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581章 說謊,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581章 說謊,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完地獄一號的介紹,齊真深深的擰起了眉頭。

“你去把地獄一號給我偷來。”

“這不行,一旦被髮現,我就責任大了。”

齊真態度強硬:“我管你責任大不大,反正我就要地獄一號。”

男人十分為難:“那你拿去做什麼?”

他感覺自從上了齊真的賊船,自己的腦袋就彆在褲腰帶上了,隨時都可能會掉。

“這你就彆管了,反正你想辦法弄來就行。”

趁著深夜,大家都疲倦鬆懈的時候,有人便小心翼翼的潛入了實驗室,帶走了地獄一號,並用一個一模一樣的瓶子,放了上去。

男子成功拿到地獄一號,來到齊真的房內。

“東西給你了,能告訴我,你到底要拿去做什麼嗎?”

齊真不耐煩的看向緊張的男人,“不讓你知道,是為你好,趕緊出去吧。”

ps://vpkanshu

等人走後,齊真盯著瓶子裡的一枚灰色藥丸,狐疑,地獄一號真有那麼恐怖嗎?

那男的告訴她,地獄一號,是用一百八十種病菌製成的藥,與其說這是藥,還不如說這是一顆十分恐怖的病毒。

人若是服用了,不出十分鐘,她身上的皮膚會開始爛掉,聲音會啞掉,然後流血,流膿,全身長滿肉蟲,而且會傳染人,是冇有人敢靠近的,為了避免帶來更大的災難,最好的方法,就是把這個人一把火燒掉。

不過對於齊真來說,她覺得越恐怖,是越好的。

她又打開抽屜,拿出之前自己在暗網上夠買的一瓶迷幻藥,把兩瓶藥對比了一下,她把地獄一號,放入了包包裡。

薑若悅正在跟蹤季薄言的時候,接到了齊真打來的電話,她不接,對方就一個勁的打。

她接通之後,齊真就約她見麵。

薑若悅冷聲道:“約我見麵,又憋著什麼壞招?”

齊真大言不慚:“那不見麵,你怎麼知道,我有什麼壞招,是吧?”

她迫不及待,想在薑若悅身上試試地獄一號的威力。

“這麼想見我,那你等著,等我有時間了,再通知你時間,地點。”

薑若悅果斷的掛了齊真的電話,繼續跟上了季薄言。

剛纔,她拿了一條裙子到了洗護中心來乾洗,這件裙子,太昂貴了,隻能拿到這種店來,找專業的人清理。

當她在洗護中心的裡間填寫單子時,就聽到外麵有一道男聲。

“我的衣服好了冇?”

“已經好了,這是您的衣服,請慢走。”

薑若悅感覺這聲音,很像季薄言的,跟店員匆匆交代了兩句就出來了,但隻看到了一抹男人離去的背影。

不過薑若悅還是確定是季薄言,想到季薄言和齊真合夥陷害她的事,她就一肚子火,追了出去。

季薄言出來,上車,開到了一家會所門口,下車進去了。

薑若悅從出租車上下來,跟了進去。

她一進到會所裡麵,就迎來了鄙夷的目光,因為這裡麵,是男人來找樂子的地方,像她這樣把全身裹得緊緊的女生進來,一看就是異類。

薑若悅後悔進來了,正想出去,可這裡麵七拐八繞的都是房間,她迷路了。

“看吧,又一個笨女人來抓她男人回去了。”

“我覺得這種女人就是愚蠢,自己穿得那麼保守,她男人怎麼會不膩?還說我們是賤人。”

“可不是,來這鬨又有什麼用,她男人也隻會越來越討厭她,嫌她是個潑婦,說不定,回去就跟她離婚呢。”

薑若悅的目光射向了依著牆,討論她的兩名女子,二人穿著吊帶,超短裙,濃妝豔抹,但能看出來,還很年輕。

想必,所謂墮落,就是如此吧。

薑若悅的目光裡,皆是冷意。

“有的人來這,是生活所迫,但你們二人,是把靈魂都賣在這了。”

“你說誰呢,站住。”

“算了,我們還是彆鬨事了,就讓她去找她老公吧,她老公這會兒肯定抱著我們的小姐妹在卿卿我我呢,還不氣死她。”

見二人冇跟上來,薑若悅鬆了一口氣,雖然自己並不後悔說那番話,但要扭打起來,她一個人肯定不是二人的對手。

薑若悅又在裡麵轉了一陣,耳邊都是包房裡麵的靡靡之音,她腦子有些暈,這個地方怎麼冇有出口的指示牌。

就在這時,兩個女子從她身邊走過,好像非常急一樣。

“你還不快點,還要讓季少等嗎?”

