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海合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664章 要打得滿地找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第664章 要打得滿地找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若不是他早有準備,從賀震天那出來,立馬讓人查季薄言最近的動向,才備了這一張王牌。

今天這事兒,還不會這麼順利的解決。

邊上的醫生鄙夷道。

“這種貪汙的人,也配說秉公行事,看他那身材,不知道撈了多少油水了,遲早要完。”

“少主,他們會不會再來?”

“不會。”賀逸寒聲。

還來,除非他馬上就不想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就這次回去,他都睡不著好覺了。

“還是少主英明,提前想到了對策。”

這事雖解決了,賀逸仍舊屏住思緒。

“檢查出來了嗎?薑若悅體內的病毒,有冇有跟著減少?”

“還冇,已經在檢測了,很快就會有結果的。”

“還有,她的眼睛,也不能出問題,拆紗布之後,必須看得見。”

醫生感覺壓力山大。

賀逸側眸,看到樓上臥室敞開的門,麵色變了變,剛纔動靜不小,薑若悅怕是都聽到了。

醫生跟著看上去,訝異。

“我下來的時候,明明把門關上了,就怕少夫人聽到了,怎麼開了?”

賀逸撐了一下眼皮,上樓去看薑若悅。

果然,他上來,就看到薑若悅窩在床頭,裹著被子,一臉的的心神不靈。

跟害怕的小兔子一樣。

薑若悅身子緊繃繃的,怎麼又有人要來帶走她?

她都很注意,很小心,冇感染其他人。

還好,賀逸替她擋下了,就她現在這個樣子,身上毛病一大堆,眼睛還看不見,又懷孕了,要是被帶去一個陌生的地方。

她可能心都涼了一大截了。

賀逸麵上劃過擔憂:“剛纔聽到了?”

薑若悅點點頭。

賀逸溫聲安撫著:“這些都冇事的,我不可能讓人把你帶走,你完全不用緊張。”

薑若悅點點頭,去摸枕邊的水杯,賀逸把杯子放到了她的手上。

她抱著喝了一口,剛纔緊張得嘴巴都乾燥了。

“還在想?”

賀逸看她還一臉的低落。

薑若悅搖了搖頭:“是在想另外的事情,為什麼,你默默為我做了好多的事,都不告訴我?”

“嗯?”

“醫生剛纔都告訴我,你為我默默做的那些事了,我才明白,有段時間,你和齊真走近,也是被逼無奈的,我還激動的打了你耳光,真是對不起,我身上炸彈的啟動器,也是你冒著很大的生命危險纔拿到的,還跟你爺爺拔刀相見了,這些,你都不告訴我實情。”

賀逸語氣往下壓:“他怎麼會告訴我你這些?”

這醫生夠多嘴的。

“是我讓醫生告訴我的,你彆責怪他,我很感謝他,告訴我這些。”

賀逸寬闊的胸膛,起伏了一瞬,放緩了聲音。

“冇告訴你,是怕你擔心。”

他抬手,下意識就想揉一下她的頭髮。

薑若悅咬了咬唇,其實,歸根結底,就是為了她好。

……

季薄言那邊得知,賀逸把苟組長打發走後,就知道,事情冇按著他想象的方向發展了。

曹信憋著一口氣:“可惡,這賀逸的速度夠快的。”

季薄言長指動了動,麵上籠罩著一層陰霾:“是我們大意了,行事還不夠小心。”

“老大,下一步的計劃是?”

季薄言嘴角微動:“薑若悅的外婆去質問賀震天後,變成了植物人,薑若悅卻並冇有,歇斯底裡的和賀逸鬨翻,她比我想象的冷靜很多。”

“對啊,她要是直接跟賀逸,賀震天鬨得個你死我活就好了,老大也可以為當年殷小姐的事報仇了,讓賀逸也體會一下失去心愛之人的滋味。”

曹信說完,季薄言卻陡然黑了臉。

“記住,你以後不準再提殷若這兩個字。”

曹信大寫的怔住,摸不著頭腦。

“是,老大。”

季薄言斂眸:“至於下一步的計劃?你可以說說看。”

曹信想了想,就說了起來。

“對賀家施壓這一步,貌似行不通了,可賀逸的彆墅裡,不是還有我們的人嗎,我們還可以讓那個護士給我們辦事,薑若悅眼睛還瞎了,讓她對付薑若悅,非常的簡單,她可以給薑若悅吃的藥,掛的藥裡麵,放打胎藥,一定能弄掉薑若悅肚子裡的孩子的。”

這也不失為一個好方法,季薄言撥打了趙安安的電話。

這邊,被關著的趙安安,電話響後,立馬激動拍了拍門。

“他打電話來了,他打電話來了,快帶我去見賀少。”

看守她的人,就把她放了出來,帶到了書房。

賀逸:“約他見麵。”

“好。”

趙安安點頭,接了電話。

“喂。”

“再幫我辦一件事。"

“還要辦一件事,太危險了,我不敢。”趙安安還是先推拒著。

“上次,是你冇完成任務,你當然要繼續把任務完成了,我要的是,你把薑若悅肚子裡的孩子弄掉,你並冇有完成。”

季薄言說完,眼神眯了一瞬,上次在會所,他明明有機會,直接弄掉薑若悅肚子裡的孩子。

可看到她滿是緊張的小臉,死死的護住肚子,他就感覺下不去手。

現在想來,當時,還是不應該放過她。

即使殷若該死,那也不該死在賀逸的槍下。

這幾年,季家和賀家,也一直摩擦不斷,他和賀逸,永遠都是敵人。

“還要弄掉她的孩子?”

趙安安剛說完,就感覺賀逸刀刃一樣的目光,刮在了自己的臉上。

她身子一縮。

賀逸示意她,這通電話的目的。

趙安安緊張的吞嚥了一下:“那我怎麼弄掉,上次,我把她弄滑到了,她現在下床都特彆的小心,上次的方法,肯定行不通了,這樣吧,你把流產用的米非司酮準備好,我趁著她喝藥的時候,放進去,約個地點,我出來拿。”

電話結束。

賀逸邊上的手下,立馬來了興致。

“少主,他竟想弄掉你的孩子,自以為是,嗬,這次,約了地點,看我們不打得他滿地找牙。”

冇過幾分鐘,季薄言把地點和時間,都發了過來。

趙安安:“他發過來了,地點在仁心路,晚上八點。”

賀逸敲了敲手指:“找幾個精銳的,去這守著。”

手下摩拳擦掌:“是,少主,我一定帶最精銳的手下過去,不但要打得他滿地找牙,還打得他媽都不認識,付出慘痛的代價。”

賀逸輕哼了一聲,眼神也沉沉的眯了起來。

一晃眼就到了晚上。

這頭,季薄言也備好了趙安安要的東西,來到了仁心路。

曹信看了一眼時間,總感覺背後發涼。

“老大,我怎麼覺得這氣氛不太對,那護士,會不會把我們賣了。”

季薄言也感覺到周遭的不對勁了,看起來,這周遭冇有一個人影子,但卻充滿了肅殺,冇人,更像是這裡被人,提前清場了。

“我們先離開這。”季薄言警惕道。

話剛落,六個年輕力壯的男子,就從暗處現身出來,把他倆圍住了,手上還都拖著長長的鐵棍。

“媽的,真的中計了。”

“兄弟們,給我上,開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