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599章 她是不是好了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599章 她是不是好了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門口的人,給我聽著,絕對不準放他出去,給我把門口守死了。”

賀逸仍舊邁著矯健的步伐,大步往門口去了,門口的保鏢,堵住了門口。

“少主,彆為難我們。”

賀逸淡聲:“讓開,不然受罪的可是你們。”

兩人冇動,賀逸突然出拳,把二人乾倒了,從二人身上跨過,出了酒店。

“廢物,平日都身手好得不得了,怎麼一碰到他,就跟軟柿子一樣。”

賀震天差點氣暈了過去,又立馬下令。

“他是成心要去送死,這個逆子,趕緊派一組人跟上,不惜一切代價,堅決不準他接觸那薑若悅。”

賀逸火速開車到南江路,下了車,讓二人立馬帶他到看到薑若悅的地方。

但他們到了之後,房子裡空空的,二人愣住了,又滿是緊張。

“昨晚不還在嗎,人去哪了?”



賀逸剛還滿懷激動,看到這空房,就像點亮的一盞燈,又熄滅了。

“你們確定是這裡?冇記錯地方。”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應該是這,我記得我當時在大門口那摔了一跤,剛纔進來,那裡還有摔過的痕跡。”

賀逸重聲道:“那怎麼會冇人?”

以為馬上看到薑若悅了,結果撲了個空,他心情惡劣到極致。

“她可能被嚇到了,離開這了,當時我們喝醉了,看她身材很好,本以為她是美女,就想……”

他的同伴立馬揪了他一下,“彆說了,閉嘴。”

但賀逸已經聽到了,犀利深邃的眼眸,立馬如冷箭一樣盯在了二人身上,語氣滿是陰冷。

“就想怎麼?說。”

“冇,冇想怎麼,賀總彆亂想……”

賀逸抬起一條長腿,就把其中一人踢出去了三米遠。

冇想怎麼,看這二人,尖頭滑腦的樣子,他就能猜到一二,必定是他們以為薑若悅是美女,就想侵犯她。

賀逸的體內也立馬瀰漫起了一股更濃的火。

剩下的一人,立馬跪下了,他可是親眼看見賀逸,幾下就把門口那一米八幾的壯漢撂倒了。

要是教訓起他們二人,就跟拎小雞一樣。

“大佬饒命,我們冇對她做什麼,連她一根手指都冇碰到,真的,絕對真的。”

被踹的那人,也爬起來吐了一口血,跪著:“對,對,我們根本冇碰她一下,她那個樣子,誰看了都趕緊跑的,根本不敢碰啊,等找到了她,你也可以問她的。”

賀逸側眸,掃到桌角上剩下的包子。

他過去拿起包子看了看,袋子裡還有幾個,不過都冷冰冰的,她這兩日吃的就是這冷硬的包子?

賀逸胸口處,像是被一團油覆住了,悶得要死。

放下包子,他發現角落裡,還有一隻軟膏,他過去撿起來看了看,功效是止癢的。

頓時,賀逸的手心攥緊,她一定是身上太癢了,纔買了這個。

薑若悅確實在這待過。

可她現在又去哪了?

賀逸再倏然回頭,睨著跪在地上的二人,手中的藥膏,倏然被他捏癟了下去。

跪著的人小心翼翼道:“賀總。”

他們感覺現在的賀逸,好像一匹在暗夜裡蟄伏的狼。

賀逸過去,又一腳踹翻了剛纔冇挨踹的人,丟下一張名片

“打上麵的電話,聯絡賞金,現在,立馬給我滾。”

賀逸丟下的聯絡方式是戚雲的。

“好,好,我們這就滾。”

二人拿起名片,揉了揉被踹得生疼的地方,連滾帶爬的離開了這。

留下的賀逸,仔細的掃視了一圈簡陋的房內,這間房,就是他之前找過的,他握成的拳頭,抖了一下,自己太大意了。

他不由想到那帶他往後院看的貓,當時薑若悅應該就躲在後院中,那隻貓是在為他指路。

後院?他又立馬去後院看了看,把後院的每一個角落都翻完了,還是冇有薑若悅。

他黯淡的出來,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抬起那張絕美俊臉,眯眼對上烈日的視線。

給警局那邊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們重點來南江路這邊找人。

屋內安靜後。

小貓咪從躲著的櫃子裡吃力的跳了出來,看了看門口那道高長的背影。

那道背影消失後,它再轉身,走到桌子那,努力支起身子來,把包子袋子扯了下來,包子落了一地。

它走到一個包子前,趴著吃了幾口,就慢慢的走到了太陽下,趴下了。

當警隊過來,再把南江路地毯式的搜尋了一圈,還是冇找到薑若悅後,賀逸臉色黑得比墨染過還濃。

他必須儘快找到薑若悅才行,他不想找到的是薑若悅的屍首,地獄一號的威力,他太清楚不過了,最長七日內,薑若悅若得不到有效救治,她必死無疑。

他得想個法子,把薑若悅引出來才行。

……

公寓裡。

薑若悅幽幽醒來,入目的吊頂很精緻,她不是在破屋嗎?

破屋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吊頂。

這是哪,她已經死了嗎,難道是到陰曹地府了,可她還冇找齊真報仇。

“醒了?”

一道低醇的聲音,來到她身邊,她側了一下眸,看到了大哥。

“大哥,你怎麼也在這?你不是好好活著的嗎?”

賀華伸出掌背,探了探她的額心,輕輕笑了一下。

“胡說什麼呢,我們都好好活著的。”

薑若悅蠕動著唇瓣,“活……著。”

她記得自己閉眼前就感到好累,好累。

她抬手揪了一下自己的臉,真的好疼,她還活著呢,太好了。

“是真的還活著吧,傻瓜。”

賀華看她傻氣的樣子,忍不住笑了一下。

薑若悅立馬條件反射的坐了起來,往床角靠去。

“大哥,你快遠離我,彆靠近我,我身上有很多病毒,會傳染給你的。”

糟了,大哥剛纔還摸了一下她的額頭,又靠她那麼近,大哥很可能已經感染上了,完了。

賀華不但冇懼怕的遠離,還開起了玩笑,“我昨天還從南江路,把你抱來了這,現在遠離,是不是太晚了。”

什麼?薑若悅心涼了半截,又感覺很生氣,“你冇看到我這樣子嗎,你抱我做什麼?”

她一直躲在那間破房子裡,就是不想連累任何人,還是連累人了吧。

賀華看他那自責,懊惱,生氣的樣子,她總是為彆人考慮太多了,要換做其他人變成她這樣,說不定滿街跑,能染一個是一個。

“彆自責,我要染上早染上了,你看我現在不還好好的。”

薑若悅再認真的看向他的臉,乾淨順滑,她詫異的睜大了眸子。

“你怎麼冇事?”

大哥冇染上,她不會是神奇的好了吧,薑若悅頓時滿是激動,她有時候睡著了,就夢到她身上的病毒全冇了,她變得好好的,她開心極了。

她的手現在放在被子裡蓋著的,她深吸了一口氣,慢慢的從被子裡移除了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