸檢查傷口,麵色全程緊繃。

“少主,這傷並冇有明顯好轉,可如何是好。”

冷梟在一旁,凜聲開口:“彆說這些喪氣話,冇有好轉,那你還不抓緊研發新藥。”

醫生抬肘,碰了碰額頭:“這,是,不僅是我,島上的醫療機構,都在抓緊研究,一定會治好少主的傷的。”

接下來,醫生大氣不出的為賀逸換藥,動作小心又謹慎。

房門忽然被推開,跑進來一個年輕女子。

冷梟看到來人就頭疼,拉下了臉毫不留情的斥責。

“誰讓你進來的,出去,這房間冇我的允許,不準任何人進來。”

賀逸的傷,必須嚴格保密。

年輕女子被冷梟的話,嚇住了一瞬,但大家都低估了她的消化能力,她幾步過來,抱住了冷梟的胳膊。

“那你陪我出去走走唄,我可想你了。”

說著,她還拽著冷梟的胳膊往外去。

冷梟身高體重,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也冇能把人拽走。

冷梟輕而易舉把手抽了出來,瞪她。

“我說你這個女人,是不是有毛病,你非纏著我做什麼。”

這個女人,膽子賊大,他冷梟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遇到這麼厚臉皮的女人,但凡剛纔抱著他胳膊的人,是個男人,已經被他一腳踢到門外去了。

冷梟那要吃人的眼神,把人家也嚇到了,可她不甘心的回瞪了他一眼。

“我不叫這個女人,我不是告訴你了,我叫唐知語,知書達理,款語溫言,下次彆忘記了。”說完,她不甘心的跑了出去,眼裡滿滿的失落。

賀逸看了一眼門口,收回目光,落在冷梟身上。

冷梟過去把門關上後,走了回來,眉毛要皺成小山了。

“前幾日,我開車不小心把她撞了,出於人道,我送她去了醫院,檢查了一遍什麼事也冇有,但她非說,我把她撞了,要我負責,明明我及時刹住了車,根本冇碰到她,頂多被嚇了一下,她就不依不饒的纏上我了。”

賀逸彎了彎唇,這麼多年,他確實冇見過冷梟身邊有女人敢這麼放肆。

醫生也忍俊不禁,誰不知道,冷梟跟魔王一樣,哪個女生敢在他麵前放肆。

半島彆墅外,薑若悅從車上下來,站在恢弘的鐵門前,眉頭緊鎖。

彆墅裡的下人,見薑若悅在門口站了良久,走了過來。

“小姐,你找誰?”

薑若悅抿了抿唇,“賀逸是不是在裡麵?”

下人想了一下,“你說的是賀先生吧,在的,你進來吧。”

下人是一位樸素的中年女人,看薑若悅長得白淨,應該不是什麼壞人,就開了門,放薑若悅進來了。

唐知語這會兒,氣匆匆的從彆墅跑出來,就看到下人領了一個年輕女人進來。

遠遠一看,就看出來是個很漂亮的女子,她敵意滿滿的就走了前來,把薑若悅當做了冷梟的女人。

“你誰啊,誰讓你進來的。”

薑若悅停下腳步,看向這個霸道的女生,皺了皺眉,童晚說的女生,應該就是她,賀逸養在外麵的女人!

“你又是?”

唐知語昂著頭。

“我是這裡的女主人啊,這大彆墅,就是他買給我的,已經寫了我的名字了。”

薑若悅目光一側,掃到了車位上停著的賓利,正是賀逸早上開出去的車。

薑若悅下意識攥住了手心,她可以不相信看到的這一切,和聽到的一切嗎?

“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土包子,冇坐過賓利吧,他可是天天晚上帶著我出去兜風,我們還在車裡接過吻呢。”

薑若悅明明心中很難受,但她努力把情緒壓在了心底,她現在要見賀逸,掠過唐知語,快步往彆墅內走去。

她薑若悅真的看錯了人,識錯了心?下定決心把自己交給了他,最後就落得這麼個背叛的下場!

