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540章 振作起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540章 振作起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路上,賀逸開車去回江,薑若悅幾乎保持沉默,終於在開了六個小時的車後,趕到了地點。

薑若悅在視頻顯示的外婆被扔下的位置,待到天黑,全身都冷如冰錐子。

賀逸不忍她這麼折磨自己,把失魂落魄的她強製的抱上了車,又開車去找了酒店。

進了房間,他就把溫度調高,讓整個屋子,暖和起來。

薑若悅在沙發那坐下,賀逸在浴室弄了一條熱氣騰騰的毛巾出來,把她的手包住。

“手都凍成冰塊了,我暖暖。”

薑若悅卻抽出了手,咬牙,“賀震天,是不是醒了?”

賀逸身子僵住。

薑若悅看著賀逸變得陰沉的臉,咬了一下唇,離開了沙發。

“我去買牛奶。”

薑若悅出來,靠在了走廊的牆上,她知道自己,不該用那種語氣,眼神跟賀逸說話。

ps://m.vp.

賀逸是如何包容她,嗬護她,她都是看在眼裡的。

薑若悅捂了一下臉,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中。

半小時後,她拿著一瓶牛奶回來,臥室不見賀逸的蹤影。

他人呢?薑若悅失神,把整個套房的房間,都找了一遍,也冇發現人,薑若悅不禁想,他是受不了自己,離開了嗎?

自從外婆出事後,她就冇好好和他說過話。

薑若悅苦澀一笑,把牛奶放下,和衣躺下,蜷縮起了腿。

房間帶的花園陽台傳來腳步聲,

薑若悅抬眸,見賀逸裹著一身冷氣走了進來,原來他冇走,她莫名鬆了一口氣。

看到薑若悅回來了,賀逸神色明顯緩和了許多,隻不過,還是很陰沉。

賀逸來到床邊,揉了揉她的腦門,把被子拉過來,為她蓋上。

“有事給我打電話,我出去一趟。”

說完,他就離開了臥室,薑若悅看著那道消失的寬闊背影,怔然。

她又感覺像是有什麼東西被她丟掉了,她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胸口的位置。

賀逸出了酒店,上車,一腳大油門把車轟了出去,似乎這樣,可以發泄出他心中的燥悶。

他何嘗不能體會到薑若悅在排斥他?

他降下車窗,讓冷呼呼的風,灌到車廂內,毫無目的的加速開下去,開到山上,把車停下,狠狠的錘了一下方向盤。

可心裡那種憋悶還是冇有絲毫的減輕。

次日,薑若悅聽到外間的對話聲:“賀總,還是冇找到少夫人的外婆,該找的地方,全都找了。”

“彆放棄,再沿著江流方向,一遍一遍的找,死要見人,活要見屍。”

“是。”

戚雲正要離開,就看到從裡間出來的薑若悅,正盯著他們。

戚雲抿了一下唇:“少夫人。”

薑若悅的目光,從戚雲的黑眼圈移開,懇求道:“拜托你們了。”

“我們一定會儘力搜救的,少夫人多保重身體纔是。”

戚雲說完離開,房間又恢複死寂一般。

賀逸想說什麼安慰一下薑若悅,但又怕更刺激了她。

兩人就靜默的坐著,直到賀逸的手機響了,賀逸看了一眼來電人,並冇有接,掛了,但對方不死心的再次打來,賀逸不耐的按了接聽鍵。

齊真的聲音,就從聽筒傳出來。

“阿逸,你還和薑若悅在一起?她可是捅了爺爺的凶手,刀上全是她的指紋,她不值得你對他那麼好的,如果她真的夠愛你,她又怎麼會捅了你爺爺呢,她太自私了,她愛的人是她自己。”

賀逸移開手機,拉黑了這個號碼。

賀逸下意識的看向薑若悅,薑若悅譏誚的扯了一下唇,剛剛,她想到齊真過去做的那些事,她倒是挺懷疑,把賀震天捅了栽贓陷害給她的這個人,說不定是齊真。

刀上全是她的指紋?這點非常的奇怪,不是她捅的人,怎麼會也她的指紋,除非那把刀,是從她家中拿的。

賀逸起身,坐到薑若悅的身邊,輕攬住她的腰。

“這座城市中心,有座寺廟,我帶你去那走走如何?”

寺廟,往往是一個人在絕望時,寄托希冀的地方,賀逸想了一番,也認為隻有寺廟,薑若悅還肯去。

“回南縣。”薑若悅扯開他的手,起身來。

賀逸一時還冇反應過來,她願意離開這了?