“我跟你說,那個季少絕對是大佬,他手腕上那隻表,都七位數了,你要是抓住了他的心,以後就發達了。”

季少?季薄言,不過此刻,薑若悅隻想趕緊出去了,季薄言來這還能乾什麼,也不過是來找樂子的,她還原以為,這裡有什麼機密,他來裡麵見什麼重要人物。

薑若悅繼續往前走,就聽到一間開著門的包房裡,有人諂媚的說道。

“季少,人來了,今天剛進來的,你可要溫柔一點。”

薑若悅往裡麵看了一眼。

季薄言朝女子招了招手,女子過去,他就一把將人拉到了懷裡,漆黑的眸子,盯入她的眼裡。

“你叫若若?”

女子緊張的點點頭,第一,她是第一次來這工作,第二,她感覺這個男人蠻可怕的,雖然長得很有型,但整個人身上,好像籠罩了一層陰氣。

“名字倒是挺像的,可惜臉一點也不像。”

季薄言捏著女子的臉,左看又看,最後還滿臉的嫌棄。

“季少,你在說什麼啊?”女子吞吞吐吐道。

她的臉,被季薄言捏得好疼,像是要碎了。

薑若悅抬腳離開,卻被季薄言鋒利的眼神掃到了。

他剛說這個女人不像她,這倒好了,來了一個名字也像,臉也長得像的人了。

季薄言倏然把懷裡的人抱了起來,往門口走去。

女人還一臉驚喜,這季少不會是要帶她離開這吧,剛纔他嘴裡,就說自己名字和誰挺像的。

據說這些有錢人的心裡,都住著一位冰清玉潔的白月光,想必自己和那位白月光挺像的。

女子窩在他的胸口那。

“季少,你是要帶我離開這嗎,在你身邊,我一定會很乖的。”

薑若悅快步往外走去,但背後什麼重物落地,女子發出一聲尖叫。

薑若悅的肩膀也被扣住,一個騰空,被人抗到了肩上,抱到了房內,砰的關上了門。

“誰,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她嚇得夠嗆,拍打著自己看到的一片後背。

很快她就得償所願,被人丟在了紅皮沙發上。

這一下,把她弄得頭暈目眩,她趕緊把身體收起來,要跑出去。

又被人按住了肩膀,死死的貼在了沙發上。

這樣,她也看清楚了,把她弄進來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季薄言,看他那黑凜凜的眼神,直穿她的皮膚,她感覺全身血液在倒流。

“你要乾什麼?”

她本來是因為明明是季薄言和齊真勾結,刺了賀震天那一刀,他們卻把罪名嫁禍給她,她想跟上來看看,有什麼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她現在後悔了,季薄言比齊真還危險得多。

“做什麼,小羊親自送到狼圈裡來了,你說狼會做什麼?”

薑若悅抓緊了手心,感覺嗓子那都乾了,雖然他的話,說得很隱晦,但絕對不是什麼好話。

薑若悅努力鎮定道:“你趕緊放我走,我身後可是跟著保鏢的,我再不出去,他們就會進來把這翻個底朝天。”

季薄言看著她肚子那,眯起了眼睛,好像根本冇聽見她說的話。

薑若悅感覺肚子那一涼,季薄言把她的衣服往上掀開了,她嚇了一跳,“流氓。”

又立馬把衣服扯下去,蓋住肚子。

“你懷孕了?”

薑若悅感覺,他看著自己肚子那的眼神,好可怕,好可怕。

好像是要把她的肚子挖掉一樣。

薑若悅立馬搖搖頭,“冇,我冇懷孕。”

可季薄言倏然從腰間掏出了一把槍,再次抵在了她白嫩的肚子上,唇邊勾著一抹邪佞:“是嗎?說謊,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看到那把冷幽幽槍,抵在自己的肚子上,薑若悅感覺自己已經失去了心跳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