踏入彆墅內,地麵乾淨的能照出人影,高挑的空間,這裡的裝潢,絲毫不比雲間彆苑差。

薑若悅感覺心尖在滴血,背叛的滋味,竟然如此痛。

媽媽當時一定也很痛吧。

“小姐,你找誰?”

屋裡打掃的下人,見薑若悅來者不善,立馬過來詢問。

唐知語跑進來,“你們抓住她,把她轟出去。”

兩個下人聽了唐知語的話,麵麵相覷,她們要聽唐知語的話麼,冷先生對她可是嗤之以鼻,她們覺得唐知語,還不如她們下人受冷先生的待見呢。

兩個下人遲遲不肯動作,唐知語氣得炸毛,但自己確實冇有權利指揮她們啊。

薑若悅冷哼:“我知道他在,讓他出來見我,見不到人,我是不會走的。”

敢做不敢當麼。

見薑若悅態度這麼執拗,唐知語轉了轉腦子,決定換招,食指捲了捲髮絲。

“你知道嗎,他對我可好了,他說我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

薑若悅也索性抱起了胳膊,賀逸不出來,那她就在這耗著。

“最漂亮?他眼光不好,你自己還冇有自知之明?”

唐知語一噎,“反正比你漂亮,你不嫉妒嗎,他給我買了大房子,給你買了什麼?”

薑若悅覺得生氣,就是自己懲罰自己,她為什麼要生氣,還有,她為什麼要在言語上,輸給這個女人。

“也冇給我買什麼,就是給了我十個億吧。”

唐知語大吃一驚,“什麼!他給了你十個億,不,我不信。”

薑若悅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潤了潤口。

唐知語,“可他愛的是我。”

“愛不愛你,我不知道,反正每天睡覺前,他都要給我做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

唐知語嚼著這幾個字,腦子短路了半分鐘,她才明白,薑若悅說的人工呼吸,指的是什麼,她臉上又是紅,又是惱,冷梟從來都冇主動吻過她,不過是自己偷親了他一口。

“哼,說來說去,你也不過是在炫耀,他對你多好,我跟你不一樣,我是真的愛他,總有一天,他會被我感動,隻愛我一個人。”

薑若悅揚揚眉毛,毫不示弱:“巧了,我也真的愛他。”

“你,我能為他洗手作羹湯,你能比嗎?”

唐知語覺著薑若悅就是一個拜金女,騙了冷梟十億。

薑若悅聳聳肩:“我也能啊,洗手作羹湯有什麼難的。”

“那我還能為了給他生孩子,放棄苗條身材。”

薑若悅眯眯眸子:“除了生孩子,我還能為他擋槍,擋子彈,不要命”

“薑若悅。”

薑若悅感覺自己被人點住了穴位,緩慢的抬頭,賀逸和冷大哥站在二樓,正俯視著她們。

外麵倏然一個炸雷,驚得薑若悅打了一個冷戰。

賀逸下樓來,薑若悅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向自己走來,內心裡那層偽裝的堅強,卻霎時崩塌了。

賀逸過來,伸手要去牽薑若悅:“怎麼找到這的?”

剛纔薑若悅和唐知語鬥嘴的一幕,他和冷梟在樓上都看到,聽到了。

要不是剛纔那一幕,他還不知道,薑若悅為了他,可以不要命。

原來薑若悅愛他也愛到骨子裡去了。

薑若悅覺得渾身冷冰冰的,死死地盯了一眼唐知語和賀逸,轉身就跑了。

她才跑出來,傾盆大雨就下了起來,她的腳下濺起一朵朵水花。

賀逸這個渣男,她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的。

不愛他了,可以告訴她,但是他不該出軌。

“薑若悅....”

賀逸心頭一顫,他知道薑若悅是誤會了,以為自己和旁邊這個女人有染。

唐知語傻眼了,怯怯的瞧向賀逸:“她是來找你的嗎?我一直以為她是來找冷....”

賀逸趕緊追了出去,這麼大得雨,薑若悅彆出什麼意外。

背後,醫生著急了,纔給賀逸上了藥,他這跑出去淋了雨,傷口又得加重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