薑若悅卻像是身體裡,倏然有了力量。

“收拾東西,走吧。”

她必須振作起來,既然找不到外婆,她就告訴自己,外婆一定是被好心人救了,外婆一定還活著,她不相信苦了一輩子的好人,不會有好報。

薑若悅去裡間穿上外套,還把他的外套帶出來。

賀逸確定薑若悅,是真的要回南縣了,他晃了一下神,一會兒的功夫,他感覺薑若悅身上那些死氣全都冇了。

回到南縣,薑若悅第一件事,就是去廚房,檢查刀具,發現一把水果刀確實不見了,怎麼找都找不到。

並且那把水果刀,和插在賀震天背上的那把刀是一樣的。

薑若悅冷臉,嗬,如果一個人戴著手套拿了她的水果刀,去捅了賀震天,那上麵,自然全是她的指紋。

賀逸進來,“在找什麼,需要幫忙嗎?”

一回來,就看她快步來到廚房找東西。

“我放在廚房的水果刀不見了。”

薑若悅扭頭看向賀逸,一字一句道:“並且,那把水果刀,和插到賀震天身上的那把一模一樣。”

彼時,一道高揚的女聲伴隨著腳步聲,傳來。

“你的水果刀,當然不見了,因為就是你拿著你的水果刀,捅了島主,薑若悅,你現在裝出一副小白的樣子,告訴阿逸,你的水果刀不見了,意欲在何?”

薑若悅皺眉,齊真竟然大搖大擺的進了她的家,隻是,一同來的還有權叔。

“意欲為何?第一種,當然是我拿刀,捅了人,第二種,就是有人悄悄潛進來,拿走了那把刀,捅了人,栽贓給我。”

齊真臉不紅,心不跳,“佩服你的狡辯口才。”

薑若悅冷冷道:“我是狡辯,還是說的真相,某些人心裡清楚,對了,你一直瘋狂的咬我,讓我想到了一個詞,賊喊捉賊。”

“跟你冇什麼好說的,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這件事誰做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齊真甩了一下手,發現薑若悅的抗辯能力,很強,決定不再和薑若悅正麵剛。

這時,權叔複雜的瞧了一下薑若悅,示意賀逸介一步說話。

賀逸帶權叔到了客廳,“權叔,有話請說。”

“少主,島主剛剛醒了,我們來這,也是告訴你這個訊息,島主醒來必定是好事,隻不過,島主說,當時捅他的人,正是薑若悅,一醒來,島主就讓我帶人來把薑若悅抓過去,這座彆墅外,已經被暗衛圍住了。”

賀逸聞言,麵上陰雲密佈。

“我不會放人的,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

廚房裡,權叔和賀逸去客廳之後,齊真就抱著胳膊,嘴角微微翹著,一切都勝利在望了。

“告訴你一個好訊息,奧,不對,對你來說,是個巨大的壞訊息,賀震天醒了,他確定你就是凶手,要找你算賬。”

薑若悅捏拳,賀震天已經醒了?外婆下落不明,他倒是醒了。

薑若悅確定有人栽贓自己刺了賀震天,但在外婆的事上,薑若悅卻並不懷疑,是賀震天做的。

忍過那股恨勁,薑若悅嗤笑:“所以,真正捅了賀震天的凶手,其實是你,對吧?”

“你胡說什麼,怎麼可能是我,我可是有不在場證據的,我當時根本酒冇進入飯莊。”

薑若悅毫不猶豫的說道:“原來你還有幫手?”

“你有病,是嗎?非要把這屎盆子往我頭上扣。”

齊真氣道,同時也因為薑若悅這麼確定是她,她有點繃不住了。

薑若悅冷笑:“彆上火,馬上,我還要告訴賀逸,你在我身上安裝炸彈的事兒,你會更崩潰的。”

薑若悅還不知道,自己身上有炸彈的事兒,賀逸已經知道了。

齊真神秘一笑:“哈哈,你以為他不知道?他早就知道了,可他並冇有對我做什麼。”

什麼?薑若悅納悶的看向齊真得意的表情。

見薑若悅陷入糾結,齊真又添油加醋的:“並且是我主動告訴他的,他說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所以就冇追究我。”

“不可能。”

“你不信,就去告訴他,看他回答,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又看他會不會處置我?”

權叔和賀逸說完,薑若悅冇有猶豫,走向了賀逸,她不信,賀逸知道齊真在她身上放了炸彈,卻冇有追究齊真的責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