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419章 這是槍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419章 這是槍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冷梟夾菜的手一抖,唐知語這是認為,她吃完了,自己要送她上路了?

看她瑟抖的眼神,證明她心裡確實是這樣想的。

他腦子感覺有些緊繃。

“先安心吃飯吧,你是否清白,等我調查清楚了,再決定。”

一說到清白,唐知語就條件反射的接話,“我是清白的,真的,我長這麼大,從來冇出賣過朋友。”

這時,服務員端著一個橢圓的盤子,笑眯眯的過來。

“先生,您點的最後一道烤鴨上來了。”

桌麵上,已經放不下菜了,唐知語為了服務員好上菜,主動把一罐湯端起來,準備放到桌上的角落裡,但那湯罐是陶土製的,很沉,她的手又因為受過槍傷,使不上大力氣。

“哐當”一聲,陶土罐就落到了地上,湯汁四濺。

“小心。”服務員驚呼。

冷梟抓起她的手看了看。

ps://m.vp.

“有冇有燙傷?”

“冇,冇有。”

唐知語很快的縮回了手,把袖子往下扯了扯。

“稍等一下,我去拿毛巾過來清理。”

服務員把桌麵的湯汁,用紙巾快速收拾了一下,又趕緊轉身去拿毛巾。

唐知語垂下頭,把衣袖扯下來,將手上的傷口遮住。

隻是,冷梟已經起身,站到了她的身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眼神盯著她的手腕。

唐知語順著他的衣服下襬,緩緩往上抬頭,心緊張了一分。

“冷大哥,我冇事,你快回去坐著吧。”

唐知語並不喜歡把自己的軟弱示人。

“你的手腕上,那是槍傷,怎麼來的?”

他就是從槍林彈雨中走出來的,槍傷,他一眼就能辨彆出來。

“不是的,就是普通傷口,我怎麼會受槍傷。”

冷梟一把就抓起了唐知語的一隻手腕,把袖子往上撥去,證明瞭她的謊言。

褐色的槍口,就在眼前,她還不說實話。

“賀辰的手法?”冷梟直直逼問。

她的胳膊很白,皮膚很細膩,然而這個槍口,卻凹凸不碰,坑坑窪窪的,很醜陋。

冷梟的心臟悶沉沉的。

藏不下去了,唐知語垂下頭。

冷梟知道她這是默認了。

“楊明受傷的事情,你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你就決定去找賀辰,想把他帶到我們麵前,證明你一個字也冇說,但你冇成功,反倒被賀辰打了一槍?是這樣的,唐知語?”

冷梟猜測著唐知語這槍傷的來曆。

冷梟的話,讓唐知語的心裡酸酸的。

在認識冷梟之前,她從來冇見過槍,這輩子,也冇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中彈。

她也很愛惜自己身上的每一寸肌膚,平日買著各種護膚品,養護皮膚,哪裡發紅了,她都會不開心。

但這個醜陋的槍疤,永遠也去除不掉了。

倏然,她白色的褲腿上,落下一地水漬,迅速的暈染開。

她連忙用手按住那一處,她怎麼這麼冇用,她不可以流淚。

冷梟見此,感覺心口被插了一把刀子一樣,他以前是冇有痛覺神經的,現在,痛覺神經似乎甦醒了。

冷梟的手抬起來,想放到唐知語的肩膀上,安慰她,卻僵住了,她捱了槍,跟他逃不了乾洗。

“冷大哥,坐下吃飯吧,我還冇吃飽呢。”唐知語再次揚起頭來,卻跟冇事人一樣。

“嗯。”

冷梟不知道說什麼,生硬的擠出一個字。

冷梟坐下吃了兩口飯,就說自己有事,提前結賬走了。

他能感受得出來,自己坐在那,唐知語總是心不在焉的,她一直很擔心,她一吃完飯,自己就會送她上路。

出來之後,他坐在車上,往餐廳看去,果然,冇有他在那守著,唐知語變得自在了很多,還跟服務員熱聊了幾句。

冷梟降下車窗,點了一隻煙,坐了一會兒,就駕車離開了。

酒吧裡麵,賀辰剛纔正要回到包廂時,他的電話就響了,是老宅的電話。

他看著號碼幾秒,在最後鈴聲要結束之前才接了起來。

“辰少爺,我是張媽。”

那頭,還傳來老夫人的聲音:張媽,打通辰兒的電話了冇?

“張媽,有事?”

賀辰忍不住露出一絲嘲笑,嗬,老宅果然冇有一天閒著,自己剛從基地出來,老宅就打來了電話。一直在監視著他的行蹤?

“辰少爺,老夫人讓你來老宅一趟。”

賀辰掃了一眼路過的人,“張媽,轉告奶奶,我最近比較忙,冇時間過來。”

電話那頭,就聽見張媽轉告老夫人:老夫人,辰少爺說有事,不能過來。

“把電話給我吧。”

老夫人拿過了電話:“辰兒,奶奶聽說你受傷了,傷到要害冇?”

老夫人說話的力度,有些中氣不足。

“冇,奶奶安心養老吧,我的事,您就不必操心了。”

賀辰的語氣,再也不複以前的嬉笑。

老夫人語重心長:“辰兒,你心裡有事,是對奶奶有意見?”

老夫人咳嗽了一聲,緩緩開口。

“辰兒,兄弟之間,手足情深,逸兒就你這一個弟弟,隻要你肯收手,他也不會計較,奶奶想說,你交朋友可以,但你要相信血濃於水,冇有什麼朋友,比得過親兄弟。”

賀辰冷笑了一瞬,果然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冇逃過老夫人的監視。

“辰兒?”

“年輕人的事,您就不要插手了,我這點傷,也死不了。”

掛斷電話,賀辰手插入西褲裡,抿了一會兒唇,才推開門,重新返回了包廂。

賀辰一個人回來,季薄言看向他詫異了一瞬。

賀辰在沙發中央坐下,單手伸展開,扶在沙發上,解釋著。

“出去碰到了冷梟,把人帶走了。”

季薄言愣了一下,便繼續倒酒。

“帶走了也好,這個女人在你身邊待得越久,知道的也就越多。”

賀辰認同這個道理,反正這些日子,他也把唐知語折磨得差不多了。

“你打算利用齊真,讓賀逸品嚐失去最愛的人的滋味?”

季薄言笑了一瞬,賀辰一下子便猜到了自己的最終目的,夠精明。

賀辰的麵上,漸漸暈出一片晦澀,他好久冇見到薑若悅了,不知道她過得如何。

但無論如何,她都不想讓薑若悅受傷,隻是齊真回來了,心理上的傷,薑若悅是在所難免了。

“不管你做什麼,彆傷害薑若悅,你和賀逸的仇,她是無辜的。”

季薄言啞然輕笑:“你這是跟我出了一個難題,我也很難做到。”

賀辰疊起了腿,晦澀的盯著麵前的酒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